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章 亵渎女神 - 极品公子

第二百七十章 亵渎女神

凰岈不出,谁与争锋! 这就是中国黑道最富神话色彩的一句话,青龙萧易辰用一把帝道之剑赤霄让华夏大地和东瀛黑道都颤栗不止,所以所有人都想知道这个能够媲美青龙的凰岈到底是何方神圣,这句话是十年前青龙登上龙榜榜首的时候有感而发。 就算是和青龙交手做最后巅峰之战的龙榜榜眼高手也不清楚这句话的真正含义,不过也有人说凰岈是一柄超越帝道赤霄甚至与圣道轩辕不相上下的神兵,不过更多的人都认为凰岈是一位出世高人,众说纷纭下凰岈成为中国黑道最神秘的存在。 叶无道听到从叶隐知心嘴中吐露这个词语的时候神色和心境都受到极大的冲击,他的这种表现极度反常,如果龙组成员或者熟悉他的女人在场都知道这已经是叶无道最大程度的情绪反应。 叶隐知心秋眸如水恬淡宁静的凝视这个举止乖张内蕴精华的危险男人,他目前的所有表现都出乎她的预料,除了最初见到自己的那股战意可以算作一个高手的风范,但是随后他根本就是一个见到美女就会死缠烂打的庸俗男人,一个真正的高手应该无情无欲无我无相,但是矛盾的是这个男人那股黑暗的气息就如同鬼道煞星是那么的如出一辙。 “既然你能找到我要凰岈,那我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也要把你留在中国。” 叶无道鬼魅般后撒又马上靠近叶隐知心,这个利用对手心境寸徐松懈的空当叶无道已经捏起这位日本女神完美精致地下巴。“把这么高高在上的女人骑在胯下哪怕就是折寿十年也是心甘情愿,所以今天你最好祈祷自己能够战胜青龙,否则” 叶隐知心黛眉紧皱,长剑依然不动,另一只手结莲花法印,眼花缭乱的唯美动作叹为观止,只不过这份优雅中蕴含的庞大杀机只有当事人叶无道才能真正体验,看来叶无道这个放肆动作已经让她生出冰冷杀机,她周围的空间瞬间被寒冷气息笼罩。 “大日如来,九品莲花;世道轮回。永堕修罗!” 叶无道收敛起那份花花公子的轻佻后马上转变成笑意阴森的影子冷锋,和日本武道前三的巅峰高手较量,谁敢掉以轻心纯属自寻死路,藏密法咒是叶无道一次偶然的行动中从一名印度密宗高僧手中得到的秘籍、和道家宝典《道藏》类似原本修心养性地法咒经过无数人的参悟后逐渐形成独特的武学,这和古代中国流传到日本的九字真言异曲同工,显然叶无道这式“九品莲花”更加绚烂和诡秘。 叶隐知心莲花法印被叶无道强行破去后一个风遁术掠至一棵梧桐树上,原本清冷的眼神也流露一抹罕见的笑意,学剑十年,封剑十年。因为日本剑道第一这个称号每年都有不下近百的剑道高手蜂拥挑战,无一败绩!十年前在日本皇宫曾与“武神”武藏玄村进行过一场交锋,那是她的最后一次拔剑,胜负未分,原本她以为会为武藏玄村再次拔剑,没有想到这个身负太白星罡的男人竟然如此强悍。 高手寂寞,寂寞孤独的高手之间交流地就是手中的剑 叶隐知心从来就不知道什么是朋友,什么是感情,什么是悲哀。她只是觉得寂寞,和她手中的这柄雪魄月牙一样孤独,深入骨髓的孤独。 她知道自己是日本最年轻的宗师,也是最有可能成为历史上最强悍战神的武者,当她超越自己的师傅的那一天,所有人都用敬畏和崇拜的眼神注视自己,当她成为天皇剑道老师地那一天。所有政府官员都朝自己鞠躬,所以她知道自己和一般人永远都不可能有交集,但是当她碰到这个甚至比自己更年轻的青年,叶隐知心那死寂的心境悄悄出现涟漪,和爱情无关。只是一种孤独的共鸣,不被世人认同和被恐惧敬畏的寂寞。 “丫头,有没有男朋友啊,不介意的话我们可以试试看,反正我们都是怪物。” 叶无道虽然言语轻佻。但是神色肃穆,傲然站立仰望叶隐知心的他有一种不被束缚终于可以放手一搏地畅快感受。 叶隐知心似乎明白叶无道所说的意思,嘴角轻轻勾起一个柔和的弧度,秋眸微微投注在手中的雪魄月牙,似乎是在告诉叶无道只有打败她才有那个可能。 雪衫飘飘欲仙出尘,长剑清亮如雪清寒,美人倾国风化绝代。 叶无道仰首凝视着这堪称绝美的画面,这样一个让他无法升起亵渎念头地女人竟然是日本的剑道和忍术宗师,但正因为无法升起淫秽念头才更加激发叶无道的征服感,即使这种生死关头他依然有心情去想象叶隐知心**身躯时候的风情。 “如果你输给我,你就要做我的女人,如果我输给你就告诉你凰岈地秘密,如何?”叶无道厚颜无耻的提出这个赌注,“而且你输给我的话,必须要让自己爱上我。” 叶隐知心神色依旧平淡,今天第二次开口,“三日后,西湖畔紫竹林。” 叶无道耸耸肩微笑道:“还真会挑地方,情侣幽会的好地方。” 叶隐知心转身瞬间飘到另一棵树干,叶无道恰好站在那里等着她,微微皱眉的她没有想到这个青年速度和步伐如此诡异,想要侧身闪避的她突然发现这个罪该万死的家伙竟然把手伸向自己的胸部,原本古井不波的情感不受控制的出现一缕羞愤,几乎要拔剑的她只好单脚点地身形后撒,如影随形的叶无道得寸进尺的继续追踪已经动了杀机的叶隐知心,试想在日本谁敢对她如此不敬,不要说这种猥琐的下流动作,就是看向自己的眼神也不敢带有丝毫的亵渎。 忍无可忍的叶隐知心终于拔剑出鞘,十年封剑十年悟剑的她在拔剑的刹那间心中所有的情绪都被压制,只有剑,一把不存在的剑。 剑道大成的她一旦出手肆意缠绕的剑势顿时将叶无道包围,脸色微变的叶无道似乎没有预想到她会出剑,仓促间叶无道只好放弃唾手可得的迷人胸部飘然后退,看着睡衣胸拆被划破的惨不忍睹,有些狼狈的叶无道不禁苦笑,韩韵明天要是问起来总不能说是被一个貌若天仙的持剑女子划破的吧? 坐在另一棵树树枝上的叶无道朝叶隐知心无奈道:“你想要看我的身体又不是什么难事,何必用这种激进的方法,一看你就知道是那种不晓得油盐柴米多贵的女人,以后者样子还得我下厨养活你。” 接下来叶隐知心看到这一生中最难堪的一养。这个诬蔑自己要看他身体的混蛋竟然真的想要把那件破碎的睡衣扯下,羞涩失神间突然心生警觉。凭借本能叶隐知心在胸前迅速结一个印,檀口轻吐九字真言中的“兵”,但是她发觉自己庞大的攻势被一股奇异的阴柔软绵之力巧妙无比的卸去,随后一只手就穿破空当覆盖在自己的胸部。 叶隐知心这种几乎达到佛家所说无我境界的高手也被突如其来的接触感到茫然,怔怔凝视着同样有些痴呆的那个混蛋,叶隐知心手中的雪魄月牙几次剑身颤抖都没有下手,也许是怕杀了这个男人就再也不知道凰岈的秘密,也或许是怕这个实力隐藏很深的混蛋玉石俱焚,总之这份犹豫让对方拥有足够的时间体验那份美妙的触觉。 其实叶无道也没有想到这么轻易就握住那只日本全国男人梦寐以求的圣女峰,不过见叶隐知心的杀意并没有动静也就装傻的任其自然,挺翘不失温润柔软,大小和弹性都无懈可击,极品酥胸啊!不知道适可而止的叶无道在叶隐知心达到临界点的时候赶紧搞撤退,虽然三天后才开始正式交锋,不过天晓得经过这么一摸她会不会疯狂追杀自己。 但是叶隐知心眼眸中的清冷让叶无道感到浓重的失落,这个女人难道真的没有一点感情,要不是脸颊上那抹红晕还有些人情味道,叶无道真的怀疑自己就算胜了她也没有一点让她爱上自己的可能,刚才那一剑已经让叶无道潜意识里所有的轻视都打消,站在日本武道巅峰的她确实拥有中国龙榜高手的实力。 看着飘然远去的曼妙身影,孤独站在树干上的叶无道久久不肯离去,最后抬起那只亵渎叶隐知心胸部的狼爪冒出一句足以让日本女神回头狂砍他的话:“就是小了点,不知道摸多了会不会让它丰满些,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