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三章 棋逢对手(中) - 极品公子

第二百四十三章 棋逢对手(中)

“凌锋,你怎么看待这个叶无道?”儒雅青年淡淡问道,眼眸闪烁着智慧的光芒。 “貌似猖狂,实则隐忍;一个枭雄应该具备的素质都在三年后的商业和黑道行为上得到体现,绝对准确的冷静,斩草除根的冷血,心机和谋略都很不错,这些从神话集团的发展、斧头帮和青狼帮的剿灭、以及上海青帮的内斗中都能看出来,很多人都认为叶无道唯一的缺点是他的女人,对此我不发表言论。”李凌锋略微思考慢慢说出自己对如今这个叶无道的看法。 “你对他的评价在很多人看来已经算是极高,但是在我看来仍然低了,其实这一连串让人眼花缭乱的事件看似是叶无道凭借自己和靠山做出的嚣张举动,但是我想说……”文雅青年顿了一下,继续道:“叶无道并不是狂傲,而是在使用障眼法。” 李凌锋和商宇都是疑惑不解,叶无道挑衅的可是龙帮的权威和众多黑道的禁忌,这是还是障眼法?要是从别人嘴里说出这个看法,李凌锋和商宇都会不屑一顾,但是从“他”口中道出分量就不同了。 “我想不出意外的话,叶无道一直在隐藏实力,即使正是他迫使北方头号战将战死街头!” 不理会震惊的两人,闭目思索的儒雅贵族青年继续道:“很多人都会有叶无道已经达到能力极限地那种错觉。非也非也,这个叶无道的底牌我们根本就没有看见,我们看见的也许还是冰山一角,你们仔细想想看。从神话集团创建和整顿南方太子党开始他是否运用过杨家的政府资源,没有!有没有挪用过叶家地流动资金。没有!” 商定点头道;“虽然这个见解很让人震撼。但是确实让人深思。这个叶无道不简单,我派人调查过,有一个三年的神秘时间,就算的再怎么查也没有结果,外界传闻是在三年前地生日庆宴前去接受家族继承人训练,但是白痴都知道叶无道能有今天肯定是那三年地结果。” 李凌锋轻轻抚摸左手的玉斑指,沉声道:“三年前的叶无道虽然是一个十足的花花公子,但是智商和情商都不低,不排除刻意隐藏实力的可能。三年后不出意外的话,他还有王牌握在手里,看来这两年再不甘心也只能看着他的神话集团逐渐壮大了,毕竟攘外必先安内。一个管逸雪就足够让风云企业头痛了。” 儒雅青年微笑道:“两年是一个界限,这两年我会尽力试探出叶无道的底线,我相信叶无道不是神,等到两年后他地商业帝国和黑道帝国都走向成熟,我再真正出手。看着两个庞大的帝国在自己手中灰飞烟灭确实会有莫大的成就感,但是你们要知道,我这是在赌博,在赌叶无道不是神,在用我这么多年所有的心血去赌博,我到现在才知道自己冰冷地血液也有这种疯狂的因子,真不知道是应该悲哀还是庆幸。” 商宇眼中绽放炙热的光芒,道:“如果太子你还不能称为神的话,那个叶无道根本就没有这个资格!” 太子!李凌锋听到这个词汇的时候眼神有些莫名地光彩,这次就算那个在北方几乎被看作神的男人也没有发现。 “好了,你们先出去吧,我还有客人。” 儒雅青年并没有对商宇的这句话否认,过分的谦虚就是骄傲,在这个越骄傲越能够走上神坛越谦虚越被轻视的时代,他实在找不到一个给创造无数辉煌的自己一个谦虚的理由,他是一个几乎没有缺点的人,这一点他自己也知道,除非没有缺点也是一种缺点。 就在商宇即将走出大厅的时候,这个北方太子党的太子叫住他,商宇疑惑的走到他面前。 “不要和李凌锋走得太近。” “难道李凌锋是管逸雪这个草根集团的间谍?”商宇紧张道,中国金融俱乐部素来有草根和贵族阶层之分,管逸雪这些平民出身的商界骄子自成一派,和他们这些出身豪门将门的子弟公子格格不入,李凌锋这个没有丝毫背影完全凭借自己实力走到今天的男人很多时候都让商宇感到不舒服。 “那倒不是,李凌锋这个人不简单,不出意外的话,他的人在太子党或者神话集团已经有人打进核心层。” “太子你不需要防着李凌锋吗?” “防?怎么防?为什么要防?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这是用人最基本的原则。”儒雅青年哈哈一笑说不出的风流潇洒,“这个李凌锋可是这届金融俱乐部选举的关键人物,风云企业总裁,麒麟会龙头,这些头衔哪一个不是可以压死一大批人。这样一个人才我会眼睁睁的搁置一旁浪费资源?” “但是我始终认为李凌锋这个人没有足够的忠诚,而且我的这个圈子里的人都不怎么喜欢李凌锋。” “忠诚?难道你没有听说过忠诚只是因为没有足够的背叛筹码吗,李凌锋是一个不需要付出太多忠诚的人,他和你不一样,以后你与其观察叶无道的动静,还不如多花点时间注意李凌锋这个白手起家的人,不是我不放心他而要你盯梢,我只是想要让你看看李凌锋的为人处世,毕竟能够拥有今天的地位确实需要付出比你更多的心血和努力,你不是比不上李凌锋,只是你的经验和阅历都不如他,有一天要较量的话肯定是你吃亏。还有,叶无道是我的对手,我不需要你插手,你知道我的性格,我不希望自己的猎物和目标被人骚扰。” “商宇一定谨记在心!” 商宇这个父母都是中央里大人物的北京少爷轻轻点头,其实作为北方太子党的核心精英,对于能够接受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太子的面授机宜都是十分自豪的事情。 北方太子站起身再次走到庞大恢宏的落地窗前,这座象征着中国荣辱兴衰的城市总有着让人难以释怀和割舍的地方,作为权力的核心,这里更能让人深入肌肤、血液甚至灵魂的感受到权力的魅力。权力,作为男人最好的春药,一旦拥有太多动无法发泄,一般都会自取灭亡,所以都要寻找一个发泄的途径和对象。 显然,身在浙江的叶无道成为这个北方太子的目标。 “商宇,知道我为什么要跟你说这么多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