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四章 重新洗牌(上) - 极品公子

第二百五十四章 重新洗牌(上)

叶无道不是那种喜欢见义勇充满正义感的男人,就算在他面前杀人放火抢劫贩毒劫狱叶无道都懒得管,但却是一个不喜欢男人欺负女人的怪物,所以当他看到那个青帮公子哥调戏良家妇女的时候便让张展风去把这个注定是悲惨结局的上海少爷“请”过来,要怪就怪张展风把他和任浩牵扯上关系,叶无道正愁没有发泄的地方,这个家伙就识相的送上门了。 那个正忙着占便宜的公子哥被张展风的手下打断好事,气急败坏的他狠狠瞪着这几个不速之客正想发飚,但是当他看到张展风那张阴险狠辣的脸庞以及嘴角奸诈的笑意,他马上转换脸色和神情,半搂着惊惧慌张的赵雅荷走到排场惊人的张展风面前,他知道昨晚这个八金刚之一的小人几乎清理掉了青帮所有与他作对或者有不同意见的家伙,八大金刚除了他大哥任浩侥幸逃脱外悉数被灭,要是前几天他还不这么把张展风当回事,但是今天他不得不给张展风一个面子,天晓得张展风会不会马上就要对自己爷爷在内的那些青帮老头出手。 “风哥,怎么有空来皇城坐啊?” 这个白痴丝毫没有注意到这一桌只有叶无道是坐着的,而张展风根本就没有坐下来的资格,恭敬站在叶无道身边的张展风丝毫不理睬这个每晚就知道腻在女人肚皮上的败家子。 “这位是?”感觉氛围有些诡异的青年终于注意到端着茶杯沉默不语的叶无道。 “听说你地爷爷是青帮的二长老,这么说在上海也算是支手遮天的角色了。”叶无道淡淡道,视线微微扫过那名满脸诧异的女子身上就再没有停留。 “风哥。似乎这个家伙很不给你面子啊!” 青年肆无忌惮地阴笑道,似乎对叶无道的英俊和气质有着极度的不满。但是他没有看到张展风已经有杀人的预兆,太子党近卫军只等叶无道一声命令便可以瞬间秒杀这种饭桶和他身后的那群保镖。止住眼泪的赵雅荷比这个狂妄的未婚夫可要聪明很多,能够让张展风站立陪着一旁的男人会有什么来头呢? “我为什么要给你嘴里的风哥面子呢?”叶无道轻轻喝了一口略微苦涩的野茶道。感觉跟这种智商低下地生物对话其实十分有趣。 脸色阴晴不定的青年没有想到这个家伙这么不给面子,虽然还有些忌惮张展风,但是既然张展风没有表示,在他看来就是不介意他私自解决,所以他阴阳怪气道:“不给风哥面子,就是不给我余航面子!也许你可以不认识我,但是我爷爷余丰平你总该知道是谁吧?” “余航,你爷爷见到我似乎也得恭恭敬敬叫一声帮主,你说我需不需要给你或者给你爷爷这个面子?”叶无道把玩着青瓷茶杯盖道,青帮帮主。貌似很强大的样子,叶无道的嘴角充满对这个词汇地不屑,还是把这个位置让给张展风吧。 余航像是听到最滑稽的笑话般捧腹大笑,叶无道看小丑一样看着他的夸张表演丝毫没有怒气。现在他地修养其实早已经比那些老狐狸还要深厚,宠辱不惊临危不乱这种境界早就是叶无道的囊中之物,这也是他经历无数次生死磨难才获得宝贵财富。 “你叫什么名字?”叶无道不理会快要笑出眼泪的余航望着赵雅荷轻声问道。 “赵雅荷。典雅的雅,荷叶的荷。” 赵雅荷赶紧回答道,再没有见到叶无道第一印象地那种随意,能够在这种情况下如此镇定的男人肯定不是等闲辈,今天能否逃出魔爪所有的希望就寄托在他的身上了。即使是他同样对自己不怀好意那也要比身旁这个畜生糟蹋来得强。 “如果你愿意,你可以赏给余航几个巴掌,哪个时候累了再休息,休息完了可以再打,直到你满意为止。当然。你要是觉得还不能出气,你可以用脚踢断他的命根子,反正他糟蹋地女人也够多了。” 叶无道淡淡凝视着有着诧异的赵雅荷笑道,“这种男人活在世界上确实是浪费粮食,你们女人往往就是因为这一颗屎而认为我们男人这口大粥都是肮脏的,所以你今天可以毫无顾忌的教训教训这种垃圾,有我在,上海没有敢报复你,余航不敢,余丰平不敢,青帮更不敢!” 但是让叶无道的是赵雅荷并没有行动,而是在余航阴冷的目光下低下头沉默哽咽,她不敢保证这个青年这些狂妄的话真实可信,她怕余航和他背后的势力的报复,她怕自己和家庭都会受到牵连,所以她选择沉默,她不知道这次沉默让她彻底失去了一次也许是走向真正的人上人的机会。 “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叶无道轻轻摇头,原本平静的神色望向得意洋洋的余航已经是略微有些阴沉,顿时所有人都感到一种潜移默化的冰冷气息侵透肌肤,虽然并不强烈,但是已经足以让赵雅荷和外强中干的余航震惊不已。 “知道怎么追求女孩子吗,没有钱没有势的情况下?”叶无道低头喝茶许久抬头盯着余航冷冷道,“不知道和你这种自以为是情圣的家伙说征服**和征服灵魂的差别是不是对牛弹琴。” “首先,女人是世界最脆弱的艺术品,显然你已经打碎很多,这一点就足以判你死刑!” 叶无道刚说完,余航的身体已经倒飞出去老远,不过叶无道知道望月鸾羽的这次攻击只是象征性的“礼仪问候”而已,在他的暗中授意下今天要慢慢玩这个爷爷是青帮长老的纨绔子弟,一来是向那帮青帮老不死稍稍的示威,二来叶无道还想把任浩这个败类给揪出来。 “其次,用钱买女人和强奸女人都是极其令人作呕的事情,要想做一个合格的花花公子,没有钱没有关系,相反钱太多让你晕头转向乱砸女人就是你的不对了,格调和品位是什么,那就是钱买不到的东西!花花公子和强奸犯有什么不同,你这个废物连知道答案的资格都没有!” 叶无道冷漠的喝茶,冷淡的说话,看着被望月鸾羽拿捏恰到好处的攻击给打得鼻青脸肿但是神智却更加清楚的可怜虫,他那副冷酷的表情深深的印入赵雅荷的脑海,这一刻她才开始后悔刚才没有狠下心扇余航几个巴掌,看到叶无道根本就再没有正眼看自己,赵雅荷心中一阵绞痛,眼泪再一次倾泻脸颊。那些想到保护余航的保镖在太子党的亲卫军面前实在是太过不堪一击,一个趴在地上痛苦呻吟,张展风身后那些被他特意叫来的青帮中层人员都被这群太子党成员表现出来的强大实力深深震撼,每个人心里都再次稍微改变太子党的分量。 “最后,干这种事情不让我看到!” 叶无道放下茶杯收敛冷漠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这个世界那么大,坏人那么多,偏偏就被我看到,你确实上辈子作孽太多了。” “你到底是谁,不要以为有张展风罩着你就可以在上海横行霸道!” 摇摇欲坠的余航全身刺痛难忍咬牙切齿道,他实在想不到这种打击竟然可以让自己痛晕过去身体反而更加敏感。张展风正想对这个养尊处优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废物动手,叶无道扬起手制止他的行动带着浓重的蔑视望着几乎要自杀的余航淡淡道:“你真的想知道我是谁?” 余航眼睛里充满仇恨,他恨不得将眼前这个根本没有把他放在眼里的家伙千刀万剐,在上海第一次有人这么对他,他在想等一下该用什么样的方法侮辱自己的青年。张展风冷笑道:“余航啊余航,你觉得现在整个上海还有谁能够让我站着陪同,你爷爷那个老废物?还是已经被我干掉的杜衡?” 余航猛然醒悟,本来就苍白的脸色如同死灰 张展风阴森道:“在你死之前,我不妨告诉你,他就是我的新主子,太子!整个上海黑道都是太子的天下,你说你还能怎么折腾,你家我昨晚是看在太子没有逼你们狗急跳墙的份上才没有动手,你以你大嫂和我‘交情不错’我就会放过你们吗,嘿嘿,不要说你大嫂,就是你那位徐娘半老的老妈我也没有放过的打算!” 余航听到太子这个词语后彻底瘫软在地上,身旁的赵雅荷更是惊呼出声,这个神秘的青年就是那位将整个南方黑道折腾得沸沸扬扬的太子党精神领袖!?叶无道神色平静道:“找几个有‘特别兴趣’的男人好好招待他,如果不能把任浩给我找出来,就把这个没有利用价值的废物扔进黄浦江喂鱼。” 叶无道猛然起身,不理会神色各异的众人走向金色大厅的一个角落冷冷道:“马上把整个上海黑道能够说上话的人叫来,我只给他们半个钟头的时间,到时候没有到达就当作是和本太子作对,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