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四章 手中玩物 - 极品公子

第二百八十四章 手中玩物

正在思考慕容世家是不是引爆华夏经济联盟内部危机的叶无道深刻清楚要搞垮这个庞大超然的经济组织若非内部原因纯粹是零概率事件,用堤义明的经济实力牵扯华夏联盟也只能是杯水车薪的作用,当然叶无道和堤义明这个老狐狸合作更多的是谋求吞噬日本商界继而稳固进军日本黑道的砝码,和一位呆在监狱无法正常通讯的商人合作叶无道相信自己可以完成很多华夏联盟都无法做到的“美妙”事情。与虎谋皮无异于为中取栗,但是叶无道要的就是这种刺激感觉,他不想过于依赖吴家的势力达到最终目的,日本的黑道和商界不同于自己的国家,叶无道可以在那里为所欲为,甚至可以掀起金融风暴和经济危机,只要他有这个实力! “如果不是和你交谈,我实在不敢相信你是混黑道的黑社会分子,像你这样的人就应该是喝红酒开跑车泡美女的那种富家公子,不过看着你和我们一样喝啤酒吃牛肉面我还真有点不适应,虽然我知道不少大人物都不排斥甚至主动使用亲民政莱,但是真正能够融入草根的社会精英那可是凤毛鳞角,所以我特别憎恶那些喜欢用冠冕堂皇的说辞来欺骗普通百姓的政客。”铁豹张伟浩大口喝酒笑道,浑身散发贵族气质的叶无道让他觉得很爽,因为没有丝毫的矫揉做作。 “如果不是和你交谈,我也不敢相信你能够和我谈论草根和精英政治。” 叶无道从开始到现在就一直给这个彪悍男子加分,叶无道自认为对识人用人这个古往今来帝王政客最头痛的技能深有研究并且难逢敌手。这种建立在无数次暗杀和反暗杀以及那两个老人的几十年经验基础上地体会只能意会。 叶无道现在虽然有些后悔当初训练在那个给他讲解政治内幕的老人传授经验地时候偷偷“开目养神”,但是用人之道确实是叶无道地强项。这从当初掌握那家叶氏分公司将毕业于英国剑桥管理系的邵旭分配到基层而将没有任何学历的余政文划给陈影陵就能够看出来。事实上正如叶无道所预料邵旭和余政文都成为神话集团的骨干核心,从基层一步一步爬起来的余政文凭借出众的理论知识和骄人的业绩让销售部门的那些主管膛目结舌,而余政文这个貌不惊人地年轻人更加让叶无道刮目相看,陈影陵对他的成绩都赞不绝口,据说现在神话集团不少白领女性都对余政文这个宠儿极度青睐。 “我曾经是华东政法大学的学生,当然是属于那种不务正业整天晃悠的那种,不过你不要怀疑,我是自己考上华东政法的。因为不想父亲天天去深山十几里路外的地方背树赚钱给我上学就开始跟着学校外面的人敲诈勒索,我地爸妈现在都不知道他们在杭州一家公司就业每个月寄钱回家的儿子其实是一个无恶不作的混蛋。”铁豹耸耸肩道,没有悲哀只有无奈。 叶无道做出原来如此的准备起身却发现那帮早就对铁豹这群人虎视眈眈的家伙纷纷起身走向自己这一桌,找茬找到自己头上也算这群家伙有眼光有觉悟,叶无道现在已经对这个铁豹很有好感,杭州区的控制问题这个华东政法出来地混混是一个重要的关键人物。 “铁豹。你狠,我表弟玩一个乡下来的婊子你就打断他的一条腿!信不信我从现在开始让我的小弟玩死你们每一个人地老婆马子?”一个膘肥体壮的家伙走到铁豹面前阴沉道,双方手下开始局部的摩擦。虽然这个家伙不过十来号手下但是比起良莠不齐的铁豹那二十多个小弟丝毫不落下风,看来对方今天是有备而来。 “肥牛,就这些家伙还想跟我斗,你表弟那种畜生我见一次打一次。这次一条腿算便宜他,要是那个女孩被他糟蹋,我就让他断子绝孙!实话跟你说要想跟我叫板,你这十几个人根本就不够,不要以为有野洪帮给你撑腰就能够在我的地盘撒野。野洪帮还不照样是对太子党没有一点脾气,有本事就给我向太子发横,我警告你要是敢动我小弟的女人我一样饶不过你!”铁豹丝毫没有把这个明摆着砸场的肥牛当作人看待,那种鄙视的眼神让叶无道一阵点头,气势不能输,所有小弟都看着你的时候千万不能有丝毫的胆怯退缩。 “当然,我怎么可能带着这么点人和杭州地下拳场的王牌打手过话,我这是砸场,不是送上门给你看笑话的!铁豹,我忍你很久了,今天就来个了断!” 外号肥牛的胖子颤抖着满脸的肥肉阴笑道,只见大街上逐渐近百人靠拢过来把叶无道他们围在中央,大排挡很多人都开始逃散,那个朝叶无道做鬼脸的小女孩见到这种阵势马上不合时宜的号啕大哭,她的父母脸色苍白的看着周围狰狞的混混。 现在的形势明显铁豹没有丝毫胜出的机会,看着得意洋洋的肥牛以及周围放肆大笑的人群,铁豹冷笑道:“怪不得你这么有恃无恐,原来是花钱让野洪帮做打手,不知道这次你又让几个小弟献上自己的女人,垃圾!” “死到临头还嘴硬。铁豹。你要是肯跪下磕头认错我倒是可以放你一马,以后这个武林广场划入我的势力范围你就给我乖乖的当乞丐去,至于为什么我不建议你去做王牌打手,因为今天我要替我表弟要债把你的两条腿都打断,至于利息嘛,就要你的一条胳膊吧。”肥牛 本来想看好戏的叶无道见那个哭泣小女孩的可怜模样马上起身走到她面前,她父母也许因为刚才叶无道的表现没有排斥他的靠近,叶无道抚摸着渐渐止住哭泣的小女孩的脑袋转头淡淡道:“要是谁再把她惹哭,你们就祈祷自己下辈子还是做人吧。” “你是谁?小子,不要以为警察叔叔会在半个钟头之内赶到,我劝你乖乖回家操女人,否则我连你一起打!”肥牛没有想到还有这么狂妄的青年站在这里,如果不是野洪帮的帮主让他不要把事情闹大最好教训铁豹一个人的话,他早就让自己这边的人一拥而上。 “野洪帮,啧啧,有意思有意思,看来一个青狼帮还不足够让你们这群垃圾觉悟。”叶无道嘴角悬挂着浓重的不屑和冷笑,摇着头轻轻向前踏出一步。 “你……你是不是和战虎萧破军在地下拳场交过手?”一个青年支支吾吾道,前面野洪帮的副帮主原本有些恼怒这个家伙的随便开口,但是这个家伙所说的话让他感到一阵颤栗,和战虎萧破军交手还能安然无恙的角色自己可惹不起,什么,在地下拳场和萧破军交锋?那么他不就是…… 叶无道微微皱眉道:“代我告诉野洪帮的帮主,明天我就去给他送上棺材。” 那名青年两腿一软跪在地上脸色苍白道:“他就是太子,上次和战虎萧破军交锋就是他,我认得出来!他就是太子党的太子…… 叶无道望着那头满脸肥肉都在因为震撼和惊吓而颤抖的肥牛冷笑道:“我出道三年,说要乖乖让我回去操女人的家伙你还是第一个,斧头帮、青狼帮、上海青帮,偌大的整个南方黑道那么多枭雄魁首似乎都没有你这么有魄力有胆量。” 太子! 所有在场的人不管是肥牛和野洪帮还是铁豹那边的人身体都忍不住开始颤抖,因为他们都知道这个词语所代表的含义和分量,因为他们每天都在流传着关于这个男人的神话和传说的黑道上混日子,因为他们都把这个神秘的男人当作南方黑道的主宰! 杭州青狼帮,两百多条人命,换取这个太子的女人的一个巴掌! 南方斧头帮,一个百年历史的老帮派两次血腥镇压后几乎荡然无存,仅仅是因为证明这个男人的恐怖实力和成为这个男人前进的踏脚石! 上海青帮,中国南方的骨干黑帮势力,一个把浙江黑帮打压得抬不起头的上海的龙头老大也被这个太子杀进杀出肆意蹂躏! 说不出话的铁豹怔怔望着这个渐渐笼罩阴森气息的儒雅青年,这个刚才还在和自己喝啤酒干杯的豪爽男人竟然就是打败黑拳皇帝萧破军的太子!?他也听说过杭州地下拳场的那次巅峰对决,那次对决的缺席也被他引以为终生憾事,他也被那些年轻太子神乎其神的传闻搞得晕头转向,但是不管怎么样他都没有想到会和传说中的人物如此近距离的接触。 随着野洪帮副帮主的第一个跪下,被雇佣做打手的野洪帮所有成员都虚脱般跪在叶无道面前,肥牛那帮人更是恨不得给叶无道舔脚指头的趴在地上满脸绝望,对于混迹于杭州黑道底层的他们来说“太子”就是他们这一需要实力说话行业的神,高高在上,不可侵犯。 任何人都需要为自己的冒犯付出惨重的代价,已经有太多的前车之鉴供他们参考,所以他们的脑海中早就有碰到这个传说中的偶像应该顶礼膜拜的觉悟,难道你不觉得朝一位手染无数鲜血的恶魔下跪并不是一件可耻的事情吗?! 南方黑道,就是他们眼前这个男人手中的玩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