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六章 倾国慕容 - 极品公子

第二百八十六章 倾国慕容

叶无道静静等待着叶家私人飞机的降落,怀里抱着一把古色古香的小提琴,眼睛里的期待和柔情都让人忘记他对待敌人的铁血手段。 身旁独孤皇岈给他汇报着这些时间太子党渗透浙江黑道的成绩,叶无道在临时决定把铁豹收纳进太子党后就展开对杭州黑帮的彻底清洗,只不过这次清洗不是斧头帮和青帮那种的屠杀类型,而是采取带有尝试性质的“怀柔”政策,铁豹一夜之间俨然成为杭州乃至浙江道的第二号霸主,作为太子党的代言人他的靠山不可撼动。 张展风统治下的上海黑道半壁江山渐渐步入正轨,虽然叶无道清楚这样一个坏到骨子里的人渣不可能让太子党真正征服上海,但是非常时刻就应该用非常人物行非常手段,叶无道计划过一段时间等这条狗唱尽黑脸后自己顺水推舟上台唱红脸,那个时候也就是张展风小人得志结束的时候,不过以后的事实证明张展风这个小人做出远远超乎叶无道想象的战果。 “知道叶玄机这个人吗?”叶无道突然冒出一句,玩味的眼神隐含着诡秘的冷酷。 “叶玄机,三年前以叶氏企业首席执行官叶风私生子的身份在巨大争议中正式进入叶家核心层和上流社会,三年中他的商业成绩单在新一代管理人员中鹤立鸡群,台湾叶氏电子集团在他的带领下成为能够和明基抗衡的大型明星企业,社交圈公认的白马王子,能够和这个男人保持女友关系最长纪录是十二天,目前正在日本与日本大财阀葵花集团的千金相亲。” 独孤皇岈默默注视着叶无道修长地背影小心翼翼道,这个叶玄机是所有太子党和神话集团都不敢提及的事实。就算是属于叶无道绝对亲信的独孤皇岈也不敢轻易谈起,今天叶无道突然问起这个问题让他感到一阵寒冷,这种阴暗的气息告诉他这个喜欢与阴谋和血腥起舞的 男人终于要开始某个动作。 黑暗地獠牙已经悄然展露锋芒,独孤皇岈默默为那个可怜的家伙默哀。 “叶玄机,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我可以容忍你对我继承人身份的挑衅,因为你的血液里有我们叶家的基因,但是你敢把脑筋动到我的女人头上,那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你不是要通过葵花集团来增加自己的砝码吗,可以,我就送给你一个不是处女的老婆,这顶绿帽子你就给我乖乖戴一辈子吧!最后你还会发现这个葵花集团很快就会主动走到我的这个阵营中来,要玩我们就慢慢玩。这次日本之行肯定会让你终生难忘!” 叶无道抚摸着手中地小提琴淡淡笑道,这种淡漠的背后是最深沉的阴谋和卑鄙的心计,叶玄机的横空出世进入叶氏家族原先并没有引起他的警惕,但是随着和萧聆音这个颇有分量地女人越走越近后就愈加让叶无道嗅到一种危机感,叶家的护短和内部凝聚力都是有目共睹的,所以叶无道还能够容忍他的放肆。不过这次望月鸾羽传来的信息终于让他下定决心给这个“堂哥”一份见面礼。 独孤皇岈微笑着摇摇头,叶玄机,节哀顺便吧,树立一个敌人最重要的就是要率先清楚自己的资本和实力,很可惜你大错特错,身旁这个你怎么都不应该惹的男人手中有着许多你们根本不知道地底牌,貌似狂妄的他也许在你们眼中与韬光养晦毫无关系,但是自己知道看上去锋芒毕露的太子已经用这种伪装骗过所有的对手。 这就是这个男人的可怕之处。普通人的韬光养晦意味着默默无闻,但是他地韬光养晦可以是大杀四方! 没有谁敢说自己清楚这个男人的真正实力和最后的底牌,就算是独孤皇岈也不知道这个从来不屑于按照常理出牌的男人究竟达到何种境界,他隐藏的方式和手段都太过匪夷所思。 “帮我联系一下南方集团总经理慕容俊杰,恐怕这次故宫博物馆那两样镇馆国宝地失窃和他背后的势力有牵连,我不希望慕容世家被龙帮盯上。虽然说这样可以分散龙帮的一部分视线,但是这样做对雪痕会造成伤害,这是我最不想看到的事情。” “太子,这么说来龙魂部队也有可能到达杭州,这对我们可不是好消息。” 独孤皇岈皱眉道。龙魂这个神秘的组织是他在英国就听说过的恐怖部队,这支战功显赫的部队是龙帮和政府博弈的一个奇妙平衡战。龙帮长老直属的龙魂部队可以为中国政府做任务,单兵作战能力绝对在龙组之上,当然,除了龙月这个除了太子都头痛的天才杀手。 “井水不犯河水是最好,南方现在终究已经有大半掌握在我的手里,要是一不小心惹毛我,那就不要怪影子冷锋再次大开杀戒,我就不信这次青龙敢阻我半分!”叶无道胸有成竹道,知道独孤皇岈好奇自己为什么如此自信,但是他没有告诉他答案的**。 观众过早的知道结局就会索然无味,叶无道习惯让人跌破一地眼镜。 “杭州乃至浙江黑帮的整合清理就麻烦你了,至于上海那边的动静你最好能够注意一下,我最近不想管这些事情。”叶无道奸诈笑道,能够偷懒只有傻瓜才会事必躬亲,那既是对手下的不信任也是对人力资源的浪费。 你有再多把锋利的尖刀,不轻常杀人的话就都会生锈。 独孤皇岈点点头,他清楚慕容雪痕在这个太子心目中的地位,看见那架私人飞机的缓缓降落就知道自己可以离开了,偷偷看了一眼太子脸部柔和的曲线,不禁感叹爱情这只潘多拉魔盒的巨大魅力,竟然能够让这样一个当初把伦敦搞得鸡飞狗跳的男人卸下最深层的面具。 叶无道在看到那让世界所有男人心动的典雅身影之前低头凝望手里的这份礼物,这架千辛万苦才出现在自己手里的小提琴拥有辉煌和珍罕的岁月。 名琴收藏与其他收藏不同,它是“活”的,被私人收藏家、基金会和博物馆在拍卖会上得到的名琴往往还有机会在当代著名的提琴手中倾泻音乐的动人旋律,在大师指尖散发迷人的魅力。身价不凡的名琴一定出自十七八世纪意大利几个卓越的制琴家族:斯特拉迪瓦里家族、瓜达尼尼家族、巴特斯特埃里等,慕容雪痕原先那把叶无道送给她的小提琴就是斯特拉迪瓦里家族的瑰宝提琴,那名不小心摔坏这把小提琴的助手哪怕就是一辈子赚到的钱也赔不起这把古典名琴。 1650到1750年是小提琴制作的黄金时期,最杰出的制琴大师无疑是蜚声中外的斯特拉迪瓦里和天赋惊人的瓜奈利,后来的小提琴制作都无法望其项背,其中后者制作的小提琴据说在他去世就剩下不到百把,经过数百年岁月的磨砺能够继续被大师接触的典雅提琴就更是屈指可数,叶无道手中这把弥漫宫廷贵族风情的小提琴就是大师瓜奈利的经典作品,恰好有着“秋水”如此诗意的称誉,和慕容雪痕绝对是最绝妙的搭配。不过这把琴的来历就有点蹊跷,瓜奈利家族提琴室是世界公认的小提琴圣地,这把传闻已经在意大利教廷流传百年的古琴其实被他们藏在提琴室后的密室,恰好从东方冷羽那里得到这个消息的他就让某些势力用不怎么光彩的手段“有借无还”的拿到他跟前。 假如这个世界上有一万个人爱你,我是其中一个; 假如这个世界上市一百个人爱你,我仍然是其中一个; 假如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人爱你,我就是那个唯一爱着你的人; 假如这个世界上再任何没有人爱你,那是因为我已经死了 叶无道凝视着那用纤手和气质征服世界的佳人踩着轻快的灵动步伐渐渐走近,一种即使站在杀手巅峰之列并且统治整个南方黑道的辉煌也无法媲美的成就感在心里涌动,这样一个完美的女人,青熏染长眉,低徊凝秋水,疑是胭脂媚,嫣然含笑的走到自己跟前轻轻嘟着秀美的小嘴巴不说话。 爱的最高境界在于“不说”,就是把爱情摆在心里,含在口里,流盼眼底,都比挂在嘴上可贵而扣人心弦。 爱情原本是心有灵犀,其深刻处便在于不可言之的那份感觉,所以叶无道只是轻轻的拍了拍慕容雪痕的小脑袋,嘴角洋溢着最温柔的满足笑意,把手中那把誉为“秋水”的古雅小提琴放到她的手中,那一刻,慕容雪痕踮起脚跟在叶无道的嘴唇上蜻蜓点水的深情一吻,她内心的感动似乎被那抹似乎凝聚花香的笑容浸润 叶无道清楚, 无论多锋利的剑,也比不心上人最动人的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