第二百九十二章 陷入绝境 - 极品公子

第二百九十二章 陷入绝境

“叶隐知心,日本水月流宗主,剑道和忍术这两个领域的宗师,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达到这种境界!本人仰慕已久,今日一见果然人如其剑,美人如玉剑如雪,今日之行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背负威道之剑太阿的南宫轮回眯起眼睛望着轻轻拔起雪魄月牙的叶隐知心微笑道,飘零的竹叶没有一片能够接近这位龙榜第五的身边,在杀机盎然的纷乱竹林他显得格外与众不同。 叶隐知心并没有理会南宫轮回的青眼相加,雪亮长剑铿锵入鞘,纷乱飞舞的满头长发渐渐垂下,与叶无道的交锋让她倾尽全力,此刻最为虚弱的她不敢有丝毫的大意,面对同等级数的对手按照正常思维叶隐知心清楚自己几乎毫无胜算。 “听说你从日本远道而来,我开始还有些怀疑,没有想到竟然真的能在西湖畔紫竹林中与清剑佳人邂逅,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更何况是日本剑道的第一宗师!”南宫轮回凝视着脸色因为内伤有些苍白的清减容颜淡淡道,如果不是他身上那股伺机而动的杀意谁都会以为这是与友人偶然邂逅的欣喜。 站在两人五十步之外的曹天鼎始终望着一言不发的叶无道,陪同想拜访这个“情敌”的帝师柳云修来到杭州,没有想到会得到消息叶无道与日本水月流宗主有暗中接触,龙帮自然不会让叶隐知心这么敏感的绝项高手在中国任意走动,但是出乎曹天鼎意料的是这个太子党太子竟然不是龙帮预测的那样与这个日本黑道女皇勾结意图抗衡龙帮,而是展开真正地生死之战,当他看到叶无道最后那游如洪荒的霸道一刀心中的震撼任何人都无法体会。身为“刀君”的他十分清楚叶无道这一刀蕴含的精神和魄力。 谁敢相信一个二十岁地青年能够跻身龙榜高手之列?! “如果能把我和叶隐知心留下对于龙帮来说确实能算铲除两个心腹大患,但是我会让你们知道想要把我留在这紫竹林需要付出惨重的代价,南宫轮回,中国剑林第二的龙榜高手,虽然我身负重伤。但是我劝你最好让你身边的家伙一起上,否则你会阴沟里翻船。” 叶无道两根修长手指拈着一片精致柔美的雪亮刀刃,心境没有丝毫面对死亡威胁的波动,淡漠的语气,寂静的神色,没有人会怀疑他所说的话。 冰锋雪刃,从未有人能够躲过致命一击! “南宫轮回从来不与人联手!” 南宫轮回眼睛中蓦然爆发邪意地光彩,背后威道之间太阿仿佛感召到主人的杀意嗡嗡作响。 “叶无道你以为我一个人就不能收给你吗,也许在你巅峰状态我只有四分胜算。但是这个时候你和我动手生存的几率是零,虽然你是中国最有可能超越青龙的武道奇才,但是各为其主,我必须把龙帮的利益放在第一位,而且亲手扼杀一个天才也是一件充满快意的事情。”曹天鼎脸色有些狰狞道,眼神在说到青龙的时候若有若无的瞥了南宫轮回一下,感受到这位孤傲剑客细微的情感跳跃他嘴角翘起一个满意的弧度。 曹天鼎就是中国刀中地霸主,与南宫轮回和萧易辰争夺中国剑术第一类似,曹天鼎要代表所有用刀的武者挑战剑道大成的青龙,虽然两人都是龙帮的龙使。但是曹天鼎已经与萧易辰交锋不下三次,虽然三次都惜败给傲剑天下的青龙,但是这十年自认为武道修为精进的曹天鼎自负能够与萧易辰再次决战! 叶无道那一刀给他的震撼让他内心波涛般汹涌怎么也无法平静,这一刀的惊艳和霸道简直就是堪称完美无瑕,嫉妒和敬畏交织着曹天鼎的心海,所以他迟迟没有动手,力求最小代价完成任务地他被谨慎和小心悄然禁锢,若非如此早早出手的话他固然代价不小,但是不说叶无道。就连叶隐知心也有可能被她擒下。 叶隐知心望向身旁这个已经掌控整个中国南方黑道的青年,如果不是自己的缘故就算这两个中国龙榜高手的联手也不能把他留下吧,按照他的成长轨迹他地辉煌才刚刚起步,但是却因为自己的插手极有可能扼杀在摇篮,她原本清澈的眼神也有些黯淡。 “我没有怪你的意思。” 叶无道凝视着那双带着淡淡歉意的清亮眸子轻轻摇头。嘴角地笑意有着宠辱不惊的释然。 叶隐知心在听到这句话后似乎做出某个个决心,纤手轻轻抚摸刻满古朴花纹的晶莹长剑,几乎垂地的青丝无风自动的悄然轻舞飞扬,璀璨流华萦绕着雪亮剔透的剑身,缓慢却惊人。 随后叶隐知心那只左手看似随意的放在身后。不同于狮子印等九**印,这次的结印甚至不是莲花轮回印,与刚才和叶无道交锋时法印的神圣气息不同,这个玄奥复杂的大结印充斥着暴烈阴暗气息,但是正因为这样悄无声息连曹天鼎和南宫轮回这样的顶尖高手都没有察觉,只有身旁的叶无道似乎感受到这股熟悉的黑暗气息而微微皱眉。 心静神明,武道方能渐入佳境,脱离招式的藩篱便能心意所动,妙式顿生,信手拈来。 叶无道回想着这句当年青龙第一次交锋后留给自己的话,在南宫轮回的震惊中闭上眼眸感悟四周气机的流动,那一刻,叶隐知心不禁暗自点头,没有想到这个时候他还能够提升自己的武道修为,不动如山,动如雷霆,果然是敌愈强我愈强的天才。 南宫轮回似乎有些丧失理智的冷哼一声,因为每次青龙与他交锋的时候都是闭上眼睛,这种刻骨的羞辱让孤傲而不可一世的剑道宗师心神瞬间产生一丝裂缝,曹天鼎原本准备离间叶无道和叶隐知心,让这对生死相搏的男女彻底决裂,但是南宫轮回这声蕴含庞沛杀机的刺耳冷哼也让他无懈可击的防御出现漏洞。 叶无道等待的就是这个千载难逢的时机,右手成掌刀刺向五十步外的南宫轮回,一直在暗中积蓄力量的叶无道猛然睁开眼睛身形闲云缥缈悠悠飘向仍未拔剑的南宫轮回,剑道造诣与青龙和叶隐知心争锋相对的南宫轮回屹然不惧叶无道蓄谋已久的攻击,单腿点地身形向后飘去,在叶无道锋利不下真正尖刀的手刀就要触及胸口时,威道太阿终于绽放一把上古神兵蕴含无与伦比的威力。 传闻金戈铁马的战国时代,这柄神兵杀敌破万,血流千里。 威道之剑,历来不溅血不归鞘! 叶无道看见南宫轮回那布满杀机的邪美脸庞用只有两人才听得到的声音道:“叶隐知心是我的女人,你就给我死心吧,信不信今天我就和她**,啧啧,和日本女神**。”叶无道凌厉掌刀并没有去冒犯威道之剑威严和锋锐的意思,掌刀迅速化为阴柔太极,一个个圆柔通明的圆弧试图将那威道之剑无法匹敌的霸道气势化解。 每当叶无道圆弧顶端轻轻触碰威道太阿剑身的刹那间便全身而退,似乎能够预知南宫轮回的下一个动作,这种玄妙的“神机妙算”让他处处抢占先机,虽然伤势在身但是仍然游刃有余,曹天鼎似乎发现新大陆般看着同样立于不败之地两人的交手,叶无道晦涩深邃的手势更是让他惊讶中生出杀机,他清楚今天如果不能杀掉这个深藏不露的太子,那么以后想要再动手就要比登天还难。 但是叶无道终究是经历生死之战后已经筋疲力尽,南宫轮回终究是拥有威道之剑太阿的绝世剑客,当后者大喝一声“威道太阿,剑出染血”的时候曹天鼎知道叶无道要陷入绝境,他将视线投注到肃立一旁的叶隐知心这位素布净衣绝代风华的女人,他知道叶无道彻底落败的一刻就是自己朝她动手的时机,虽然趁人之危不算光明正大,但是帝师的命令他不得不坚决执行,杀死叶无道,留下叶隐知心! 果然,叶无道被这持有帝道赤霄的青龙才敢正面交锋的倾城一剑击飞出去,这一瞬间曹天鼎诡秘的身形也开始朝叶隐知心瞬间移动,竹林中一道道残余影像形成令人目眩的景象,只是蓄势待发的曹天鼎没有察觉倒飞向叶隐知心的叶无道嘴角那蕴含阴谋味道的笑意。 叶隐知心冰冷秋眸突然间迸发出浓郁的杀机,用不带丝毫感情的生硬语调缓缓道:“涅磐妙心,实相无相;佛不渡我,我自成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