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七章 疯狂夜晚(上) - 极品公子

第二百七十七章 疯狂夜晚(上)

“二十岁生日确实不应该简简单单随便度过,尤其是女孩子,二十岁是一个很重要的坎。和我们不一样,我们意味着需要承担责任保护爱着的人,你们是意味着需要被爱着的人呵护。” 叶无道用一种何解语很陌生的认真语气淡淡道,收起打火机走向迪厅阴暗角落一架极不显眼的破旧钢琴前缓缓坐下,只有慕容雪痕才知道他原本从来不愿意在一家不具有钢琴世家传统的钢琴键盘上弹奏。 因为现在并没有太多人涌入迪厅,所以音乐都还没有打开,坐在钢琴前的叶无道神情有些落寞,自己二十岁的生日呢,摸了摸慕容雪痕送给他的那只打火机嘴角的笑容充满苦涩,这就是你故意绕道来上海看我的原因吧,谁都会忘记我的生日,只有你默默地为我祝福,姑姑说得对,哪怕有一天我输给了青龙,输给了龙帮,输给给华夏联盟,我也没有什么好悲哀的,我还有你。 “拥有你,我就拥有世界”,慕容雪痕说过的这句话让叶无道涌起温馨的柔情,既然拥有了世界,那么自己就不是孤独的。 在留给世人的印象中,拉赫玛尼诺夫永远是严肃的令人望而生畏,而他的钢琴协奏曲却始终流露出随和的情绪,这首何解语点名的《帕格尼尼主题狂想曲》曲调缓和优雅,非常抒情。一个青年可以很好的诠释肖邦这似乎更容易让人接受,但是超越年龄和阅历的阻碍从指下传达流露出深厚而悲凉的节奏便需要极高的天赋和技巧。 自小就苦练钢琴的何解语没有想到叶无道拥有如此震撼人心的琴技,从小就接受贵族教育听过无数经典歌剧参加无数大师演奏会地她清楚这份优雅中的磨合,这不是一个普通人可以拥有的成就,何解语一直相信这个世界根本没有所谓地平等,如果她不是东方集团未来的继承人,她怎么可能接受最好的教育拥有最好的导师从而精通经济、艺术和文学。她不会轻视穷人,但是她最清楚一个人拥有财富可以让自己的物质精神生话都更加丰富,她断定叶无道的家庭背景肯定不会逊色庞大的东方集团。 “何解语。你要知道你那个势利的父亲是绝对不会允许你嫁入一个没有任何利用价值的寒门,叶无道如此显赫不正好是你最好的考虑对象吗,他除了有点花心似乎所有都符合你地择偶标准,对敌人冷酷却对女人温柔,异常强大却头脑冷静,钢琴文学休闲都是他的强项,为什么你反而更加失落了呢?” 何解语拿着另一杯啤酒放在眼前苦笑自嘲道,“难道你潜意识里希望这个家伙是一贫如洗家徒四壁的穷光蛋,想要在经济地位上高于他然后就不怕他背叛?这种人根本就不会懂得对爱情的忠诚,你最想要的他永远都不可能给你。杜拉斯地情人对她说:你不是爱我,你是爱上了爱情。何解语啊何解语,你是喜欢上了这个混蛋还是喜欢上了自己的爱情?” 沉浸在对慕容雪痕思念中有无道浑然不觉周围所有目光和视线都聚焦在他那优雅贵族地背影,这种气质和金钱无关和家世无关,这次生日庆祝确实如田景升所说聚集了浙大绝大多数的美女。正所谓人以群分物以类聚,美女与美女的共同语言一般都会多一点。所以可以说叶无道这次无心插柳的演奏成功吸引浙大高高在上的美女阶层的集体青睐,一个能够弹奏钢琴引起共鸣地男生要远远比那些如今如同过江之鲫繁多的校园吉他“情歌王子”吃香很多,这也符合经济学“价值很大程度上由稀缺性决定”的原理。 其实现场除了何解语少数几个家世显赫的人很多都不知道叶无道在弹奏什么曲子,但是叶无道的这种阳春白雪更加让女孩觉得神秘而深邃,女人对于未知事物地莫名崇拜就是男人的最好秘籍,迪厅一些早早赶来抢占有利地形的男女也都对这个青年十分好奇。男人的嫉妒和女人的向往编织成昏暗迪厅异样的氛围。 在掌声中叶无道走到原来的位置,何解语举起酒杯说了一声谢谢便想要再次喝光那一大杯啤酒,结果被叶无道抢过啤酒皱眉道:“女孩子在这种地方喝太多酒是一件很不明智的事情,不要以为每个色狼都像我这样有原则。” 何解语眼神流盼道:“你还有原则,什么原则?说说看。本小姐洗耳恭听。” 叶无道靠在椅子上喝了一口原本是何解的啤酒,柔声道:“我不会碰不喜欢我的女人,哪怕我再需要女人也不会碰,这是对女人起码的尊重,所以我最憎恶的不是那些道貌岸然的虚伪和冠冕堂皇的谎言,而是对女人身体的直接伤害。” 何解语纤纤玉指放在诱人的嘴唇上媚眼如丝道:“你怎么知道我不喜欢你呢,你应该清楚自己是一个很容易让女人喜欢的男人,当然这些女人都是有足够眼光看清你轻佻浮夸背后的聪明人,恰好我刚刚是一个不笨的女人,我为什么就不能够喜欢你?而且上次绑架你也成功扮演英雄救美的角色,小说里不是常有美女一见钟情以身相许的情况吗?” 叶无道凝视着流露那份刻意妩媚的何解语拿出那把瑞士军刀放在手中把玩,淡淡道:“因为我知道你和我是一种类型的人,尤其是对于爱情,唯一不同的是,我是男人你是女人。” 身体轻微一震的何解语有一种被看穿本质的尴尬和恼怒,冰冷道:“不错,我们都是那种自私的人,不允许朋友丝毫的背叛,不允许别人丝毫的不忠,我们想要获得一切然后尽情的挥霍。我们都是那种极度自我喜欢成为中心的人,知道吗,我当初执意选择浙大而拒绝出国拒绝清华北大就是为了摆脱我父亲的控制,也许在很多眼中拥有一个跻身中国前三甲的富豪父亲是一件很轻松惬意的事情,但是我和你都知道生活在家族世家中根本不是那么回事,有一个让我去北大是为了能够让我拉拢一些**去清华是能够为集团输送新鲜血液的父亲是不是很幸福?” 叶无道望着那泪水悄然滑落的凄凉脸庞,轻轻叹息道:“所以这才有古人皇族‘但愿生生世世不在帝王家’的感慨,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一个人的精神世界和物质世界的贫乏富裕与否是没有必然联系的,我和你一样,宁愿出生在一个平凡的家庭,可以陪着父亲母亲一起单独过生日而不是面对数百人虚伪的祝贺,可以和自己的爷爷或者外公撒娇赌气而不是被时刻灌输成王败寇的残酷理念,可以自由的选择爱人而不是被家族里以上的婚姻禁锢。” 何解语要了一杯啤酒惨笑道:“同是天涯沦落人,为我们的共同的悲惨遭遇干杯!” 叶无道只好无奈的举起酒杯轻轻一碰后一饮而尽,若非姑姑的存在,他对具有血缘关系的亲情几乎已经不抱有希望,何解语的酒量还算不差,真不知道她是不是在拿啤酒当茶喝,按照道理来说她应该是只接触过古老酒庄顶尖红酒的女人,不过不管怎么样两大杯啤酒下肚除了脸颊红润外眼神还算清澈。 何朝语突然伸出手抚摸叶无道的脸颊暧昧道:“知道卢梭这个喜欢忏悔的家伙的墓志铭吗,当他走向天国的时候,他希望有亲朋好友的哀悼和哭泣伴随着他,你呢,叶无道,你应该是带着满心平静下地狱的那种家伙吧,你最想要带着什么呢?” “不要流泪向我致敬,不要在我灵前哀悼。这是埃涅乌斯的墓志铭,也是我最喜欢最欣赏的墓志铭。” 叶无道淡淡道,只要有雪痕陪着自己,堕入六道轮回他也无所谓。突然看到田景升使劲朝自己挥手,叶无道不等何解语发表评论就道歉一声起身走向田景升,何解语是一个丝毫不逊色于苏惜水和上官明月的女孩,但是聪明的她不该对爱情也这么聪明,爱情的聪明之处在于“难得糊涂”,这一点韩韵和蔡羽绾都做得很出色,而且谁都不想和一个如同另一个自己的人长久呆在一起,所以叶无道不是对何解语这个也许关系到现阶段神话集团生死存亡的女人不感兴趣,而是不敢有兴趣有了也会刻意压抑,这种女人不是你占有她后她就会死心塌地的女人,她太强势太**。 遇到一个很优秀却并不合适的女人,仅仅是有些感叹,没有什么好遗憾的。 但是凝视着叶无道背影的何解语似乎并不是这么认为的,轻轻摇晃着手中的酒杯绽放一个自负却苦涩的笑容:“你也许会认为很快就可以把我遗忘,但是我有能够让你记住我一辈子的办法,很多时候爱往往不是最让人记忆犹新的的东西,我有足够的时间和资本来完成这项任务,因为我是东方集团的未来掌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