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八章 政治游戏 - 极品公子

第二百四十八章 政治游戏

叶无道飚车回到浙江大学校园拉着苏惜水“私奔”去了一家星级宾馆缠绵了一个晚上,小别胜新婚,苏惜水直到清晨天亮才沉沉睡去,叶无道在准备好早餐后等苏惜水醒来一起吃了一顿难得的精致饭局,因为叶无道还要回上海处理青帮的事务,还有照顾偷偷溜回国的孔雀,苏惜水在吃完早餐叮嘱叶无道一定要把孔雀带到杭州后便回学校补充睡眠,叶无道开着那辆夏诗荺的兰博基尼行驶在沪抗高速公路上,脸上并没有因为一夜纵欲而有疲态,相反,这种床上运动让他显得神采奕奕。 就要到达上诲市区的时候叶无道接到小姨杨宁素的电话,风尘仆仆走马观花般拜访了浙江、上海和江苏这些地方和杨家有关系的老干部,杨宁素是送礼送到手发软,而且送礼还需要针对每个拜访对象的喜好来选择礼物,从字画古董到茶叶瓷器,杨宁素光是在礼品上就花了不下百万。 晚上回到杭州第二天早上便马上去向叶无道诉苦,结果本来想给叶无道一个惊喜的她到了学校以后却发现叶无道根本就不在浙大,兴师问罪的她大有把叶无道家法处置的想法,“无道,你不给我乖乖在学校苦读圣贤书,你去哪里干坏事?小心我给姐姐打小报告,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小人当道,苍天当死啊。” 叶无道笑道,他没有想到杨宁素会这么“调皮”,知道她既然有开玩笑的心情,证明没有让他马上掉头回去安慰她的必要,杨宁素不是苏惜水,后者柔弱,也许别人的一句话情侣地一个动作就能够让苏惜水感伤一整天。长久下去就算她没有离开自己的想法。整个人也会夫去光彩。 但是饱经风霜的小姨则不同,虽然内心同样柔软,但是叶无道如果真的放下手里地事情跑去大献殷勤,反而会惹杨宁素不高兴,不要忘了,是杨宁素教育叶无道要成为权力的最高掌握者,这些话杨宁素既然能说出口。当然有承受的能力,叶无道不是普逼的男人,杨宁素也不是普通的女人。 “你敢说我是小人?”杨宁素娇笑道。“既然你都这么说了,看来这次小人我是当定了,你就给我等着姐姐的深刻思想教育吧。” 叶无道笑着讨饶道:“别,我可不想被老妈训,你不是不知道那种滋味。你就大人有大量,饶了小的这一回吧。” “不行,哪有那么好说话地事情,我可不是什么大人,我只是一个小女子罢了。度量小,胸襟小,反正我正好要拾姐姐打电话汇报情况。”杨宁素走在浙大校园里。一手拿着手机,另一只雪白的小手轻轻提着裙摆,今天特地来看叶无道的她没有平时地职业套装,周围被她成熟高贵气质吸引的目光不计其数,整个省的商政界精英都无法抵挡杨宁素的魅力。试想这里的学生又怎么能够不拜倒在她的裙下。 叶无道故意为难道:“也不知道最近有没有时间去乌镇,看来被老妈训了一顿后是没有机会四处游手好闲喽。” 杨宁素在电话那头喊道:“叶无道,你要是不陪我去乌镇,我就……。” 叶无道奸笑道:“就怎么样啊?难不成你还能把我强奸了不成,说实话,我就怕某人又像某个时候那样对我做某种事特。” “你变态!反正要是你不陪我去乌镇的话,我就让姐姐好好收拾收拾你!”杨宁素威胁道,叶无道暧昧的话语让她粉颊通红无地自容,那次最后杨宁素硬是把叶无道压在身下来了次大胆的“男下女上”。看到周围诧异和惊艳的视线,娇羞地杨宁素快步走出校门口,坐上那辆引人瞩目的奔驰。 叶无道疑惑道:“噢,对了,这次你需要拜访很多人吗,怎么这长时间才回杭州?” 杨宁正色道:“虽然无道你现在还不需要跟政治有很多挂钩,但是不管怎么样,只要你经商就肯定要和政客打交道,我不希望你用黑道的那一套手段去应付政治。这次我除了去看望你的几个伯伯,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是拜访一些和杨家有交往的官员,不说那些在位的人,就是已经退休的老人也要一个不落的登门拜访,虽然说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但是这些老人的影响力显然不容小觑,即使不能够在关键的时候怎么出力,至少也不会扯你后腿。姐姐这次就要升迁副省长,你想想看,一个才四十岁出头的女人成为我们这个经济重省的二把手,会有招惹多少人嫉妒红眼和中伤流言?!” 叶无道皱眉道:“妈妈的政绩可是明摆在所有人面前。” 杨宁素耐心道:“现在中央对**的升迁格外敏感,你外公虽然现在军界还掌握实权,在政界也有不少的朋友,但是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树大招风啊,我们杨家再中立也有自己的圈子,没有圈子想要立足并且发展那就是天方夜谭,有了圈子自然就会有明显的或者潜在的对手,我不妨实话告诉你,这次要不是苏惜水的爷爷正式拍扳,姐姐肯定没有办法进入中央序列!从这次事件看来想要我们杨家垮掉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你外公为此大发雷霆,按下来几年中央可能会有不小的人事波动,哼,杨家要让那些以为我们与世无争就是软弱就好欺负的家伙吃一些苦头!” 叶无道眼神玲酷道:“看来我以前是小看政治了,玩商业玩政治我自认为不会输给任何人,但是这个政治游戏我确实是一个菜鸟。妈妈的苦衷我以前一直都没有能够体会,是我不对,下次宁素就给我具体讲述一下政治游戏的这个潜规则吧,就算我不会踏足政界,起码也能够给妈妈分一些忧。” 杨宁素微微点头欣慰道:“你能这样想是最好,姐姐一定会很开心,无道确实长大了。我们杨家我这一代你三个伯伯都是政界军界的明星人物,加上这次姐姐的升迁,加上你外公杨家这样一来就有五个人物跻身中央序列,试想谁不会对此忌惮不会对我们杨家虎视耽耽,所以这次我在上海和浙江、江苏的拜访都是不可或缺的必需,外公知道你不怎么对政治感兴趣,也就没有像你爷爷那样逼着你去从政,可是你外公看似显赫荣耀,其实步步为营如履薄冰啊。” 叶无道眼神黯然道:“是我不懂事,总是给外公惹麻烦,太子党的事情外公一定没有少操心吧?” 电话那头的杨宁素明显停顿了一下,有些伤感道:“有时间就给你外公报个平安,老人家总是惦记着你,经常在我们面靠念叨你,我知爸爸嘴上不说,但是心里还是希望你能够平平淡淡的生活,否则他怎么会让杨家你这一代唯一的男孩不从政,要知道一个家族的兴衰不仅仅看一代人或者两代人的鼎盛荣耀,最好是能够形成一个金字塔,没有你,杨家的金宇塔最底层就几乎成了空白,你伯伯的那几个女儿虽然不算弱,但是终究没有姐姐的才能,所以你确实应该多关心关心他老人家,爸爸为你做了很多事情都不愿意说,但是这一点你必须牢记在心!” 叶无道像是突然间再次成熟,沉声道:“小姨你放心,叶无道虽然姓叶,但是身体有一半是流淌着杨家的血液,谁要是敢动杨家,我就让他永世不得超生!不管那个人或者那个家族有怎么样的背景,我即使没有能力在政治游戏中击败他们,今天的叶无道也可以凭借太子党和手里的金钱摆平他们!” 杨宁素嘴角洋溢起淡淡的笑意,道:“我今天跟你说这些是我觉无道已轻长大成熟,不再是需要叶家和杨家时刻保护的那个孩子了,小姨不是要你怎么关注杨家的政治纷争,只是给你提个醒而已,我们杨家可都不是任人宰割的角色,你外公一旦动了真怒,就算是北京的那几个家伙也会退避三舍,所以无道你就放开手脚发展自己的事业,杨家都是你的坚实依靠!” “外公是一个好外公,外孙却不是一个好外孙。无道一定不会让杨家衰落在我的手里!”叶无道感动道,但是突然有了一种患得患失的担心,“在小姨眼里,无道是不是永远都是一个需要你指路的孩子?” 杨宁素微微一怔,随即轻声笑道:“现在的无道当然已经不是孩子,而是一个知道承担责任顶天立地的男人了。知道吗,每一次我要求 你去做什么其实我自己也会领悟学会很多东西,所以我现在更多的是无道的女人,而不是无道的小姨。” 叶无道松了一气,奸笑道:“要是在床上宁素既能够当无道的女人又能够当无道的小姨那就完美。” 电话那头马上传来杨宁素羞恼的斥责声,叶无道微笑着聆听这个有着特殊身份的女人充满柔情的话语,嘴角的弧度也洋溢着柔和的灿烂,既然这样,这次去上海就少杀一些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