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 决不后悔 - 极品公子

第二百六十八章 决不后悔

何解语在那次劫持事件中被叶无道解救并且被诱使献出初吻后就喜欢唉声叹气,这一点也不符合她强势坚强的性格,翻阅《收藏》的她随手将委托室友交到她手上的情书扔进垃圾篓,皱眉道:“死王颖,不是告诉你不许做这个无聊的信差吗,怎么还是每天给我送这些垃圾,不管,今天你给我打扫寝室的同时顺便也倒垃圾,下不为例,否则别想我帮你通过英语六级。” 那个叫王颖的性感女孩趴在何解语肩膀上无所谓道:“青青子襟,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青青子佩,悠悠我思,子宁不来?一日不见,如三月兮,啧啧,解语,是哪个青年才俊能够让你如此神伤憔悴啊?连我都要嫉妒死了,我们家解语可是浙大新一任的当家花旦,谁能摘得这朵校花呢?” 何解语虽然对男人一点都不客气,但是同性之间关系显然十分融洽,敲了一下王颖的头嗅怒道:“一日不见如三月你个头,是不是哪个男生清你吃大餐或者送你香水,你给我坦白交待!” 王颖仰身躺在床上花枝招展媚态流溢的娇笑道:“天下可没有的吃的午餐,我怎么会把你交到那群想要吃天鹅肉的癞蛤蟆手里,逗着他们玩呢,不过解语我可告诉你,我这也算是间接给你把关,这些能通过我介绍给你的男生都算是有一定实力地那种。一般地角色我懒理睬。” 洗完澡走出浴室的一个清瘦清秀女孩笑骂道:“唯利是图的卑鄙小人还这么理直气壮的给自己辩护。你不去当政客实在是暴殄天物,我看哪天解语被你卖了都不知道。” “好你个宋丹燕,敢这么挖苦我,看我地暗器!” 王颖把手里的抱枕狠狠扔向那个嘲讽她的女孩。结果被那个貌不惊人的女孩一个跆拳道极其标准地劈腿将这个可怜的抱枕解决在地上。这个时候走进门的一个戴熊猫眼镜胖女孩恰好见到这悲惨的一幕,尖叫一声把那个抱枕捡起来狠狠瞪着王颖和宋丹燕,两个罪魁祸首赶紧拉着胖妞坐在床上各自拿出巧克力和零食进行贿赂,许久那个胖妞才嘟囔着什么这是准备送给暗恋对象的礼物这样让寝室其她三个女生膛目结舌的言语。 “我偶然听到班里那群男生叫嚣着现在一个优秀男人的三上理由:多数女人可以弄上床。少数女人能上眼,极少数女人能上心。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成天不无务正业的游手好闲,不是玩电脑就是打篮球踢足球,光有这些理论有什么用,他们永远都不是优秀男人,反正至少我们班里没有一个能让我看上眼。”王颖打开电脑继看着她的《王地男人》,这个李俊基已经把她迷得神魂颠倒。 “我们学院的男人都是明显的眼高手低,个个都以为自己是正宗的白马王子,其实连白马的马夫都算不上。”宋燕丹拿起《微积分》百无聊赖地翻阅起来。她还准备这个学期拿下一等奖学金呢。 “骑白马的不一定是王子,他可能是唐僧。带翅膀的也不一定天使,妈妈说,那是鸟人,这个世界就是这么幽默。我现在根本就不对这些臭男生抱有希望,反正大学期间做我男朋友的绝对不是我的未来老公。”王颖对着镜子补妆叹气道,偌大地一个学院竟然没有能够让自己放心长期投资的男生。 “现在的男生虽然口口声声美女死光但是暗地里还不是照样快马加鞭的搞些地下话动,生怕自己慢了半拍!” 宋丹燕发现自己根本就看不进书干脆把书扔掉转身气愤道,抛着手中的一个红苹果。“最欣赏《人鱼小姐》里‘你的脸太大了,挡住了我的阳光’我要和你分手,这个经典的分手理由,哪一天我要是失恋也要用这个充满骄傲的理由。” “长大了娶唐僧做老公,能玩就玩一玩,不能玩就把他吃掉!” 王颖抡过宋丹燕手里的苹果狠狠咬了一口道,“现在不是流行你敢寻花问柳我就敢红杏出墙吗,根据我长期总结的经验男人有一个很明显的劣根性,那就是贱,你越是对他不理不睬,他就越喜欢粘着你,你越依赖他,他反而觉得不耐烦。所以我们千万不能太宠着他们,否则就有的吃苦头了。” 宋丹燕装出一幅曾经沧海难为水的深沉模样,道:“女人无所谓正派,正派是因为受到的引诱不够;男人无所谓忠诚,忠诚是因为背叛的筹码太低,所以你们千万不要太把爱情当回事情,男人的花心是狗改不了吃屎,那是绝症,要是想让他们改正纯粹是扯蛋,就是女人的愚蠢天真了。” 何解语终于开口道:“一个男人是不是可以同时爱上很多女人?” 宋丹燕和王颖都没有说话,对爱情从来就没有标准的定义,所以这个问题根本就是有千万种说法。 何解语紧皱黛眉对着一只清雍正花雕瓷瓶咬紧嘴唇,喃喃道:“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窗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粉饭粘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张爱玲是聪明的女人,但是女人太聪明一般都不是好事,也许正是这个原因他才对我不冷不热吧?” 那个胖妞突然问道:“你们听说那个新生代表叶无道的事迹吗?” 王颖和宋丹燕都是翻白眼一阵无力,这个迟钝的傻妇,不要说浙江大学和清华北大,浙江工业和工商等大学几乎都对这个极富传奇色彩的家伙好奇不已,王颖躺在床上轻轻抚摸着自己丰满诱人的胸部媚眼如丝道:“千万不要让我碰上他,否则我一定把他当成唐僧吃下肚子。” 宋丹燕轻笑道:“我可是听说这个新生代表和学生会副主席苏惜水,还有刚刚获奖的上官明且有着复杂的三角关系,那次迎新晚会还有院级足球赛上这个青年都有不俗的表现,现在他的粉丝已经多得不可计数,只不过听说他经常缺课,平常很难一睹庐山真面目。” 何解语郁闷道:“一群花痴!” 王颖妮媚婿然,笑道:“解语,你不会就是和这个小冤家过不去吧,想想看我们学校能够让你看上眼的恐怕也就这个叶无道了吧,才华横溢,英俊冷傲,简直就是少女杀手!解语,我命令你把他从苏惜水和上官明月的包围中抢过来!” 何解语盯着书桌上堆满的经济类刊物,嘴角的笑容有些苦涩,淡淡道:“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我和他似乎很难有交集,我无法忍受分享爱情这种耻辱,所以就算拥有缘分,我也不会卑躬屈膝的祈求这份爱情,我爱的人只能一辈子爱我一个人,这是我的爱情底线。” 当寝室里两个正在**的家伙看到算是“视察工作”的叶无道出现时,顿时激动地热泪盈眶,等到叶无道稍微有那点感动的时候田景升才一把眼泪一把鼻涕道:“老大,我们寝室已经停电整整一个星期了啊,我们等你等的好苦啊!老大你要是有钱就先把电费给缴了吧,我和洪飞就差没有去金碧辉煌作鸭来养家糊口。” “那你们还啃鸡腿喝啤酒,我操,还是青岛啤酒,你们就不会挑便宜的啤酒买啊?”叶无道无力道,这个垃圾成推臭味熏天的狗窝怎么没有把这两个家伙熏死。 “这是我们最后的晚餐,明天就准备把你的电脑和草席什么当了,我想老大你应该能够体谅我们的苦衷。”洪飞唉声叹气的插道。 “你们这两个鸟人!” 无话可说的叶无道坐下来拧开一罐啤酒,看见这两个同是天涯沦落人的人似乎没有最先失恋的那种颓废和萎靡放心很多,知道这两个家伙都是有钱最好赶紧花光才心里舒坦的败类,无奈笑道:“英语四级怎么样?” “台湾一日不收复,老子一日不过四级!”田景升理直气壮道,“丫的打台湾我捐一个月的生活费,打美国我捐一年的生活费,打日本我捐他妈的一条命!” 叶无道笑着一腿给这个极端仇日份子踹到床上,微笑道:“以后跟着我混,一定把日本闹翻天。” “在对的时间,遇见对的人,是一种幸福;在对的时间,遇见错的人,是一种悲伤;在错的时间,遇见对的人,是一声叹息;在错的时间,遇见错的人,是一种无奈。其实我并不怪她,现在我也想通了,我们只是在错误的时间错悟的相遇罢了,虽然按照老大你的指导我给她准备的香水一直没有机会也许再也没有机会送到她手里,但是我不后悔。”田景升苦笑着仰头喝光一罐啤酒。 “无道,你说的对,或许只有在离得最远的时候,才能把曾经走过的那段日子,看的最真确最清楚,我和景升一样不会后悔,总有一天我们会用自己的成绩证明她们的目光短浅!”洪飞举起啤酒和叶无道轻碰后同样一饮而尽。 叶无道微笑着点头,就应该这样,男人不管一件事情做错做对与否,都不要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