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二章 棋逢对手(上) - 极品公子

第二百四十二章 棋逢对手(上)

北京,一座天子脚下的古老城市,商业在这里如鱼得水,因为这里是中国红顶商人最密集的地方。 北京京城大厦五十层的三百六十度视角的落地长窗使得这座金碧辉煌的大厦在城市中彰显得鹤立鸡群,从从踏进俱乐部那一刻起,便能俯瞰北京城。它号称“中国第一富人俱乐部”,云集了全球500强大部分中国公司的总裁和相当数量的驻华大使。 成立于1993年的京城俱乐部主要会员是商界精英、新兴产业人士和使馆工作人员,其中商界巨雄李泽楷、许荣茂都是其中的会员,外部传闻获得个人会藉需要百万人民币,公司会藉则是三百万,这个北京的巨型俱乐部是中国最早的高级私人会所,也是中国商业精英阶层首选的私人商务俱乐部。 一名儒雅斯文的青年端着一杯波尔多阿萨克庄园的极品葡萄酒站在窗前沉默不语,披肩的黑发和璀璨如星辰的黑眸将他的忧郁气质肆意释放在这京城大厦顶层,这个高贵如皇族的青年身后站着一名眉宇间傲气逼人但是神色恭敬的青年,还有一位竟然是风云企业的总裁李凌锋,这位北方黑道枭雄此时丝毫没有面对别人的俯视姿态。 “凌锋,知道最近是谁向你的风云企业挑衅吗?”那位落寞望着满城灯火的青年轻轻摇晃着手中的酒杯淡淡道。 “应该是管逸雪他们。风云企业这次损失不小,本来我打算南下扩张业务以便能够击垮神话集团,但是现在看来我需要先清理企业内部地问题和应付管逸雪金融集团的骚扰。”李凌锋叹了一口气,管逸雪这种等级的对手丝毫不弱于单枪匹马的陈影陵。谁都不敢掉以轻心。 “这似乎不符合管逸雪地风格,谋而后动、万无一失才是他的行事准则。虽然他喜欢刺激地赌博。但是这么早就对付你确实很诡异,果然是一个总是带给我惊奇地对手。”儒雅青年嘴角微微翘起,面对管逸雪这样的对手才是他最大的乐趣。 “既然管逸雪已经向我们公然挑衅,那么我们怎么可以闭关自守坐以待毙?我就不信,当年的手下败将能够与今天的我们抗衡!要是不愿意打草惊蛇,我可以用我一个人手上的资源和管逸雪这个金融集团来一场‘彩排’。”那名一直刻意隐藏狂傲气息的青年狠声道。 “匹夫之勇谋士之智,你是前者有余后者不足,也许要你开辟疆土不是问题。但是成王成雄却是十分困难,知道你为什么一直不能超越管逸雪吗?大局观,对整个局势的观察力和控制力你不如他,如果你要和他斗。结局只有一个,一败涂地。” 儒雅青年摇摇头收回视线凝视着酒杯中娇艳地液体,皱眉道:“管逸雪要是你能够轻易打败,我又怎么可能和他相持对峙到现在,我告诉你。你们见到的管逸雪绝对只是冰山一角,他比他那个用商业对抗政治叫板北京政府的哥哥还要深藏不露。” 那个被教训的青年没有丝毫地不满,反而温顺的低头受教,能够让他这种人甘心低头在外人看来绝对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为什么?因为这个青年在北京和其他三个父母都是中央要员的公子哥称作“京城四公子”,他的靠山足以让任何一个省市地方政府官员遭受灭顶之灾,关键是他凭借超大地政治人脉和商业天赋成为北方显赫的商业集团总裁,与慕容雪痕、夏诗筠一同成为中国十大青年之一。 “管逸雪,这步棋确实有点横空出世天马行空的感觉,有趣有趣。商宇,你最近最好不要动管逸雪,金融俱乐部主席选举就要开始,管逸雪本来就是志在必得,你要是再给我捅篓子就等于把这个敏感关键的位置献给管逸雪,如虎添翼,到时候的管逸雪不但有和我们经济竞争的商业资本,还有一定程度的政治资本。” 儒雅青年将那杯比黄金还要珍贵的葡萄酒缓慢倒在曾经是玛巴切新皇宫里的名贵手强地毯上,这种惊世骇俗的行径并没有身后青年和李凌锋觉得不妥,被他叫做商宇的青年恭敬点头,对商宇来说“他”说的话远远要比身居高位的父母的苦口婆心来得重要,几乎可以算作是圣旨看待。 “凌锋,我随手搞的这个北方黑道联盟你怎么看待?”当半杯葡萄酒都倒在地毯上后青年走到一幅张大千泼墨面前的古典藤椅坐下微笑问道。 “百年来能够联合北方这些桀獒不驯的黑道帮派的人只有一个,所以不管成果如何,这都是实力和身份的象征。” 李凌锋一想到北方黑道联盟便由衷钦佩眼前这个温文尔雅的青年,北方黑道素来彪悍不服管辖,不要说统一黑道,就是平常的摩擦也都是火爆异常,动不动就是倾巢出动的火拼厮杀,能够让几十个相互仇恨的黑道大佬坐在同一张桌旁的难度丝毫不亚于制造一起影响亚洲局势的经济风暴。 但就是眼前这个在经济领域呼风唤雨的青年“随意”便把北方黑道的绝大多数不可一世的魁首请到一起签订和平协议,任何一个魁首见到他都得毕恭毕敬的称呼一声盟主! “似乎你是间接告诉我这个联盟其实并没有多大实质作用,而只是一个象征意义?”儒雅青年示意两人都坐下,摇晃着手中的酒杯淡笑道,没有一丝怒气和阴沉,但是那种和语气神色无关的压迫感同样让李凌锋和商宇感到不适应。 “凌锋当然不是这个意思,甚至可以说,除了龙帮的四大龙主,现在这个黑道聪明的盟主位置就是中国黑道的第五号人物,虽然象征性比较强,但是这并不能够抹杀这个位置的强悍,试想北方黑道谁能够振臂一呼群雄呼应?”李凌锋有些惶恐道,小心翼翼的字斟句酌。 “呵呵,不需要把我捧到天上去,我这个人没有让我自己觉得欣慰的优点,除了自知之明。”儒雅青年把酒杯放在一旁,感叹道:“这个黑道联盟其实我根本就没有抱太大的希望和精力,你也知道,我和云修的交情,我不会让他太难堪,龙帮虽然对南方局势十分关注,但是任何触犯威严的苗头都会被这个神秘组织在适当时机扑灭,我可不想给自己惹下太多麻烦。” “传闻帝师近期就要成为龙帮的新任龙主了,这样一来我们就能够不用再看南方轩辕龙主的眼色了。”商宇把玩着手中的一颗圆润蓝田玉珠笑道,“帝师柳云修,将是龙帮千年来最年轻的龙主,这样的角色只能做朋友不能做敌人,看来有人要大麻烦了。” 李凌锋眼睛里闪过一抹悄然的异彩,虽然稍纵即逝,但是仍然被儒雅青年看在眼中,看着有些洋洋得意的商宇,脸上的笑意温度悄然降低,商宇能够有今天的成就固然有家族势力的作用,但是本身的雄厚实力才是让他能够有资格坐在他面前的关键,偌大的中国能够直接和他对话的人物并不多。 商宇敏锐感受到儒雅青年的细微变化后马上闭嘴,一个人说话越多就越容易犯错,尤其是在他面前。 “年少轻狂,锐气最为可贵,但是容易失言忘形,这一点,也是你比管逸雪和那个他逊色的原因。”儒雅青年淡淡道,不理会低头深思的商宇,朝李凌锋微微一笑,“听说北方杀手联盟的头号种子战死杭州?” “叶无道确实很强,已经超乎我的想象,原本以为我能够轻松将这个人杀死,但是经此一战,叶无道的实力根本就是足以冲击龙榜候选人的恐怖,也许众多迷惑的表面下他拥有刻意隐藏资本和实力的习惯,三年前,我确实应该将他彻底击败,是我的失策。” 李凌锋脸色平静道,不管怎么样,在近期的黑道和商业上他都不可能对付叶无道进行直接的对抗,三年前那个可以像一只蚂蚁一样被自己轻易捏死的叶无道竟然在三年后将北方头号战将玩弄于掌心。而且陈影陵这个让他寝食难安的男人还是他的手下,这样的对手让即使面对眼前这个男人也不动声色的李凌锋感到一阵疲惫。 “叶无道能够将那个变态干掉?记得当初我花三百万雇用他去杀黑龙江黑道大佬章红峰的时候,那可是一片腥风血雨,要不是最后章红峰卑躬屈膝的求我,整个黑龙江的黑道重要成员都要被这个天才杀手给清理干净了。”商宇震惊道,原本以为能够将这个变态干掉的家伙肯定是宗师级别的超级高手,没有想到会是一个比自己还年轻的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