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一章 两女相遇 - 极品公子

第二百六十一章 两女相遇

“你要是罗密欧,我就是朱丽叶;你要是梁山伯,我就是祝英台,我们就是天底下最般配的一对,爱情是两个人的事,正如鞋子合适不合适只有脚知道,管他别人说什么!上官明月,你要相信自己你可以配的上叶无道,只要你努力,总有一天你会成为最般配叶无道的女人!” 秋天总是一个容易多愁善感的季节,淡风淡雨淡心境,适合浅浅的忧伤和甜蜜。上官明月静静坐在湖畔的草地上,嘴角的微微笑意,获奖回国后她拒绝了大批记者的采访报道,只想把这份喜悦和成功与那个现在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的男人分享。 “你就是那位刚刚在荷兰世界青年建筑设计大赛上折桂的上官明月吧,我欣赏过你的设计作品,十分吻合熨贴中国古典文化的天人合一这种大境界,所以这次获奖是众望所归哦。” 一个清灵的嗓音在沉醉于陪在叶无道身边点滴的上官明月耳畔,上官明月轻轻抬头望着这位陌生的美丽女子,不是苏惜水的那种似水婉约,不是杨凝冰阿姨的那种成熟典雅,也不是蔡羽绾的那种妩媚天成,她清冷却不会让人觉得有慕容雪痕那种缥缈的神圣遥远感觉,她孤傲但不会给你产生冰冷的隔阂,浙江大学有这么出众的女子吗? 上官明月虽然满腹狐疑但是仍然友好道:“谢谢,我能够获奖不是因为我的作品有多么出色,而是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征服了评委。” “能够作为中国文化的载体和媒介把华夏五千年的积淀呈现给世界可要比获奖更加难得,你的作品我们学校建筑系地高材生都赞叹不已,毕竟对他们来说这个奖项已经是我们这个年龄段的人所能触及的最高荣誉。我有一个同学这次可是放着国家研究指定项目不管也要偷出来见他地偶像。”女子淡笑道,那一抹动人的微笑如同这个季节般纯澈。 这个动人女子的身边有一个同样清傲的男子,鼻梁上戴着和无道一样的金丝眼镜。如果用女人的单纯眼光来看,他绝对要比那些偶像明星璀璨迷人,但是可惜的是这份醉人的温文尔雅在早已经心有所属的上官明且看来也仅仅是出众而已。而且苏惜水确定叶无道如果摆出这幅深沉地造型一定更加儒雅风范,这样一来苏惜水愈加思念那个嘴角喜欢挂着坏坏笑意的恋人。 “燕大校花,你这可是简介增加我追求浙大才女的难度哦,难道美女这种生物都是这么不厚道的?” 上官明月惊讶的发现一个坐在头顶树枝上的阳光男生噙着灿烂笑意瞪着那个女孩,他眉宇间的灵动和叶无道沉思地时候有几分神似,但是见惯了叶无道的出类拔萃和无与伦比,这个男孩的优秀就显得不那么突出。听到这个男孩称眼前的大美女为“燕大校花”,上官明月知道这几个人应该就是校园里闹得沸沸扬扬的北大清华来浙大交流的尖子生。 “清华,燕清舞。” “浙大。上官明月。” 两个气质相貌才气都无可挑剔女孩的手握在一起,这次偶然地邂逅也为以后叶无道处理某个问题的焦头烂额埋下伏笔。 “喂,燕大校花,不顺便的帮忙介绍一下我吗?”那个阳光青年挤眉弄眼道,丝毫不顾及燕清舞身边那个冷峻青年的轻微皱眉。 “是谁天天跟我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说什么要掐住命运的咽喉做命运地主人,什么主动争取自己的幸福……”燕清舞笑着一一抖露那个阳光青年的糗事。最后在上官明月的摇头中那个青年惊慌失措的跳下站在燕清舞面前极度不满道:“不就是我项目没有运用你地次纳米枝术研究成果,至于这么揭我的老底诽谤我的天才吗,孔子那个老头说的果然没错,小人与女人、尤其是美女难养也,这下子本人在清华苦苦造就的一世英名就这么毁于一旦了。” “小人与女人、尤其是美女难养?难道你不知道站在你身边的不仅仅是我这么一个女人吗,我看你这次怎么收拾残局。” 燕清舞继续不留情面的打击那个青年,叶无道见到这种场景恐怕都会有些许醋味了。燕清舞这个清高冷傲出名的清华大美女竟然这样毫无心机的和一个异性开玩笑,这恐怕是许多男人无法接受的事实,燕清舞身边充当护花使者的那个俊逸青年也不例外,但是他不习惯把所有心情都放在脸上,而且他知道这怪胎是清华男生中少数几个能够不对燕清舞动心的天才。 看着这位哭丧着脸的清华学府骄子。上官明月恬淡的摇头微笑,这么年轻就拥有自己的研究项目果然是不能用寻常眼光看待的角色,拿起身边那本叶无道强烈推荐的《小窗幽话》轻轻走开,似乎是心有灵犀般感受到叶无道越来越近的气息脚步也有些愉悦的轻快,对于他来说。能够被这么一个将来注定是明星人物青睐远远没有叶无道的一个温暖眼神让她雀跃。 “司徒轩,我可警告你,你给我老老实实的追求燕大校花,上官明月肯定是我这辈子唯一动心的女人了。难道这就是宿命的感觉,本来以为要孤独终老把这辈子献给中科院了呢,这下子找到属于我的女神了,不管她有没有男朋友我都不会放弃!”阳光青年信誓旦旦道,清华大学谁会相信他们眼中的偶像会是这么“花痴”的一个家伙,一见钟情这种低级种马小说里才会出现的桥断竟然会套在这个智商在清华包括导师排前三的变态身上。 “你以为你还有机会吗,爱情不是你手中的国家科研项目,不是你想要解决就能够随意解决的方程式,明显这个上官明月对你没有感觉,更何况……”司徒轩这位当年明珠学院风头犹在叶无道之上的公子哥望向上官明月远去方向的眼神突然有些阴沉,燕清舞原本光彩的美眸似乎也有些黯然和失落,她蹲在草坪上捡起一片飘然落下的树叶轻轻叹了口气。 捧着《小窗幽话》的上官明月在沉思中突然发现自己被人轻轻抱住,猛然回神的她看清楚是那张魂牵梦萦的脸庞后,松开手中的《小窗幽话》任其滑落草地一把抱住这个从天而降的不速之客,许久才抬头红着眼哽咽道:“惜水说你去上海可能要过几天回来。” 苏惜水仔细凝视着这越看越有味道的脸孔,他的英俊相貌毋庸置疑,但是这种出众并不像他所蕴含的才华那样锋芒毕露,而是需要慢慢体会才能发掘叶无道容貌的味道,固然有情人眼里出西施的缘由,但是最重要的还是叶无道的风度和气质使然,正所谓“腹有诗书气自华”,苏惜水相信这样一个不需要用相貌吸引女人的男人一定是世界上最有魅力的情人。 “我可是从上海赶回来就马上看你了。”叶无道搂着上官明月的纤细小腰眨眼道,“中午要不我请你吃饭?” 上官明月噗哧一笑,女人就是这么奇怪,男人的一句问候或者制造一个小小的温馨惊喜就能让女人的所有不快和委屈全部化解,上官明月虽然知道叶无道对感情有着自己的固执的看法,知道他并不喜欢通过电话来传递相思和眷恋,也清楚他需要做很多常人根本无法完成的事情,这些她都能够体谅,但是内心也不可能说一点都无所谓,那样的话就是自欺欺人,叶无道这个细微的举动却让上官明月把所有负面感情都清除掉了,在不可思议中也有理由当然。 “就不怕我吃穷你?”上官明月歪着肚袋俏皮道,丝毫不顾忌周围暧昧的眼神。 “反正我比较习惯吃霸王餐,实在不行就把你留在餐馆洗盘子,一个月以后我再去接人。”叶无道微笑道,这个小妮子身体越来越滋润了,尤其是胸部的浑圆让叶无道着实被撩拨了一回,自信让她浑身上下愈加绽放夺目的光彩,一块被长期掩埋的璞玉终于开始释放天然的风华。 上官明月嘟着粉嫩小嘴幽怨瞪着坏笑的叶无道,被这种哀怨眼神彻底打败的叶无道捏着她的脸蛋狠狠亲了一口,“想我没有,有没有被荷兰的帅哥追求啊,我可不想被一大批拿着郁金香的情敌追杀。” “让你失望了,就你这个大笨蛋会喜欢我。”上官明月也许是和叶无道相处久了,脸上也挂起小狐狸的笑容。 当叶无道看到杀气腾腾的清华男生走到自己跟前的时候,不禁轻轻道:“还说没有!” 委屈的上官明月怎么知道这个男生会莫名其妙的杀过来乖巧温顺的依偎在叶无道的怀抱,喃喃道:“对于我来说,世界上只有叶无道一个男人,所以我只有一个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