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一章 龙榜高手(下) - 极品公子

第二百九十一章 龙榜高手(下)

很多人认为刀是比不上剑的,它没有剑那种高雅和剑的尊贵,有关剑的遐想,往往是在辉煌宫廷里,在神秘深山里,在缥缈白云间,所以才有潇洒飘逸、高处巅峰“杀人吹血”的西门吹雪,而刀却是那终年为跛足、癫痫所折磨、生活在卑微底层的傅红雪手中的兵器。 但是叶无道在选择冷锋的那一刻就想要让整个世界知道刀的真谛,万兵之尊的刀和万兵之王的剑两者间的交锋一直是叶无道心目中的梦想,虽然说冷锋因为是普通材料锻造的兵器,但是叶无道凭借超群的天赋一次又一次的战胜用剑的各路高手,所以叶无道骨子里有一股用三年用刀的辉煌筑就的傲气。 毫无顾忌放手一搏的叶无道刀刀直逼雪魄月牙的锋利剑锋,刀意由原先的畏缩变得古朴豪放,如同秋风扫落叶般掀起一阵纵横无匹的狂潮,刀雨倾盆而下若银河直下沧浪无边,叶无道的杀戮霸气终于得到淋漓尽致的发挥。 叶隐知心凝心静神手中雪魄月牙挥舞出绚烂的剑辉,大有任你风吹雨打雷霆万钧我自安然不动安如山的气概,她自然清楚叶无道在这一系列狂风暴雨的打击之下孕育着最凌厉的攻击,也许只有一招,但是足以致命! 果然,就在那柄雪魄月牙因为冷锋的撞击弯成一个弧度即将达到极限的那一瞬间,冷锋乍鸣,叶隐知心凝视着那张略带狰狞邪气的英俊脸庞轻轻叹息一声,竭尽全力挥出那决定胜负的最后一剑,清冷的秋眸绽放夺目的光彩。 这一剑依然如人般超凡脱俗,不带有人间烟火的世俗。 两道身影交错擦肩而过,叶隐知心一缕青丝飘零于地,剑身剧烈颤抖的雪魄月牙脱手插入大地,剑,对于一名高傲的剑客来说就是生命。弃剑就是失败! 嘴角那抹象征耻辱的血迹还没有消失的叶无道双眼有些茫然和惨然地望着手中的冷锋血魄。 冰冷刀锋,嗜血摄魄,故名冷锋血魄,这是叶无道在颤抖着杀死第一个人在剧烈呕吐中给这把刀想到的名字。 随他征战三年立下赫赫战功的冷锋,此刻带有悲壮色彩的折断,两截刀锋似乎蕴含不甘和屈辱般的静静躺在叶无道地手心。叶无道抚摸着那折断的冰冷刀锋,有点茫然道:“我败了,终于败了。” 一种无名的颓丧和灰心笼罩着嘴角血迹不淡反而渐浓的叶无道,虽然断在雪魄月牙这样的绝世神兵之下并不算辱没冷锋,但是与这柄出生入死整整三年培养出无法言语的浓厚感情的冷锋那种水乳交融的感觉让此刻地叶无道感到一阵空虚。 没有冷锋的影子,还是那个叱咤黑道的影子吗? “你没有败给我,我拥有雪魄月牙还只能够和你战成平手,应该是我败了。” 叶隐知心嘴角同样渗出一丝惨淡的血迹。苍白地脸色显示这一战让她受伤不轻,身体的微微颤抖泄露身体的状况,凝视着那把清鸣微啸的雪魄月牙,这把剑自从收养自己的师傅交给自己就没有想过会被人震落。感受到背后那个强悍到无法理喻程度的青年的那股深入骨髓的落寞和孤独,她突然第一次有种歉意,这对于生活在剑道世界中的她来说是破天荒地事情。 “关于凰玡的事情我会找机会让你知道,我不想再见到你!我也不希望你再踏足中国半步,你应该清楚,除非你肯与我同归于尽,否则就只能接受逊我半筹的事实,水月流若是敢走进中国,不要怪我心狠手辣赶尽杀绝。” 叶无道用手指轻轻擦拭嘴角的血迹冰冷道。小心翼翼藏起折断的冷锋。 “我说过你没有败,我知道你肯定会去日本,我会等你,这一战还没有结束。” 叶隐知心抽出清萦绕的辉雪魄月牙咬牙道,她突然有些恼怒这个顽固地男人,执著得有些可怕。 猛然两人不约而同的产生警觉望向同一个方向。两个男人闲庭信步的走向已经是强弩之末的叶无道和叶隐知心,一个赫然是龙帮三大龙使中的曹天鼎,位居万人之上地紫龙使者,龙榜第八位的超级高手! 另一个约摸三十多岁的男子是属于那种看上一眼就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人,邪。如果说叶无道给人的感觉是一种玩世不恭却又神秘深邃的邪魅,那么这个男子就是那种让你知道他是邪入骨髓的人,他身上同样有青龙萧易辰和叶隐知心那种虚无缥缈的玄幻气息,但是他更加让人感到不真实,因为青龙出现在任何地方都有着上天下地唯我独尊的王者风范,但是他就是彻彻底底的不真实,仿佛你看见的只是一个幻影。 这样一个危险程度犹胜曹天鼎的男人肯定不是简单角色,尤其是当叶无道看到他背后那把古朴长剑的时候,因为叶无道已经知道这个背负古剑的邪气男子的显赫身份! 上古神兵,威道之剑太阿! 龙榜高手第五位,南宫轮回! 南宫轮回,以杀人为艺术、视剑术为生命的绝代剑客,与榜首持有帝道赤霄的青龙萧易辰堪称中国黑道一时之输亮,一样地孤傲自负,只不过一个终年白衣一个一生青衫,生而为剑,想必将来死亦为剑,始格保持一种孤傲优雅、神圣不可侵犯的姿势,古代“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剑客形象。 中国百年来两个最有才华的剑客恰好出生在同一个时代,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冥冥中的天意捉弄。 在这个敏感时刻同时出现两位龙榜高手绝对不能用巧合来形容,叶无道和叶隐知心经过这一战之后双方都元气大伤,虽然还不至于沦落到虎落平阳的悲惨境地,但是两人目前实力绝对没有巅峰时刻的三成,面对实力伯仲之间的龙榜高手,而且是致命的两个,默契相视的叶无道和叶隐知心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