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五章 劫富济贫 - 极品公子

第二百六十五章 劫富济贫

叶无道把感动得一塌糊涂的上官明月送回寝室就准备去韩韵那里探听虚实,这么长时间的旷课可不是小事情,虽然说韩韵是在学校一言九鼎的副校长,但是她年纪轻轻就身居高位本来就有不少的闲言闲语,叶无道不想自己的事情成为别人攻讦韩韵的把柄。 苏惜水和上官明月下午都有课程,叶无道没有回到那个如同狗窝的寝室直接就来到副校长办公室,欣喜若狂的韩韵不等叶无道侵犯她就主动拥抱加热吻,突然被幸福笼罩的叶无道抱着尽显小女人媚态的韩韵任由她“占便宜”,抚摸着这位美女校长的成熟身体,爱情果然是能让女人智商无限降低的奇妙游戏,这个曾经将叶无道迷惑得晕头转向的英语老师也开始陷入患得患失的境地,也许是那段分别和刺痛的误会让她不敢把叶无道当作学生对待,叶无道清楚要彻底清除这份阴影就需要将李凌锋这个王八蛋从地球上清理掉。 “今天正月我会去你家拜年。” 叶无道玩弄着手中的钢笔会心微笑道,那个告诫自己海纳百川的老人一直浮现脑海,能够说出“围棋是文道而不是武道,堕入武道则百弊顿生”这样警世言语的人若非大彻大悟历经沧海是断然没有这个资格的。中年得女的他当然格外的心疼韩韵,叶无道对这个老人没有丝毫的不敬和随意,要想不让韩韵在婚嫁这件事情不为难就必须花大脑筋,头痛啊。 “真的,就不怕我爸用扫帚把你赶出去?”韩韵眉宇间马上绽放甜蜜的光彩,其实她内心很希望叶无道能够陪她去趟江苏老家或者北京,但是她也知道叶无道的难处所以根本不敢开口。 “放心,丈母娘看女婿,那都是越看越欢喜的。要是你怕我通不过你爸火眼金睛的审核。那你就给我透露点内部消息。”叶无道安之若素换个更加舒服的姿势把腿放在办公桌上,一脸奸诈笑容。 “我妈喜欢瑜伽和佛学,我爸就比较古董,古玩字画鼻烟瓶什么都喜欢,尤其是下棋和泡茶,你要是上门最好别带超过一百块钱的礼物,否则我爸一定对你印象极差,还有就是我们家经常爆发宗教战争,佛道之争在我们家几乎每天都要上演,所以你最好不要做导火线免得得罪这头那头又不讨好。保持中立是明智之举。我妈喜欢心思细腻地男孩子,但是我爸就看中大气的事业型男人,真不知道他们当初是怎么凑到一块的。”韩韵娇笑道,拍掉叶无道想要伸进衣领的魔爪。 “原来革命堡垒都是从内部攻破就是这个说法啊,女大不中留啊!”叶无道把这些信息牢牢记住哈哈笑道。 “哼,好心没好报,懒得理你!”坐在叶无道大腿上的韩韵白了他一眼果真翻开文件夹浏览起来,幽怨道:“我哪像你那么逍遥快活。整天有数不清的事情要处理,今天又要对大学生男女关系这种敏感的事情做报告。昨天经济学院发生群殴的恶**件也没有想出合适的处理方案。都说学校是亚社会,那我这个副校长岂不是面目可憎的统治者。” 看着苦笑摇头地韩韵,叶无道心疼道:“你不需要这么鞠躬尽瘁吧,很多事情都交给别人干好了,劳力者下,劳智者中,劳人者上,我可不想你把身体透支!虽然我知道你必须做得比所有人都卖力都出色。但是适当的对手下放权和驾驭手下才是一名领导的魅力所在,刘邦和诸葛亮的做法我相信你应该明白其中的利弊得失吧。” 韩韵轻轻点头,道:“虽然我已经融入学校,但是浙大核心管理层这个圈子还是有些排斥我。所以很多事必躬亲的工作都没有办法避免摩擦冲突,很多时候想想是不是应该把这个让很多人眼红的位置让出来,办公室的勾心斗角实在没有意思。要不是觉得当这个副校长能够帮你档下一些麻烦我早就递交辞职信了,你这个没有良心地家伙,见面也不知道哄哄我。” 叶无道把头靠在这个气质美女的胸口上。在他心目中韩韵很多时候就是那个撩拨少年时代地他情怀的英语老师,就像他面对小姨杨宁素的时候会偶尔撒娇,面对韩韵他也会流露出片刻的依恋,这对几乎统治整个国家南方黑道的一方霸主来说也算是个不小的奇迹。 “谁要是再敢对老师挑刺,我就让他知道怎样才是对待美女的正确的方法,我不介意对这种人做一次极其深刻地思想教育。” “傻无道,我又不是受不了一点委屈的孩子,这方面你不需要担心,我可不是只懂英语的花瓶,为人处世这门学问我未必就比那些家伙逊色。” 韩韵抚摸着叶无道的脑袋柔声笑道,笑容自信而灿烂,“这次中国首瑞事件应该也是你一手导演地好戏吧?” 靠在韩韵丰腴胸部的叶无道懒洋洋道:“最近手头有些紧,你知道我不喜欢用黑道的钱来作为神话集团的新鲜血液,虽然那确实是一个很好的‘漂白’途径,所以我只能找点法律和政府地小空子赚点外快,本来我的想法是只要稍微动一动股市就行,没有想到陈影陵这个怪物就给我闹出这么大的风波,看样子他是寂寞透顶好不容易找到发泄的突破口,唉,**得不到发泄的男人总是很可怕的。” 最后那句双关的话配上叶无道暧昧的眼神让春心荡漾的韩韵为了掩饰羞涩狠狠敲了他一下额头,“陈影陵当初可是我们班众多男生的偶像,我也猜这次这么完美的资本运作肯定是这个东山再起的家伙,真不知道那群家伙知道他们的偶像在神话集团给你打工会有何感想呢。” 捧着脑袋装可怜的叶无道无限委屈道:“神话集团现在可是资金链告急,天地娱乐公司的创建以及《铁骑》的拍摄都需要大笔资金,蔡羽绾也已经开始在抗州买下两块地段不错地地皮,五星级大酒店的建立那可都是动辄上亿的冒险游戏,飞凤集团虽然底子不弱,但是这个阶段都是在本省疯狂扩张。就算有超出同行很多的造血能力,但是因为酒店餐饮这个行业本身返收利润周期大的局限使得蔡羽绾不能近期就自给自足,还有千岛湖那个耗资几十亿即使初期也要将近十亿的休闲房产,这可都是短期注定没有利润的项目,这次陈影陵的主动出击也只能算是杯水车薪而已,接下来才是正餐,我对他没有什么不放心的,他要怎么折腾神话集团就怎么折腾,我只要每天看报纸等着看好戏就行了。” 韩韵担忧道:“这家原先的叶氏公司被你改组成神话集团本身就没有多大地固定资金,你这样全面出击实在太冒险了。任何一个项目的夭折都会让神话集团背负数亿甚至十几亿的资金黑洞,我知道你的野心大,想要在用最快的速度在最短的时间里获得最大的扩张,但是全面开花往往因为阵线太长而收不回来,无道,你要慎重啊。” 叶无道点头道:“虽然有陈影陵这个资本运作天才给神话集团坐镇,但是我其实并非完全陷入扩张的疯狂漩涡中去,你如果仔细研究我地项目。就会发现它们都有一个潜在的共性,那就是需要一定地政府资源做靠山。这一点恰恰是我目前最大的优势,房地产这种东西一个小小的内部消息就可以决定企业的生死存亡,《铁骑》的宣传我更不用担心,国家媒体肯定会不遗余力的吹捧,虽然总的来说风险不小,但是我不能因噎废食,我现在最不能浪费的就是机遇!” 韩韵笑道:“不知道接下来会市那些人要栽在陈影陵和你这对黄金组合手里,先替他们默哀三分钟吧。” 叶无道叹了一口气道:“真想像梁山那群杀人越货地家伙一样明目张胆的抢劫放火。唉,可悲的法制社会,如果是古代,我认识的不少人都绝对是创造辉蝗和奇迹地枭雄或者奸雄。或者运筹帷幄的军师,或者横刀立马的大将,或者称霸一方的封疆大吏,没有这个精密社会那么多条条框框的限制,那些人都要如鱼得水很多吧。我和陈影陵恰好是一个互补。虽然我们骨子里都有冒险家地精神血液,但是他对操作能力无人能比,而我对局势的掌握和判断也算是佼佼者,所以我有信心神话能够在危机四伏中逐渐壮大。” 韩韵柔声道:“总有一天,你会强大到亲手制定规则,那个时候你就是真正的掌握者。我相信,你能够走到那个境界,我会一直陪着你,风雨无阻。” 叶无道闻着韩韵胸部的香味大笑道:“接下来我和陈影陵就会给全国百姓狠狠出口气,我们要劫富济贫!” 韩韵讶异道:“劫富济贫?” 叶无道轻轻抚摸着韩韵柔滑丰润的臀部奸诈笑道:“本来我是想杀富济贫的,后来想想应该用点文明的手段,所以就把目光瞄准那些为富不仁的家伙,反正陈影陵有的是办法赚钱。我们神话集团可是富有极其强烈社会责任感的标杆企业,所以我们适当的捞点‘外快’不 算过分,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嘛,到时候我去建立几个比较高水准的基金会,当然目前我是没钱做慈善。” 叶无道惬意的默默感受韩韵身体的曲线,有一种醉了的感觉。 韩韵温柔的轻轻柏着叶无道的头,眼睛里流露着叶无道看不到的执著,李凌锋如果觉得第一轮攻势就是正餐那就大错特错,管逸雪怎么可能是那种雷声大雨点小的平庸之辈,风云企业现在想要南下根本就是痴心妄想,管逸雪以及他身后的集团根据李凌锋众多企业良萎不齐的特征各个击破,虽然还无法伤筋动骨,但是就算是一头大象被蚂蚁咬多了也会有痛感,更何况管逸雪根本就是一头伺机而动的雄狮,风云企业也不是无懈可击的完美集团,吞并陈影陵的辉煌后它还远远没有消化掉陈影陵的心血,正如何解语父亲也就是东方集团总裁所说这是一个尾大不掉的尴尬局面,不是李凌锋不想解决也不是他不能解决,只不过是管逸雪很好地抓住这个时机进行了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一连串打击。 当然,韩韵自然不会让管逸雪冒着巨大风险白白这么做,她也答应管逸雪以及他身后的集团给他们介绍美国真正的上流社会精英,韩韵当年在哈佛培养的资本今天终于能够得到最大程度的发挥,韩韵甚至已经开始主动联系一些父亲现在在商界能说上话的得意门生,就算不能搞垮风云企业,她也要让李凌锋无暇南顾给叶无道制造更多的机会和时间。 下午韩韵还有会议,所以叶无道答应晚上去找她后就离开办公室,离开之前自然少不了一番激情接触,最后韩韵强忍住内心的骚动推开已经准备在办公室搞出一幕“奸情”的叶无道,叶无道抛给她一个比女人还媚人的挑逗眼神后就走出办公室,韩韵嘴角悬挂着甜蜜的幸福微笑托着腮帮慢慢等待下午即将开始的会议。 叶无道刚走出行政大搂就接到杨宁素兴师问罪的电话,求饶的叶无道在知道这个小姨已经开车杀到校门口后只好取消和美女辅导员“深层次交流”的打算,心里盘算着怎么才能逃过接下来的“家法伺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