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章 莫惹小人 - 极品公子

第二百八十章 莫惹小人

杭州这个能把金戈铁马变成歌舞笙箫帝王气息软化的温柔乡给人总是不温不火的态度,这种血液渗入了杭州人的每一寸骨髓,所以不乏偶尔的儒将却极度缺乏能够一夫当关万失莫开的悍然大将,叶无道在浙江黑道动用的人员根本就是太子党的九牛一毛,杭州黑帮很大程度上都是花拳绣腿的华而不实,更不要说现在舞池中和洪飞起摩擦的那群混混,这样的货色,叶无道只需要弹弹手指就可以替这个世界解决一些垃圾,只不过按照他的行事准则没有必要浪费一点力气在没有利益的事情上,更何况自己和他们都是同行,只不过这个品味稍微高尚一点而已。 饶有兴趣的看着洪飞和一个染成白发混混的推搡,看不出来稍显单薄的洪飞竟然可以一个横推肘击漂亮的把那个大意的混混推出舞池,恼羞成怒的白头混混看样子从来就没有单挑的英雄气概,叫嚷几声身边几个完全可以充当沙包的壮汉朝护着一名女孩的洪飞去去,临危不乱,叶无道暗赞一个,即使处于下风也不应该露出胆怯,未战先败是男人最大的耻辱,看样子洪飞这次英雄救美很有可能会成功抱得美人归,他身后楚楚可怜的漂亮女孩紧紧躲在他的身后惊慌而甜蜜。 每一个女孩都渴望拥有自己的骑士,每次危险都能够站在自己前面。 虽然这个白头混混身边几个家伙都挺结实,但是浙大男生少说也有四十个,除去一些看戏和胆怯的家伙也有二十个靠拢洪飞,两边实力对比形成极大的反差,看样子是信奉好汉不吃眼前亏的混混留下一句等着瞧便灰溜溜的走出迪厅,被当作英雄般看待的洪飞小心翼翼的把受到惊吓地女孩重新带到叶无道附近,叶无道微笑着朝他竖起大拇指。后者嘿嘿一笑。 叶无道知道很快那个狼狈逃窜的家伙就会带着一大帮垃圾冲进来,对于信奉人多力量大的普通混混来说数量的优势就是绝对的关键,但是叶无道清楚刚才他身边的任何一个人如果能绝对干净利落的手段击倒洪飞,杀鸡给猴看之下那群大学生肯定有所顾忌,因为再热血的青年也要顿及自己的处境和前途,可以说那群混混占据着真正地优势----他们是亡命之徒,而这群大学生都是聪明人,正是这份聪明让他们不敢也不愿意真正动手。 宁杀君子,莫惹小人。 看着以为安枕无忧地所有人。暗处独饮的叶无道不禁摇头。这群人要是闹出事情那么浙大明天就会成为各种报纸的头版头条,牵扯进去地人肯定不少,首当其冲的就是何解语这位一手包揽这次迪厅所有费用的天之骄女。看到珊珊来迟给众人道歉的秦雨,叶无道知道今天学生会有将近一半都在场,为了韩韵和惜水,实在不行就只能自己动手了。 突然有点想念护送夏诗筠去日本的龙月和望月鸾羽,要是她们在场的话就不需要为这种事情分心了,想到望月鸾羽那双决绝地漂亮眸子他浮起一股心疼。一个从小就被父亲当作手下刻苦训练成一名上忍的女孩要面对青龙这样自己现在也只能仰视的对手,一个丧失父亲的女孩却要马上肩负起家族的存亡并且把一切都寄托在自己这个可以说是在利用她的卑鄙混蛋手里。 秦雨因为迟到被罚了足足一杯冰镇饮料之后也看到一旁沉默不语独自喝酒地叶无道,稍微犹豫了一下还是走向托着酒杯凝神望着舞的叶无道,有些紧张道:“这次谢谢你帮我们篮球队捍卫最后的尊严,我对以前的事情向你道歉。” “女孩子都不需要向我道歉,因为我从来都认为女孩子犯错撒旦和上帝都会原谅的。而且你也没有什么不对,这次打败北大篮球队不是我一个人地功劳。” 叶无道谈淡道,舞池中疯狂扭动的躯体无疑具有谋杀眼球的致命吸引力,女人曼妙的身躯和放肆的眼神都让男人口干舌燥,道德高尚和温文尔雅的虚伪面具都被撕下。**裸的**和激情暴露在黑夜中,男女贴身热舞更让所有人尖叫欢呼,男人双手的肆意游走、女人们欲拒还迎的暧昧挑逗都让叶无道感到一种熟悉的黑暗味道,这样的夜晚让他彻底放松和感到融洽,因为整个世界都知道影子冷锋是黑暗的王者。 “你总是喜欢这么冷漠的对待每一个人吗,还是你根本就看不起任何人?” 秦雨丝毫没有对叶无道间接接受自己的道歉感到高兴,因为这种语气和这种腔调都让她清楚自己根本就和那些被他漠视的人没有两样,这个将北大篮球狠狠踩在脚下蹂躏的学弟、这个能够获得韩副校长青睐的新生代表对自己根本没有一点点想法,这种结果让她不甘和委屈,任何一个骄傲的女孩都会在意自己觉得很特别的男生的看法,也许不需要爱恋,但是至少应该有欣赏的成分。 这个把骄傲掩藏在最深处的男生用无所谓的态度把自己彻底击败,往常的自信和光彩在他面前似乎一文不值,那双深邃的眼辟似乎从来不会为了什么事情而改变那份沉重和忧郁,她相信苏惜水和上官明月追求他的传言是事实。 “没有。”叶无道依旧是那副无所谓的可恶态度,现在的他正在考虑怎样利用并且侵吞充分日本的资源,虽然说现在还有些早,但是未雨绸缪是他的良好习惯之一,他是一个喜欢布局暗棋的人。日本的经济和黑道都是不容轻视的存在,希望夏诗筠和望月鸾羽这次能够带回来不至于太糟糕的结果。 秦雨被叶无道不冷不热的态度气晕,刚想开口就看到迪厅门口浩浩荡荡的走进来二十多个人,全部属于一眼看上去就知道是街头霸王那种的混混流氓,哪里见过这种阵势的秦雨看见他们四处张望后就朝自己这边走来不禁望向叶无道,看到依然波澜不惊的他嘴角不屑的意,秦雨不安的心渐渐平缓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