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 棋逢对手(下) - 极品公子

第二百四十四章 棋逢对手(下)

北方太子站起身再次走到庞大恢宏的落地窗前,这座象征着中国荣辱兴衰的城市总有着让人难以释怀和割舍的地方,淡淡道:“商宇,知道我为什么要跟你说这么多话吗?” “说实话,我几乎根本不清楚太子的想法和思维。”商宇惭愧道,不过从刚才那番话中他真正体会太子的关切,这让他着实感动了一回。 “你的父母曾经叮嘱我要好好照顾和磨练你,这并不是最主要的,关键是你的表现让我看到当年的我,你就像是我的影子,我不得不格外关照你。”儒雅青年阅尽沧桑的脸庞浮现出一抹难得的淡淡伤感,原本古井不波的神色因为这一缕涟漪愈加迷人,他确实是一个让任何女人都无法拒绝的男人。 “谢谢太子!” 商宇听到这句话身体一震,跪在这个伤感忧郁的男子面前,虽然说男儿膝下有,黄金但是商宇知道几乎没有一个北方男人会认为跪在北方太子党太子面前是一件丢人的事情。 “不用谢我,我不需要感谢,从来都是。”男人负手凝望北京夜景的辉煌淡淡道。 “也许太子不需要忠诚,但是商宇却愿意粉身碎骨报答太子的知遇之恩!”跪在地上的商宇泪流满面哽咽道,从小到大这是第一次给人下跪! “起来吧,我不想看到男人流泪。我生平几乎没有格外重视或者轻视过谁,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男子等到商宇站起来后依旧望着北京满城地绚烂灯火,脸上的那抹忧伤已经不见,“回去代我向伯父伯母问好。” 商宇走出高贵典雅的大厅后狠狠呼吸了一下。今天这种境遇让他受宠若惊,他决定今晚要找“京城四公子”的其余三个好好地庆祝一番。 男人在商宇走出去很久都没有动静。最后从凝思中回神的他轻轻扬手。大门被一个青年推开,走到他身后低头恭敬道:“太子。” 这个青年赫然是明珠学院四公子之中的李天扬,也就是那个创建英雄会最后动成为太子党踏脚石的李天扬。 “你曾经和叶无道直接交过手,感觉怎么样?”北方太子没有转身淡淡问道,李天扬的父亲是北方黑道的一名枭雄人物,正所谓虎父无犬子,这个儿子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虽然在南方英雄会败给叶无道的太子党。但是李天扬表现出来的才能让他能够站在这里说话。 “谋定而后动,所以能够出其不意攻其不备,这一点,叶无道很像太子商业上的对手管逸雪。”李天扬轻声道。 “最近还好吧。把你派到北方黑道联盟里去,我是希望你能够在哪里倒下在哪里爬起,我给你一个同叶无道较量的黑道场所,关键看你能否把握。最多两年,我就会和叶无道进行一场政治、经济和黑道的全方位对抗。到时候我不想看到你地不堪一击。”男人平淡的语气蕴含巨大的威严。 李天扬没有说话,因为他知道行动才是最好的证明。 “听说葵花会地会长看上了你的妹妹?”男人问了一个看似无关紧要的问题。 “是的……如果可以,天扬会照顾大局,牺牲淡月。”李天扬黑色的眸子积聚刻骨铭心地伤痛和悔恨。 “你妹妹李淡月确实是一个很可人的小女孩,葵花会也确实是一个很彪悍的北方帮派。”北方太子若有所思道,只是嘴角却勾起一个嘲讽的弧度。 “我知道该怎么办,太子,我一定不会冲动。”李天扬眼睛里几乎没有一丝的光彩。 “你确定你知道该怎么办?”男人冷笑道。 “成大事者,岂能因为一个女人畏手畏脚!” 李天扬痛苦道,这个葵花会是北方麒麟会、铁血帮和凤堂的第四大帮派,更加让人头痛的是葵花会的会长和北方杀手联盟盟主是八拜之交,北方杀手联盟的恐怖是整个北方政商界和黑道都忌惮不已的组织,只收钱不认人,只要开得起价钱,就是暗杀国家领导也不是问题!虽然这次杀手联盟的王牌战死杭州街头,但是依旧没有谁会怀疑这个杀手组织的恐怖战斗力,因为这个杀手聪明有着中国杀手榜的三名成员,最显赫的并不是那名被誉为北方头号战将的青年,而是另一名杀手,真正没有一次失手纪录的杀手,据说这个杀手联盟的中流砥柱出价从来不少于五百万! 葵花会素来和杀手联盟共进退,所以想要和葵花会做对一般都得掂量掂量自己的斤两是否熬得住杀手联盟的疯狂刺杀。不光是这点,葵花会还是北京天津两地以及河南省最大的黑帮,能够在天子脚下经营数十年,其中和政府官员的复杂关系可想而知,所以想彻底扳倒葵花会几乎是天方夜谭。 李天扬虽然表面上是北方太子的爱将,也是北方黑道联盟的代言人之一,但是实权并不多,所以这次他只能够忍痛割爱,做出自己也无法原谅的事情。 “一个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无法保护的人,还想成就大事?滑天下之大稽!” 男人冷冷道,明显的怒气让李天扬感到无比的心虚和慌张,“一个葵花会就能把你变成这么废物,我还指望你能干出什么大事?叶无道能够因为一个巴掌把整个青狼帮杀光,你呢?哪个家伙说要把成功建立在心爱女人的牺牲上?我很失望,这是你的最后一次机会,李天扬!” 目瞪口呆的李天扬还在那里慢慢咀嚼这个男人的话,其实这番话虽然让他很忐忑不安,但是也像是吃了一颗定心丸一样给了李天扬很大信心,因为原先他打算要牺牲自己的妹妹是考虑不让自己身后代表着的北方黑道联盟和葵花会因此起摩擦冲突,他怕这个神秘男人会因此对他失去信心,李天扬知道,要想真正彻底的打败叶无道,只能靠这个北方太子,自己的父亲固然有不弱的实力,但是比起葵花会还有不小的差距,更不要说雄霸整个南方的太子党!但是男人这番话让他真正放心,因为这番话间接表明这个男人并不反对自己对抗葵花会,哪怕是一定程度的代表黑道联盟! 应该是葵花会在北京这个核心敏感地区的势力范围太刺眼了吧,李天扬敏感的捕捉到一丝信息,葵花会也快到头了!但是不管怎么样,淡月能够不被那个畜生糟蹋才是最让李天扬欣慰的关键,想到这里,他把满腔的愤怒都引向叶无道。 不理会脑筋急转的李天扬,男子喃喃自语道:“南方太子党,北方太子党,难道真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一山不容二虎,中国虽然地大物博,但是仍然容不下两个太子!清舞,你会选择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