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七章 一龙二凤 - 极品公子

第二百六十七章 一龙二凤

叶无道在送走杨宁素就要回学校的时候恰巧碰到李暮夕的母亲李琳还有抱着可爱孩子的董嘉禾,李琳主动向叶无道热情招呼,叶无道极富技巧的抱起那个已经绽放笑颜伸出小手的小女孩,看到叶无道这么快就能害怕生人的孩子打成一片,李琳和董嘉禾都是情不自禁的嘴角微微翘起,孩子往往是成熟女人最大的弱点,一个喜欢孩子的男人总能够让她们的防备降到最低。 凑巧的是李琳和董嘉禾也是到那家饭庄吃点心,叶无道知道李琳是江苏人所以格外点了几样别致的苏州点心,榴莲酥、蟹黄酥、虾皇饺再加上以前时常可以在江苏街巷中叫卖的挑担小贩那里买到的海棠糕,从两个成熟美女诧异的眼神中叶无道知道这个细节再次给自己的印象加分,不要怀疑他居心叵测,他只不过想多捞点家教收入顺便讨好一下未来的丈母娘罢了,不过一定要刨根问底倒也有那么点亵渎的念头,比如偶然间的那惊鸿一瞥就十分符合色狼的标准眼神。 李琳也许是怕叶无道这个大男人吃不饱最后还要了松鼠桂鱼和碧螺虾仁,陪着那个小女孩玩耍的叶无道淡笑道:“唐诗中有‘桃花流水鳜鱼肥’这个说法,所以我想品尝松鼠桂鱼最佳时节应该是每年三四月间吧,不知道事实是不是这样的?” 董嘉禾眼眸绽放异彩。温柔地男人一旦足够聪明那就很容易赢得女人不安寂寞的心灵,她不禁细细打量这个让上官明月死心塌地爱上地青年。她实在不敢相信一个二十出头的男生有这样沉稳安静的气质,像她们这个年龄的女人固然对男人的相貌还是有些要求,但更重要的是对男人内在涵养的重视,至于是否爱情,她们都着得很淡了。 “无道果然心思缜密,不愧是今年地高考状元。这道松鼠桂鱼确实是三四月份最为鲜嫩地道,无道你知道这道菜地来历吗?”李琳望着和孩子拍手的叶无道不禁微笑道。真是个奇怪的男人。嘉禾的这个妮子就连自己也不给抱偏偏对他毫无戒心。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相传乾隆皇帝下江南闲逛至松鹤搂提出要吃鱼,惊慌失措的厨师急中生智将供于赵公元帅神案上的鲤鱼炸烹而成,不过最后鲤鱼换成鳜鱼,苏州菜本来就擅长小中见大,渐渐成为宴席名菜光是佐料调料就有河虾仁等十五六种之多。” 叶无道缓缓道来,但是眼神终于不再那么一本正轻,这双对于成熟女人有着致命诱惑的忧郁眸子顿时流溢出淡淡的挑逗,如果你不相信一个人的眼神可以代替语言,不妨去看看梁朝伟地几部经典作品。 李琳被叶无道突然肆虐的眼神撞击得措手不及。只好低头品尝以太湖流域活河虾与洞庭东、西山名茶碧螺春烹制而成的碧螺虾仁,李琳还未单身每天都会碰到无数**裸的炽热眼神,单身以后身边更是围统着无数不怀好意的苍蝇,虽然事业心极强,但她并非不想找一个温暖地胸膛和依靠。但是阅尽情海的她并没有找到能让自己钟情的男人,很多时候她也想随便找一个男人抚平寂寞难耐的心灵,但是她总习惯把男人和楚天作比较,结果不想将就的她一直单身到今天,虽然名义上和一个优秀地商界骄子有着关系。但是无性的婚姻能有多牢固? 叶无道挑逗李琳的时候董嘉禾正低着头所以没有发现他的肆无忌惮,就坐在叶无道身边的她刚要去夹一块松鼠桂鱼的时候突然发觉一只手竟然有意无意的搭在她的大腿上,吃了一惊的她顿时手腕一抖那块松鼠桂鱼重新掉进青瓷盘子,嘴角悬挂着坏笑的叶无道夹起那块松鼠桂鱼放到身体微微颤抖的董嘉禾白玉小碗,董嘉禾低着头说了声谢谢就不敢动弹,那只手掌的温度通过柔滑的裙子忠实转递给大腿。 这一幕低着头慢慢咀嚼碧螺虾仁的李琳也是注定看不到的,这些细节的计算都在叶无道的计划之内,董嘉禾矜持和惊惧使得她不会喊出声或者剧烈的反抗,虽然说这种程度的沉默已经超乎叶无道的预料,但是总归是迈出实质性的一步,对于这个年龄段的女人爱情也许远远没有**来得真切,她们不会纠缠不会钻进爱情死胡同,这也是叶无道之所以敢明目张胆的在光天化日之下调戏良家妇女的原因。 女人十四岁,**是奢侈品;女人四十岁,爱情是奢侈品。 等到叶无道渐渐加大抚摸力度的时候满面通红的董嘉禾终于回过神,尴尬道:“把芸芸给我吧。” 叶无道知道这已经是董嘉禾这个熟妇的极限,刚想要把趴在他肩头四处张望的小女孩交给她的母亲,不想下来的她便开始撒开嗓子痛哭开来以此威胁董嘉禾,无可奈何的董嘉禾怎么劝这个孩子就是不肯离开叶无道的怀抱,李琳这个时候也不禁感到好笑,心叹这个叶无道的女人缘还真不是一般的好,虽然在哄着哭得可怜兮兮的小女孩但是他也确定这个时候李琳的眼神有了另一种风情,叫做媚意。 “谁家的孩子,这么没有教养。”坐在饭庄临近西湖畔的一个位置上一位漂亮女孩皱眉嘀咕道,正陪着身旁这个每个月给自己三万块只需要上床十五次的款爷**的她显然有些不满。 那个感觉被打扰情调的男人一看自己的女人不高兴马上意气风发的一拍桌子,桌上的茶水也被他抖出很多,一旁的服务员赶紧跑过来清理残局,看到自己包月的漂亮白领女性露出崇拜的眼神、得意洋洋的男人不禁有些飘飘然,浑然不觉叶无道阴沉的眼神。 被饭庄所有人注视而陷入尴尬境地的董嘉禾突然得到叶无道一个安抚的灿烂笑容,那一刻她本就红润的脸颊再次布满红霞,叶无道在顺利把小女孩哄得眉开眼笑后递给心怀感激的董嘉禾,他冷冷环视一周迫使那些看热闹的眼神统统收敛,霍然起身的他来到那名冲冠一怒为红颜而拍桌子充英雄的男人面前,二话不说就是一个狠狠地巴掌甩过去,被甩出老远的男人在撞翻另一张椅子后显得十分茫然。 每一个人潜意识中都会对强大的事物感到恐惧,当恐惧到达临界点的时候就会转变为无知的愤怒,这就是所谓的狗急跳墙吧,等到那个被打得眼冒金星的男人看到四周嘲笑和讽刺的目光时,恼羞成怒的他不顾一切的拧起被他撞翻的椅子朝叶无道砸去,但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那把椅子被那个冷峻清傲的青年用类似太极的手法不落痕迹的轻轻卸下。 董嘉禾和李琳两个美女都紧张的握住小手捧在胸口,看到叶无道英武的表现都流露出自豪和崇拜的神采,最好笑的是那个刚才还哭哭啼啼的女孩这个时候站在叶无道的椅子上使劲拍掌。 叶无道一脚踩在那个彻底无语的男人胸口邪笑道:“想不想陪我玩玩刺激一点的游戏?”看着男人毫无骨气的颓丧神色,叶无道深感无趣的走回自己的桌子,转身看到那名神色惊慌的白领女孩不屑微笑道:“卖也要卖个好一点的货色。” 弄成这个样子李琳和董嘉禾也没有再吃的心情,和叶无道走出湖畔饭庄走在微风徐徐的西湖小径,小女孩仍然贪婪的依偎在叶无道的怀抱,各怀心思的两个美女都装做若无其事的欣赏西湖景色,董嘉禾走在叶无道左边,李琳方边,叶无道在李琳接到电话的时候悄悄环住董嘉禾充满弹性的小蛮腰,身体一震的董嘉禾小心翼翼的瞧着一旁打电话的李琳,伸出手想要挣脱开叶无道的放肆侵犯,但是和叶无道的手接触后便被他紧紧握住,看着满脸灿烂笑容逗弄着女儿的男人,董嘉禾轻轻叹了一口气,最终还是任由他握住自己的小手。 这个霸道的男人,他想要的就一定会得到,董嘉禾混乱的思绪最多的就是这个想法。 等到李琳打完电话的时候叶无道和董嘉禾极其默契的同时松手,这种偷情的刺激感觉让董嘉禾心神摇曳,平日压抑的**一点一点的被叶无道发掘出来,只是她没有发现李琳这个好姐妹同样陷入叶无道一手编织的**大网。接下来董嘉禾和李琳还要一起去练瑜伽,叶无道看着两位成熟女人眉宇间的媚意知道今天的“攻坚战”已经取得完满的成果,风度优雅的告别后从两个美女视线消失的他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暗中跟随两女直到确定没有人跟踪才放心离开,因为刚才在饭庄的举动难保不会惹来那个废物的报复。 无所事事的叶无道躺在一张柳树下的长椅上惬意的休憩,嘴角的笑意要有多淫荡就有多淫荡,看来稍加努力一龙战双凤这种极其滋润的好事情也不是没有可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