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八章 疯狂夜晚(中) - 极品公子

第二百七十八章 疯狂夜晚(中)

中国历来是一个“圈子文化”盛行并且深入人心的国度,就想现在原本一同过来庆祝生日的男女都心有灵犀的分割成各自熟悉的圈子,被苏惜水推荐进入学生会当上一个小干部的田景升这个圈子也许是因为有几个美女的缘故氛围最热烈人气也最旺,啤酒花生和爆米花成堆,没有杯觥交错的红酒水晶,没有一掷千金的珠宝美玉,叶无道喜欢这种无所顾忌的草根气息,如果说何解语那个圈子是这群普通学生中唯一的阳春白雪,那么这里就是下里巴人的亲切,叶无道坐在正在和一个漂亮女孩打情骂俏的田景升身边随意的拿起一杯啤酒,丝毫不在意刚才因为弹奏那首钢琴曲而引来现在不少的好奇视线。 重色轻友的田景升在把叶无道成功勾引过来之后就忙着自己的爱情攻坚战,同样孤家寡人的洪飞狠狠鄙视把自己拉来当作绿叶陪衬他这朵原本并不起眼的红花的田景升,坐在同病相怜的叶无道身边叹气道:“小甜甜现在在我们学院可是院草级别的高手了,这块香馍馍凭借全国数学建模大赛中的金奖和上次大数学家丘成桐来我们学校讲座问了一个技惊四座的‘白痴问题’结果被丘老青睐有加的完美表现,被很多无知的小女生偷偷暗恋,什么世道啊,难道像我这样甘于寂寞,不求功名也有错?” “放心,是金子总会发光的,我相信你……” “还是你厚道。不像小甜甜这种忘恩负义地家伙,想当初和他一起失恋的时候可是信誓旦旦要有福同享的,丫的这小样纯粹是有难同当有福独享的典型小人,这次算是被我看穿本质了,你看他有那么多天真幼稚的女生暗送秋波也不知道让我帮他分担这种负担……” “咳咳,这个……我是我相信你一定能够把单身贵族的优良传统发扬光大,我都联系好林隐寺的方丈要收你这个决定诚心向佛的俗家弟子了,兄弟,节哀顺便吧。”打断洪飞怨妇般滔滔不绝地牢骚叶无道抱歉道。 “原来你和小甜甜是一条贼船上的人。算我看错你们了,这就是遇人不淑的悲惨结局啊!”洪飞用哀怨地眼神望着强忍住笑意的叶无道随后仰天长叹道。 “《金瓶梅》开篇就告诉我们二八佳人体似酥却暗里教君骨髓枯,我和田景升都是为你好啊。小甜甜这可是抱着我不入地狱谁不入地狱的大无畏精神间接的保护你,这番良苦用心你可明白?”叶无道低下头不看洪飞让人毛骨悚然直起疙瘩的幽怨眼神纯心打击道,太子党和龙组地人要是知道他们心目中高高在上的太子和少主这样开着无伤大雅的玩笑一定要跌破眼镜。 “无道,虽然我们在一起地时候不是很长,但是我和小甜甜都把你当作真正的朋友。我们也都知道你不是和我们一样平凡的人,也许我们没有办法帮上你的忙,但是我们始终都支持你。这一点你必须相信我们。”洪飞收敛起玩笑的表情认真道,白痴都知道眼前这个翘课天数比上课天数还要长却依然逍遥快话的青年不是凡人,洪飞这番质朴地表达虽然也许有感情投资叶无道这个巨大潜力股的一点可能,但是眼睛里真诚骗不了人,这是属于男人的友谊。 叶无道拍拍洪飞的肩膀流露出一丝罕见的感动,今天已经是他破天荒地第二次感动。第一次是因为姑姑叶晴歌的亲情,这次是男人间不可或缺的友情,叶无道这种强大到一种常人无法想象境界的男人往往不会被一般人眼中所谓的大事情轻易感动,而恰恰是这种细微的小事才有可能打动他那冰冷残酷的心灵。 枭雄和王者必然伴随着铁血和无情,这是千百年用无数失败者鲜血和成功者背后人物的泪水不断证明的定律和真理。 这个时候一位穿着红白相间低领纱线针织衫的漂亮女孩怯生生的主动坐在叶无道和洪飞身边脸色红润似乎因为紧张而不知道说什么。感到好笑的叶无道轻笑着摇头道:“你是想问我是不是叶无道吗,如果是的话不需要难为情,因为我这个你们眼中骄傲自大的新生代表对能够让你这么一位动人的女孩感到好奇其实在内心暗自窃喜。” 女孩显然没有想到脑海中冷漠难以接近的叶无道这么风趣,在她印象中这个拒绝清华北大代表新生发言并且在今天彻底浇灭北大篮球嚣张气焰的男孩是那种很骄傲很冷酷的类型,一时间无法适应巨大落差的女孩只好红着脸低头喝酒。 “谈过恋爱吗,或者说暗恋过优秀的男生吗?” 叶无道干脆继续逗这个害羞却敢第一个接近自己的女孩,看着她清纯脸颊上那抹纯真的羞涩让他有着赏心悦目的惬意感觉,虽然她和极品美女相差不少距离,但是既然没有征服的**,那么就当作自己是普通人和周围人必需的联络感情吧。 女孩鼓起勇气抬头看着叶无道让人忘记英俊的奇异脸庞轻轻摇头,刚才和朋友打赌打输的她被惩罚来和叶无道说话,包话女孩自己都以为会吃到闭门羹,没有想到这个富有传奇色彩的男生竟然这么平易近人,虽然他的眼神不经意间有些深沉矛盾的轻佻,嘴角也悬挂着不怀好意的淡淡坏笑,但是不可否认叶无道是她最印象深刻的男孩子。 “都说没有恋爱的高中就是不完整的人生,我想为了能来浙大你付出不少吧?”叶无道微笑道,他是永远不会为这种事情努力或者奋斗,这就是何解语所谓的不平等,他们这样的人确实拥很多普通人无法望其项背的优势,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叶无道对现实社会的一窍不通。 女孩微笑着摇头又点头,女人心海底针,叶无道在聪明一世也不可能知道这个羞涩的陌生女孩的真实想法,有人说上帝在向男人和女人推销爱情这种产品的时候,总是免费赠送一张甜蜜的嘴巴。叶无道曾经对此颇为自豪,但是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叶无道越来越懒得动嘴,不知道这是退化还是进化。 夜晚因为可以掩藏许多肮脏和罪恶,所以很多人都愿意在别人看不清楚自己面具的时候选择摘下面具,这也是为什么《罪恶之城》这部轻典影片为什么基调是昏暗的原因,罪恶往往在黑夜中滋生,蔓延,消亡。这群象牙塔里生活了十多年的浙大学子这个时候似乎血液中的疯狂因子都被暗夜挑拨得慢慢沸腾开来,随着震耳欲聋的音乐响起和五彩缤纷的灯光闪耀,原本斯文的他们都抛弃白天光鲜荣耀的一面在舞池中尽情的扭动身驱,一些开始还有些腼腆的女孩也许是受到同伴的感染也悄悄开始放弃矜持,陆续被男生拉进人群涌动的舞池,灯光偶尔闪耀到她们精致稚嫩脸颊的时候总会带来一阵旁观看的赞叹,因为妩媚就是在这种欲语还休的羞涩中孕育,这里几乎囊括了浙江大学一半的美女,看来何解语等几个美女的号召力还真不是一般的强大。 “你怎么不去跳舞,这种机会不多哦,浙江大学的竞争本来就激烈,要是等到要准备考研究生或者出国留学那就更没有时间这么疯狂了。”叶无道望着带着野兽般眼神的洪飞杀进舞池后笑着问眼前一脸憧憬的清秀女孩,不可否认这个漂亮女孩肯定有不少的追求者,他可不希望她把时间浪费在自己身上。 “我不喜欢这种热闹,虽然潜意识里有叛逆的想法,但是我注官只是一个需要按部就班的女孩,按照父母的意愿好好学习考上浙大,听老师的话高中不谈恋爱,最后毕业找一个安稳的工作。”女孩摇着头淡淡道,看着舞池中的同学兴奋的脸庞和散发狂野的身躯不禁叹了一口气。 “然后把自己交给一个不算最优秀但是很关心自己的男人,和这个也许不是自己最喜欢但是最爱自己的男人度过平平淡淡的一辈子,结姻,生孩子,看着孩子长大,最后安静的老去,是这样的人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