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二章 初度交锋 - 极品公子

第二百六十二章 初度交锋

叶无道并没有将过多的视线停留在气势汹汹的那名青年身上,因为他身后的两个都是叶无道不得不重视的人物,避敌锋芒是明智之举,既然是清华来浙大交流的尖子生相必不可能是随手打发的垃圾角色,不过叶无道本来是想直接正面打击这个妄图追求自己女人的家伙,但是燕清舞和司徒轩的存在让他选择暂时按兵不动。 “明月,这是我的学姐燕清舞,还有明珠学院的白马王子司徒轩。” 叶无道淡笑着向上官明月介绍道,和司徒轩眼神的交流已经多于和燕清舞的交际,司徒轩这个父亲是大陆富豪前十的公子哥可不是简单的纨绔子弟,当初叶无道对明珠学院学生能力排名这个家伙和的白秋易并列第三,明珠学院的潜力和实力都要远远大于在国际上排名惨不忍睹的清华北大,所以司徒轩是一个叶无道无论如何都不会轻视的角色,更何况这种男人要不是痴情于燕清舞,而是像叶无道这样拈花惹草,那么明珠学院的美女也就没有几个能够保留处子之身了,当年的叶无道确实无法和司徒轩相提并论,但是今天的他却是自信远远凌驾于他之上的巅峰人物。 “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见面,叶无道。”司徒轩轻笑道,对于在清华园一门心思追求燕清舞的他来说叶无道只不过是一个学院比较“出名”的一个学弟而已,就算知道叶无道创建神话集团也不会让将来继承百亿资产的他感到诧异。 燕清舞似乎并没有想要打招呼的意思,低头不知道思索什么。一脸幸福的上官明月也没有感觉到叶无道和司徒轩之问的暗流涌动,那个被晾在一旁的清华骄子倒没有叶无道想象地那样暴跳如雷,听到叶无道这个在清华园颇有名气的名字后狡猾一笑道:“你就是叶无道?不知道有没有兴趣和我下盘围棋,我想浙大的高材生总不会是书呆子吧。” 叶无道没有想到他竟然自寻死路到要挑战自己地围棋。耸耸肩摸着鼻子淡淡道:“我没有时间,与其证明自己的实力,远远不如哄我的女朋友开心来得重要。这不是怯战。而是你的这种挑战对于我来说根本没有意义,不过你要是能够全权代表清华大学的话我不介意抽空和你对弈一局。” “你怎样看待春秋战国这场诸侯混战的逐鹿之争,要不然你说说看楚汉争霸也行,前者是乱棋,后者是险棋,如果你的讲解足够精彩,我确定你能有与我对弈资格的话我就允许你暂时做上官明月的男朋友,我可不想自己梦中情人地男朋友是个不谙世道的家伙。” 青年狡猾笑道,对于一个围棋达到境界的人来说任何事物都能够融入棋道中去。不死心的他只能够旁敲侧击,只要稍微懂得围棋那就能从他的见解中看出为人处事的格局,这和围棋水平并没有必然联系,这也是这个他敢从叶无道的见解中断定叶无道是否熟谙世道地理由,这种自负也只有他这类人才有。 “如果把围棋当作战争的话,按照你的思维我可以把它分成若干个重大战役以及无数个战术行动,所以这就又要涉及众多兵道。分析战场的态势、明确战略意图、选择恰当切入点,宏观的大局观和微观的操作手段都是基本素质,但是我想上兵伐谋、兵不血刃才是棋道大境,记得有位老人告诉我棋道毕竟不是杀伐武道,你选择这两个杀戮气息最重的棋局给我分折,这说明你其实有着不甘蛰伏地心境,同样。你这样内心浮躁无法真正宁静的人怎么可能让我把上官明月交到你手上,她需要的是一种宁静致远的祥和生活,很可惜你给不起,就算你能改变,我也不会给你机会!最后声明一点。哪怕你有九段国手的实力也未必是我地对手。” 叶无道拉着上官明月傲然离去,那个目瞪口呆的狂傲青年顿时哑然无语,思索良久最后双眼冒光感叹道:“果然有一手,看样子不使出真本事是压不下这个地头蛇了,燕大校花。你不是常说想看看我这个业余九段的围棋天才一败涂地的那一天吗,现在你终于遇到这种‘可能’了。” 司徒轩还是那副随意的表情,他相信叶无道精通围棋与否都不能对他造成实质性威胁,因为他清楚身边地燕清舞这样骄傲的女人是不会愿意与另一个女人分享爱情的,这也是他这么多年来没有将视线从燕清舞身上移开的原因,他相信这位明珠学院和清华园的女神已经判定叶无道死刑,不过说实话他从来就不认为燕清舞会和叶无道有交集。 燕清舞细细咀嚼着叶无道的那番评论,原本的凝重和黯然也渐渐褪去,转为一种由衷的欣赏,因为她清楚就像叶无道评价的那样这个对上官明且一见钟情貌似疯疯癫癫的家伙有着不可小觑的野心,谁敢说立志中科院院长的人没有野心?! 叶无道和上官明月随便挑选了一家小餐馆点了几份家常菜,上官明月和苏惜水、韩韵她们不同,骨子里亲近市井的上官明月就像是坚强的寒冬草,虽然有着极佳的容貌和气质,但是外柔内刚的她始终不愿意抛弃那份草根的亲切气息,所以叶无道让她自己选择午饭地点的时候她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这家不起眼却十分干净的小餐馆。 出乎叶无道预料的是这一路有不少人都认出上官明月这个媒体的宠儿,羞涩的小美人只好紧紧靠着这最坚强的肩膀亦步亦趋,她希望能够一直这样陪伴着叶无道走下去,走到他的事业巅峰,走到天涯海角,她知道自己与苏惜水不同,所以她不会奢求叶无道背后两个家族能够接纳她这个毫无背景可言的平凡女孩,她现在只想用自己的双手帮助叶无道在以后的日子创造出财富和利益。 水晶鞋虽然被叶无道穿上她的双脚,但是她不会留恋这双珍贵的水晶鞋,她留恋的是这个帮她穿上水晶鞋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