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 浪漫餐厅 - 极品公子

第二百五十七章 浪漫餐厅

叶无道把车停在银河大厦的门口,斜靠在蓝色跑车上等着这幢大厦里无数男人梦寐以求的女神,嘴角挂着轻佻笑容的叶无道懒洋洋的享受秋日的暖和阳光,夏诗筠这位公认的上海市市花究竟花落何家可是有一千多万双眼睛盯着,叶无道自嘲的摸了一下鼻子,压力不小啊。 姗姗来迟的夏诗筠并没有和公司员工一起走出来,单独的她在从大厦门口到叶无道这一段路上就起码碰到不下十个异性的热情招呼,脸色平静的夏诗筠走到满脸幸灾乐祸的叶无道面前淡淡道:“这很好笑吗?” 叶无道肆无忌惮的搂紧她的纤细小腰,看到她眼中的那抹慌张不禁有些得意,捏着那精致小巧的下巴微笑道:“我在想是不是应该让那些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家伙知道你是我的女人,不过要是你喜欢这种众星捧月的感觉我也不会强迫你和那群癞蛤蟆。” 大厦门口越来越多的人驻足欣赏夏诗筠和一个陌生男人的暧昧姿势,这种情况可是难得一见的经典镜头,上海上流社会已经开始流传夏诗筠和太子党太子的一些绯闻,但是知道内幕的这个圈子还很小,毕竟那天出席孔家晚宴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谁也不想因此惹上麻烦。 “他们是癞蛤蟆,那你是什么?”夏诗筠坐进车内带着一丝羞涩和俏皮道,对于叶无道让她推掉一切应酬的霸道的温柔并没有太多反感,见惯了阿谀奉承溜须拍马的男人和脂粉气息比她还浓的小白脸,夏诗筠对于这个社会的中性化深恶痛绝,所以她对强势的叶无道潜意识中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般抵触 “我也是一只癞蛤蟆,不过我的品位和志向比较特殊。”叶无道柔的帮夏诗筠系好共全带,笑道:“一只癞蛤蟆如果想要彻底泡上天鹅,那它就是拥有远大志向地癞蛤蟆,由此说来那群只是简单想要和你套近乎便欣喜雀跃的男人都都是普通的癞蛤蟆。” “你的意思是说就算是一只癞蛤蟆,也不能娶母癞蛤蟆,而是把目标放在天鹅身上。”夏诗筠强忍住笑意柔声道。从来都没有一个人会主动帮她系上安全带,别的男人是没有机会,叶无道有这个机会异且牢牢把握住了这个第一次。 “果然是聪明的孩子!” 叶无道奖励的捏了一下夏诗筠的小巧鼻子,眼睛里充溢着灿烂地温暖,让人忘却他显赫的背景身份,只是单纯的沉醉于那份迷人的温馨中。略微诧异的夏诗筠脸颊一红,装作若无其事的望向窗外,但是这种只有情侣才有的亲密小动作却让她恬淡的心境出现一阵涟漪。渐渐扩散。 “你知道银行家俱乐部吗?”叶无道漫不经心问道。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长安俱乐部和京城俱乐部在内的四大顶级俱乐部在北京悄然出现,其成员以美元的终身会员资格享受着上流社会地特权生活,加入这些会所者非富即贵,他们或者奢侈华丽或者精致典雅地私人会所里,在彼此熟悉的气息间,摘下面具把酒言欢,分享成功的感觉。 如今,这些顶级会所已从北京发展到了更多的城市,上海俨然有与京城分庭抗礼的趋势。银行家俱乐部以及证券会都是其中的佼佼者。其实这种组织很类似叶无道手上地星组,叶无道也是最近才意识到这种俱乐部的巨大群聚效应,所以叶无道在上海黑道掀起波澜的同时也想悄无声息的渗入这些经济圈核心,这一切叶无道都是在竭尽全力的为两年后地“决战”增添砝码。 “当然,我就是其中的会员,白金会员。” 夏诗筠淡淡道:“我们俱乐部的部长是一个神秘人物。从我们俱乐部的几位宝石会员身份来者,这个部长很不简单,我初步估计他一个人掌握的资金绝对不会少于一百三十亿到一百五十亿,当然可能更多。会员资格除了考虑身家资本地雄厚,还要看你对俱乐部的贡献程度。这绝对是一个天才构想,其中的具体流程光是旁观者听讲解就足以让人头昏眼花,可见规则制定者对管理艺术的天才领悟能力。” “那么看来这个银行家俱乐部是确实拥有左右上海经济走向的能力了。能够获得你这样高的评价想必是很有魅力的一个男人,你不会是因为偷偷暗恋他才进入银行家俱乐部的吧?”叶无道玩笑道。 “我不是那种无聊的花痴。”夏诗筠淡淡道。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圈子,圈子里是臭味相投或者志同道合的人。富人也不例外,出于利益的需要,富人们更需要结纳与自己同一阶层或者更高阶层的人,所以如今在中国方兴未艾的富人俱乐部,正好满足了这样一种市场需求。中国人际关系讲究的就是一个圈子,这可是一门综合厚黑学和阴谋论的大学问,看样子我也得顺应潮流弄个头衔玩玩,银行家俱乐部的入会资格要求怎么样?” “我想你要进任何一个俱乐部都不会有人敢说一个不字吧?就算没有太子的身份,神话集团总裁也足够让你成为白金会员,加上你叶氏继承人的身份获得宝石会员也不是没有可能。” “我倒是十分渴望能够见识见识那位能让诗筠青睐垂青的神秘人物。” “我说过我不是因为他才进入俱乐部的!”夏诗筠狠狠瞪着叶无道。 “此地无银三百两,你放心,我不是小肚鸡肠的男人,就算你有这种想法我也是可以尽量不去计较的。“”叶无道嘴角微微翘起道。 “我懒得理你!”夏诗筠强忍住揍叶无道那张极度欠扁的脸庞,打算用沉默来反驳叶无道的强词夺理。 “理屈词穷?那就是默认了,毕竟现在是‘白大荒’时代,白领阶层的女人比较难找到对象,我不会怪你的。”叶无道帮作深沉的叹息道。 “叶!无!道!不要以为我会怕你!”夏诗筠已经处于发飚的边缘,那种楚楚动人的韵味有别于平静的宁静致远,能够让古井不波地夏诗筠逼成这个样子也只有叶无道这种混混式的坏男人了。 “你难道想咬我?”叶无道故意远离夏诗筠惊慌道。 叶无道嘴角洋溢着让夏诗筠感到好笑的孩子气息,突然他脸色尴尬道:“这个,这个欢乐天堂应该怎么走?” 夏诗筠终于从被动转为主动,洋洋得意的指使叶无道左右穿梭。其实她已经故意让叶无道兜了大半个上海,心中窃喜的她没有发现叶无道了然于心的表情。当叶无道开车来到这家洋溢着法国风情的餐厅,他的第一印象是那让观众以一窥法国贵族奢靡绚烂生活地恢弘歌舞剧电影《红磨坊》,这让叶无道回想起当年肥马轻裘一掷千金的奢靡,热烈奔放的康康舞令人忍不住与之相和,浪漫深情的法语情歌曾经是叶无道的杀手铜,杨宁素就格外对康康舞和法语情有独钟。 叶无道和夏诗筠来到一个僻静的角落,幽幽烛光中。彬彬有礼的英俊侍者缓缓地向玲珑的水晶杯中倾注琥珀色的醉人液体,叶无道看着舞台上香艳的法国金发美女正用纯正法语唱起舒缓情歌地同时扭动曼妙地身躯,异国风情的挑逗让许多餐厅里的男人如痴如醉。 随着香醇的葡萄酒轻柔滑过喉间,在若有若元的悸动下,楼下台上的法国舞者开始了奔放地康康舞表演,激情的舞姿、煽情的调动,一种叫做暧昧的感觉按捺不住平时的寂寞压抑,和着韵律地节拍渐渐被挖掘出来,在法国正统山庄的美酒微醺和艳舞撩拨下放下白日紧张的情绪都得到最大程度的放松,身体彻底放松的夏诗筠闭上眼睛随着节奏轻轻拍掌。丝毫没有注意到那头色狼已经悄悄转移阵地靠向她。 “今天擦香水了。幸好不浓,否则就会掩盖你身体地香味了。”叶无道搂着夏诗筠的柔软身躯挑眉道,双手已经不老实的上下游走。 “难道这个也要向你汇报?”夏诗筠略微挣扎后就没有动弹,似乎依旧沉迷于优雅情歌的陶醉中,被红酒晕染得近乎妖艳的绝美脸庞释放媚人的风情,几乎躺在叶无道怀里的她突然睁开眼睛道:“我身体有味道?” 叶无道邪笑着在夏诗筠的胸部深深闻了几下。用修长手指轻轻摩挲着她那红润娇嫩的嘴唇眼神温暖道:“软玉温香,女人难得有体香,我的艳福不浅,你是属于兰花的那类沁人心脾的淡雅幽香,不容易被发现。不过我这个和你有过‘负距离亲密接触’的家伙当然知道你的香味,都说女为悦己者容,你是不是应该也向我表现表现啊?” “你怎么有时间不务正业跟我吃午饭,似乎你需要足够的精力、人手和时间去处理上海的黑帮事务吧,历朝历代的政权交替都是最关键和繁忙的时刻。上海是经济重地,是你不得不大力控制的领域,我真怀疑你怎么还能抽出空闲浪费在我身上。” “浪费?**一刻值千金,和美人共进午餐怎么可以说是浪费时间呢,天下良辰、美景、赏心、乐事,这四样很难同时获得,现在我能够享受这种惬意一点都不觉得会比统治上海黑道逊色,你说呢?” 叶无道握住夏诗筠的小手露出一个狐魅的笑意,突然夏诗筠想要尖叫,因为她的手被厚颜无耻的叶无道带向一个让她羞傀难当的部位,但是叶无道已经吻住那想要呼喊的樱桃小嘴,夏诗筠在这种暗香浮动流淌温馨的氛围下彻底丧失思考的能力,她的手在叶无道的带领下第一次触 碰到男人的雄性特征! “先生,那边有客人想请你过去一趟。” 一位对叶无道和夏诗筠做的事情司空见惯的服务员走近礼貌道,但是当他看到夏诗筠那妩媚倾城的脸孔后顿时有鼻血涌动的冲动,在这里他已经见过太多的漂亮女人,但是夏诗筠这样品次的大美女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而且气质清高冷傲的夏诗筠这种女儿媚态的景象可不是一般男人能够幸运撞见的。 “告诉他我没有时间,不要烦我,否则后果自负!”叶无道冷眸寒光乍现,打搅他征服女人的都将被他划入敌人这一行列,虽然他不想在还没有立足脚跟的时候在上海继续闹出大的动静,但是他也不敢保证自己没有一怒之下将那个倒霉的家伙扔进黄浦江。 没有想到会得到这么直白**的答复,侍者一时间有些犹豫不决,他没有想到在这个素来都是绅士和贵妇优雅举止的贵族餐厅会有这么草根的家伙,但是察言观色作为他这行的必备素质,他可以确定这个能够亵渎那种大美女的青年绝对不是自己和餐厅能够招惹的硬角,所以他只好慢慢退下,最后还留恋的偷偷看了一眼满脸红霞秋眸滴水的夏诗筠。 “可以放开我了吗?”夏诗筠恼羞成怒道,自己的手还被放在那个见不得人的部位,这让她有杀了叶无道的冲动。 “本来想放,被你这么一说又不想放了,这就叫做威武不能屈!”叶无道信誓旦旦道,说实话夏诗筠那温润的嘴巴实在是引诱男人犯罪的最有力工具,那种芬芳和甜美几乎让叶无道把她就地正法。 “你……”无可奈何的夏诗筠下意识的一口咬在叶无道的手臂,等到牙齿感受到那丝缕血腥的时候她才明白自己在干什么,忐忑不安的她刚想低下倔强的头颅道歉的时候抬头却发现这个坏蛋正用一种招牌式的狐狸笑意望着餐厅的另一个角落。 “你敢咬我,看我晚上怎么收回利息!” 叶无道低头用食指勾起夏诗筠的下巴朝餐厅那头努努嘴微笑道,“美女似乎总是伴随着麻烦,难道那些家伙也是你的崇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