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四章 疯狂炒作 - 极品公子

第二百六十四章 疯狂炒作

那名有眼无珠抛弃余温斌的女人最后趴在饭桌上放声痛哭,也许这个时候鼠目寸光的她才明白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无怨无悔守候她一辈子。叶无道吃着据店老板说是从千岛湖运来的有机鲜鱼肉,不禁摇头,对余温斌这样聪明的人怎么可能会把这种女人爱到骨子里去,要不是经过一段时间的交往确定了他的才华,叶无道确实要认定余温斌的无能。 “吃野生动物的心理,和旧时十老八十的老财主有了钱,非要纳一个十几岁的小妾一样,没有实质意义。” “要知道可不是每个人都像你这样,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地上跑的,现在就连鳄鱼也难逃厄运,真是不敢想象。哦,对了,无道我想我什么时候才能烧菜给你吃,我都很久没有下厨了呢,不知道生疏了多少。” “反正就要放假,我们一家已经吃惯你饭菜,到时候干脆去我家做御用厨师,你也知道我妈疼你胜过疼我。” 叶无道故意愁眉苦脸的可怜模样,惹得上官明月一阵娇笑,花技招展摇曳风情的她注意到叶无道色迷迷的眼神赶紧低头小声道:“最近房地产又有动静,不知道你在千岛湖的那个项目有没有影响,院长告诉我建设部对开发商改变住宅项目建筑面积的变通行为进行了严格规定,尤其是对开发企业通过建设两套房,最后改为一套房的行为进行了严格限制,抗州已经不批准别墅用地,你的千岛湖休闲房产不是小手笔,国家政策很有可能会造成剧烈的连锁反应。” “放心,千岛湖休闲房产我是势在必行,这次国家指令最终执行效果如何,还要看各地的执行力度。中央和地方政府也是有暗中博弈的,我只要能够摸到这个底线就不怕这个项目会夭折。” “无道,你会采取触犯法律的行为牟取利益或者说钻灰色经济、黑色经济地带的空子吗?” 叶无道嘴角弯起一个弧度微笑不语,这确实不是一个上官明月这么聪明女孩问地问题。上官明月显然也发现自己的唐突,懊恼悔恨的她看着轻轻吃菜的叶无道欲言又止,象牙塔里的大学生或多或少有着自己的幼稚信仰和道德原则,上官明月不是出身官宦世家的苏惜水,政治和商业的勾结和内幕都不是她所能深刻洞悉的地带和舞台,也许她的出发点是因为害怕叶无道受到牵连,但终究还是触犯了叶无道这种和黑道浑然一体无视法律道德地商人的准则。所以一时间气氛变得十分尴尬凝重。 “知道最近闹得沸沸扬扬几乎要鸡飞狗跳的中国首瑞工业事件吗?”叶无道终于打破沉默,凝视着眼睛微红忐忑不安的女孩。 上官明月疑惑的点点头,中国首瑞工业上市首日股价便从最低价13.50元一度直线飙升拉高至骇人听闻的45元,虽然最终又回落到31.56元,较发行价上涨360.03%。换手率达到95.95%,创下t+1制度实施以来新股上市首日换手率的纪录。另外,该股当天将近500%的震荡幅度,也创下了中国近年来新股上市首日地纪录。对此深训交易所却表示中国首瑞工业首日上市高涨属市场的技术走势。并不涉及操纵证券市场股价行为,故不会调查这一事件。而中国证监会相关高层人士陆续表态目前还不能判定中工国际地股价拉升是一种操纵股价行为。故证监会暂时还不会介入调查。这种政府的集体沉默侧面凸现出这次经济事件的非同寻常,各个企业各路神仙所有经济学者都在暗中密切注视着中国首瑞工业的下一步走向。 这次明显的人为事件已经本年度最轰动的经济界热门焦点,上官明月回到学校后电视网络和报纸上都在论述这场规模不大却极具象征意义的经济风暴,她清楚记得一个著名经济学家给予的评价是“本年度最天才地资本运作”。 “谁都知道中国首瑞工业这种疯狂表现肯定有违规成分,就像当年的基金湘证一样炒作手法殊无二致,但是为什么政府会选择默认的态度,因为这次事件的主角中国首瑞工业某团给疲软地市场一个新股暴利的信号,对监管层而言无疑是恢复市场信心、吸引场外资金入市的一条捷径。” 上官明月陷入沉默。望着叶无道嘴角夹杂得意和苦涩的复杂笑意,她的不安越来越浓重,她知道如果是苏惜水就肯定不会问这么幼稚天真地问题。 “这就像是一场披着冠冕堂皇外衣的肮脏博弈,因为幕后操作者知道政府的底线。所以才有恃无恐,没有所谓的道德,没有所谓的法律,只有**裸的地下交易。” 叶无道温柔的给泪水盈眶的上官明月面前的碗里夹了一块豆腐,柔声道:“知道为什么韩国这些年一直将中日两国围棋打压得抬不起头吗。因为韩国棋手不讲‘道’也也不讲‘境界’,就连棋风诡秘著称的‘妖刀’马晓春也对韩国人的狂野妖魅棋风感到无奈和自嘲,世事如棋,棋如人生。一旦认识到这样的道理,围棋就不过是推演人生的一个沙盘而已,四岁学棋的我从小就被爷爷教育要出其不意不择手段的赢得最终胜利,所以我可以在网络上用更加蛮横无理更加不拘一格的走法击败曾经的‘不败少年’李世石。这一切,是因为我从来无视所谓的格局和定势。” 上官明月低下头任由泪水滑落脸颊,叶无道叹气道:“等到大部分中签看几乎都抛掉了手中股票便开始大举吸筹,筹码高度集中在炒家手中,以致换手率高达90%以上,投机客开始疯狂拉升股价,终于上演了惊世骇俗的一幕。看似简单的流程却需要精确的判断和超强的镇定、丰富的轻验,简单的总是正确的,但是简单的也是最难的,这次事件就是神话集团的杰作,这次炒作给集团带来近亿的利润,这仅仅是一个开头而已,接下来还有更加眼花缭乱的资本运作,也许你听说过陈影陵这个具有传奇色彩的商人,他就是这次运作的幕后主持人,也是目前神话集团的总监。” 因为怕伤害这个纯洁的女孩,所以他一直没有占有她,嘴角泛起自嘲的苦笑,没有想到曾经那么扬言拥有整个天下美女贞操的花花公子也会变成如此优柔寡断的男人,黑道的疯狂杀戮和商业充满杀伐的决断在情场上似乎都找不到影子,叶无道怜惜的抚摸着上官明月的头,突然感到莫名的疲倦。 “原本我想要给你一个简简单单的世界,单纯没有杂技,平平淡淡的上完大学,轻轻松松的过日子,但是我发现很多时间还是应该让你知道,我不是一个好人,你如果要用善良和单纯衡量我,我会让你失望,真的,其实今天我说那个清华男生无法给你平静生活的时候我自己也茫然,我问自己是否真地给你一个与世无争的恬淡世界。” 爱情是一朵生长在悬崖峭壁边缘上的花,想摘取就必须要有勇气。 上官明月没有想到面对爱情并不是只有自己这么忐忑不安,还有这个喜欢用自己独特温柔对待心爱女人的男人,感动和伤痛让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叶无道睁开眼睛坚定道:“不管我是否能够给你一个平静的人生,我都不会放手!但是我能够保证让你去完成自己的梦想,你不是想要把杭州规划成真正的古典城市吗,你不是希望能够创造自己的蓝图吗,我不会让你失望,千岛湖的休闲房产,还有我一个隐秘的远程规划都将有你的痕迹。” 上官明月捧着叶无道的手温暖自己的脸颊使劲摇头,精致的小脸因为伤心几乎让叶无道抓狂。 “难道你不相信我今天的承诺?” “我宁愿无道无法实现自己的承诺,那样无道就会更想明月更疼明月,对我来说,曾经拥有自己的城市建筑是最大的梦想,但是今天,我最希望能够尽自己努力帮助无道走上巅峰,不管用什么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