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三章 银行家俱乐部 - 极品公子

第二百五十三章 银行家俱乐部

叶无道这辆谋杀无数眼球的蓝色天价跑车在红灯亮起后停下,并排的是一辆新款保时捷,两辆车同样属于一座城市中没有相同款式的名贵跑车,叶无道对这辆跟了自己好几条街的保时捷没有什么兴趣,闭上眼睛静静的等待绿灯亮起,毕竟这是夏诗筠的车子,叶无道不想驾驶的太招摇。 上海是中国吸纳西方文化最为普遍和深透的城市,点缀这座城市各个角落里那些虽风尘满面却依然风韵犹存的教堂和欧美各式古董建筑,如果不是赶时间,叶无道还真想开车慢慢浏览一下这座时尚都市的另类风情。 脑子里分析夏诗筠月涯公司的详细资料并且结合如今的网游市场大体格局,国内网络游戏市场基本上以代理国外游戏为主,核心技术的百分之八十以上被外商掌控。政府为了保护中国游戏软件的自主知识产权,就必须出台相关扶持政策为国内游戏厂商搭建一个核心枝术平台,叶无道曾经研究过中国的国家信息安全军事报道,虽然和网络游戏联系并不密切,但是敏锐的商业嗅觉让叶无道似乎捕捉到一些建设性构想。 陈影陵曾经笑着说道“一个合格的商人必须有猎狗的鼻子和豺狼的野心”,以后的事实证明叶无道在商业上对稍纵即逝的商机敏锐把握能力甚至要比陈影陵这个变态还要变态。 保时捷的主人是一位年轻女子,有着和上海城市慰贴的时尚和前卫,同时也保留了一定东方女性的典雅,按照叶无道的评价应该算是美女中的中品了,她有些玩味地望着闭目养神的叶无道,上海很多上层人士都知道这辆车是那位商界女强人夏诗筠夏大美女的心爱跑车。可没有谁听说过有男人能够坐上这辆车。 “英俊的相貌,男人中的花瓶?” 时尚女子淡淡一笑,突然眉毛轻轻一挑,“能和夏诗筠有点暧昧关系的男人似乎没有草包饭桶吧,仔细一看,气质确实不错,难道是京城太子党里的**,或者走黑道或者商业的新贵。最近似乎这两方面上海都不平静。” 绿灯一亮叶无道地兰博基尼便瞬间冲出去老远,微微错愕的时尚女子冷哼一声紧跟上去。 彪悍无匹的太子党直属叶无道指挥的近十个亲卫军见到那道修长孤傲的身影从豪华跑车中走出地时候,低头恭敬道:“太子!” 张展风带着浓重的敬畏走到神色平静的叶无道面前,用刚才酒店经理对他如出一辙的那种诌媚态度恭维这个新主子:“太子,青帮上下除了那些该进棺材的老顽固还不肯放权外。几乎再没有任何反对太子的不和谐声音,因为那些人现在都在黄浦江底的麻袋里。” “听说我要你额外关照的那个任浩已经逃出上海,记得昨天晚上我对你说过什么吗?” 叶无道在众多诧异和震撼的视线中昂然走进酒店,冰冷地语气让原本有些飘飘然地张展风犹如被一盆冷水倒在头顶瞬间寒冷刺骨,双腿也有些颤抖,见识过叶无道比自己更加凶狠残忍杀戮的他丝毫不怀疑自己马上就成为另一个黄浦江沉尸。 “这种事情也不在你的预料和能力范围之内,这次就算了,但是记住,要是因为大意疏忽让我不满意。你就等着像晚上被你玩弄地那些废物一样被人玩弄。不过我的手段一定会比你更加五花八门。” 叶无道冷笑道,这么快就翘辫子那还了得,恩威并济才是用人之道。张展风属于那种你越践踏他越能激发潜力的变态,这种人确实很难得,哦,这种狗确实很稀有。叶无道在仔细翻阅张展风的资料后已经彻底摸清他地行事方法和性格特征。 信誓旦旦的张展风丝毫没有怨恨,小心翼翼巴结叶无道的他带着新主子来到金碧辉煌大厅最大规模的饭桌前,皇城大酒店最为出色的女服务员站满圆桌附近的空间,她们都满脸好奇的望着这个能够让经理卑躬屈膝的男人卑躬屈膝的青年,刚才她们听总经理私下说这个“风爷”是以后一跺脚上海就震撼的男人。那这么看来这个英俊得有些诡异的青年岂不是更加吓人! 就在叶无道将车子停在皇城大酒店不久,那辆保时捷也随后停下,看到那辆兰博基尼年轻女子也有些诧异,只不过她刚才没有见识到青帮迎接叶无道的恐怖排场,否则也许就可以稍微明白这个男人为什么能够驾驶夏诗筠的跑车。 她进入大厅后并没有留意被众多青帮新上位新贵环绕的叶无道,径直走到那几个被酒店经理说是银行家俱乐部成员的男子面前,娇笑道:“人家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大叔正在忧国忧民的解决通货膨胀问题,你们到好,在这里悠闲的拉家常!最近上海有什么有意思的新闻事件吗,我刚去巴黎购物回来,给我说说看。” 一位金领阶层的青年绅士的帮她拉开椅子微笑道:“雅荷,逃婚就逃婚坝,虽然说现在这个时代娃娃亲不是很流行了,但是我们又不会笑你,相反,我们都会欣赏并且支持你这种反抗封建顽固制度的壮举!可怜你的那个未婚夫一个人独守空闺,唉。” 所有男士都强忍住笑意望着处于暴走边缘的时尚女子,这个“雅荷”为了逃避家族二十多年前就给她订下的娃娃亲和那个素未谋面的未婚夫,一个人跑到法国巴黎去呆了足足一个月,天晓得刷暴了多少张卡。羞愧难当的雅荷突然妩媚一笑,靠在那名笑话她的死党肩膀腻声道:“刘彻,我还想和你私奔呢,要不这次我们去丹麦这个童话王国度蜜月?” 刘彻脸色尴尬道:“我的雅荷大小姐,我可不想被你老爹的手下乱刀砍死,我还想多活几年体现花花世界的灯红酒绿呢,你又不是不知道上次我们就是因为姿势稍微暧昧亲密了一点。就被你的老爹恐吓加威胁,借我几个胆我也不敢和你私奔。” 年轻女子略微得意地坐到刘彻身旁,要了一杯铁观音,白了身旁这个有色心没色胆地男人,虽然刘彻的父亲是上海华晨集团的副总裁,刘彻自己也是一家跨国公司的中国区执行总裁,可以说在商界小有名气,但是因为她的父亲是上海黑道一个能上台面的人物。许多人都或多或少敬畏她,不过这些同是银行家俱乐部的男人还算好的,毕竟他们都有各自不可忽视地后台或者靠山,一般男人知道她的父亲是 上海金钱帮的副帮主后马上逃之天天。 赵雅荷,目前是一家大型外资企业的副总经理。去年凭借关系刚刚进入上海银行家俱乐部,位于上海浦东陆家嘴金融贸易区中心地带、坐落在犹如水晶桂冠的中银大厦内地银行家俱乐部,个人入会采用储值卡形式。人民币五十万元起,俱乐部不仅精致,而且奢华得很艺术。那里是鸟瞰黄浦江两岸美景的最佳位置,拥有上海最奢华也最昂贵的餐厅,还有十几套五星级标淮的卧室,可以说。银行家俱乐 部就是顶尖富人的沙龙聚会。 赵雅荷极力加入这个中国顶尖俱乐部的目的是为了能够见识一下这家俱乐部的神秘部长。但是至今为止她都只是零散的听到一些关于“他”地一些传奇商业事迹。其中韩韵在紫云山庄中遇到地掌握近两百亿流动资金的上海联利投资公司创建者范清河和周强文就是这家俱乐部的高级会员,至于那名神秘地俱乐部部长则是下届中国金融俱乐部主席最有竞争力的天才资本操作家管逸雪! “雅荷,告诉你一个好沾息。重庆申基奢侈品生活馆开张,听说汇集全球一百多个最高端的服饰品牌,也给你省点路费,免得你你老往欧美朝圣。” “我宁愿跑欧美。那里的质量我还信不过呢。你们还没有给我说上海地新闻呢!” “最近最大的新闻就是上海市市花夏诗筠和孔家大少爷的订婚晚宴上被太子党的太子打乱,我们心目中的女神也让人不敢相信的主动向那个神秘男子主动求婚,不要怀疑,就是主动求婚!要是知道夏大美女喜欢混迹黑道的男人,早几年我就不选择经商而是闯荡江湖了。”一名显然是暗恋夏诗筠的男子自嘲道。 “太子党的太子怎么会和夏诗筠有关系?” 叫“雅荷”的女子疑惑道,一个商界明星,一个黑道枭雄,这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人物怎么就牵扯在一起了,突然她想到刚才那辆驾驶夏诗筠兰博基尼的青年男子,不过她随即摇摇头,那样一个斯文儒雅的青年怎么可能是那个父亲一谈起就带着浓重敬畏的黑道霸主! “还有两件大事,你要先听黑道方面的呢还是商业?最近上海可不安静,你这次逃婚确实错过很多精彩的内幕。”一个褐色西装的斯文男子微笑道。 “商业吧,在商言商嘛。”赵雅荷耸耸肩轻笑道,这次她回到上海还没有敢回家呢。 “商业方面就是我们俱乐部的部长这次会在上海举办一次私人性质的大型聚会,到时候你们这些趋之若鹜的女人们就可以一览庐山直面了。至于黑道嘛,不可一世的青帮好像就在昨晚有了彻底的高层清洗,目前具体状况还不明朗,这个你爸应该要比我们清楚,好像又是和那个太子有关……” 就当他想到继续说下去的时候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在他们身边响起:“啧啧,赵小姐,噢,不,我的未婚妻,你可是让我在整个上海人面前丢尽了颜面,臭婊子!” 一个阴沉的青年还没有等到众人回神,就给了赵雅荷一个结实的巴掌,捧着脸的赵雅荷痴呆的望着这个横空出世的“未婚夫”不知所措,对于这个上海极有名气的花花公子,她只知道他的爷爷是青帮的长老,自己的父亲和金钱帮都要看他们的脸色行事,这一点,从这个“未婚夫”身后七八个彪形大汉的阵势就能够看出来。 因为纵欲过度而脸色苍白的青年淫笑道:“今天本公子就来一次霸王硬上弓,正好这家皇城大酒店的总统套房还算有情调,上次和大哥任浩就是在这里玩那个杭州女孩的,啧啧,你还真会挑地方啊。” 恐惧的赵雅荷丝毫不怀疑这个禽兽不如的家伙干不出这种事情,起身想要离开的她却被那名青年搂在怀里,见到这一幕的刘彻霍然起身厉声道:“你是谁,信不信我马上叫警察把你扣留几天,不要以为我在警察局没有熟人!”周围银行俱乐部成员也都是极为愤慨,有人已经准备报警,他们认为上海走一个绝对法制的社会,这种人渣就需要被清理掉。 青年肆意的揉捏赵雅荷的**,破口骂道:“果然是婊子,这种**一捏就知道被很多男人摸过,这次巴黎浪漫旅行和几个法国男人上过床?今天看我在床上怎么教你做一个正经守妇道的未婚妻!铁虎,把这个要把少爷送进警察局的家伙好好招待一番,谁要是敢打电话我就让他屁股开花,不信的话你们可以试试看!” 被青年手下毒打的刘彻显然比那些听到恐吓后马上噤若寒蝉不敢动弹的男人要更像个男人,咬紧牙关就是不肯求饶的他狠狠瞪着那个无法无天的青年,赵雅荷泪眼朦胧的看着这个印象不坏的男人,第一次发现他原来有着自己想不到的勇气。 轻轻品尝一杯江浙山区野茶的叶无道看到这一幕微微皱眉,淡淡道:“那个青年是谁,似乎很狂妄。” 张展风不屑道:“青帮二长老余丰平的孙子,在上海玩弄女人出名,和任浩这个家伙关系不错。” 叶无道放下准备浅尝的野茶,面无表情道:“把他带过来,让本太子教教他怎么做一个有品位的混蛋人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