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七章 白衣如雪 - 极品公子

第二百四十七章 白衣如雪

青龙萧易辰冰冷寂静的清眸冷冷环视着树下远处周围那些愤怒的家伙,傲视群雄的他丝毫没有英雄末路的想法,在他看来混战更加能够激发自己的战斗**,青龙未曾有过失败,将来也是!冷峻清寒的沧桑脸庞不再挂有温雅的笑意,冷清目光,不带有半点感情地负手背剑仰望天空,俊雅男子被一种无机的冷澈杀机笼罩。 他知道在树林中能够对他造成威胁的人不会超过五个,真正能够让他侧目的只有两个,一个在明,应该是被日本天皇授予武神荣誉的武藏玄村,一个在暗,应该是天照神舍那群废物的保护者。背后赤霄剑轻轻颤抖,帝道赤霄剑与人一旦通明,能够拦得住萧易辰就是痴人梦话。 风魔次郎狠狠瞥了一眼睁开眼睛的武藏玄村.不过再次望向萧易辰已经没有那种**裸的挑衅,毕竟能够如此轻松斩杀和他齐名的望月守云的变态绝对不是他能够无所顾忌挑战的对象风魔次郎虽然嗜血如命,但也不是一个不知道轻重的傻子。不过他在考虑自己要是一个站出来,会有多少人跟随他去进攻那个嚣张狂妄的家伙,亏本买卖他可不想做,关键是现在好像武藏玄村那个老头似乎不愿意自己出手。 武藏玄村望着高高在上的青龙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三十年不问世事不代表他不请楚日本和中国之间的纷争,尤其是对十年前他极力反对的那场黑道战争,青龙,这个男人是他十年来最在意的一个人物! “扶不起的阿斗却偏要夜郎自大,看来十年的坐井观天确实让这个东瀛蛮荒太过骄纵狂妄了,整整十年。浮出水面地天才却是贫瘠地如此可怜。” 萧易辰冷笑不已。在中国这十年中涌现出一大批潜力巨大的强劲新人,百年来三十岁史前就能跻身龙旁的不过寥寥数人,但是接下来的十年可能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的那个才智武功都是上上人的天才,南方头号战萧破军。陈影陵那个老头地乖,最主要的就是叶无道这个自己亲眼见证成长的怪物,一个有望超越自己创造的辉煌的青年! 没有人愿意用生命去挑衅这个高傲得对整个世界都不屑一顾的男人。 “扣刀断水水自流.举杯浇愁愁更愁。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晴歌。十年前我答应你十年里不再大开杀戒。十年后你是否会再次来到我跟前,难道我只能够用这种方式逼你和我说话吗?说我自作多情也好,自欺欺人也罢,我都希望我能够在你地心目中占有一席之地,只要你愿意。哪怕要我埋剑归隐做一个山野草民或者杀尽天下背负千古骂名也心甘如怡。” 负手而立的萧易辰是如此的落寞萧索,哪里有半点战胜的得意神色,这种超拔离群的风范气度让所有人都心折。 风魔次郎狠狠收回视线,一个玄妙地忍者风遁离开樱花树林,树下的伊贺流长老也随之消失。武藏玄村微微松了一口气。望向青龙的视线有着莫名的伤感,,再次闭上眼睛。 感觉索然无味的萧易辰徽徽摇头,深深望了一眼武藏玄村和天照神舍那地几个祭祀,然后萧然远去,如出无人之境。 晴歌,假如一定要有结局,我宁愿你爱上一个男子,也不要像我这样寂寞一生,寂寞,孤独,是很可怕东西。 富士山冰雪顶峰,一名雪衣女子站在风中,衣袖飘逸,神色玉润,那张平淡的倾国容颜没有一丝情绪波动,望着萧易辰远去的身影,轻启檀口,“中国这样的男人有两个的话,日本武道永无翻身之日。” 单薄的白色袍子勾勒出的纤细身段,乌缎般长发垂下直到小腿,这股缥缈气息和青龙萧易辰异常神似,如果不是萧然站立在这冰冷刺骨的雪山之巅,谁都会认为这个绝色美人是一个需要男人最细心呵护的柔弱女子。 这位清逸超群的女子身后恭敬站立着四个人,两个白须老者,一个明目绽放疯狂崇敬的潇洒青年,还有一个清秀女孩。那名女孩低声疑惑道:“大剑圣,为什么我们不把这名触犯国威的神秘男子永远留在这座圣山?” 被称为“大剑圣“的飘然女子没有说话,收回视线凝眸插在地上的那把古朴修长的白色长剑,神情肃穆,冰雪茫茫中.她虽然离身后的四个人只有几米远,但是仿佛天涯海角的距离,世俗尘埃永远不会沾染上她的衣衫,还有她的那把古剑。 那名青年微微皱眉道:“且不说我们能不能够把这个青龙留在圣山,就算留下,那也需要付出相当大的代价,这个代价也许是三名跻身日本十大高手的顶尖人物的阵亡,这个代价谁肯出?甲贺和伊贺流?武藏玄村?还是那个就知道躲在背后的天照神舍?” 清秀女孩抚模着手中的一把修长如玉的长刀,不服气道:“难道就这样让他杀干净整个日本?” 英俊青年嘴角翘起一个迷人的弧度,微笑道:“我倒是不介意这个男人把那些废物垃圾清理干净,不过你觉得这种人会动手去杀一些饭桶吗?你只要看看你动手选择的对象就知道,现在整个日本能够让他出手的人物绝对不会超过五个!一般来说青龙的下一任目标应该是日本武道前三甲的顶尖宗师,我想不出意外的应该是天照神舍这个和我们水月流同样神秘的日本守护神。但是那样一来政府就不会袖手旁观,也许日本政府不介意青龙重创山口组这个黑道龙头,但是绝对不能容忍任何人挑衅他们的精神支柱,这样一来青龙恐怕就没有那么逍遥自在了,毕竟亚洲黑道帝国龙帮也不敢和中国政府抗衡,我十分期待这个男人和日本政府的较量呢。” 无法反驳青年的女孩拉着身边一位白须老者噘嘴道:“师叔公,那个叫青龙的男人到底是什么来头啊,竟然连望月守云这样的忍术宗师都不是他的对手,剑折而亡,这个青龙真的是人吗?” 白须老者望着那张稚嫩的脸庞,小心翼翼看了一眼前面的雪衣女子低声道:“十年前,我曾经有幸和这个青龙交手,你要知道当初我们可是围攻他一人,之所以我肯当着你们的面揭自己的丑,那是因为每一个能够活下来的人都不认为那是耻辱,而是荣誉!为什么说这么多人打一个最终失败还是荣誉呢,因为这个男人就是高居中国龙榜榜首的巅峰武者,十三亿啊,十三亿的顶峰人物,你说他有多强大?” 女孩吐了吐娇嫩的丁香小舌狠狠瞪了一眼青年不再说话 英俊青年眼睛炽热的凝视着那修长如玉的女神,有疯狂,但更多的是敬畏。这位日本心目中的女武神是日本这个女子卑微国度的最奇特存在,她无与伦比的强大和完美无瑕的容颜气质使得整个日本男人都心甘情愿的匍匐在她脚下。 “青龙萧易辰是人,不是神,不是他无法被打败,而是你们太弱小。” 那位雪衣女子终于开口,清冷的语气和萧易辰如出一辙,同样自负和骄傲,“所以这次在圣山雪峰的修炼你们两个必须拿出足够的决心和毅力,我们水月流的青年一代实在太让我夫望了。你们先去峰谷静坐一天,明天我开始传授你们水月流忍术精髓。” 等到四人退下,她轻轻走到那柄如同秋水般的雪白长剑前,淡淡道:“雪魄月牙,你也应该感受到那把帝道之剑赤霄的挑战了吧,从我十年前接过代表水月流宗主身份的你,就没有拔剑出鞘。学剑十年,十年未曾拔剑,师傅,既然心中已经无剑,再次拔剑又何妨?!” 女子素手握住剑柄的那一刹那间,她原本垂下到浑圆小腿的青丝突然向后肆意飘舞,雪衣青丝,构成一幅唯美的画面。 女子手持雪魄月牙仰望天空,左手掐指一算,淡泊道:“难道一定要我去一趟中国?太白当道,群魔乱舞。这个杀破狼的血煞星局为何非要这把月牙做祭品?凰岈不出,谁与争锋!好一个青龙,好个凰屿,我,叶隐知心就不信你们可以随意践踏我们的圣域!” 日本剑道第一人,武学修养足以和武神武藏玄村抗衡。 白衣随风飘摇,长剑清亮如雪。 这样的女人需要怎样的男人才能够让其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