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二章 慕容世家(中) - 极品公子

第二百八十二章 慕容世家(中)

“那个家伙是谁啊,看上去好像很不把老大放在心上,在武林路还敢有人这么不给老大面子的主?”一个尖嘴猴腮的瘦小青年叼着烟不爽道,不懂察言观色的他没有看到自己的老大正在气头上。 “操,我和他又不是玻璃,把我放在心里找死啊?”那个领头的彪悍男子咒骂道,在那个瘦小青年的屁股上狠狠踹了一脚。 委屈的小弟捧着开花的屁股满眼哀怨的望着突然发火的老大,这种“脉脉含情”的眼神让所有人一阵无奈的疯狂呕吐,那个浑身颤抖的老大不由分说又是一脚踹过去,倒飞出去的青年突然发现自己身体被某个家伙用脚拦下,正想开骂抬头的瞬间却被那个家伙冷冽的眼神和阴森的气息硬生生闭上嘴巴。 “刚才那个青年是谁,太子党还是冰鉴会?” 叶无道斜靠在小巷的墙壁上,再走几步外面就是辉煌的大街,但是很可能这就是生死的距离,没有觉悟的人很有可能就被当作垃圾中的垃圾被这个杀人如麻的太子清理掉,对于杭州和浙江的黑道控制现在才要正式开始,太子党的人员渗入和取代原先权力真空的是一个不小的问题,毕竟在民营企业异常发达的浙江大规模企业化的发展黑道是政府所不希望见到的,这和叶无道原先所处的省份有很大的区别,看来接下来与政府的接触势在必行。 “慕容俊杰,很有来头的一个青年,上次冰鉴会地会长亲自出面帮他解决与钱江帮的摩擦。所以我们杭州黑道都不敢惹上他,现在虽然冰鉴会不战而退神秘消失,但是我们还是不想和这个能够让浙江黑道龙头冰鉴会的魁首把酒言欢的家伙起冲突,面子再重要也没有小命重要。” 彪悍男子紧紧盯着叶无道冷漠的脸庞沉思道,他知道一向野蛮粗鲁的自己说出这番话一定给自己地小弟造成巨大的震撼和极度不适应,但是他敏地发现站在自己眼前地青年比那个浙江商界新秀慕容俊杰更加危险和阴沉。这种人他惹不起!就像他所说面子再重要也没性命值钱,能够从一无所有的底层混混走到今天掌握近百个小弟的一个不大不小的老大靠的除了敢打敢冲就是对敌人的直觉。懂得什么人能动什么人不能碰。 “原先我以为又要杀几个不长眼的废物,你的眼光不错,能活到今天固然杭州黑帮都是垃圾这个最重要地原因,但是你是个知道审时度势的聪明人,这一点很重要啊。慕容俊杰的背景清楚吗,我想你们或多或少也应该。” 叶无道微笑道,他不喜欢一个强大却过度自负地手下宁愿选择一个相对平庸却能够看清状况的手下,张展风并不强悍智商虽然不错但是比起林傲沦等人还是要逊色不少。但是叶无道就十分“器重”这个无恶不作的家伙,因为张展风十分清楚自己的位置和角色,在看待很多问题上没有妇人之仁的他与自己的新主子叶无道有极大地相似性。这就是叶无道在青帮不少人才中独独选中他作为自己在上海代言的看门狗的原因。 杭州这座城市本就阴柔气息过于浓重所以就算是应该杀戮肆意的黑帮也显得有些弱不禁风,这个你只要略微思索就可以想到“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无数这类诗句就能够证明杭州的脂粉气质,你要这里地人拿刀拿斧那确实有些别扭,所以邻省福建和江西以及上海的黑帮都把蹂躏浙江黑道当作乐趣,每次冲突都是最为富裕也是最为软弱的浙江黑帮妥协。叶无道和太子党的横空出世让浙江人扬眉吐气,虽然叶无道这个本质上应该划入入侵者的太子不是杭州和浙江的本土黑帮,但是在挫败青帮后许多人还是乐意把太子党看作浙江的标志黑帮,这也算是杭州人的幽默和自嘲吧。 叶无道现在要做的就是疯狂而迅速的把杭州和浙江的黑帮势力兼并并且同化,他不能够让这块自己早就垂涎三尺的肥肉白白给那些外地黑帮。最近因为忙碌上海的拓展和巩固就把这件事情交给独孤皇岈来做,希望他不要让自己失望,自己来到杭州读浙江大学很大程度上就是看中这里黑帮势力的孱弱虚软,而这个阶段最关键的已经不是屠杀青狼帮的敲山震虎,而是关注底层的浙江黑帮彻底地掌握他们,等到“生米煮成熟饭”的时候浙江政府也就莫可奈何,到时候再和浙江政府博弈较量砝码自己也会轻松很多。 “在中国,和政府作对就是一个黑帮的灭亡。”这句话是明珠学院那个瘦弱男生送给叶无道的最后一句话,叶无道每时每刻都在回味咀嚼这句话,也正是这句话让叶无道丝毫不敢托大的和浙江以及上海政府对抗。 “这个慕容俊杰似乎很有来头,我们只知道是中国南方集团的总经理,身兼浙江隆吉商会的副会长和豪门俱乐部的副部长,不需要奇怪我为什么知道这个,几乎所有混黑道的都知道他的身份,可以说就算是冰鉴会会长也没有他那么大的名气,说实话要不是他今天谁我都不给面子!“彪悍男子看了看那名被洪飞推倒的小弟恨声道,不能给自己的小弟出头那是一个大哥最没有面子的事情,即使这个小弟多么垃圾和不堪,这就是黑道的法则。 “记住、不要想报复我的朋友,否则不要说你一个人,所有和你有关系的人都要从这个世界消失,这个警告希望你给我牢牢记住。”叶无道俯身盯着脚下不知所措的青年混混淡淡道。 “你放心,他要是敢动你的人我第一个打断他的狗腿。”彪悍青年略微犹豫后做出以后他都沾沾自喜的决定。 叶无道抛给这个彪悍男子一根独孤皇岈孝敬他的皇室御用香烟,那名男子放在鼻子上深深闻了一下没有舍得马上抽,一个老烟鬼自然清楚送种成色的香烟是什么水准的价格,他看着微笑不语的叶无道,二十多号凶神恶煞的亡命之徒面前还能够这样镇定随意,白痴用屁股想都知道不是简单角色,冤家宜解不宜结,在黑道上谁都不知道明天是什么下场,少一个敌人总没有错。 “你叫什么名字?“叶无道依旧用那种居高临下的语气问道 “张伟贤,外号铁豹,武林广场这一块都由我罩着,以前平时就干些偷鸡摸狗的事情,现在真正动刀子的时候比较多,毕竟这里是闹市区,眼红的人不在少数,暗地里捅刀子耍手段的都有。”彪悍男子笑道,他知道周围的小弟都对他这种“卑躬屈膝”的做法感到不满,但是有苦说不出的他难道要拧着他们的耳朵告诉他们这个青年是一个比黑暗中的猎豹更加危险的男人? “附近有吃夜宵的地方吗?”叶无道发觉自己似乎有些饿,没有办法,和美女吃东西一般都比较难吃饱。 铁豹张伟贤有点纳闷的点点头,随即领着叶无道来到离武林广场比较远的大排挡,叶无道在这群人中显得格外引人注目,儒雅如贵族的一个青年站在一帮孔武有力横看竖着都像银行抢劫犯的家伙中央让大排挡所有人都感到严肃的滑稽,但是谁都不敢乱笑话。突然有个五六岁洋娃娃般可爱的小女孩噗嗤一笑,她身边的父母都赶紧捂住她的嘴巴小心翼翼的望着叶无道这群人,那个被洪飞搞得颜面尽失还要被自己老大当着外人数落的白发青年阴阳怪气的把一个桌上的白碗狠狠砸在地上,那个小女孩先是愣了一下马上泪雨倾盆,看到叶无道脸色不悦,铁豹又是给白发青年一腿。 “看到没有,乱扔东西是会受到惩罚的,以后千万不能乱丢东西哦。”叶无道朝那个哽咽的小女孩灿烂一笑,歪着脑袋的小女孩渐渐止住哭泣,最后朝叶无道作了一个可爱的鬼脸。 “现在杭州的局势怎么样,还有宁波温州台州这些原本被冰鉴会掌握的势力范围近期有没有因为群龙无首而产生混乱局面?”叶无道要了一碗红烧牛肉面淡淡道,不是对独孤皇岈的办事能力不信任,而是很多情况都需要换个角度去发掘真实信息。 “兄弟你也是混我们黑道的吧?”铁豹安顿所有小弟后豪爽问道,他十分好奇一个大学生模样的青年怎么拥有这种浓重阴森的黑道气息,但是他不知道自己的这个问题有多么白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