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章 重返浙江 - 极品公子

第二百六十章 重返浙江

“鸾羽,如果我现在让你回望月家族,你有几分把握控制望月和甲贺流?” 其实就算望月鸾羽不请求,叶无道自己也会和青龙交锋,他想要成为武道巅峰的王者就必须打败华夏龙榜的榜首。叶无道顺水推舟的同时自然希望获得自身最大的利益,望月鸾羽身为望月守云的唯一子女,家族在这种情况下肯定会做出相应的表态,女人,在日本的地位素来卑微,但是望月鸾羽是日本忍者世家中唯一的女性上忍,所以总体来说望月鸾羽并不是没有机会接管甲贺流的支柱望月家族。 望月鸾羽有些沮丧的摇摇头,黯然道:“可能性不到三成,但是你放心,我有望月家族宝藏的唯一钥匙,这笔宝藏就算不能帮你与华夏经济联盟扰衡,也足以让神话集团整体实力提升好几个台阶,太子党的军火问题也能够得到彻底解决,这样一来,你所预期的两年可以减少为一年!” “一年!一年时间足以让我改变很多很多局势了。” 叶无道彻底心动了,一年将是多么宝贵的时间,望月鸾羽无疑给是在给自己雪中送炭,望着那张憔悴的容颜,叶无道发现相处这么久他还从来没有仔细欣赏过这精致的脸孔,“这次回日本肯定会有各方蠢蠢欲动不怀好意的势力,不说一直怀恨在心而希望借此机会落井下石的伊贺流,想必山口组也是虎视眈眈,更不要说一些躲在暗处等着坐收渔翁之利的魑魅魍魉。所以这次我打算让太子党的亲卫队护送你去日本,加上暗中的龙月这样你也不会太被动,哦,对了,这次你要帮我照顾好一个人,女人,并且帮她接近堤义明的情人山田藤兰,不许有任何差池,否则我难保不会像青龙那样再来一次彻底的杀戮,我杀人可不像那个家伙清逸文雅!” 望月鸾羽点点头,内心对叶无道的重视和关怀感到一股凝重的甜蜜,她知道即使嘴上不说,叶无道也从能够让你从行动中见到他地温柔,无法也不愿扰拒的霸道温柔。一直把叶无道和这个女人纠缠瓜葛看在眼里,旁观者清,虽然不确定叶无道对夏诗筠的复杂感情是什么原因造成的,但是丝毫不怀疑夏诗筠要是在日本受到什么伤害这个刻意隐藏实力的男人会掀起一片腥风血雨。 “龙月,龙帮地隐秘部队除了这次来到上海的龙魂和总部禁卫军龙魄部队,还有哪些?” 叶无道接过龙月手中的那柄妖刀村正,没有想到没有痛快畅饮日本人的血液,倒是先摄取了血狼帮和青帮的不少亡魂,造化弄人,叶无道食指轻轻一弹妖艳刀身,阴森地刀鸣刺入耳膜,果然是好刀。这次龙月的日本之行虽然没有青龙那般夺张,但是叶无道知道对于任何一个恨不得杀光日本全岛的龙组成员来说踏上日本那就是一场鲜血和死亡地盛宴。 “我们龙组九人,资历和战斗力都是三支部队中最弱的。论单兵作战能力的话可能除了我龙组就没有人能够与龙魂和龙魄成员抗衡,当然我们龙组并不是专攻武道,所以这一项我们完全处于劣势。这次来上执行任务的龙魂成员有六人,而最神秘的龙魄部队听说只有三人,他们甚至不直属于四大龙主,超然的中立地位使他们很多时候有着一锤定音的作用,还有能够对少主构成威胁地就是龙帮地执法队‘天罚’。是龙帮长老们在裁决龙主或者龙使大人才动用的最终力量,这股恐怖而神秘的力量即使在十年前日本黑道攻入总部也没有现身。” “龙魂,龙魄,‘天罚’,有意思。看样子除了四大龙主和三大龙使,还有不少潜在暗流涌动啊,至少那些龙帮长老就很让我担心,天晓得这群吃饱了没事干的老头会不会盯上我。” 叶无道斜拿着妖刀村正眯起眼睛道:“怪不得青龙不喜欢呆在这种地方,这种充满阴谋和禁锢的囚牢是不适合他这种‘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的男人地,我如果是他,我也会选择十年的飘零流浪生涯,龙,本来就应该缥缈。” “少主其实和青龙大人很像。“”龙月微笑道,同样杀戮将升华到艺术的境界,同样锋芒毕露的神兵,一旦出鞘就是血流千里。 叶无道轻轻放开妖刀村正,锋利的妖刀轻易地插进地面,“你说华夏兵器榜地十大神兵哪一样最适合我,剑是万兵之一,你就说剑吧。” “承影,精致优雅,我想承影剑最能和少主融为一体,也最能让帮助少主发挥九分的实力。虽然说铸剑大师欧治子铸成铸出湛泸这把无坚不摧而又不带丝毫杀气的兵器,而且在兵器榜上它确实在承影之前,但是它毕竟是一把仁道之剑,少主从来就不需要仁道,所以不非但不能帮助少主发挥最大的潜力,相反还会制约少主的真正实力。” “君有道,剑在侧,国兴旺。君无道,剑飞弃,国破败。五金之英,太阳之精,出之有神,服之有威。仁道之剑湛泸确实不适合我,拿着它去和青龙地帝道赤霄一较高下纯属自杀,承影剑确实是我目前最想拥有的兵器,因为它和我的冷锋最相似,经过这么多场战斗冷锋已经快要达到极限了。” 叶无道昂首负手迎风而立,那份难得一见的潇洒风采丝毫不染平的阴郁和森严气息,望月鸾羽想说却没有说出口,其实她觉得叶无道最适合华夏兵器榜的第一神兵----圣道轩辕! “这次日本之行,希望你们可以给我满意的结果。” 叶无道望向遥远的东方,眼神有些虚幻,如果这次望月鸾羽能够成功收回家族和控制甲贺流,又或者按照约定拿出那份宝藏都将给叶无道制造无限的机遇和可能,而夏诗筠他其实并没有给予太多希望,曾经的日本财经界英雄堤义明和西武女帝山田藤兰都不是凡人,不可能那么草率的给自己答复。 上海在皇城大酒店事件后形势变得十分微妙,青帮五位长老都选择不约而同的三缄其口,大长老的不知所踪成为最大的谜案,张展风在青帮的地位再没有人可以撼动,那些惶惶不安的上海帮派首脑因为没有参加皇城大酒店的邀请一个个悔青了肠子,张乘风这条太子党养的狗根据叶无道的指示并没有展开疯狂报复,而是采取了怀柔的分化政策,对每一个帮派都进行针对性的拉拢或者排挤,原本以为要进入一级戒备动用军队镇压这场混乱的上海政府在看到黑道的相安无事后大大松气,不禁对太子这个新上位的上海霸主产生一些好感,对他前些天在青帮的内部展露的厌恶和恐惧也冲淡几分。 叶无道没有和夏诗筠道别便离开上海,虽然很想会会龙魂这个可以被国家征服雇用的神秘组织,但是想到龙帮那些躲在暗处的家伙叶无道只能够压制下滔天的战斗**,这个学期也快步入尾期,自己甚至连期中考试都缺考,更不要说那些学校组织的团日活动等项目,幸好有韩韵这个大人物给他当保护伞,加上辅导员范虞艺若有若无的偏袒,叶无道这才能平安无事。 在国际上获奖的上官明月也已经回到浙江大学,叶无道在想是不是应该花开堪折的要了这个喜欢胡思乱想的妮子。小姨杨宁素也回到杭州,叶无道经过她的那番话后决定重视政治这门艺术,以前因为刻意的回避政治和下意识的排斥政府,很多事情叶无道都不愿意真正透彻的用官员的眼光和角度看待问题,他宁愿用黑道干脆利落的杀戮和商业的金钱外交解决问题,现在他已经打定主意要花点功夫和心思在政治这个危险刺激、千百年来无数男人痴迷的游戏。仔细一想,似乎雪痕这个丫头近期也要来杭州,这样一来,众多女人之间的碰面和摩擦就成为叶无道最需要小心处理的事情。 坐在公交车里,回想当初和苏惜水的初次邂逅,叶无道嘴角不禁翘起一个柔和的弧度,这个温柔体贴的女孩也许是他见过最能用“水”来形容的女孩了,难能可贵的是她对政治和管理事件的敏锐感,她拥有和小姨一样的大局观,而且更加细腻,唯一的缺点就是喜欢依赖一个人的她需要自己花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呵护,上善若水,是叶无道给苏惜水的中肯评价。 在进入杭州市区的路段叶无道看到一幅极为醒目的水晶宫大酒店广告牌,眼神瞬间轻佻了几分,笑容也变得有些邪气无比,蔡羽绾这个狐媚的尤物可是足足让叶无道每个寂寞的夜晚都要回味遐想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