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八章 cun药调情 - 极品公子

第二百五十八章 cun药调情

“上海认识我的人不比认识你的人多。” 被勾起下巴的夏诗筠没好气道,不过那几个男人她倒是认识,都是上海富家少爷和**以及世家公子哥组成的豪门俱乐部成员,夏诗筠对于这群社会蛀虫素来没有结交的打算,很多时候她都在比较叶无道和他们的区别,最后夏诗筠不得不佩服叶无道的破而后立。 “过分的谦虚就是骄傲哦,我可不介意整个上海的男人都把你当作梦中情人,只要一想到几百万精明透顶的上海男人无限渴望的女神在我的身下……那种成就感绝对不是征服上海所能媲美的。”叶无道看到夏诗筠杀人的眼神自动删除其中几个少儿不宜的黄色词汇。 “世界上为什么有这么多配角来衬托你的强大?” 夏诗筠看到那几个对自己没有少打坏主意的青年公子哥走向叶无道的时候不禁摇头叹气道,“真不知道他们知道你就是他们偶像的时候会是怎样的一番场景,你可是上海青年混混和少爷公子的大众偶像。” “被他们崇拜可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情,你说我是应该大义凛然的做一回护花使者呢还是扮猪吃老虎来个斗智斗勇?”叶无道抚摸着夏诗筠的柔滑脸颊微笑着询问道,一个男人一切与道德和严肃无关的魅力都被他恰到好处的表现出来。 “堂堂太子党的一把手竟然对着一群不学无术的混混低声下气传出去那还不毁了太子党的一世英名?”夏诗筠淡淡笑道,见惯了叶无道强势霸道的一面,她内心确实有几分看看他演习的精湛程度。 “你的激将法对我可没有用,这群小喽罗还体现不出我英明神武的一面,所以等一下还是请你自己应付一下,你要是愿意,就说我是你的私生子,放心,我是不会介意的。“叶无道死皮赖脸道,在桌子底下地手仍然肆无忌惮的占便宜。 那群青年见到夏诗筠显然没有叶无道想象中的那样苍蝇一哄而上。相反举止极为文雅礼节也十分到位,叶无道正在想是不是现在坏人的整体素质都得到大幅度提升的时候,其中一个用阴狠眼神瞥了叶无道一眼的青年朝夏诗筠端起自己手中的酒杯微笑道:“今天能够在这里邂逅我们的偶像夏小姐,如果不把握机会向夏小姐小小地献个殷勤的话,我想我们今晚都会寤寐思服辗转反侧,呵呵,希望夏小姐能够赏脸。” 如果不是他的那抹冰冷眼神,如果不是三个青年中貌似最憨厚老实的一个用隐秘的弹指准确将一颗药丸射入夏诗筠的酒杯。叶无道这个老江湖也许都会被他们几乎无懈可击的演技给蒙蔽过去,江山代有人才出,这番话确实深谙以退为进的战术,夏诗筠再清高冷漠也没有理由拒绝,叶无道微笑着摇摇头,浅浅喝了一口香醇润滑的葡萄酒,自己以前都是站在舞台地中央,这次也看看别人地表演是否出彩。 “对不起,我的未婚夫不喜欢我喝葡萄酒。” 夏诗筠甜美一笑,天使脸蛋上的纯洁笑容隐藏着只有叶无道才能体会的玄机。这个狡猾的女人再一次把皮球丢给了原本想看好戏的叶无道。未婚夫?这个称号足以让叶无道成为饱受上海男人唾弃地千古罪人。单身三年的女神投入男人的怀抱,这无异于一场小型火星撞地球的轰动。 果然那群被夏诗筠这四两拨千斤的圆滑一招给弄得晕头转向,最后只好把与刚才望向夏大美女柔和深情加上适度崇拜和向住地复杂而深邃的自认为迷人叶无道瞬间鉴定,这四个公子大少都是经过专业知识培训的资深色狼,评价为年少有为截然不同的狠毒眼神抛向在这场暗战中落败的叶无道。 正在郁闷地叶无道没有想到这个女人会反将他一军,只好耸耸肩淡淡:“既然你们都单相思我的未婚妻。我倒是不介意我替她喝几杯。” “你是谁,能够成为夏小姐的未婚夫?”一个花衬衫富家青年不屑道。 “难道成为诗筠的男人很困难吗,当初她可是想尽办法用尽手段才冲出重围夺魁追到我这棵校草,我是外地人,也许不懂你们精明上海人的想法。反正我是没有看出追了我三年的未婚妻有啥特别,她的胸部又不是特别丰满,虽然臀部比较翘,但是她其实没有看上去那么轻巧,所以啊,看女人千万不能被表面现象迷惑。上了贼般就来不及喽。“” 叶无道装出一副无奈的神色道,他装傻的功夫堪称一流,这话避实就虚的暗渡陈仓也足以和刚才夏诗筠的那话相提并论,从夏诗筠俏脸上那有些僵硬的笑容就可以知道叶无道巧妙的扳回一局。 “难道你是孔家大少爷?”其中一个小心翼翼问道,显然这些远离上海真正上流社会核心的青年还不知道游艇上那一幕。 “我姓叶!”叶无道突然收敛笑意,身上那份刚才刻意掩饰的阴暗气息如同这间餐厅墙壁上黑色玛瑙饰品般令人回味震撼。 几个不是普通花花公子的青年脑筋里迅速搜索姓叶的上海家族和世家,但是没有一个身份符合眼前这个散发逼人气势的男子,叶无道虽然还只有二十岁,但是奇怪的是没有一个人第一眼见到他就能够注意他的年纪,这也就是一个人气质的作用了,当一个女人见到一个沧桑的男人,她多半是不会介意他是四十岁还是五十岁的。 “不用想了,我说过我不是上海人。你们以后不妨跟着我混,蛮有潜质,要是不做坏到骨子里的那种坏人实在是暴殄天物的可惜,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叶无道摇晃着酒杯微笑道,晶莹的琥珀色液体微微掀起涟漪。 那群青年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嚣张跋扈的家伙,最后一个个郁闷的离开。叶无道叹气道,“难道我就这么没有人格魅力,现代组织的领导者魅力型领导还是很多潜力可挖掘的,难不成非要像玄幻小说里的主角那样散发王八之气才能让自己小弟遍地?” “果然是恶人还有恶人治!”夏诗筠笑着在叶无道的玩味眼神中喝了一口被那些青年下药的葡萄酒。 “你以为做一个坏人容易吗,做一个坏人需要付出多大的机会成本!知道如今坏人的宗旨吗?” “总不会是所谓的反衬这个世界的美好吧?” “一个标准的坏人要实现低调与高标的统一,平凡与不俗的统一,这是朴实的人生,也是厚重而辉煌的人生,你说这容易吗?我们这一行有一句绝对经典的格主,水至清则无鱼,人至贱则无敌,如今可是连‘贱’都要讲究品位和等级的社会,所以千万不要觉得坏人都是不劳而获的蛀虫,那百分之百是对我们的认识误区!“”叶无道眨眼睛笑道。 “就你会吹,我想你不去当外交部发言人实在是太可惜了,一个小小的日本你只要吹吹就可以沉入太平洋,台湾也可以热情的投向大陆母亲的怀抱,美国也马上向中国使劲抛媚眼。” 夏诗筠嘴角微微翘起一本正经道,也许是受了叶无道的毒害,挖苦和嘲讽也成了夏诗筠的专长看来“与恶人居如入鲍鱼之肆,久而自臭也”这话果真不假不过叶无道喜欢解释为“与善人居如入芝兰之室久而自芳也”。 “我们的时代是一个没有英雄的时代,时无英雄,竖子成名。没有想到偌大上海黑道竟然如此狼狈不堪,不知道上海金融界能否给我一个惊喜,也难怪青帮会被外国黑帮势力压缩势力范围,白白便宜了我这个钻空子的投机者。很多时候我都在想,我能够拥有今天的成就是不是因为我的对手都不够强大,从太子党到神话集团我似乎得到太多幸运女神的眷顾,问题是我自认和幸运女神没有通奸,莫非寂寞难耐的幸运女神单相思本人?” 叶无道自嘲道,虽然龙帮、华夏联盟和山口组这些组织都比他的实力强大,但是他还没有直接面对面与运筹帷幄的智者和武学修为真正强悍的高手交锋,这使得叶无道对今天的成绩有所怀疑,追求完美的他不满这份成绩单的水分。 “有幸运女神做情妇何尝不是一种实力。” 夏诗筠淡淡道,突然她发现自己的身体有些不对劲,酥麻和无力的感觉渐渐触须般爬满她的肌肤和骨髓,本来清澈剔透的秋眸渐渐蒙上一层粉色的梦幻,她狠狠瞪着坏笑的叶无道,“为什么不提醒我他们给我下了药?” 她根本就没有发觉自己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怀疑是叶无道下药,就算知道这种危险的兆头,倔强的她也会给自己类似叶无道这个家伙还算有那么点品位这种借口搪塞自己。 叶无道俯身再次搂过夏诗筠咬着她的耳垂低声笑道:“这样也蛮有情调啊,更何况我马上就要回浙江,你就当作是给我的特别送行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