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二章 上海霸主(下) - 极品公子

第二百五十二章 上海霸主(下)

“你确定你要用正在创造巨额利润的月涯网络公司买我?” 叶无道黑眸闪烁着不为人知的玩味笑意,一只手在夏诗筠柔嫩的胸口肆虐,另一只手在她的娇嫩臀部游走,这番旖旎情景要是被办公室外的那些无限崇敬夏诗筠的职员看到一定要当场晕眩,心目中一向清高骄傲的女神竟然在公共场合与男人做这种事情! 夏诗筠秋眸浮现一抹深沉的悲哀,但是很快带着坚决使劲点头,这最后的尊严还有内心的那份莫名的挣扎让她做出一个在外人眼中极其冲动的决定。 当叶无道让夏诗筠做出充满屈辱的姿势从后面强行进入她温润身体的一刻,两人都被那种水乳交融的畅快感觉刺激得舒服呻吟,叶无道双手握住春光暴露的坚挺双峰缓慢进出这具如玉似水的美妙身躯,每次进入夏诗筠的身体他都有一种畅快淋漓的感官享受,每一次都能够彻底将**发泄在那湿润温暖的秘境,不能否认,叶无道对这个身体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占有**。 夏诗筠清楚这根本不是她在“买”叶无道,脆弱的尊严让付出一切的她泪流满面,身体的刺激让她原本苍白的脸颊逐渐红润媚然,她悲哀的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情不自禁的适应叶无道的侵犯和进入,一种奇妙的默契和融合让她愈加痛恨自己。 “**的时候记得和我说一声,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既然你买我,我当然要让你得到最体贴的服务。**可不是简单的活塞运动。很快你就知道我对你是多么地尽心尽力。”叶无道趴在夏诗筠光滑的背上在她耳畔邪笑道。 夏诗筠痛恨叶无道对她身体温柔而持续的占有,为什么不是狂风暴雨很快结束的那种?夏诗筠紧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出声,但是娇腻的喘息仍然让她无地自容的想要杀了叶无道,恨声道:“你还没有好吗?” “你不**我怎么可能轻易丢盔弃甲一泻千里呢。我不是说了吗,等你**再说,否则你就一直等到你的职员进来见证我们的亲密接触吧。”叶无道咬着她的耳垂低声道,双手将夏诗筠的圣女峰揉捏出各种淫糜的形状。 “我快要**了……”夏诗筠在叶无道逐渐加快频率地冲击下闭上眼睛低声道,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后迎合叶无道伟岸的身躯,一想到门外跟随自己在中国网络并肩作战的员工有可能进入办公室夏诗筠再次选择妥协,精神。还有**。 就在夏诗筠在温和地律动中彻底释放激情达到**的时候,叶无道却突然加快冲刺,措手不及的夏诗筠早已经全身酥软。在这种出其不意的偷袭下终于所有的防御都成为不堪一击的摆设,妩媚蚀骨的呻吟从那娇嫩的檀口逸出,几乎要晕眩的夏诗筠彻底瘫软在叶无道怀里。 对**的追求就像对生存的渴望,都是一种本能。关键就在于你能压制或者说控制到什么程度。 满脸清泪的夏诗筠娇喘吁吁的坐在叶无道大腿上,叶无道微笑着递给她纸巾。示意她“收拾残局”,叶无道望着两人交合的部位笑道:“女人还真是水做地。” “难道没有你的份吗?” 听懂叶无道暧昧双关的夏诗筠恼羞成怒,但是她不知道**过后的她一笑一颦一怒一嗔都有着巨大地诱惑力。马上她就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和言语的越轨,羞涩难当的她瞥过头冷哼一声,但是仍然接过叶无道的纸巾胡乱擦拭起来。 “盛大已经遇到单一产品的瓶颈,我想月涯不可能单纯凭借《水月洞天》和《分食天下》这两款游戏打天下吧?” 叶无道手指轻轻敲打桌面淡淡道,中国网络游戏的巨大市场潜力、高获利性、高成长性的清晰的盈利模式使得中国本土的网络游戏公司如同雨后春笋般诞生,而夏诗筠的月涯网络公司无疑是其中的佼佼者和幸存者。因为被政府大力扶持的本土网络游戏虽然产品数量在不断增加,但在线人数却增长乏力,利润率也越来越低,逐渐面临僧多粥少的尴尬局面。 “我这次去日本就走想借鉴他们的成功模式融合中国本土的古老文化传统。希望能够打造出一款引起中国人共鸣的网游,我不会坐以待毙,等着网易和盛大以及日韩网游来围剿我们月涯。” “月涯对技术骨干的培养确实在中国首屈一指,技术上的淘汰其实才走最为直接和惨烈。” 叶无道知道网游这个行业的大规模员工和业务骨干集体跳槽现象已经屡见不鲜,这场激烈的人才争夺战从侧面说明了游戏领域开发高 素质人才极度短缺的现状。月涯网络能够从创建伊始就大力狠抓人才,这种魄力和大局观确实很难得,要知道目前中国有资格和能力创建自己人才库的只有网易和盛大寥寥数家大型企业,所以说月涯的崛起绝对不是幸运的偶然。 “美术类、策划类和程式类以及专业游戏测试人员构成了一个完整的游戏开发人才链,缺少其中任何一个环节,游戏开发都会严重脱节,制作进度都将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一款游戏进入市场,扣除网络服务商占有的大半利润和宣传、网吧、代理等渠道的利益分配,研发企业拿到手里的还不到5%!我们要想生存谈何容易,我当初不遗余力的培养人才梯队,其中的艰辛又才谁能够体会?!” 夏诗筠握着湿润的纸巾陷入伤感的沉思,网络服务商、门户网站、代理商靠此坐收渔利,研发企业要么幸运的成为兼具开发、运营、销售一体化的公司,要么成为大网站的内部部门和代理商地下属企业。有的就只能够偃旗息鼓。月涯公司在四方围剿中杀出重围虽然外表上风光无限,但是在《分食天下》还未盈利的时候只能用“惨胜”来形容这场市场争夺战。 “要不我给你找工。工资你自已看着办,电脑我虽然不敢说无人能敌,想要作出一些有创意的东西还是手到擒来的事情。”叶无道笑道嘴巴轻轻含住夏诗筠的娇嫩的** “我说过月涯以后就是你的了!”夏诗筠决绝道,脸颊的红润让人垂涎欲滴。 “你真舍得?”叶无道帮夏诗筠整理衣服和裙子后捏着她的下巴笑道。 夏诗筠看着叶无道额头上那鲜艳的血迹眼神暗淡道:“我不是守败奴,商业的尔虞我诈我已经厌倦了,我赚的钱足够我去做我想做的事情。” “我想没有一个女人会真正忍心抛弃自己地孩子,所以不管你怎么逃避。你都割舍不下一手创建的月涯公司。”叶无道轻轻擦拭额头上的血迹淡笑道,“既然你肯把月涯双手献给情人,那么你就不妨好人做到底,给我打工吧。” “谁是你的情人!”夏诗筠冷冷道。 “放心,月涯还是你的,至少法律上是。” 叶无道擦拭血迹微微皱眉道:“我本来就对网络游戏比较感兴趣,但是以前因为没有足够的经验和专业人才库所以放弃了这个诱人的想法,我想你如果要开发第三款游戏,资金链一定不轻松,游戏产业本来就是目前最烧钱的行业之一,通常一款3d网络游戏,研发阶段就要花费千万元左右。更何况小手笔小制作不是你的习惯,你想要缔造民族经典游戏必然投入相应的资金。恰好我地神话某团有一笔闲资金。” “你要知道投资网游是一种风险巨大的赌博,很有可能数亿资金的投入一分钱也捞不回来,这种商业事例并非没有。”夏诗筠眼眸闪过一丝异彩。但是语气依然冷淡,“而且我说过月涯是你地,我不会反悔,不管你把它买了还是兼并我都没有发言权。” “随便你,中午的时候我来接你吃午饭。” 叶无道起身抛下这句话后就走出月涯公司总裁办公室。离开银河大厦坐到那辆夏诗筠的兰博基尼淡淡道:“联系张展风,让他找一个地方我有事情要交待他,上海的黑帮势力大洗牌该拉开序幕了。” 暗中的龙月马上离开叶无道去联系望月鸾羽,经过一个晚上马不停蹄地清剿和整顿,望月鸾羽率领杀红眼的太子党亲卫军跟随太子刚刚收养的那条狗,张展风的青帮新兴势力现在应该还在如火如荼的大肆搞排除弄己的勾当。 正在疯狂扩张势力的张展风一听自己的主子要来交待事情,马上带着一大批耀武扬威的小弟在皇城大酒店给叶无道洗尘,浩浩荡荡的一群人开着近十辆宝马停在皇城大酒店,成为市区最醒目的一道风景线,许多消息灵通熟悉昨晚内幕的黑道人士都清楚这个张展风是新上位的上海黑道新贵,大半个青帮已经落入他的手中,众多黑帮都已经纷纷向这个心狠手辣的黑道魁首表示一定的祝贺。 张展风在几个得力干净以及不停点头哈腰的酒店经理陪同下走进这家五星级大酒店,一晚没睡布满血丝的他现在还没有办法平静澎湃的心境,这就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感觉吗?黑道江山代才人才出,各领上海风骚数十年,张展风清楚接下来整个上海都将匍匐在自己的脚下,拥才太子党这个雄浮的靠山让他十分安慰,看着昨晚一次次的暗杀被那个拿着精致短刀的漂亮女人一一杀于净,他知道这一次自己选对了主子。 亲自察看了豪华餐厅的奢侈布置后张展风微微点头,对于自己的主子,他是一个自己女人都可以奉献的角色,所以他选对了主子,叶无道其实也养对了一条上海的看门狗。“为什么那里还有一桌人?”张展风看见临窗角落有一桌气度不俗的男人谈笑风生,不禁微微皱眉。 “风爷,他们几个都是上海银行家俱乐部的人,小的也难做啊,希望风爷稍稍体谅一下。”酒店总经理诌媚道,在上海能够称为“爷”的人可绝对不会超过十个,尤其是像张展风这样才三十出头的男人更是只有他一个,显然这个酒店经理已经听到了一些昨晚上海黑道变动的消息。 “上海银行家俱乐部,希望他们不要给我惹事,否则别怪我让他们有钱没命花!” 张展风阴笑道,他虽然为人阴险跋扈,但是绝对不是那种莽撞冲动的黑道人物,主要成员是金融资深人士的上海银行家俱乐部,与香港的银行家俱乐部联合,在上海是最顶尖的成功商人俱乐部,和京城四大俱乐部南北对峙,这里面的成员倒不是说张展风惹不起,只不过现在张展风不想给叶无道这个新主子惹麻烦而已。 “阿镖,你说谁是那个让风哥敬畏的太子啊,跟了风哥一年多我从来没有见过风哥这么尊敬一个人。”皇城大酒店门口一名黑色西装的冷峻青年朝身边的同伴好奇问道,杀人杀了一个晚上的他还不知道在青帮总部里发生的屠杀真相。 “太子党的太子!我也是听一个大哥说的,风爷现在是这个神秘太子那方面的人。”另一强壮男人小心翼翼道。 “真不知道这个太子会是怎么样的恐怖,太子党的事迹我可是听得几乎可以倒背如流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叛乱就这么弹指间全部血腥镇压,恐怖,我只能说恐怖。” “等一下你就能够看到那个男人了,说实话,我一想到这个太子就有点颤抖。” “妈的,我还以为就我一个人这么窝囊呢。” …… 行事雷霆的张展风在等了酒店门口足足半个钟头后也没有一丝不耐烦的表情,他等待的那个男人,将是上海的幕后新霸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