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八章 叶隐知心 - 极品公子

第二百八十八章 叶隐知心

慕容雪痕抱着“秋水”站在那辆满载着绝品玫瑰的马车前朝微笑不语的叶无道轻轻弯腰,闭上眼睛用那双纤细手指跳动的音符来感谢爱人的礼物,悠扬灵远的乐曲在水晶宫大酒店前轻缓飘逸,只可惜这份醉人的风情在叶无道刻意的安排下并没有几个人能够有幸聆听。 秋水灵眸,古典飞扬,慕容雪痕用这样乐器营造出一种宁静致远的的意境,一片田园牧歌式的场景,仿佛让聆听者漫步开满鲜花的田野小径,微风撩动发稍,花瓣撒落身畔,芬芳宁静的氛围浸润着每个人的每根感官神经,温攀的感觉袭上心间…… 走进雅致辉煌的水晶宫大酒店大厅,在酒店经理的陪同下来到已经准备好的餐桌旁,满桌都是杭州风味小吃,精巧却不奢华,叶无道看了一眼有些忐忑的酒店经理,看来蔡羽绾知道慕容雪痕和叶晴歌的“登门拜访”肯定给这个经理下了死命令,不过没有用雪须鱼翅、轻燕极品鲍鱼这些极尽奢侈的水晶宫招牌菜来招待慕容雪痕也算是不小的勇气和魄力,果然酒店经理看到慕容雪痕对那几个近似家常小菜的杭帮菜颇有兴趣之后偷偷松口气,这份心思不错,是个知道迎合不同顾客的聪明人。 姿色身材都不错的几个女服务员都满脸震惊的呆呆望着近在咫尺的偶像,她们似乎在确认这个优雅进餐的女孩就是那个电视中演绎完美古典韵味的钢琴曲的钢琴公主,那个酒店经理脸涨得通红终于鼓起勇气支支吾吾道:“慕容小姐,我,还有我老婆孩子。咳咳,就是我们一家人都喜欢你弹钢琴。所以我想请你帮我签个名。因为今天恰好是我女儿地生日,我想慕容小姐的签名肯定是她最想收到地生日礼物。” 慕容雪痕带着恬淡地笑容接过经理早就准备好的笔纸大方的送上一句祝贺的话语、清秀温婉的字体别有风韵、不像那些喜欢用“龙飞凤舞“的字迹来故作姿态的明星,慕容雪痕地字就如同拥有玲珑七窍心的她本人一样充满典雅的灵气。 “姑姑呢,你不是说她苏州回来后就来这家水晶宫酒店,会不会遇到什么麻烦。我总是担心姑姑这样一个人满世界旅行不安全,无道你是不是可以把龙组分出一半给姑姑?”身边有整个龙组暗中保护的慕容雪痕清楚姑姑叶晴歌的魅力,虽然从未有不利于这个姑姑的消息,但是这样一个能够持智慧和容颜如此完美结合的女人单独生活总是一件十分冒险的事情。 懒洋洋靠在仿造明朝皇宫黄花木椅上地叶无道轻轻摇头神秘一笑,“姑姑今天去灵隐寺,应该很快就会回来,不出本天才意外的话还能够一起吃这顿饭。” 说美人美人就珊珊来迟的应话而至,慕容雪痕着到叶晴歌那绝尘的身影马上起身和这个难得见面的姑姑抱在一起。叶晴歌也是对这个从小就被叶家收养的完美女孩疼爱入骨,叶家这一代除了叶无道这个独苗众多地女孩没有一个能够让叶晴歌如此牵挂和欣赏,和叶无道经过一段时间交往后叶晴歌更加确定只有慕容雪痕才配得上自己的这个血缘亲人! “姑姑今天去去灵隐寺聆听佛法经纶感悟轮回涅磐吗,姑姑你可千万不要有一心向佛的冲动,那可是对我们男人的彻底否定哦。”叶无道不理会服务员主动给叶晴歌拉开椅子。 “西湖四大丛林中除了这被誉为‘佛在世日,多为仙灵所隐’的灵隐寺。其它三座圣因寺、净慈寺和昭庆寺都还没有机会去,要不明天雪痕陪我随便走走,你要是不愿意去这佛门清静之地我可不会逼你,六根不净,去了也是被方丈笑话。雪痕慧根惊人,我在想是不要要求主持方丈点化点化这个傻丫头,省得总是被你欺负。”叶晴歌“威胁”道,拉着慕容雪痕那双精致没有瑕疵地小手暗暗点头,这个女孩自己最满意的不是那绝代无双的风华,而是她对叶无道的忠诚,那种即使叶无道背叛爱情也不会改变的忠贞。 叶晴歌和叶无道一样都是把常人眼中道德抛弃的那种人,对于叶晴歌来说,除了对家族的留恋,她几乎真的能够黄卷青灯度过一辈子,她这些年的旅行就是想把所有事情都看透然后找一个与世无争的幽静地方平平淡淡的单独生活。 “我倒是不介意那些所谓的得道高僧点化雪痕,我是怕他们见了姑姑和雪痕都会凡心大动后悔剃度,更何况我要是去这些地方的话不敢保证本人机锋和棒喝的双管齐下之下让他们岂不是很没有面子?”叶无道吊儿郎当的模样哪有一点世家继承人或者商界新贵的风范。 “姑姑,林隐寺这座东晋天竺僧人在江南佛国破土奠基的名寺有没有让你觉得还不错的特色?”习惯叶无道这份玩世不恭的慕容雪痕在桌子底下拧了一把在她腿上作恶的狼爪,不过她知道其实叶无道这句玩笑其实很大程度上就是事实,这个小时候觉得世态炎凉发出人心不古这类感慨的时候就会死啃《阿合经》《大乘理趣六波罗密经》这些佛教经典,其中关于大乘佛教和小乘佛教以及其中关于佛教经教争论的见解必然都能够让那些僧人大吃一惊甚至云里雾里。 当一个人,把所有事物的本质都看穿后就会用无所谓的态度为人处事,这就是“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的豁达。 “飞来峰下的冷泉亭别有意思,明代董其昌的那幅问联的提问独具匠心,泉自几时冷起,峰从何处飞来?”叶晴歌给慕容雪痕和叶无道夹菜道,这份家庭的温馨让她原本淡漠的脸颊都浮现柔和的笑意。 “泉自冷时冷起,峰从飞处飞来。这种说法还真有三十年后山仍是山水仍是水的圆滑境界呢,不过左宗棠那幅隐合掸礼的答联也很有深度,一个能够道出人世皆幻在山泉本清的武夫怎么可能是俗人。”慕容雪痕感叹道。 “哼,有江南佛国之称的杭州峰峰有佛寺,代代多释子,却尚无一山一水以寺名或僧姓冠名,但是东晋道家葛洪却在西湖边上留下一座以其冠名的葛岭,‘葛岭傲西湖,一道压千佛’,这说明什么?”叶无道不屑道,对于一向推崇“佛本是道”的他来说这种现象让他有足够的理由冷笑嘲讽。 “求安隐快乐看,此人于彼人中极为第一,为大,为上,为最,为胜,为尊,为妙!”叶晴歌淡淡道,似乎是对叶无道对佛教的“亵渎”打了一个机锋。 “‘我的法是用来渡过生死之海,不是被执著不放的’,真正的佛陀菩萨自然不会对俗事困扰,我只是对现在一些比尘世中人还要庸俗的僧侣寺庙感到愤慨而已,佛教经纶博大精深,我这个凡失俗子不敢造次。”叶无道恭敬肃穆道,他虽然狂妄但是绝对不会无知,真正深奥的玄妙同样让他叹为观止。 叶晴歌眼睛里闪过一抹欣赏的异彩,微笑着点头。 “那么明天雪痕就陪姑姑去这几个名寺逛逛吧,我有点事情需要处理。” 叶无道握住慕容雪痕的柔软小手淡淡笑道,明天就是与日本剑道宗师叶隐知心交战,他已经不能够再分心,其实慕容雪痕说今晚和姑姑一起睡觉的时候他还有些暗自庆幸,高手交锋前夕必然需要潜息静心,尤其这是一场出道以来最惊险的交锋,任何细节的纰漏或者疏忽都会让自己抱憾终生。 如果说叶无道是中国最具冲击龙榜巅峰的新武学宗师,那么叶隐知心就已经是站在日本武道最高峰的年轻宗师,六岁学剑,十年后在数百万学剑的茫茫剑林中再无一个值得出剑的对手,同时精通忍术的她在十六岁正式封剑悟剑,这位日本天皇剑道老师的女人拥有无上的荣耀,但是没有谁知道这个能够十年前便战平日本武神武藏玄树的女人竟然就是刺杀天皇出名的水月流现任宗师! 水月流和守护神舍的天镜剑会都拥有自己不可告人的绝招秘籍,能够树立数百年屹立不倒肯定有超凡的过人之处,所以叶无道对这一战并非十足把握,面对这样一个十年间不知道达到什么恐怖境界的女人,他确实有头痛的理由。 “无道,明天的事情很棘手吗?“慕容雪痕见叶无道沉思不语不由得有些紧张。 叶无道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柔声道:“我等着明天晚上吃你做的饭菜。放心,你老公的字典里只有成功,没有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