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三章 拒绝回头 - 极品公子

第二百六十三章 拒绝回头

“无道,你真的想用两年时间修完所有学分然后毕业吗?”上官明月给叶无道夹了一块铁板鲫鱼道。 “其实四年对于很多人来说都算是太长了,很多人面对机会都会本能的犹豫,这是因为机遇总会伴随风险,这个世界其实很公平,获得一些东西就必须放弃一些作为代价,等价交换可不仅仅交换金钱,还有青春、尊严和身体,所以我比较喜欢那些成功人士创业初期的疯狂举动,浙江大学很多学生不是没有才华,而是没有把握机遇的勇气。”叶无道没有说,如果望月鸾羽在日本能够取得实质性成果,他甚至可能会一年就结束名不副实的大学生涯。 “无道,我已轻帮你物色了一些真正有才能的即将毕业的学生,每一个人的性格和特长我都帮你纪录下来了,如果没有意外,他们都会在大型企业就业,所以我想把他们介绍给你的神话某团,当然专业是否对口我也不敢保证,对于神话某团我并不是很熟悉。”上官明月低着头慢慢吃着家常小菜有些忐忑道。 “谢谢。”叶无道握住这个痴情女孩的小手感动道,“其实你不需要这样对我。” “我愿意。” 简单三个宇已经涵盖太多感情和执著,再多的感谢都显得微不足道,叶无道深情凝视着那张倔强的小脸不禁有些气馁,这个明月一旦认定一件事情态度就和他没有任何区别,叶无道只好不停给她夹菜,“浙江大学的人才我当然不会坐视不理,这可不是兔子不吃窝边草的时候,我要的是‘天下英雄尽入我彀’的畅快。” “市侩的商人。”上官明月嫣然一笑,把一块红烧鸡块塞进叶无道的嘴巴。 “现在近八成大学生毕业之际选择就业。但是就业预期普遍偏高,都希望能够在五年内成为部门主管或者经理,真是呆在象牙塔地天真孩子,我要是毕业后能够一个月赚一千块就十分满足了。” “站着说话不腰疼,这个一千后面应该加个万都不止吧。” “呵呵,我是说假如我不从事商业安心做个开心的小人物的话,就怕到时候养不起老婆要打光棍。” 叶无道突然看到这家说小也不算小的餐厅的角落有一个熟悉的背影,还有一个熟悉的女孩,一个背叛了青梅竹马的女人。叶无道清楚记得这个选择优裕的物质生活而放手挚爱地女孩那副让他作呕的神色,在浙大湖畔就是她让余温斌痛不欲生,看着那个落寞的背彩,叶无道不禁摇头苦笑。最伤人的果然还是一个情字,这么长时间地疗伤还没有彻底痊愈吗? 如果余温斌重新接受这份在叶无道眼里含有施舍意味的恋情。那么叶无道肯定会拒绝对他地继续暗地培养,因为叶无道不会重用一个在情场上尊严都需要施舍的男人,情场也许可以抛弃男人自大的尊严,但是这并不意味着需要别人来赐予这份尊严。 “温斌,吴廉他这个混蛋瞒着我在外面花天酒地,还跟不三不四的女人鬼混,我当初真的不知道他是这样的人……”后悔的女孩在初恋情人面前哭诉现任情人的罪大恶极,也许在她看来坐在面前地男孩是那种可以倾诉所有的人。但是她没有发现男孩痛苦的双眸里还有一丝决绝。zv~ubcs “爱一个人是需要学会宽容的,哪怕这种宽容的对象是背叛。假如没有这种宽容地勇气,那就不是爱。” 余温斌苦涩道,将桌上的一杯啤酒一口喝干净,当一个对啤酒过敏的男人喜欢上啤酒那就证明他已经彻底改变。宽容情人的背叛并不意味着可以重新拾起这份变质的爱情。尤其是余温斌这样骨子里和叶无道一样骄傲地男人,能够被叶无道看重的男人怎么可能是那种对爱 情摇尾乞怜的懦夫? “温斌,假如我回头,你还会接受我吗,我一定不会再那么傻那么笨。不会再离开你……”女孩流着眼泪信誓旦旦哽咽道。 “为什么,我还是没有钱,没有让你炫耀的资本,没有让你成为人上人的实力,我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人,不适合你。”余温斌紧紧握着酒杯撇过头颤抖道,眼泪也会刺痛脸颊,他不想这份疼痛被误认为软弱。 “我知道,不管怎么样,你都会原谅我的,是不是,温斌?”虽然感觉有些茫然,但是女孩仍然认定这个曾径月光下轻声朗诵《诗经》的男孩会再次包容她的错误,就像小的时候她因为粗心养死他最心爱的兰花。 “我早就原谅你了,爱情本来就不是勉强的事情,不管你做出什么决定我都不会强求你为我改变什么。”余温斌淡笑道,虽然苦涩,但是沉重的感情无法掩饰,有些男人是那种将爱情当作癌症的人,一辈子有一次就够了,死亡与否就看缘分。 余温斌的眼神有些缥缈虚幻,他知道,她与他青梅竹马。 四岁,他开始偷偷喜欢她。 八岁,在学校读书,每次哭着找他的总是她,每一次他都会让她开心地离开,但是她总来没有注意他为她摘花后留下的刺痕,没有在意他为她打架留下的鼻血。也许因为她是一个喜欢占有和索取的女孩,而他恰恰是一个懂得付出的男孩,从小就是。 二十岁,他放弃清华北大的招收,和她来到同一所大学,每天一起上课一起去食堂,她所有不开心的事情他都知道,但是她不知道他其实也有着许多喜欢他才气和气质的优秀女生,她相信他们的爱情世界只有她才是中心,恰恰他也相信这点。 终于等到她背叛的时候,一直小心翼翼的他其实很想说,简简单单的爱情才是最真实的,简单的爱情也许只有一杯温度适合的白开水,但是它永远不会烫着你,也不会冻着你,这杯水一旦错过也许就再也找不回来了。 “但是错过了就是错过了,虽然可惜遗憾,但是我都不会试图再去拥有,记得你那次扔碎我作为你十八岁生日礼物亲手给你做的陶管,我却没有怎么生气吗,因为我知道碎了就是碎了,我和你都注定无法弥补。”余温斌把酒杯放在桌上正视着不敢置信的女孩。 “不可能!你说过要给我写一辈子情书的,你说过要安安静静的爱我一辈子,难道你都忘了吗?”女孩终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牲,原本的幽怨都转变成惊慌失措,那份比吴康背叛痛苦无数倍的刺痛让她漂亮的脸蛋有些悲哀的狰狞。 “那个躺在我怀里听《闲情赋》的女孩、那个嚷着让我背她上楼梯的女孩、那个喜欢让我吻去泪水的女孩,已经,成为我的回忆,坐在我面前的你,只是一个和另一个男人闹别扭的普通朋友,我的世界都已轻留给记忆里的那个人。”余温斌仰首似乎是要强忍住泪水的滑落。 这个时候餐厅的电视里不合时宜的响起那首《不要再来伤害我》,略微沙哑的音乐让整座餐厅都弥漫着伤感的灰色基调,余温斌缓慢而坚定的起身离开餐馆,留下泪流满面怔怔出神的女人慢慢咀嚼后悔和孤独的滋味。 “他曾经对我说过,他讨厌一切能够把人逼上绝境的事物,包括爱情。”叶无道带着赞赏的口气淡淡道,对爱情我们男人能够选择卑微的屈服,但是对女人却不行。 “没有想到我们学校还有能够让你重视的人,不过他真的很痴情,一个男人能够这样子怎么都不可能是庸人。”上官明月红着眼睛伤感道。 “他对历史的领悟有着很深刻的程度,是属于那种理智的愤青,精通人际关系和历史典故的他很有大将风范,儒将,虽然可能会有流于清谈的弊端,但是只要给他一个磨练的环境就一定能做人上人,似乎我应该还要感谢那个见识短浅的女人,要不是她的刺激,这个余温斌未必有兴趣‘入世’。”叶无道眨巴眼睛道,看着被感动得一塌糊涂的上官明月不禁微笑,女人对感情的敏感还真不是一般的可怕,看样子今天的遭遇又要让这个丫头伤感好一阵子了,如果是苏惜水的话那就更了不得,现在早就躲在他怀里抽泣了吧。 “无道,你说他们真的没有可能复合吗?可以看出来,那个男孩虽然选择放手,但是他仍然爱着这个”上官明月拉着叶无道的袖子可怜兮兮问道,看来女人很多时候都喜欢同情女人。 叶无道端起被她体贴的盛满的酒杯,眼神玩味道:“有些男人,一旦被伤害,宁愿带着一辈子无法痊愈的伤痕,也不愿意承认失败。余温斌是这样的人,我也是。” 上官明月望着那张沧桑的脸孔,用自己才听得到的声音哺哺道:“男人崇尚尊严,尤其是在爱情的战场上,但是我们女人不一样,无道,哪怕你将我伤得体无完肤,我也不会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