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七章 绝密玫瑰 - 极品公子

第二百八十七章 绝密玫瑰

坐在独孤皇岈准备的豪华轿车里抱着小提琴“秋水”的慕容雪痕无比依恋地半依偎在叶无道的怀抱,叶无道抚摸着那柔顺的青丝柔声笑道:“没有想到素来古板严谨的德国人也会像浪漫的法国人一样为雪痕神魂颠倒,这次世界杯开幕式上的钢琴演奏全世界可是有数亿双耳朵在聆听雪痕的天籁之音,我已经不敢想象你走在大街上我需要加派多少人手才能保证你的人身安全。” 慕容雪痕突然不说话只是静静地握住叶无道温暖的手掌,柔嫩小脸轻轻摩挚着这个异常温柔的男人的下巴,她也许在整个世界的眼里都是神圣遥远的女神,但是她在叶无道面前永远是那个需要怀抱的小女孩,但正是这份并非软弱的依赖成为叶无道那三年中最坚强的信仰。 “小傻瓜,不要胡思乱想,再敢觉得内疚就打你的小屁股。” 叶无道知道慕容雪痕是认为现在这种被疯狂崇拜的情况让他没有办法和她像一般情侣那样堂而皇之的上街而感到歉意,但是叶无道怎么可能会因为这个而有所怨言。 “就知道欺负我!“慕容雪痕噘起樱桃小嘴凝视着坏笑的叶无道,臀部和叶无道手掌突然的亲密接触让她惊吓得望了望司机,确定司机没有发现什么之后才任由这个坏蛋的“侵犯”,这种小时候经常做的“偷情”让她不禁渐渐陷入甜蜜的遐想。 “追星族是二十世纪影视娱乐工业的产物,因为我们所处的时代是一个没有英雄的年代,所以明星制造商用各种方式批量地制造虚假的虚拟英雄,把一个普通人制造成一个市场需要的成品。追星只是稚嫩少年的一种心理消费,不过这个世界对雪痕当然是其中的例外。想要听听几个中国古代明星人物地明星事迹吗?” 慕容雪痕知道他又要开始离经叛道的评论,微笑着摇头,她小的时候最喜欢叶无道用非常手段把一个个家教老师气走,自然知道叶无道这番对追星现象比较深刻的言论背后一定隐含“异教邪说”,而且他还喜欢用“兄弟我先抛块砖。有玉的尽管砸过来”来诱惑她堕落,所以慕容雪痕选择沉默等待叶无道的精彩表现。 “第一个,根据野史记载,最早的精神分裂症患者是一个没有裸奔许可证便在烈日下裸奔的男人,自己声称要去追求光明,早上向东跑到了下午却发现太阳在西边,于是来回往复终于中暑而死:第二个,凭借父亲的行政势力不听劝告便未经许可在非游泳区游泳,结果溺水而死。死后化鸟不断进行中国历史上最早地填海工程:第三个,作为中国历史上著名的恐怖分子,为了替恐怖组织团伙自己的丈夫报仇,使用人体炸弹毁掉了中国历史上著名的国防工程万里长城,雪痕猜猜看,这三个古代的明星人物都是谁?” “夸父。精卫,孟姜女。” 慕容雪痕说出答案后就捧腹大笑的几乎要软在叶无道地怀抱,清脆的笑声让那位司机心神摇曳得忘乎所以,最后在叶无道的一声刺破他耳膜的尖锐冷哼中吓出一身冷汗,知道叶无道身份的他赶紧本本分分开车。凝视着慕容雪痕灿烂的笑容叶无道也被感染那份纯洁的心境,只有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他才有这份玩笑地心情和想法。 “雪痕,妈妈告诉我你让我照料的那几尾金鱼昨天在鱼缸里淹死了。”叶无道突然收敛笑容叹息道。 慕容雪痕马上露出泫然欲泣的楚楚表情,但是很快就意识到叶无道的恶作剧。什么叫做金鱼在鱼缸里淹死?!被作弄的慕容雪痕拧了一把得意大笑的叶无道装出生气地模样狠狠道:“你给我坦白交待,我不在的时候又骗了多少女孩子?” “我可不是威武不能屈的大丈夫,所以面对雪痕的惨无人道的严刑拷打,我就三个字----我都说!” 叶无道双手举起作投降状道:“娶老婆应是娶小昭,交朋友应是令狐冲,做男人最好做乔峰。出来混还得韦小宝,所以呢,在老婆大人不在地时候本人终于耐不住寂寞的红杏出墙……” “油嘴滑舌,懒得理你。”慕容雪痕撇向窗外的脸庞其实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对于她来说能够确定被叶无道爱着就是最大的幸福。她不是心机颇重逼着贾宝玉考取功名的薛宝钗,也不是不食人间烟火只有最苛刻爱情的林黛玉,慕容雪痕是妻子和红颜的最佳融合,这绝对是每一个男人梦寐以求的极品。 我宁愿你抱着别的女人想我也不愿你抱着我想别的女人,这种女人已经很大度,而慕容雪痕却能够容忍叶无拥有近乎完美的自己的同时拥有其她逊色于自己的女人,固然这是她知道自己是叶无道最深爱着女人的缘故,但是这份体贴对于叶无道这个花花公子的典范来说弥足珍贵。 “雪痕,姑姑现在杭州的水晶宫大酒店哦。” “我正好要送一样礼物给姑姑,这次姑姑最好能在杭州多呆几天,我们上次囫囵吞枣地逛了一遍西湖都没有怎么怎么来得及细细品味那‘山与歌眉敛,波同醉眼流’的意境呢。” “难道就没有要送给老公的礼物,这样未免也太残酷了吧,幼小的心灵受到如此重大的创伤要怎样才能弥补,雪痕,要不今天晚上我们……” “休想,我才不要那种羞人的姿势,今晚我要和姑姑一起睡!” “都说对待敌人要像你这样秋风扫落叶般冷酷,对老公就不要吧,要不晚上我们只是抱着睡?我保证使出最坚强的意志不越雷池半步!呜呜……你就可怜可怜望眼欲穿苦苦等待的老公吧。” “每次都被你骗,这次我才不上当!你不是说你红杏出墙了吗,我等下告诉姑姑,看她怎么收给你这个见异思迁喜新厌旧的坏蛋!” “这么冤狂老公不好吧,明明是你自己不让我们体会小别胜新婚的甜美感觉,怎么成了我喜新厌旧了?” “我不管,反正都是你的错!” 在一番激烈的讨价还价中叶无道郁闷的争取到慕容雪痕洗澡的时候让他看上几眼的悲惨成果,最后打定主意看这宝贵几眼的时候干脆来个温柔的霸王硬上弓,到时候还不是,嘿嘿…… 嘴角悬拄着甜蜜笑容的慕容雪痕故意不去看笑得极其淫荡得叶无道走出轿车,她突然发现这座水晶宫大酒店门口停着一架充满古典气息的马车,更加让慕容雪痕震撼的是马车上栽满鲜艳欲滴的绚烂玫瑰,这份弥漫整个季节的浪漫让她像个小女孩跑到马车前凝望着堆积的鲜嫩玫瑰久久不能说话。 因为慕容雪痕知道即使世界再有钱再有势的人也不可能拥有这一车格外烂漫的红色玫瑰,抱着“秋水”这把古典小提琴的慕容雪痕被叶无道的这份礼物彻底征服,凝水秋眸流露出只能意会的媚意。 叶无道微笑着走出轿车,这种玫瑰是坐落在利古里亚海岸边那家几乎垄断欧洲极品玫瑰市场的安吉穆塞蒂公司培育出的新品种!在今年初该公司发生神秘盗窃案,盗贼避开守卫森严重重防护的大楼却只偷走一台电脑一个u盘和几张cd,但正是这几样东西使得安吉穆塞蒂公司损失了40年的商业机密以及新玫瑰培植的绝密技术、售价底牌,由于安吉穆塞蒂公司的玫瑰一直被视作意大利国宝,地位不亚于梵蒂冈博物馆里的名画,因为这起玫瑰案件上达意大利国家宪兵司令部! 没有什么好怀疑的,就是叶无道这个想要博得心爱女人倾城一笑的影子亲自作案取得的战果,只不过意大利情报机构都被叶无道巧妙的手段引导向一个国际性的“玫瑰间谍网络”,所以说这一车绝无仅有的鲜艳玫瑰堪称价值连城! 看着慕容雪痕灿烂幸福的笑容,叶无道嘴角的弧度也不经意间柔和得近乎魅人,制造这场浪漫需要的时间、精力、金钱和风险都是无法估算的,但是叶无道这个绝对理性的人就是可以为了自己最心爱的女人的那一抹笑容而选择不可理喻的疯狂冒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