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九章 等价交换 - 极品公子

第二百五十九章 等价交换

在附近的一家五星级大酒店叶无道和身不由己的夏诗筠进行了某项被某些学者“誉”为儒家最大贡献有效的保证华夏民族的繁衍生息的事情,慵懒的夏诗筠像只疲倦的小猫躲在被单里偷偷看着**身躯站在窗口的叶无道,身上纵横交错的疤痕让她再一次极度好奇叶无道三年中的遭遇。 “你还记得上次我跟你说起的那个前世界首富日本独裁者堤义明吗,虽然现在他的西武集团已经没落,他本人也仍然呆在监狱,但是他手上暗中掌控的商业资源足以让日本经济倒退五年,但是这位日本的经济教父却甘愿遭受牢狱之灾,果然是老骥伏枥志在千里,深谙韬光养晦之道,所以才使得全日本都被他虚弱的表面蒙骗,在东京法庭上的表演绝对一流啊,姜到底是老的辣。” 叶无道不知道是讽刺还是赞叹道,夏诗筠没有说话,她知道叶无道肯定还有后话,这是一种她自己说不清道不明的默契,也许就像无数小说和影视中揭示的那样真正了解的双方是互相恨着的对手或者敌人。堤义明这个商界巨鳄的传奇一生完全可以写成一部跌宕起伏的小说,夏诗筠虽然对日本商人没有一点好感,但是对于这个七十多岁的老人还有抱着一些敬畏,能够拥有1630亿美元的男人就算是坐牢想必也肯定不甘寂寞。 “我本来这次相要和你一起去趟日本,目的就是为了和这个老人谈笔交易。但是目前我实在抽不出身。所以希望你这次可以帮我联络一个人,一个女人,如果你有丝毫不愿意我都不会勉强你。” “一个女人,和这个堤义明有关?”夏诗筠没有直接回答,但是问了一个双方都知道可以间接知道答案的一般问题。 “不错,这个女人就是给堤义明作了二十年秘书的‘西武女帝’很多事情都由她帮助堤义明出面解决,是掌握西武集团大权的核心之一,在表面上的树倒猢狲散后,她就成了监狱里堤义明的眼睛和嘴巴。但是要想见到她必须通过层层考核,我不想用黑道的身份解决这次交易,而且女人之间共同语言总是超乎男人想象地,所以希望你这次日本之行能够和这个女人见上一面,虽然目前西武集团看上去已经是倾倒大厦,但是我知道堤义明其实对电子业的重视程度绝对要超出世人地想象,所以这一次拜访你也许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没有穿衣服的叶无道**裸的转身。夏诗筠刚想说话尖叫一声钻进被单骂道:“变态!” 叶无道躺到床上隔着被单抚摸夏诗筠身体的曼妙曲线,当手滑到臀部的时候轻轻拍了一下笑道:“堤义明复杂地‘下半身关系’可是日本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焦点,从偶像明星、美女秘书、酒店公关到奥运选手,五花八门的女人都和他有超友谊的关系,虽然现在年过七十,但是男人的魅力总是不受年龄限制的,我怕你……” “我对日本男人没有一点兴趣,更何况是一个花心的老头!”躲在被单里的夏诗筠冷哼一声不肯说话。 “那样最好,我可不想赔了夫人又折兵。” 叶无道望着天花板自言自语道,和堤义明这种狡猾成精的商人合作等于与虎谋皮。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吞食。但是叶无道想要和华夏联盟抗衡并且在海外有所发展就必须培植自己的势力或者借肋外力巩固自己,神话集团和太子党都不能够坐以待毙,一味被动不是叶无道为人处事地风格,所以他这次希望能够通过堤义明为自己地实力天平增添一块厚重的砝码,在苦苦思索苏惜水所谓的“借力打力”后叶无道终于醒悟需要拉拢能够叫板华夏联盟的势力,这个当年和华夏联盟不共戴天的堤义明其实并非世人熟知的那样是政商堤康次郎地庶子。她的母亲在嫁给堤康次郎的时候便己经怀有身孕,知晓这其中触目惊心的内幕也让叶无道大感荒唐和惊人,这也是叶无道为什么愿意与这个老人合作的原因。 “谁是你的夫人!”夏诗筠推掉在她敏感部位肆意揉捏的魔爪冷冷道。 “记住。这个西武女帝山田藤兰不是简单的女人,一个女人掌握着一个帝国的命脉,堤义明既然这么信任她,那么她肯定就有相对应的实力,你还太年轻了,所以这次我只是让你带个口信和一样东西而已。”叶无道不理会夏诗筠的挣扎钻进被单感受她身体那似水的柔滑,很快下半身就老实的坚硬起来抵在夏诗筠的腹部。 “我似乎还要比你年长几岁吧!”夏诗筠在小范围里躲避叶无道可恶的性骚扰狠狠道。 “一个人的成熟是不可以用年龄衡量的。这就像女人的年龄也不是来衡量身体的青涩还是圆润的唯一标淮。”叶无道在进行一番坚持不懈地模索后终于挺身而入那温润的蜜境,两人的身体再次完美无缝的结合,邪笑道:“据说这个山田藤兰是个有特殊性取向的女人,所以这次你算是美人计,到时候你可要把持住了,毕竟对方也是个倾国倾城的大美女。当然,这种绿帽子我倒不是十分在意,对于女人之间的超友谊关系本人总是抱着宽宏大量的态度对持。” “你这个死变态,恶心龌龊卑鄙下流!”夏诗筠咬紧牙关咒骂道,敏感脆弱的身体默默承受着这个混蛋的温柔攻势。 “果然是知夫莫若妻,我仅有的这些优点都被你挖掘出来了,为了报答你的知遇之思,今天就让我好好的‘疼爱’你!” 没有口是心非的冷言冷语,没有争锋相对的辩论反驳,只有身体上最亲密的接触和冲击,只有深入灵魂的交流和**的释放。 一对单纯的男女用最原始的动作作为即将告别的留恋。 激情过后夏诗筠困倦的沉睡,叶无道单独来到大酒店宽敞的天台,因为和酒店打过招呼这里没有一个闲杂人等,叶无道喜欢站在高处俯视芸芸众生的那种居高临下的感觉,一切都臣服在自己的脚下,卑微而渺小。 “知道你要面对的是一个你永远无法打败的敌人吗?”叶无道淡淡道。 “知道。”望月鸾羽冷冷道,清冷的眸子充满刻骨的悲哀,身为日本女性忍者中唯一的上忍,她拥有常人无法想采的坚毅。 望月守云的战死已经传遍整个日本和亚洲,神秘男子东渡大开杀戒已经成为今天世界最值得评价的事迹,随后甲贺流遭受几乎灭顶的打击,甲贺流的中流砥柱望月家族更是风雨飘摇,这一切都是增加青龙神话色彩的微不足道的东西,但是对于望月鸾羽来说却是致命的创伤,她当然清楚这个男人是她这一辈子都无法超越的存在,但这不是让她放弃复仇的理由。 “这些日子你陪在我身边,虽然算不上忠心,但是也没有出卖我。”叶无道依旧是那副寒冷的表情。 “这是身为一名忍者的信仰。我知道,这个世界能够打败他的只有你。不管你提出什么要求,只要你能帮我报仇我都答应!你不是希望控制日本的黑道和经济吗,我可以双手奉上望月家族的宝藏和甲贺流忍者部队!”满脸泪水的望月鸾羽激动道,这一刻她不再是冰霜冷静的千尾部众,而仅仅是一个单纯的小女孩。 “你应该知道,这些都比不上青龙的缥缈一剑。” 叶无道淡淡道,虽然望月鸾羽的回报是他现在最渴望的礼物,但是萧易辰这个男人对他来说是一个特殊的存在,青龙有着叶无道生平唯一知己和对手的双重身份。叶无道丝毫不怀疑这个男人现在可以重创自和辛辛苦苦建立的太子党,交易最重要的就是等价交换,显然望月鸾羽的请求还不足以打动他。 望月鸾羽惨然一笑,不再说话,青龙萧易辰,这样一个自己只能仰视的男人,一个不败的神话。她被一种深沉的无力和颓丧包围,疲倦痛苦笼罩着从小就被父亲训导成合格忍者的她。 “你放心,青龙是我必须超越的对象,但是你必须准备足够的等待,我不可能在必败无疑的情况下挑战青龙。”叶无道疼爱怜惜的抚摸着望月鸾羽的头发,这种妥协再次让他自嘲的苦笑,现在的状况哪里容得自己做一个多情种子。 “嗯,这个我当然能够体谅,哪怕要我等一辈子我也愿意!”说到这里望月鸾羽俏脸一红低下头道:“我愿意付出一切,家族,还有自己,我虽然是忍者,但是困为父亲的关系,第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并没有奉献出自己的身体,所以……” 叶无道淡淡一笑,真是个可爱的女孩,青龙啊青龙,等我找到合适的神兵与你的帝道赤霄抗衡,我们再来一场酣畅淋漓的决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