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 疯狂夜晚(下) - 极品公子

第二百七十九章 疯狂夜晚(下)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幼稚?” 女孩忐忑问道,面对叶无道这样一个让她最后决定选择浙大而不是复旦的男生,她无法不紧张,但是叶无道永远不知道她默默注视着在浙大的一切,这种暗恋就像是春天的常春藤可以缠绕得异常茂盛,她暗中搜集关于他的一切消息,这是她刻苦学习之余最大的乐趣,她从来不奢求能够和这样一个优秀的男生来和自己初恋,因为她知道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她要把这个秘密保留到自己快要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小声的告诉自己的子女自己也曾经有过小小的叛逆。 “我也很憧憬这样的生活,真的,但是有些人生下来就注定不是拥有这样的人生的,不需要悲哀不需要自嘲,这就是人生,我和我最爱的女人都希望等我们老了以后可以平静的生活,因为我们其实也都有和你一样的想法,从小就是。”叶无道自嘲的摸着鼻子道,这个想法在九岁的时候陪着慕容雪痕过五关斩六将杀出重重包围溜出去买捧冰就深深扎根。 “被你深爱着女人一定是那种完美的女人,虽然我不认为这个世界上有真正没有瑕疵的女人,但是碰到你之后我相信你的女人一定这种女人。” “很高兴你没有认为我是那种不负责任的男人,不过她真的是世界上最完美的女人,一个你绝对找不出缺点的女人。” 慕容雪痕如果不完美还有哪一个女人能够被冠以女神地称号?叶无道漫不经心的喝着啤酒着见何解语地那个圈子,这个在有些阳春白雪的交流圈子应该是汇聚了浙大比较有背景地一群学生。其中几个比较养眼的美女也都靠拢在何解语的身边,草根和精英阶层的争议似乎是一个永远的话题。叶无道看着自己身边比较贴近生活中底层的圈子和何静语他们的明显隔阂不想说什么友好相处这些冠冕堂皇的虚伪措辞,这个社会要想做人上人就需要拿出自己所有地智慧和阴谋。这样也许有一天不光是你、你的孩子也有可能成为上流社会这个圈子的一员,不管这个也许充斥虚伪和肮脏的圈子是不是“围城”,能够进入就是一种证明和象征。 田景升和几个要好地死党陪着已经跳累的女孩回到叶无道附近,满头大汗的男生也许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豪爽和男子气概拿起啤酒就是一阵痛饮,女孩们则还是十分淑女的喝着冰镇饮料,因为这个疯狂的夜晚她们和男生之间地距离马上就缩短很多,大学不像初高中根本就没有固定的教室和座位,假如你不喜欢社交也许你有可能一个学期都不认识几个同班的异性。但是大学这个亚社会又恰恰是最需要人际关系的场合,田景升这个榆木疙瘩似乎被一场匆忙的爱情打击得开窍许多,本来就是一个聪明人地他在女生和男生中如鱼得水左方逢源,千万不要小看自己和男女生关系之间的那个平衡点。重色轻友和闭门造车都是大忌。 学生会的明争暗斗和拉帮结派都是叶无道最喜欢苏惜水慢慢给他分析的事情,作为学生会副主席的苏惜水天生长袖善舞,凭借八面玲珑的心思俨然已经是浙大学生会的幕后操纵人,白秋易这主席一派几乎已经被苏惜水暗中架空,叶无道对此的评价是苏惜水是属于赖斯那种女人的政治生物,敏锐的直觉和果决的手段。但是美中不足的是外表坚强的苏惜水其实有着软弱的心灵,这也是叶无道对她格外关照的原因。 “男人不喝酒活的象条狗,男人不抽烟活的象太监,你们女生谁要是敢说自己不化妆我就马上戒烟戒酒!” 一个因为抽烟被自己的女朋友教训的男生大声笑道。这番一语道破天机的言论马上引来男同胞的热烈共鸣和掌声鼓励,只是那个豪言壮语的男生一见到身边女朋友暗藏杀机的眼神马上蔫掉。女生则是含笑不语,无限怜悯的望着那个等着回去跪搓衣板的可怜男生。 “女人化妆是女人追求美丽的权利,不可以抹杀,和我们喝酒抽烟的思想境界是完全不同的!不过每天花上几个钟头的时间化妆确实有些夸张。” 另一个男生站出来义正词严的反驳第一个男生,结果这个男生“为朋友我愿意两肋插刀,为漂亮mm我愿意插朋友两刀”的卑鄙行径加上最后那句画蛇添足的糟糕点缀让他得到两头不是人的悲惨下场。不过现场气氛也愈加融洽,大学生终究不是职场熏陶出来的真正社会人,没有太多直接的利益冲突一般都能够做到和睦共处。 叶无道在他们当中是最安静和沉默的成员,那个原本陪他说话的女孩也回到自己的朋友身边,习惯独处和孤独的他反而沉醉这种喧嚣中的寂寞,看着夸夸其谈的男生用各种话题与不惊人死不休的想要给女生留下学识渊博的印象,叶无道突然发现自己的心态有些苍老,也许是深悟阴谋诡计和习惯高处不胜寒可以让人丧失激情吧。 女人尤其是美女的到来总是伴随着麻烦和烦恼这句真理总是一次又一次的被事实证明,当叶无道看到混乱无序的舞池中因为女人爆发的冲突不禁摇头以息,自己还不是一样,英式弈和山口组、李凌锋、孔家还有许多潜在的重量级对手不都是自己女人爱慕者吗,似乎除了苦恋蔡羽绾的陈影陵其他男人都选择了永不放弃的竞争。 叶无道知道远处舞池中洪飞就是冲突的主角之一,但是他不想插手,因为测验观察一个人的品质个性就需要在一些特殊的情况下才能够真正断定,既然要任用他和田景升那就需要真正的考核,这项考核才刚刚开始,叶无道眯起眼睛欣赏着舞池中渐渐扩大的摩擦,年少轻狂总是容易冲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