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六章 清理门户 - 极品公子

第二百五十六章 清理门户

“正所谓鹰立如睡虎行如病,堪成大事者都善于韬晦,你们也都是快要进棺材的人了,怎么还是这么沉不住气,难怪青帮每况愈下,被日本山口组和黑手党以及俄罗斯黑帮不断蚕食地盘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也不能怪上海政府对你们失去信心。” 叶无道悄无声息地走到这群指着张展风破口大骂的老人面前冷笑道,除了中间那个稍微有些大家风范,其他五个老头的江湖草根气息实在让他感到不耐烦,都什么年代了,还这么食古不化的谈论忠义仁信,能够被一个张展风激起怒气的角色确实没有让叶无道重视的理由。 那群老人顿时目瞪口呆,田戬更是清楚感受到叶无道平静神色下蕴含的巨大能量,青年太子的实力远远超乎他的想象,其实对于田戬这种成精的黑道袅雄来说黑道这个一般人眼中容易出现“神”一样男人的领域恰恰是最难出现神的地方,所以他根本不相信叶无道能够战败北方头号战将,更不相信血狼帮是被一怒之下的太子屠杀干净,他见证过太多太多所谓的“黑道神话”了,所以对此根本就是一笑置之,但是叶无的渐渐走近让他这个习武大半辈子的老人感到一股沉浑厚重的气势迎面而来,气势,黑道讲究的就是这个东西。 “说吧,交出青帮和交出老命,你们选择前者还是后者,或者干脆我替你们作出最后的选择!”叶无道坐在青帮六大长老面前一脸冷漠,张展风马上恭敬的站在叶无道身后。 “我们今天来是清理门户,不是做出你所谓的选择!” 田戬不想在气势上输给对方。虽然有点不对头,但是他实在没有想出自己和青帮要给这个青年退让地准确理由,这里太子党的实力不过就是近三十号人,但是青帮已经在外面聚集几百号。其中不少人都带了大陆严厉打击的枪支。 “似乎我们很难找到共同语言。” 叶无道嘴角邪魅的笑意让对面地那群老人毛骨悚然,等到他们回过神的时候他们近十个保镖已经身首异处,莫名其妙却近在咫尺的死亡严重刺激着这群其实已经淡出黑道这个圈子很久的老人的心脏,迸射出来的鲜血染红了他们干净的青色布衣,太长时间没有经历杀戮和腥风血雨地他们除了田戬都有些痴呆,不是没有见到残忍的杀人,只是这一次确实太过匪夷所思。 不过让叶无道有些诧异的是几乎每个长老身边都有一个家伙能够抵挡住龙月和望月鸾羽地攻击。尤其是那个说话的威严老者身边更是没有一人倒下,看来青帮的实力终究不是那些二流帮派所能媲美,光是这几个能够挡下龙月和望月鸾羽致命一击的角色就足够让稍微弱小的帮派头痛。当然这是因为两个精通暗杀的女孩都是按照一击不中便全身撤退的杀手法则行事,否则她们要是铁下心大开杀戒,这群人再强大也难逃一死,中国的那些高手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物,青帮虽然有可能有那么一两个,但是让叶无道失望的是显然不在这里。 “我知道,你们这群人都是要面子要尊严胜过性命,所以我这个后辈这次情意给诸位献上一份大大地贺礼。” 叶无道笑容灿烂道,“你们都是早已经该退出江湖金盆洗手的人了,青帮如果再没有新鲜的血液不要说称霸上海。就算是不被那群外黑帮势力逐渐蚕食都算运气,你们也该知足,现在不去享受天伦之乐地话。你们可能就再也没有这样机会,等收到我这份礼物后再给我一个明确的答复。” 这个时候青帮六个长老同时接到一个电话,纳闷的他们在接过手下手机的时候脸色瞬间变得极差,就连张展风也不知道叶无道到底干了什么,能够让这群老家伙感到如此沮丧和焦急。不过灵光一现的他想到太子党将近四十个亲卫军有一大半突然消失后似乎想通了事情地关键。望向叶无道的眼神愈加敬畏。 “怎么,亲情对于生命都没有多大留恋的你们就这么重要吗?听到亲人的哭诉哀号你们是打算拉上一家老小舍生取义呢还是识时务者为俊杰安心回家养老,我最后给你们一次机会,不要考验我的耐心,我知道你们这几个老家伙都受到政府的暗中庇护,但是我可不敢保证惹毛我会做出什么冲动的举动!” 叶无道冷眼望着这些满头大汗的老人,终究不是可以抛弃一切的圣人,对于亲情这种东西是越老越在乎,所以叶无道在要张乘风来皇城大酒店的时候就要求四分之三的亲卫军分头行动暗中劫持长老的家人,本来叶无道手上这些力量绝对不足以完成这次行动,但是在打定主意准备接收上海黑道后他便让杭州独孤皇岈派遣大批人员潜入上海,可以说上海黑帮的拒绝出席以及青帮长老的到场都是叶无道早就预料到的步骤。 “顺便提醒一下,我如果接手青帮不会把它纳入太子党,会保持青帮的绝对**。” 叶无道的这句话算是给了在座青帮长老的一个台阶,家人的哭泣号叫都让他们惊心动魄,出生入死几十年好不容易能有一个安稳的家庭,他们都老了,没有当年那种冲锋陷阵舍我其谁的锐气,没有当年提刀横冲直撞的霸气,叶无道的这招狠棋无疑正中所有人的软肋!至于青帮是否真正能够保持中立都不再是这群老人放在第一位考虑的事情,他们都知道这只是叶无道一个华丽的谎言罢了,等到太子党彻底处理完内部的那场叛乱后,青帮兼并与否还不是这个青年一句话? “我不同意,青帮哪里容得你这个外人插手!”田戬一脸浩然正气道,义气终究是战胜了亲情! “果然是义薄云天,有骨气有原则。” 叶无道大笑道,灿烂的笑容让身边的张展风越来越感到寒冷,叶无道的手段他算是深刻领教一番,原本心里的一些小打算小算盘也老老实实的烟消云散。叶无道冷冷盯着脸色凛然的田戬,枪打出头鸟,既然你要做烈士当先驱本太子自然也不好勉强你,拿过电话按键淡淡道:“包话那个七岁的男孩在内,全部话埋,最后跟他们说一句,这是他们爷爷的决定。” 田戬脸色苍白愤怒的全身颤抖不已,眼角湿润,喊道:“有本事就朝我来,对付手无寸铁的老人孩子算什么英雄!” 叶无道猛然起身不耐烦道:“少跟我谈英雄,成王败寇!放心,你很快就会跟着你一家老小去阎王殿告我的状,然后你又会悲哀的发现没有人烧纸钱你让你无法通融关系会让你带着一家人欲哭无泪。你有义气又如何,你看看周围这五个陪你出生入死几十年的同伴谁会陪你去死?你在死之前最好给我明白了,今天你的固执不仅仅连累你一个人,还有你一家上下十四口!” “青帮还是你们的青帮,上海还是青帮的上海。张展风能否成为帮主你们自己看着办,不要以为我每天都有这样的好心情,不要老是抓着手里的东西不放嘛,否则结局就在眼前。” 叶无道把接下来的事情都交给张展风处理,一个被叶无道打击得有些痴呆的田戬加上几个还算不错的保镖根本就对太子党构成不了实质性威胁。陪着那五个再没有嚣张气焰的沮丧老人一同走出充满讶异的皇城大酒店,叶无道随口问道:“上海什么地方比较适合和女人一起吃饭?” 青帮五个长老面面相觑说不出话来,这种问题确实不是他们所能够回答,最后一个自动陪同他们走出酒店的青帮保守派的青年微笑道:“有一家叫做欢乐天堂的餐厅氛围很不错。” 叶无道身了一眼这个神色平静的高大青年笑道:“混黑道,玩女人也应该玩出品味,不错不错,有前途。” “爷爷,这个人就是太子党的太子吗?”那个青帮的青年问身边的一个青帮长老。 “不错,记住,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千万不要去惹这个男人,我就你这么一个孙子,不想何家断子绝孙!你赶紧回家看看你的爸妈有没有事情,不要问发生什么事情,赶紧回家!”那位何长老正色道,在没有面对叶无道的时候他神色和气度都有着不受压制的展现。 叶无开着那辆跑车给夏诗筠打了一个电话,微笑道:“知道欢乐天堂吗,我现在过来接你去吃午饭,所有事情都给我推掉,要是我来公司没有看到你的人,后果自负哦。不要借口身体不舒服,不要假装没有听到,不要赌气不吃饭,总之你不想全公司和银河大厦的人都知道我们暧昧关系的话就乖乖等我来接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