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九章 强悍交锋 - 极品公子

第二百八十九章 强悍交锋

“山青丹,水清浅,闲云化作野鹤仙。水墨色,微风踱。竹林幽篁,推杯漫捻。淡,淡,淡。” 清晨,叶无道拿着一根竹枝沿着幽深小径拾阶而上,没有想到今天是微雨朦胧的清爽天气,天空的作美让叶无道兴致极佳的信口拼凑已经离我们越来越遥远的小词,竹林中的宁静让人心胸中那些俗世中的烦恼和忧虑都洗涤干净,这里淡泊草屋虽比不上琼搂玉宇,却也可以浴心。 和慕容雪痕和叶晴歌这样的古典女子相处久了,叶无道有一种忘记这个世界肮脏和罪恶的那种“不论魏晋”的错觉,走进这座僻静的竹林虽然就意味着一场风雨欲来的交锋随时可能爆发,但是他此刻的心境得到超然的升华,这一战,只许胜不许败! “泱泱华夏十亿兵,国耻岂待儿孙平。愿提十万虎狼旅,越马扬刀灭东京。信不信我将来横扫日本黑道展开比青龙血腥百倍的屠杀?” 叶无道笑容灿烂的望着竹林中萧然肃立的日本女神,白衣亮剑,风采夺目 “对武道极限的追求才是我真正也是唯一的生存信仰,我对国家的存在根本不在乎。” 茂竹下叶隐知心那清瘦的身躯和纤长的青丝构成一幅唯美的画面,这个神似叶晴歌的女人似乎对叶无道的这个提议没有丝毫的震惊,甚至一点点情绪的波动都没有,虽然她知道叶无道这个说法绝对有可能实现付诸现实。 “清楚我们的赌约吗,你从今天开始就要成为我的女人,身体和灵魂都是。虽然你是日本剑道第一人并且身兼四大忍术宗师之一这种光环,但是你仍然注定是我的手下败将!“叶无道擂懒随意的斜靠在一棵竹子上,怎么看都没有即将展开生死之战的觉悟,要知道十年悟剑的叶隐知心也许是能够进入龙榜高手前五的武道宗师中地宗师,但是叶无道这副吃定叶隐知心的胸有成竹也绝对不是自负的狂妄。 “我知道你一直在隐藏实力,就算是那天我拔剑的一刻你仍然不肯露出你的真实水准。所以我知道这次原本应该针对武藏玄树的拔剑没有丝毫地惋惜和冤枉,影子冷锋,果然名不虚传,世界杀手榜第十一的我国清月流忍者宗主都被你打败,还能够在圣廷三分之一的神圣武士追杀下全球逍遥,更加让我好奇的是你竟然能够和青龙交手而不死!” 叶隐知心用一种奇怪的眼神凝视这个浑身破绽却能够坦然站立的青年。这个时候他还有心情玩弄那片沾染露珠的清翠竹叶,从来没人能够在自己面前如此安之若素,哪怕作为国家精神支柱的明仁天皇 见到自己仍然需要行礼,就连推行强硬外交地首相如此执著的政客也不敢对自己有丝毫的冒犯和不敬,被誉为日本武神的武藏玄树更是不敢倚老卖老。 叶隐知心,在日本就是一个神话。 “没有谁知道我地真正实力,包话青龙!” 叶无道逐渐把那份无所谓的慵懒撤去,手指间的竹叶被轻轻一弹后带着诡秘的弧度闪电飘向远处的叶隐知心。她确实知道太多东西了。 叶隐知心手中修长如弯月的晶莹长剑终于出鞘,凤舞九天,剑气冲霄,那片无辜的竹叶被锋利的剑芒劈成两瓣。眨眼间在叶无道这种礼节性的邀战下她已经挟带着无与伦比地浑然剑势掠至叶无道面前,那一头随风散乱的青丝犹如泼墨画的绽放鬼魅而迷人。 散发冰冷气息的冷锋猛然与这柄上古神兵锵然交锋,平实无华的黑色“冷锋”与雪亮璀璨的神兵“雪魄月牙”形成最鲜明地反差,似乎是因为宿命的吸引,两把主人都是武道宗师的锋锐兵器发出刺破耳膜的尖锐声响。 “不妨告诉你,就算是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真正实力!” 兵器抵触下地叶无道凝视着近在咫尺的倾城容颜不带有一丝感情冷笑道。雪魄月牙这把剑果然不愧是日本顶尖神兵,轻过无数次生死之战这柄冷锋明显有些力不从心,但是要知道这可是一把两次与帝道之剑赤霄两次交锋而不折的兵器。最普通材料打造的短刀! 甲贺流宗师望月守云那把日本四大名剑中的大名典玄也在青龙的帝道之下惨然折断! 这柄冷锋已经见证叶无道和影子太多的至高荣耀和辉煌岁月,当叶无道用它杀死第一个人开始就陪伴着影子成长的它也开始一段足以让那些上古神兵羡慕的战斗纪录。 战刀惨烈,轻剑风流。 叶无道当初在选中刀这种兵器中霸者的时候就注定他三年血腥而无法飘逸的杀戮,战场的无情屠杀使得这把冷锋更加嗜血,与优雅无缘,与高贵无关。只是单纯而悲壮的染血,自己的,还有敌人的,唯一的区别就是叶无道今天依然傲然挺立天地间。 两人瞬间分开,叶无道背后的竹子被巨大的冲力活生生当场折断。持剑飘然倒飞出去的叶隐知心在即将撞到一棵竹子时纤足轻点,原本倒飞的身势以更快的速度再次冲向身形未稳的叶无道,手中的雪魄月牙剑意盎然,周围都被这冰冷的剑意浸润得秋意愈加浓烈,那棵被她优雅一弹一点的修长竹子顷刻间整根破碎。 “剑是神兵,卿本佳人,奈何无情?” 叶无道根本没有后退的打算,右脚后撤半步,手中冷锋划出一道壮烈的锋芒,将杀人升华到艺术的华美弧度迎向叶隐知心素手所持的那柄与妖刀村正齐名的雪魄月牙,就在即将撞击的瞬间叶无道手腕轻抖,原本就轨迹渺茫的刀锋按照截然不同的方向沿着雪魄月牙的剑锋滑向那只纤细柔弱的素腕。 退敌锋芒,避实就虚 叶无道身体依据太极原理如同不倒翁般堪堪躲过叶隐知心这致命一剑,手中刀锋愈加刁钻,冷锋终究不是神兵级别的兵器,在经过三年的打磨和砍杀后能够承受雪魄月牙的冲击已经是奇迹中的奇迹,所以叶无道选择另一种方式证明冷锋的锋锐无匹! 一剑落空的叶隐知心微微皱眉,檀口清吟“一弹指倾,除却百万亿阿僧祗生死之罪”,纤细手指结莲花印猛烈无比的破去叶无道这霸道一刀,谁能想象这只柔弱无骨的小手竟然能够迸发出如此刚猛的气势。双方这个交锋不分高下,叶无道瞬移到一棵竹子上抚摸着冷锋居高临下冷冷望着傲然抬头的叶隐知心。 剑道虚幻,结印刚烈:一柔一刚,相得益彰 “没有想到除了青龙用剑还有人能够达到这种境界,我知道你还远远没有动用真实水平,难道你一定要逼我倾尽全力才肯拿出与武藏玄树交手的精神状态?” 叶无道带着唯我独尊的气魄俯视清亮长剑愈加粲然的叶隐知心不带有一丝感情道,原本眼神不经意间流露的感情似乎渐渐被他排挤出体外,本来昏暗的冷锋悄悄笼罩一层阴冷刺骨的黑芒,“我怕你到时候连想竭尽全力出剑的机会都没有,虽然明知道和你交战不可以有丝毫的感情夹杂在攻势中,但是我还是没有办法狠下心抱着让你人亡剑折的决心出手,所以不要逼我,你再强也不会超越巅峰状态的影子,真正的影子,这是对你的忠告,我的女人!” 叶隐知心千年不变的冷淡神色终于微愠,长剑斜指苍天,左手平伸出轻轻按在一棵竹子上口中默念,突然叶无道那棵竹子爆裂开来,叶隐知心心有灵犀的带剑飘起,已经预感叶隐知心下步动作的叶无在这棵可怜的竹子的碎末中凭借下落的惯性劈出一往无前的冷烈一刀。 冷锋,我是不会让你轻易断折的。 璀璨的火星在两人因为返璞归真而朴实无华的招数中无视对方的虚幻直接刀锋相见,叶无道再次有机会近距离凝视那张让整个日本的男人痴迷和疯狂的绝美脸孔,只是这一次叶隐知心从他那冷酷至极的黑色眸子中再没有发现丝毫的情感,冰冷,无情,寂静。 叶无道除了面对青龙萧易辰之外第一次如此谨慎小心和凝神戒备,各种混乱的思维和念头都被强制压抑,战斗是大脑唯一的指令。 “刀锋不入骨定然不止,冷锋今天就要见识见识这把雪魄月牙是如何的锋锐难挡!”叶无道大开大阖毫无保留的再次挥刀,幽静祥和的竹林霎时间如同战场般充斥金戈铁马的昂扬壮烈。 “雪魄月牙,一剑破尽天下剑,就算是青龙我也没有任何畏惧!” 叶隐知心冷哼一声,眉宇间肃杀气息丝毫不弱真正动了杀戮之心的叶无道,长剑带起清亮光耀之处,修长竹子悉数断裂倒下。肆意狂舞的雪魄月牙构成妖媚的画面,叶隐知心檀口微动,另一只手在胸前悄然开始一个繁琐诡异眼花缭乱的结印,其中蕴含至刚至猛的威力无法想象,但是被雪亮长剑缠绕住的叶无道似乎根本就没有察觉剑道宗师这个隐秘的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