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章 上海霸主(上) - 极品公子

第二百五十章 上海霸主(上)

等到叶无道回到夏诗筠公寓的时候只有孔雀在家,看到叶无道的时候小女孩马上扑到他的怀里不肯下来,抱着孔雀坐在大厅看新闻的叶无道思索着怎么安置这个棘手的天才女孩,是应该把她送回圣乔治光明学院还是把她留在自己身边? 叶无道抚摸着她的小脑袋闭目凝思,如果将她送到爷爷身边,圣乔治也许就会成为第二个明珠学院,孔雀也将成为第二个自己,这是一场危险性极大的赌博,如果她不会背叛自己,那么圣乔治光明学院就会成为第二个太子党的雏形,孔雀也将是自己最重要的一张底牌,但是一旦她选择**选择背叛,那么自己肯定要受到巨大的掣肘。 孔雀似乎感受到叶无道的焦虑,细心的轻轻揉捏他的肩膀,从回国见到叶无道的第一面说话后她便再没有开口。 “很多时候第二名没有奖品,比如战场,比如爱情,所以每一个男人都活得这么累。” 叶无道也不管身边的孔雀能否听懂自己所说的话自言自语道,船到桥头自然直,她的事情还有足够的时间考虑,现在的他已经有太多的事情需要一个人处理了,有些疲惫的冷峻脸庞浮起一抹自嘲,“步步为营做人,小心翼翼做事,说得就是我吧,什么时候才能够真正为所欲为呢?两年,我是否能够安然熬到两年后呢?” 青龙在日本掀起的狂潮已经通过东方冷羽无孔不入的信息搜寻传入叶无道耳中,在将靖国神社那些被日本政要包括首相参拜的军人灵位都被萧易辰砍得七零八落。日本政府已经严密封锁这个惊世骇俗的内幕,四处搜捕飘逸如神龙的这个龙帮青龙使者,结局叶无道用膝盖想也知道,除非是三个同等级数的顶尖高手才能够把青龙留下,但是整个日本恐怕能够真正对青龙构成威胁的也就两三个人。被青龙这么一折腾,叶无道知道自己再想去日本捣乱难度就要大很多,所以原本打算和夏诗筠去一趟日本最后也不得不打消念头。 孔云显然要比自己预料的要聪明,叶无道突然发现自己确实太小看华夏联盟的角色了,根据吴家提供的资料加上东方冷羽搜索到地信息这个孔家还是华夏联盟众多家族中最弱的一个。这个孔家家主虽然不能算是真正的枭雄,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即使林家覆灭、李凌锋的风云企业无暇南下,一个孔家在目前阶段也能够让神话集团吃不了兜着走,这就是叶无所谓“小心翼翼做事”的缘由,否则依照叶无道的个性孔云想要走出上海就是妄想。 “燕清舞,北方太子党,北方黑道联盟……” 叶无道头靠在沙发顶端喃喃道,如果追求这个学姐的话好像又要树立强敌了,女人尤其是美女的身后总是牵扯着巨大的麻烦,叶无道现在是深刻领悟其中的精髓了。“现在我就像是高空走钢丝的同时还要火中取栗,难度系数不小啊。惜水所说的‘借力打力’到底应该是如何的一个借法呢?” 叶无道第一次发现自己也有无法掌握的事情,微微头痛的他睁开晴却发现孔雀那双璀璨地紫色眸子里全是泪水,心疼道:“怎么了,是不想回圣乔治学校吗?” 孔雀使劲点点头。抱着叶无道地脖子小声哽咽。也许在她眼里圣乔治光明学院就像是一件可有可无的玩具,但是叶无道在她心中却是不可撼动的紧要存在。 叶无道放下那些让他头痛的想法,捏着孔雀水嫩的脸颊笑道:“难道圣乔治有人敢欺负我地孔雀?” 孔雀用那种叶无道也无法抗拒的幽怨眼神凝视着逐渐尴尬的男人,粉嫩的脸颊沾满泪水更加惹人怜爱。本身就精致完美的她加上天生地媚意风情。更加让叶无道觉得别扭,明明只是一个还不到十岁的小女孩,偏偏这么有“女人味”。 “我不会成为无道的累赘,虽然我想留在无道身边,但是我今天会回美国,两年后我要帮助无道把那些让你头痛的家伙都杀光!”孔雀狠狠抽泣道,当她说到这个杀字的时候叶无道明显感到一股彻骨的冰冷,他丝毫不怀疑这个女孩所说的真实性。 “爷爷今天会接你回去吧?” 叶无淡淡道,门外已经有人等待,看来爷爷是特意留给这个小丫头一天时间的。他知道只要自己想要把她留下,这个只是对自己乖巧温顺的女孩就肯定会义无反顾的留在自己身边,但是他准备来一次赌博,准备再一次强奸幸运女神! 孔雀轻轻点头,把脑袋埋在叶无道的脖子里再不肯说话。 “在学校如果有人和你作对,我希望你能够退一步,然后再进一步,懂这句话的意思吗?”叶无道柔声道,他已经习惯不将孔雀当作天真幼稚的小孩看待。 “无道是要我学会隐忍,然后蓄势持发,最后命中要害吗?”孔雀认真的仰着小脑袋道。 “你能这么说我就放心了,记住,不要像我这样处处锋芒毕露,一张一弛才是文武之道,一个忍字对于天才来说才是最难的,圣乔治学院肯定有不少的隐秘人物,我不希望你要我跑到美国去帮你解决问题,知道吗?”叶无道在她光滑的额头上亲了一口叮嘱道。 “我说过我不会拖无道的后腿,两年后我一定将整个圣乔治光明学院交给无道!” 孔雀皱着眉头嘟着小嘴道,歪着小脑袋凝视着叶无道,“到时候你要送给我什么礼物?” 叶无道微微一愣,这确实是一个不小的难题,看样子这个丫头是打算用整个圣乔治学院来做两年后的见面礼了,那自己似乎很难拿出相应的礼物送给这个充满神话色彩的女孩。 孔雀突然趴在叶无道耳边红着小脸说了一句话,饶是叶无道这种脸皮奇厚的家伙也是脸色微红,尴尬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从叶无道身上跳下来的孔雀深深望了一眼,然后留下一串银铃般的娇笑跑出房间,门外便是带她回美国的特种保镖,叶无道走到窗口看着一步三回头走进贵族版宾利的孔雀,心里被一股浓郁的失落填满,这个最像孩子也最不应该算是孩子的孔雀不经意间已经让有些冷血的他无法割舍。 两年后,我要做无道的女人,好吗? 想到刚才孔雀的那个要求,叶无道微笑着摇摇头,真是个顽皮的孩子。 “少主,刚刚得到消息,北京故宫的乾隆金银珠云龙纹甲胄和黄金镶宝金瓯永固杯双双失踪,传闻已经流落到上海,如果龙月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台湾黑帮和日本黑道勾结。中国政府在四处碰壁后可能会动用龙队,这样一来龙帮也许会有一些举动。”龙月跪在叶无道身后皱眉道,上海毕竟现在处于少主名义上的控制之下,如果和龙队起冲突的话对少主百害而无一利。 “乾隆金银珠云龙纹甲胄,‘金瓯永固’杯?啧啧,这可都是故宫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啊,这群废物可真够胆大的,有意思有意思,看来这次上海会更加热闹了。” 叶无道眯起狭长黑眸玩味笑道,这套乾隆金银珠云龙纹甲胄耗时四年,通身闪烁着正龙、升龙、行龙等十六条金龙,被乾隆作为戎装的象征;至于由十一颗珍珠、二十一颗红蓝宝石和四颗碧玺制成的金杯更是价值连城,更加值得寻味的是这两样绝世珍品都和龙帮的一个古老传说有牵扯。 “少主,龙队的实力不容小觑,它就是十年前青龙大人率领抗衡日本黑道的两只队伍之一。”龙月担忧道,龙组和龙队都是龙帮的禁卫军之一,只不过龙组最年轻资历最浅。 “龙库,龙库,难道真的有传说中的龙库?龙月,你有没有机会接触龙帮的藏书阁?”叶无道一连说了三个“龙库”,至于龙队他还没有很放在心上,井水不犯河水,只要对方不做太过分的事情他都不愿意牵扯龙帮这个中国黑道龙头。 “很难,只有四大龙主、九位长老以及三位龙使大人才能够自由进入藏书阁。一般的龙帮成员需要严格的审核和前面那些人的批准才能够出入龙阁。”龙月思索道,百年来擅闯龙阁而全身而退的人物似乎还没有出现。 叶无道轻轻点头,问道:“张展风对青帮外围势力的清理进展如何?” 龙月恭声道:“外围势力几乎在一夜之间便被这个卑鄙的家伙用各种龌龊手段解决干净,但是青帮的潜在势力出乎我们的意料,几个掌握实权的老头子都暗中积蓄力量,似乎是想把张展风这条乱咬人的疯狗干掉,几次暗杀都被我们挡下。” 叶无道微笑道:“让一条疯狗去咬一群老狗,龙月,你说是不是很有创意?起来吧,以后见到我就不要下跪了。” 龙月起身微笑不语,望向叶无道背影的眼神充满死心塌地的崇拜。 似乎应该去趟夏诗筠的月涯网络公司,叶无道走出夏诗筠的公寓开着那辆跑车驶出这个地价惊人的高档住宅小区。从昨晚起,叶无道就已经是上海的新任霸主,不管谁,用怎么样的手段阻拦都注定无济于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