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五章 东渡日本 - 极品公子

第二百八十五章 东渡日本

“堤义明,父亲堤康次郎曾任日本众议院议长,从名牌中学升入日本最著名的私立大学早稻田大学,接手西武集团后全力投入购买山区土地,建立休闲别墅、游乐园、高尔夫球场、滑雪场以及观光饭店的大力开发,上世纪八十年代,堤义明趁着日本经济泡沫带领西武集团进入最高峰,控制日本饭店、铁路、百货和游乐等诸多行业的商业巨型财阀,独裁者堤义明也被封‘日本财经界的英雄’,堤康次郞次子堤义明‘铁道集团’的‘流通集团’即日本数一数二的西武百货集团脱离庞大的西武王国,堤义明的另外两个兄弟堤康弘和堤犹二也先后离开西武集团决策中枢,众叛亲离之下的堤义明在涉嫌发布虚假财务信息、伪造财务报表和非法进行内部股票交易等多项指控下锒铛入狱……” 坐在飞往日本客机上的夏诗筠拿着厚厚几十页的堤义明和西武集团的详细资料仔细浏览,看到叶无道对每个商业举动和堤义明行为细节的精辟解释和评价不由得对这个神话集团年轻总裁目光的独到感到震撼,闭上眼睛把这份资料在脑海中过滤一遍,这次日本之行因为叶无道的这个任务不轻意间就把自己原先的考察放在脑后。 对于那两个漂亮而危险女孩的神出鬼没夏诗筠早已经习以为常,她有些羡慕这两个锋锐如妖艳长刀的女孩能够和那个混蛋并肩作战,脑海中总是不由自主想象那次别墅中注视叶无道潇洒杀人的场景以及在树林中惨烈却不失飘逸的杀戮,夏诗筠神色有些黯淡的靠在椅子上,原来两个人的世界可以这么遥远。 闭上那双灵动秋水眼眸陷入沉思的夏诗筠没有发现隔着过道和她并排的一个青年从上飞机后眼神就一直锁定在她的身上,从那充满惊艳和欣赏地眼光中就硅以身出这个男人毫不例外的对夏诗筠产生相当程度的好感。 “怎么,终于我到自己地肋骨了?全亚洲的美女都被你苛刻的眼光看遍都设有看到你这么富有侵略性,不过我可以坦白告诉你她是一个追求难度不亚于你这次要去相亲的葵花集团总裁千金的女人。” 这名打扮时尚的青年身边坐着地赫然是叶无道在紫云山庄碰到的顶头上司也就是叶氏企业中华区总裁萧聆音,今天的她并没有穿上令手下员工望而生畏地职业套装,如果不是身上那股领导者的领袖气质和严谨气息。谁都不会把她和中国打工皇帝联系起来,更不要说她背后亚洲首席女富商的耀眼光环。 “浑身都充满曲线,感性和知性美的完美融合!中国女人永远都要比亚洲其他国家的美女典雅和神秘。慕容雪痕是那种神圣不可侵犯的女神,这个女人也绝对是极品中的极品!对了,为什么你说她要比葵花集团那个刁蛮千金还要难追求?” “我不管你以前多少沾花惹草风流多情,这次去日本相亲是董事长交给我的任务,你如果想要在家族内部和叶无道进行暗战交锋这次日本之行就是你成败与否地关键,要知道叶无道手里的砝码远远比你多。但是假如你能够获取日本三大财阀之一的葵花集团的信任和支持家族内部原先就对叶无道这一派不满的成员就有替你说话的机会。” 萧聆音不禁朝闭目养神地夏诗筠望了一眼,这位上海商界的新秀果真容貌气质都无可挑剔。“这个女人很不简单,孔家大少爷孔奇华甘愿给她默默无闻的打一年工最终还是无法征服她,由此可见她的魅力和眼光,你要是不介意成为她无数个爱情俘虏中的一个我也无所谓,而且,传闻她和叶无道有暧昧关系。” “叶无道吗,果然是不愧为慕容雪痕钟情地男人,眼光很不错。这么说来这个女人确实值得追求。对于我来说没有挑战性的事情我是不屑去做的,更何况打败一个人不一定要在商业和黑道上,本人一向认为情场才是最能体现男人智慧和能力的竞技场。” “我劝你现在这个阶段最好不要和叶无道这个名义上的家族唯一继承人直接冲突,虽然目前他已经给家族惹上太多太多棘手的麻烦,但是家族内部相当势力都义无反顾的支持他,你过早的暴露并不是明智之举。“萧聆音淡淡道。她清楚男人这种通过不断猎艳来满足成就感的心理。 “你觉得我付出再多的努力能够被眼中只有一个叶无道的他承认吗?没有正统血液的我只能是可有可无的小丑,哪怕我取得比叶无道更加大的辉煌也无济于事,这就是我的命运,在我三年前重新进入叶家我就知道这个道理,毕竟谁都不会容忍一个私生子掌管家庭事务。”青年露出刻骨的忧伤和悲哀惨然笑道。卑微肮脏的身世让他由痛恨到无奈最后变成麻木。 “机会是需要等待,谁都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萧聆音语气有些冰冷,她对于身旁这个青年这种消极态度感到十分不满,她能够容忍一个男人的花心无赖,但是绝对无法接受一个没有斗志和野心的男人作为自己的同伴,“堤义明同样是一个没有正统血液的最终家族继承人,知道他是怎样向苛刻到近乎残酷的堤康次郎证明自己的吗,被罚跪的他可以在冷血的父亲办公室前跪三天两夜,这就是一个男人应该具备的素质,永不言弃!” 青年感受到萧聆音的不满马上正色道:“如果我当初选择放弃,我就不会千方百计进入叶家。我一定会得到原本就属于我的一切,不管付出什么代价和使用什么手段!” 萧聆音微微点头道:“知道为什么我会选择站在根本毫无优势可言的你这个叶家私生子一边而不是根深蒂固的叶无道吗?” “这个问题我原本希望在我打败叶无道的那一天你能够亲口告诉我。” 青年摇摇头,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他,萧聆音作为叶氏企业大中华区执行总裁这个举足轻重的叶氏董事,加上深受银狐叶正凌的器重和自身的财富使她在家族会议上有着很大的话语权,如果她选择支持叶无道那么她肯定能够顺利安稳的在未来叶氏企业交接中成为更有发言权的公司董事。 “我喜欢不挨照常理出牌,其实叶家并非铁扳一块、你要知道你没有出现之前叶无道是这个家庭唯一的男性公民,他的存在本来就损害许多人的利益,你的出现打破了一种微妙的平衡,你记住,叶无道的狂妄终将会把他带向覆灭!” 萧聆音脑海中浮现紫云山庄中叶无道猖狂放肆却睥睨一切的表现,这样的男人让她感到没有掌握在手心的安全感,身边这个青年虽然内心充斥野心而且商业手段超群,但是他的每个步骤都能被自己控制,想要捞取最大的利益就需要冒最大的风险,这个青年就是目前萧聆音投资的最大潜力股。 “中国企业要面对全球制造业重心向中国转移而带来的成本竞争压力、融资环境的局限,市场环境的制约以及自身经验和技术能力的不足,但是对于拥有陈影陵和庞大技术研发办公室以及政府行政资源得天独厚的神话集团来说,这些,内部忧患,都没有意义,但是神话集团有一个容易被人忽视的隐患,那就是外部势力的仇视、不要说孔家和华夏经济联盟这样整个叶氏都无法抗衡的对手,一个北方的风云企业就能够让叶无道忙得焦头烂额,真不知道这个家伙怎么能同时和这么多对手较量。” 萧聆音对于这点不得不佩服叶无道,这个让所有人注视着他走钢丝的男人骨子里一定流淌着最疯狂的血液和他倒也十分相似,不过想想自己的选择似乎和他倒也十分相似。 “他是一个不考虑自己筹码的疯狂赌徒。” 青年微笑道,叶无道越惹麻烦就越对自己有利,他十分乐意看到叶无道手忙脚乱的八面树敌陷入绝境,凝视着那位睡美人的雍容优美风情,他眼神有着火焰般的炽热,女人对于他来说就是勾勾手指就能够上床的生物,除了身边这个间接决定自己命运的冰美人萧聆音,他在情场上战无不胜! “小姐,你这是第几次去东京?” 废话是交往的第一步,青年并不介意自己被误认为登徒子,这样的女人难道还要奢望她能够倒追男人?青年看到夏诗筠睁开眼睛拿起一本书阅读后马上主动搭讪,情场的所向披靡让他懂得收敛女人憎恶的轻浮的同时拥有巨大的自信。 “第一次,也许是最后一次。” 夏诗筠抬头望了身旁这个可以被称作英俊得有些邪魅的青年一眼淡淡道,随即继续翻阅那本叶无道偶然说起的《犬与鬼》。 不等青年绞尽脑汁准备用一个新鲜的话题套近乎,习惯各种男人各种方法接近的夏诗筠干脆抬头微笑道:“对不起,如果你想要给我做东京的导游,抱歉,我对日本没有一点好感!而且,我已经有未婚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