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一章 再度交锋(上) - 极品公子

第二百七十一章 再度交锋(上)

都说成功男人背后都不只有一个女人,叶无道不知道这个在厨房忙碌的浙大副校长是不是也承认这点,自己和苏惜水的情侣关系她老早就应该清楚,但是到现在为止都没有抱怨任何东西,叶无道不相信一个女人可以这么大度,尤其是各方面都优秀得让男人汗颜的女人,所以叶无道考虑怎么和韩韵摊牌,自己的女人勾心斗角的话那就是比华夏经济聪明和龙帮更让他头痛。 韩韵显然很乐意做一个平凡的家常主妇,看见叶无道狼吞虎咽的吃着早餐脸上挂满欣慰的甜蜜,一个疯狂的夜晚让今天的她容光焕发,经过滋润的成熟女人眉宇间都有深刻吸引男人的媚意,叶无道原本想要说的话都重新咽下肚子,今朝有酒今朝醉,哪里需要杞人忧天的管什么明天的鸟事。 旷课天数比上课天数还要多的叶无道今天也没有要去上课的冲动,和韩韵分开后就去图书馆查询资料,如果事情顺利千岛湖休闲房产这个大型项目很快就有眉目,千岛湖本身作为国际花园城市是这个项目最大的依托外,叶无道狠下心投资还有另外两个潜在的理由,一个就是千岛湖有可能会建造一个可以观赏水库下搬迁前居住的那个旧城的地下浏览通道,这个旅游项目在全国也是首例! 还有就是叶无道通过特殊渠道得知浙江省政府今年将要把方针设定为开发省较为落后的西部地区,这样一来淳安县必然首先受益,现在正在如火如荼开发的千汾高速公路就是最好的证明,杭州----千岛湖一一黄山这道黄金旅游风景线的巩固到时候会成为叶无道这个项目的最大保障。 什么才能成功?那就是比别人先走一步抢占先机,这和追求女人所谓的先下手为强颇有异曲同工之妙。 在图书馆叶无道和那个老人不由分说一见面就是一场酣畅淋漓地厮杀,当然战场是棋盘,叶无道在领悟重剑无锋地道理和反复琢磨太极领悟其中精髓后棋风更加神鬼莫测。杀得那个老人毫无抬架之力。最后只能举白旗投降,看到老人开怀大笑的慈祥神情,叶无道不由想到明珠学院那个包庇自己的老校长。两个老人一样阅尽沧桑一样韬光养晦。 “老校长棋风老辣宝刀未老,虽败犹荣,叶无道正奇相间。深得《孙子兵法》要义。所以赢得并不侥幸。”恰好在图书馆找资料地余温斌一旁观战感叹道。 老校长?叶无道看着这个满脸微笑的和蔼老人,没有想到在图书馆默默无闻的他竟然是浙江大学地老校长,想想老人地处世风范叶无道也释然许多,能够用棋局教导自己做人道理的人又怎么可能是平庸之辈,浙江大学校长虽然是一个和行政部门并不直接挂钩的职位,但是他潜在的影响力却并不输于省领导甚至犹有过之。所以韩韵年纪轻轻就能够坐上浙江大学这所南方第一学府的副较长高位很自然的引来众多反弹。 正当叶无道盘算着怎么好好利用这笔资源地时候,不速之客再次出现在他面前,那个扬言要追求上官明月的清华男生原本是要找几本清华没有整理出来的书籍,结果看到叶无道和一个老人正在下棋,走到叶无道面前从来不知道谦虚的他傲然道:“叶无道。是不是可以弈棋一局,如果你输了,你就给我主动退出追求上官明月的行列,不过我可告诉你,我从五岁开始就从师职业九段大师白鹤洋。” 叶无道无所谓地耸耸肩,你就算是搬出石佛李昌镐我也未必没有胜算。余温斌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个狂妄至极的青年,发现他和叶无道其实都是一种类型,都骄傲入骨,但是叶无道不知道为什么年纪轻轻便能够收敛锋芒养精蓄锐,而这个家伙则要张狂许多,这一战,余温斌已经可以知道结局,围棋最讲究心性的修养,追求至虚守静这种不食人间烟火的境界,显然这个陌生青年相对叶无道已经落了下乘。 “围棋看,盘不过纵横十九,子无非黑白两色,却蕴藏着阴阳五行、世间万物相生相克之理,即使用最快速的电子计算机也无法将所有的变化穷举算尽,商战妙法、政治谋略、社会哲学、军事思想皆可‘悟化’为围棋的走法,运用精妙于心便可突破个人修养的瓶颈,达到妙法自然的最高境界,当初我选择象棋而不是围棋,至今都有些遗憾啊!我希望你们两个年轻人今天能给我这个老头上演一出龙争虎斗,呵呵,也不枉我把这副棋借给你们。”浙大老校长兴致盎然的跑出去拿回来一副精致的棋盘和两盒圆润的玉石棋子。 这个青年绝非弱手,叶无道开局就清楚这一点,因为对手根本就不理会他故意剑走偏锋引蛇出洞的招式,这个师从九段宗师的清华男生显然经过系统正规的训练和指导,虽然暂时还没有那种天马行空无迹可循的神来之笔,但是叶无道也丝毫没有继续游戏的心态。 “故弄玄虚,看你何以化之?” 清华青年下了一手妙棋不禁得意道,余温斌不由得为叶无道担心,苦苦思索破解之法的他怎么也看不出破绽,望着一直微笑随意的叶无道,余温斌突然有一种高山仰止的感觉。 “知道围棋的最高境界是什么吗?” 叶无道出其不意的围魏救赵,这一手指桑骂槐完全将局势逆转,原本对方的妙棋瞬间转变成为臭棋,脸色平静的叶无道淡淡道:“天机手中握的化境,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 脸色微变的清华男生终于收敛狂妄的神色,原先落子如飞的他也开始慢慢推演计算,在围棋十九道严格的范围内,变化足以让人眼花缭乱,也许悬崖勒马后柳暗花明,也许形势大好下兵败如山倒,在这有限的棋盘里蕴涵着无限的命题。弈棋中中,关键在对定式简单的招法了解外,还需对其周围相关联的复杂关系有深透的了解,认真思索的他和刚才那个貌似目中无人的家伙判若两人。 好整以暇的叶无道波澜不惊的望着棋局,胸有成竹的他也很庆幸有一个让他全力出击的对手,这个清华学生确实不简单,首先能够和燕清舞这样骄傲的女生没有丝毫隔阂就是一个奇迹,加上听燕清舞说他还有自己的国家研究项目,这次南下学术交流肯定是焦点人物。 叶无道抬头朝也是偶然经过被吸引过来的燕清舞微微一笑,今天还真是一个热闹的日子,而且那个司徒轩今天也没有跟着她,再望向凝思不语的对手叶无道轻轻拈着那枚圆润滑腻的精致棋子轻笑着摇头,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这个家伙虽然谨慎落子后攻势凌厉很多防守也稳固不少,但是气势上已经完全不能和叶无道秋风扫落叶相提并论。 此刻叶无道儒雅清调的气质是燕清舞从来设有见过的,秋水美眸凝视着近乎自负的叶无道,不禁暗暗点头,王淳风这个家伙顶尖业余棋手的实力在清华园有目共睹、当年横扫围棋社的光辉举动到现在是许多新生津津乐道的英旗事迹。 望着被叶无道牵引的这盘棋局,三个旁观看都是震撼不已,这盘棋局凝聚着叶无道营造的严密无缝、壁垒森严,犹如古战场般杀气扑面,他们都不敢相信这盘棋就是始终保持微笑的叶无道一手引导出的结果。 落败的王淳风并没有叶无道想象中的那种沮丧和颓废,闭上眼睛仔细将这盘棋记入脑海的他睁开眼睛后伸出手灿烂笑道:“清华王淳风,很高兴上官明月能有你这样的男朋友,我替她感到高兴,不过我要是知道哪一天她离开你我还是要第一时间出现的。” 叶无道顿生好感,这样的风度才是一个男人应该有的胸襟,破天荒地伸出手和一个人握手,微笑道:“虽然欣赏你的做法,不过我还是要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你没有这个机会。” 燕清舞低下头莫名其妙的叹气,这个危险的男人!自负却不张扬,才华横溢却不锋芒毕露,他的话总是像一瓶麻醉性很强的毒药,那些缠绵旖旎的口吻能把女人的灵魂融化在设定的意境里。但是一想到那个弹奏古筝的婉约女孩和获奖的上官明且,她又不禁脸色稍稍黯然。 主动和这位清华校花抛下那三个不分老少围在一起讨论棋局的家伙走出图书馆,叶无道双手放在后脑勺微笑不语懒洋洋的享受秋日的清新,燕清舞许久才从沉思中回神,露出一个迷人的俏皮笑容道:“你们浙大一场三对三篮球对抗赛哦,要不要一起去给你们学院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