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一章 上海霸主(中) - 极品公子

第二百五十一章 上海霸主(中)

叶无道当然明白地头蛇青帮肯定拥有非同凡响的影响力和坚实根基,他也没有奢望一个晚上能够将偌大的百年帮派清剿干净,事实上张展风这条狗一个晚上的成绩已经超出他的想象很多,虽然那个扬言要玩弄太子女人的任浩逃之夭夭,目前的成绩单已经让叶无道决定接下来好好提拔这条听话又能干的走狗,毕竟世界上很多人连畜生都远远不如。 夏诗筠的月涯公司和众多知名企业共同位于市区银河大厦,叶无道将那辆在上海仅此一家的蓝色跑车停在大厦门口,望着五十多层的金碧辉煌的银河大厦,顿时引来众多瞩目的视线,叶无道嘴角挂着纨绔子弟标志性的笑意走进大厦。 因为现在是上班高峰,电梯里拥挤的男女见到叶无道的时候都不由自主地让开一个空位,站在充斥各色香水和古龙水的电梯,听着这些上海人的问候和交谈,叶无道这个异类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上海拥有全国大城市的通病,优越感很强,也正是这种尤为激烈的优越感,造成他们对外群体的排斥性,他们更愿意说上海本土话,似乎这样就可以维护他们优越的“城市血统”。 一个从骨子里透出妩媚风情的白领丽人就站在叶无道面前,因为电梯里必然的挤压,叶无道可以清楚感受她全身的迷人曲线,只不过一想到马上就要见面的夏诗筠的极品身材,叶无道也就对这个美女没有多大性趣了,这种类型的美女叶无道身边实在不少,高贵典雅的杨宁素、妩媚天成的蔡羽绾,就算是那个浙江白领俱乐部的李依菲也要比她稍微出众一些。 但是美女白领身边的众多护花使者可不认为他们地女神会有男人不动心,看到叶无道和梦中情人的暧昧按触,早就憋着一肚子火气的他们恨不得用眼神杀了叶无道,恰好这些人和叶无道都在同一层走出电梯。那些摩拳擦掌淮备在美女面前展现英雄气概的白领阶层男人刚要对叶无道指手画脚,叶无道先发制人的冷冷道:“你们总裁夏诗筠的办公室在哪里?” 众多男士当场愕然,虽然见识过无数追求总裁的各种成功男人,但是这么年轻却这么嚣张地男人还是头一回看到,以前哪一个追求他们总裁的男人不是极力做出最绅士最优雅的谈吐举止,这个狂妄地家伙!就连那个原本以为叶无道是哪一家公子哥的白领丽人也更加确定这个英俊青年是一个有着一定背景便要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庸俗男人。 “如果不是业务上的来往,我们总裁不会见你。所以我想今天你是白来了。”白领丽人冷笑道,“就算你要追求我们总裁,似乎也应该带着一点东西吧。三年来我见过各种男人,唯独没有见过没有带礼物就想要见面的男人。” 叶无道微微皱眉道:“你只需要告诉我你们总裁的办公室在哪里。” 叶无道洒然一笑,好整以暇道:“哦?你难道要教我如何成为一名真正的绅士?” 那名撞上枪口的男人轻蔑道:“如果你愿意地话,我愿意浪费一点时间效劳。只不过想成为一名绅士并不是那么简单轻松的一件事情。恕我直言,我不敢保证如此对待一位美丽女性的你能够领会。” 这名不知道天高地厚一心想要在美女面前表现自己地男人根本就没有感受到叶无道那种与生俱来的危险气息,不过他的这番话确实让那名月涯公司的管理层美女很受用。 叶无道眉毛轻轻一挑,嘴角带着浓浓的嘲讽道:“男士裤子地长度以到鞋尖算起的第三个鞋带眼为宜。显然,你不是;裤边前面在鞋子上面应该刚好有一个小折痕,而裤边后面应该可以触及鞋后跟。显然,你仍然不是;一名合格绅士袖口应该‘钉上扣子,尽管这些扣子永远不会解开’,但遗憾的是,你依旧不是;至于你的领带和衬衫是否搭配我保留意见。最后我告诉你,一名绅士应该永远保持低调的优雅,而不是胡乱的利用语言攻击别人。” 与那些目瞪口呆的男人擦肩而过,叶无道走到那名眼睛绽放异彩的白领丽人面前优雅的微微躬身问道:“可以告诉我诗筠的办公室吗?” 白领丽人在给叶无道拈出夏诗筠的办公室后望着叶无道的背影微皱眉,诗筠?似乎没有哪一个男人有资格这么叫自己的老扳吧。就算是那个和总裁传出“绯闻”的孔家大少爷也是发乎情止乎礼,这个男人似乎有些特别,不理会那群弄巧成拙的尴尬护花使者,她走向自己的办公桌,眼神不时瞥向夏诗筠的那个总裁办公室。 月涯网络公司也许可以算是盈利率在整个上海也能名列前茅的明星公司,这家职员平均年龄只有二十四岁但是却是随地硕士博士的年轻公司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网络神话,这与总裁夏诗筠大力从北大清华以及中国美术学院等高等学府直接挖掘实用人才并且近乎挥霍的培养这群青年有着极大的关系,如今众多知名企业都在研究月涯公司的成长轨迹。 叶无道走进去的时候并没有敲门,对着电脑屏幕发呆的夏诗筠显然没有预料到这个家伙会出现在她的办公室,只是迷茫的出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女人心,海底针,就算是叶无道也不敢保证自己能够猜透她的想法。轻轻关上门叶无道走到夏诗筠背后,从她身后轻轻抱住那柔软的娇躯,一股清新的幽香沁人心脾,心旷神怡的叶无道闭上眼睛感受这份只有自己才能享受的温馨。 受到惊吓的夏诗筠猛然回神,剧烈挣扎的她在看清楚是叶无道后颓然放弃抵抗,仍由叶无道的双手在解开她的两颗纽扣后伸进衣领,在那片柔软和坚挺的领域肆意揉捏,叶无道抱着双颊粉红眼神羞涩的大美女坐在椅子上。邪笑道:“似乎你的身体比你地表情要老实很多。” 叶无道两根手指捏着那颗渐渐硬起来地葡萄微微用力,眉头一皱的夏诗筠哼了一声,虽然满脸怒气,但是比起刚才的无精打采已经算是动人许多。叶无道正想要彻底解放夏诗筠胸部地绝美风情的关键时刻,让人抓狂的敲门声“见缝插针”的在两人耳畔响起,不得不松开夏诗筠起身的叶无道狠狠咒骂了一句,松口气的夏诗筠脸色红润的整理凌乱的衣衫和头发。最后确定没有异样才迅速变成严肃的表情道:“进来。” 叶无道站在书柜前凝视着一盆名贵兰花,这株与通海剑兰、大雪素和小雪素一同誉为云南四大名兰的朱砂兰花似乎经过精心专业地照料,叶无道的外公对兰花格外衷情。所以叶无道自然没有少接触各种名贵兰花品种,像那些经过几百年发掘出来的品种----江浙春兰四大天王宋梅、亲圆、龙字、万字,最让叶无道倾心地是外公的那抹宝贝“大唐风羽”兰花,这个品种可是绝对的天价兰花,动辄几十万甚至上百万。 那名毕业于浙江大学便马上被夏诗筠挖掘到月涯公司的电脑高手、如今已经是网络程序设计界小有名气的月涯创意部管理人员地青年向夏诗筠汇报《分食天下》这款大型三维游戏的完善版本的情况,汇报情况的同时他不禁偷看那个能够这么长时间呆在总裁办公室的青年。 有些心不在焉地夏诗筠听着他的汇报。眉头越来越皱起来,《分食天下》虽然目前已经占据网络游戏的半壁江山,但是随着玩家的增加许多漏洞也随之出现,这就需要不断的完善和提升。网络游戏的运营虽然在各种商业项目中算得上是阳春白雪的运作,但是其中的激烈竞争也是让夏诗筠不敢有丝毫的松懈,即使这款风靡全国的游戏还在上升期。但是夏诗筠却已经开始着手准备新款游戏! 知道夏诗筠对《分食天下》的完善情况不满意,青年马上立下军令状一定在一个星期之内拿出像样的版本,脸色稍霁的夏诗筠也知道这种事情不是着急就能够出效果的,安慰和催促双管齐下的给这个明摆着暗恋自己的青年讲了一通,后者激情四射的走出办公室。只不过在关门的时候还是敌意的看了叶无道一眼。 “你对兰花也有研究?”夏诗筠在那名满腹狐疑的下手走出办公室后看似随意道。 “我曾经帮我外公照顾那盆大唐风羽,一个月我几乎是如履薄冰。”叶无道观察着那盆朱砂兰淡淡笑道。 夏诗筠怎么也没有想到叶无道会是一个“兰友”,能够照料比婴儿还娇贵的兰花极品大唐风羽那可需要相当深厚的相关知识。 “似乎一个好的创意对任何商业项目都至关重要。”叶无道虽然一直在观赏那株兰花,但是那些谈话一字不漏的被他记住脑海,网络游戏曾经是叶无道打算作为白手起家的项目,他怎么可能会是菜鸟。 “当然,你只要想想看一句‘每购买一瓶农夫山泉就是为北京申奥捐一分钱’给这个企业带来多大的利润就知道创意的可怕和可贵了。”夏诗筠揉揉太阳穴淡淡道。 “这让我想到一家企业的广告。”叶无道微笑道,“假如你能够看见自己的脚尖,那么我们建议你使用我公司生产的胸罩。” 忍俊不禁的夏诗筠嘴角微微翘起,柔和的弧度泄漏心中的愉悦。 叶无道转身望着夏诗筠,突然用一种很淡漠的语气道:“你有正常法律途经无法解决的人或者事吗?” 夏诗筠凝视着叶无道的眼睛冷冷道:“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们可以在你帮我解决这些事情后就互不相欠,从此互不相干,井水不犯河水,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叶无道耸耸肩微笑道:“如果可以这么说的话,应该就是这个意思。反正我也不想和一个没有感觉的女人**,这样一来你也算是一种解脱,你想要让我被孔家记恨的目的也已经达到,不妨告诉你,孔家背后还有一个更加庞大的华夏经济联盟,所以我想我们之间算是彻平。” 夏诗筠身体明显一震,神色僵硬冷笑道:“我们真的扯平了吗?” “当年那一次我付出整整十亿,这一次我也许赔上了整个神话集团,我想世界上没有哪一个女人会因为**得到这么多吧?”叶无道轻轻点头,眼睛里有着夏诗筠看不穿的玩味,嘴角的弧度见证了阴谋的序曲。 “我不是妓女,如果你想要,我给你把月涯公司送给你!不是你买我,是我买你!”泪水止不住滚落脸颊的夏诗筠抓起桌上那只叶无道给她的水晶小猪朝他砸去。 这一次叶无道依然没有躲避,今天一跺脚就足以让整个上海震上一震的黑道新霸主的额头再次被砸出触目惊心的血迹,夏诗筠怔怔看着那张因为鲜血而更加邪魁的脸庞,不知所措的呆立当场。叶无道嘴角悬挂着阴谋得逞的笑意走向夏诗筠,持她按倒在桌上,一把掀起她的裙子,邪笑道:“既然你买我,那我就尽量的满足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