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三章 慕容世家(下) - 极品公子

第二百八十三章 慕容世家(下)

“兄弟你也是混我们黑道的吧?” 铁豹安顿所有小弟后豪爽问道,他十分好起一个大学生模样的青年怎么拥有这种浓重阴森的黑道气息,但是他不知道自己的这个问题有多么白痴。盯着叶无道的他其实也很奇怪自己的表现,虽然铁豹这个名号拿出去没有办法和林朝阳这些浙江黑道魁首相提并论,但是在杭州也算小有名气,这一切都是他凭借自己的血泪和兄弟的性命挣来的,所以他根本就不是那种胆小怕事的角色,但是在叶无道面前他谨慎的选择一种避让的消极态度。 “我黑道白道都混,你知道最近日子不好过,有兄弟没有钱想要出人头地还是妄想,有钱没有兄弟也许没命花,所以我喜欢脚踏两条船。”叶无道微笑道,能够保证万无一失的自信是建立在对每一个细节和每一个关键都把握住的基础之上,太子党和神话集团能够任凭波澜壮阔我自岿然不动就是因为这份建立在雄厚基础上的自负和周全。 “是啊,乱世出枭雄,那个所向披靡的太子实在是让人不敢相信,真不愿意想象和这样一个人呆在一座城市,杭州黑帮经过他的初步清洗已经差不多奄奄一息,我想浙江黑道也经不起他多少折腾,不过不管怎么样能够让福建江西那群家伙不敢踏足浙江也算帮我们出口气,道上现在都在流传这个太子在上海的英勇事迹,我虽然也想看看这个神乎其神的太子是怎么样地三头六臂,不过我一个不起眼的混混想必是没有这个机会地。”铁豹有些苦闷道。把一瓶啤酒一口气喝干净。 “这可未必,我想这个也太子不是那种端着水晶高脚杯听着钢琴杀人地黑道枭雄。说不定这个时候他就在某个地方吃红烧牛肉面呢。”叶无道看着热气腾腾的那碗鲜辣牛肉面笑道。拿起啤酒瓶和摇头不肯相信的铁豹碰一下也一口气喝光。 慕容俊杰,叶无道擦拭着嘴巴眉头微微皱起,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疑神疑鬼,听到慕容这个姓的时候他就想到雪痕那个早就颓败的家族慕容世家,记得爷爷说过慕容世家在雪痕出生之前就已经名存实亡,雪痕的爷爷就属于一个衰落的慕容世家的一个偏支家族,慕容世家不同于其他曾经或者垄断银行或者运输等行业霸主地显赫家族,她是一个经营古董字画收藏的古老家族。乱世盛收藏,上世纪初的动荡让这个温文尔雅的家族是古老联盟的最强大份子之一,但是这个曾经辉煌的家族却在平庸的领导错误地指引和注定收藏毫无建树时代下渐渐走向黄昏,华夏经济联盟最后恰好在慕容雪痕出生那一年撤消这个家族的成员身份,没有华夏联盟的庇佑原本就是下坡路的古老家族更加日薄西山。 这个慕容俊杰有可能是慕容世家的成员吗?中国南方集团是一个的大型集合建筑、电子和旅游地大型经济综合体,中国南方集团的崛起和夏诗筠月涯网络公司的飞速发展成为长江经济三角区最新的亮点,而南方集团的年轻总经理也和夏诗筠一并誉为南方商界地金童玉女。南方集团这位神秘的大陆打工皇帝似乎和中国的打工皇帝也就叶无道的顶头上司有着暧昧关系,这都是叶无道无意间听独孤皇岈说起,原本这些被叶无道自动过滤的无用信息现在都被叶无道整理出来,似乎南方集团和收藏事务没有一点点关系,挨照常理来说如果南方集团这家家族企业和慕容世家姓氏和行业选择都是明显的标志,这样看来似乎总裁是青辉容的牧南方集团和慕容世家并没有牵连。 但是果真如此吗。叶无道摇头微笑,目前暗中疯狂炒作艺术品的浙江企业和单独经济群体中就有中国南方集团的身影,虽然并没有过分显山露水,但是对于叶无道这个被姑姑叶晴歌鼓励大胆进入投资艺术品行业的商业奇才来说这个领域的任何潜在信息都不会被遗漏,零五年浙江收藏界有40亿巨额资金投资古董和书画。叶无道知道这40亿背后有还着不下半百亿元的资金流入艺术品市场,其中最大的资金流输出地就是这家与收藏风马牛不相及的南方集团,这些资料都是东方冷羽通过一些隐密和违法的手段窃取,所以叶无道相信南方集团如此保密神秘的举动分明给自己最大的暗示----慕容世家。 原本叶无道还没有联想到慕容世家,但是听到慕容俊杰这个集团总经理身兼隆吉商会副会长和豪门俱乐部的非凡身份后就了然于胸,即使这家南方集团不是慕容世家的直属企业,也一定和慕容世家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想到从小就失去亲人的慕容雪痕,叶无道嘴角弯起一个柔和的弧度,这次雪痕回杭州一定要给她一个惊喜。 这个时候一群更加彪悍强壮的家伙来到大排档,虽然人数上比起铁豹这帮人不占优势,但是个人身体素质和凶悍程度都要高出不止一筹,铁豹眼睛里闪过一抹凶根,随即拿起啤酒狂灌。 秦雨望着眼前这个开名贵跑车疯狂驾驶的高傲青年一脸不屑,刚才在赶来的路上看到这个狂妄的家伙撞倒一个老人后竟然还能够冷漠的嘲笑,她想要把可怜的老人送去医院结果被冷血的他甩开,这怎么能让秦雨不气愤,更加让秦雨不可思议的是最后出面干涉的警察在被他拉去说了几句话后便扬长而去,那个老人最后也不知所踪,秦雨最憎恶的就是这种仗势欺人的男人,这比那些用钱砸人的纨绔子弟更虽令人作呕。 “如果你觉得一个叫嚷着腿断了的老人能够悄无声息的从你面前消失很正常的话,我不想解释任何事情。”青年摇晃着酒杯失望道,凝视着这张清纯的娇美容颜,定力不错的他也有些心猿意马。 秦雨被青年的这句话点醒,似乎那个老人根本就没有去医院或者警察局的想法,看着青年清澈的眼眸和严谨的气质不禁有几分动摇。 “我是一个守时的人,而且我对自己的驾驶技术很自信,曾经我是方程式赛车手。我在想那个人是不是应该找辆速度慢点的车去撞,如果不是本人,我想那种情况下不要说敲诈。可能真地会被撞死,要知道那可是他闯红灯在先,驾驶者可以不负责任。怜悯老人固然很好,但是这种怜悯被欺骗的话就会成为笑话。“被铁豹称作慕容俊杰的青年淡淡笑道。 秦雨被慕容俊杰的这舞得面红耳赤撇过头不说话,不容否认这个慕容俊杰虽然相貌气质没有叶无道那样无坚不摧,但是比起校园里的那些青嫩男生自然不可相提并论,阳刚的外貌和不俗的举止都让秦雨无法挑剔,她不禁暗地里把陌生的他和叶无道这个骄傲自大狂妄冷漠冷血的家伙比较,最后得出结论他虽然不像叶无道那种深入骨髓的优雅颓丧,但是给人一种安稳的感觉,虽然这种感觉的代价是缺乏叶无道那种程度的致命吸引力和神秘气息。 “那群人是因为你才走出迪厅的吗?”秦雨怯生生道,她本来就不是一个太外向的女孩,刚才是因为误会他才有那股蛮横,现在没有了这个理直气壮的底气就有些羞涩,毕竟幕容俊杰是一个很优秀的男人,这从那辆价值不菲的跑车就能看出来。 青年并没有发挥这件可以炫耀的事情,习惯低调的他知道自己并不需要这种事情来证明自己的优秀,这是一种和叶无道类似的自负。秦雨对于他的沉默感到欣慰,最讨厌的就是那种有点钱就以为自己是世界首富有点背景就是联合国秘书长的庸俗男人。 这位身世显赫的青年显然是一个擅长不让场面尴尬冷淡的交际高手,含蓄得当的询问和不露声色的提示让秦雨渐渐适应两人的接近,最后说到《国家宝藏》这本书的时候秦雨格外兴奋,这本暗藏12枚藏匿于美国各个国家公园的金币线索的《国家宝藏》让秦雨如痴如醉,这不是说她希望得到那些金币代表的珠宝,而是她渴望能够亲自去寻宝,这个愿望她没有和任何人说起过。 慕容俊杰知道已经消除她对自己第一印象的偏见,微笑道:“我在零四年从加州赶到俄克拉荷马州的福斯公园找到《国家宝藏》的第一枚金币,如果你想要,我可以把这枚我最珍贵的纪念品送给你。” 秦雨诧异着摇头,这枚金币意味着价值两百万港元的珠宝财富,更何况这么具有纪念价值的物品她怎么好意思收下,他们还是认识不到半个钟头不知道对方姓名的陌生人! “《国家宝藏》的14枚金币虽然已经都被发现,但是现在又有一本不仅仅局限于美国《炼金术士达尔的秘密》出版发行,有机会的话我们可以一起去寻找宝藏。”慕容俊杰抛出一个极具诱惑的橄榄枝,看着秦雨那张清秀可人充满期待的脸颊,他知道自己这部棋很有效果。慕容俊杰相信,一个优秀的男人,爱上一个很难爱上自己的女人,不妨先找一个替代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