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六章 青龙缥缈 - 极品公子

第二百四十六章 青龙缥缈

“想要踏平甲贺流,就要从我的尸体上过去!”望月守云沉声道,十年苦修让他的心境和信心都极大稳固,这一战并非毫无悬念。手中那把日本四大名剑之一的典玄也开始因为共鸣而剑身颤抖不已,望月守云仰望着那名飘洒出尘的伟岸男子,萧易辰,能够让你再次出剑,将是我这一生最大的荣誉! 傲然立于众人头顶的青龙萧易辰凝视着望月守云手中的那把名剑淡淡道:“剑是好剑,只不过可惜了,终究是要折断。” 听得懂中文的望月守云并没有丝毫的愤怒,相反,他知道萧易辰这一战确实要把那柄十年前杀得日本黑道风声鹤唳的古剑出鞘饮血,这也间接等于萧易辰认可了他这十年面壁闭关的修为,这让望月守云瞬间放弃了所有负担包袱,倾尽全力应付这场战斗,就连国家和甲贺的荣誉都被他抛出脑外。 萧易辰缓缓拔出那把被叶无道赞叹不止的帝道之剑赤霄,用手指轻轻在剑身上弹了一下,清越声音刺破树下众人耳膜,几个弱者已经不由自主地抱住耳朵。萧易辰抚摸着这把跟随他出生入死将近四十年的古剑,眼里有着看穿世人没有的柔情,傲然笑道:“出手吧。” 望月守云凝神屏气,大喝一声,双手持剑弹向冷笑不语的青龙,浑身的血液几乎要沸腾,强大的战斗**让望月守云的感官得到最大程度的提升,战斗,尤其是和高手战斗,才是提高修为的最佳途径。他这一跃已经高过萧易辰头顶,狠狠劈下一剑,对于他这种层次的高手来说已经不需要华丽的招数。返璞归真才是王道。 帝道之剑。血颜赤霄。 一剑出,万剑折。 萧易辰淡雅一笑,单脚微动,樱花树枝轻轻一荡,飘然起身地他信手拈来地一剑随意迎向那望月守云的千钧一剑。 双剑锵然撞击。原本凭借下坠抢先出手占有天时地利的望月守云被萧易辰这一剑击向空中,飘摇之上的青龙萧易辰嘴角浮起一抹微笑,手腕轻微一转,手法玄奥妙绝,虽然动作平淡无奇。但是却在刹那间将本来雄浑的剑意再次提升一个层次。这也许就是一个顶尖高手和巅峰高手之间地差距了。返璞归真的平淡其实也有境界之分,这一剑没有刚才的那份恬淡,而是充满肃杀之意。 脸色微变的望月守云有点后悔刚才只用出七分实力试探萧易辰,否则现在也不至于如此狼狈,但是交锋初始他并不想回避对方这蕴含巨大杀伤力的一剑。因为他知道自己一旦让步就会引来对方地连锁打击,咬牙挥剑再次硬拼一击,一串火花在空中燃烧。 望月守云被击飞到一颗樱花树顶端,虽然才交手两剑,但是他知道对面这个男子并没有使出六层实力。跟着手中地古老名剑,望月守云惨然一笑,心道,我一定不会让你沦落到折断的地步! 身形乍起,望月守云以肉眼的极限急速冲向岿然不动的萧易辰,后者似乎并不急于出手,只是镇定自若的一一化解望月守云令人眼花缭乱地淋漓攻势,两人在樱花树林中留下一连窜绚烂身影,精通土遁和木遁的忍术大师配合炫目的九字真言,所有人都在惊叹这位甲贺宗主的强大和诡秘。 但正是望月守云这位日本武道宗师这种华丽的表演更加衬托出游刃有余地萧易辰的恐怖,微微皱眉的他似乎觉得可以解决战斗,左脚点地,身形飘开数米,避开望月手中名剑典玄那凌厉一击,轻声呤道:“六瓣莲花,凝血尘埃!” 一抹几乎让望月守云睁不开眼睛的灿烂寒星在头顶璀璨绽放,虽然格外耀眼动人,但是直接面对这片光芒的望月守云知道其中蕴藏的杀机足以让人堕入地狱永不超生。丝毫不敢托大的他用出忍术中的终极奥秘----甲贺流十三至高剑技之一的风涯龙卷破,在略微诧异的青龙似乎故意的停顿下望月守云依次用出十三密剑的前十剑,因为他也只能悟透十剑。 百年来能够全部参悟十三剑的宗师只有一人而已,望月守云已经算是天才中的天才。 “黔驴技穷了吗,那似乎没有继续等待的必要了。” 萧易辰冷笑道,深奥气势再次瞬间爆发,清冷虚无的气势和那把已经将名剑典玄砍得凹凸不平的赤霄剑相得益彰。萧易辰身形猛然拔高,挥剑如水,随着一声清亮剑吟,剑势如充沛天河,倒泄轰下,那种和银河倒流的一往无前让人生不出抗衡之心。 “这一剑,叫做君临天下。” 萧易辰在使出雷霆万钧的那一剑后,并不去看望月守云,脚步轻移,随后再次飘向原先那棵樱花树顶。所学之博,出手之奇,拿捏之精准,令人叹为观止。在场的所有人都万分敌视这个神秘男人,但是从武学修为上看没有谁不承认青龙的无可匹敌。 但是当所有人都带着疑惑看向望月守云的时候,都是目瞪口呆,那位日本排名第五的宗师手中的名剑已经断折,手握半截古剑的老人嘴角的血迹越来越浓重,那股英雄迟暮的悲哀气息越来越萧索。 “这一战,并不辱没赤霄。” 萧易辰举起那把凝重风化的长剑,吹掉剑身上的一滴血珠,还剑入鞘,动作潇洒至极,一切都清雅入骨。 望月守云原本苍白无色的脸孔浮现一抹悲壮的欣慰神色,喃喃道:“好,好,好!十年不算虚度,能够败在赤霄剑下,也是每一个剑客的荣誉!能够死在青龙的手下,也是每一个武者的荣誉!” 当望月守云闭上眼睛的时候,所有甲贺流忍者和望月家族成员都跪在地上哽咽抽泣。 即使败了,望月守云也没有丧失最后的尊严,因为即使是死,他也没有倒下! 他是在用死亡守护自己最后的尊严。 “叶无道啊叶无道,看来能够超越我的人只有你了,能否逼使我使出全力就看你的天赋和实力了。日本这个残局就交给你了,我不过是给他们敲响丧钟而已,这样一来这群井底之蛙应该不会那么鼠目寸光了,而你要扫荡日本的难度也就要大很多了,呵呵,这个时候的你一定在郁闷吧。” 望着满目惊骇的众人,萧易辰清眸中充溢着浓重的不屑和蔑视,愚蠢却自大的民族,若非怕叶无道日后缺少报复的兴趣,他真有一口气杀入人群的冲动,与望月守云这一战其实刚刚激发他的杀机,帝道赤霄更是兴奋地龙鸣不已,十年未曾饮血,高手实在寂寞,一直隐藏实力的萧易辰强行抑制杀意,他内心十分希望下面那群高手能够联手挑战自己,但是似乎那帮高手并没有这种诱人的想法。 面面相觑的日本武术界众人都看到了对方眼睛里的震撼和恐惧。 原本一直安静观点的风魔次郎忽然仰首嘷叫,野兽似的纵声狂啸,啸声中充满凶残暴戾意味,那些道行不够的家伙再次捧头露出痛苦之色,今天观点的日本高手将近四百人,良莠不齐的观众群有不少被副出原形。一个纵身跳跃到他那颗樱花树顶的风魔次郎狠狠瞪着神闲气静的青龙萧易辰,这种级别的超级高手让他这个杀人如麻的嗜血狂人爆发惊人的杀意。 整场激战都是闭目不语的武藏玄村这一刻才睁开双眼,这位双眸精光大盛的日本武神散去一身与自然平和共存的静谧宁和,取而代之的是如同十万大山层层叠叠的雄浑强霸,顶天立地的凛然气势终于让人见识到这位三十年韬光养晦的武神那强大无匹不可侵犯的一面,风魔次郎的那种尖锐惨厉啸声逐渐被这位老人的沉浑气势抚平。 日本武道第七的风魔次郎和跻身三甲的武藏玄村确实有细微的差距,这种差距虽然不是天壤云泥,但是一旦真正交手便足以致命。 萧易辰轻蔑的望着群情激愤而蠢蠢欲动的日本武人,想要和十年前那样一起上? 青龙和赤霄随时奉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