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 破局 - 极品公子

第二百四十一章 破局

苏惜水孤单的像无家可归的孩子坐在校园的石凳上,进入秋季的校园再没有夏天的那份燥热,一切像一个轮回般陷入深沉寂静,如果说春天是含苞待放的处女,夏天是卖弄风骚的妓女,那么秋天就是成熟品位的贵妇,这个时候强奸或者通奸才最有味道。 真正的寂寞不是未曾享受过喧哗,而是享尽喧哗后的遗世**。 苏惜水叹了一口气,在没有见到叶无道之前她像一般的女孩子一样渴望有自己绚烂浪漫的情人,梦想能够等到情人最完整的爱情,而且品学兼优、才貌出众的她凭借惊人的家世这种一般女孩子的梦想几乎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追求她的男生简直就是浩浩荡荡,但是不按常理出牌的叶无道很快就让她疯狂的陷入爱情漩涡,传统世家教育修养的她莫名其妙的就把第一次献给了叶无道,苏惜水这个南国的婉约女孩也曾迷茫和紧张,但是不管怎么样,苏惜水都不会主动放弃叶无道。 暗恋的滋味,就像交错缠绕的树藤。苏惜水知道自己不是暗恋,但是感觉却又是这样的相似。 “竟然背着老公在这里和野男人幽会?”一个清雅的噪音在陷入遐想的苏惜水耳畔响起。 苏惜水猛然抬头凝视着那张带着熟悉坏笑的英俊脸庞,这样一个黑夜的王者,让她的心境彻底混乱。眼泪止不住地滑落,但是嘴角的笑意却是异常的灿烂,“是啊,反正没有人要我。红杏出墙也没有人管。” “惜水清瘦了。” 所有人的感激和愧疚最终只是颤抖着说出这一句话。叶无道突然发现自己越大越退步了,再也没有办法把满腹地情话和甜言蜜语肆无忌惮的说出口。脸皮变薄可不是好事情。 “最近我减肥呢。”苏惜水一想到叶无道这个傻瓜这什晚开车从上海赶过来就被甜蜜地感动笼罩。 “傻瓜。你还想不想让浙大地女生找男朋友了,你这可是赶尽杀绝啊,所以党组织命令你必须在一个星期之内增肥五公斤,为广大浙江大学未婚女青年留一条活路。”叶无道抱着苏惜水坐在石凳上笑道。 “无道,我听说爱情的甜蜜让彼此之间更加了解,却又像一个陌生的开始,我好怕。我怕你会把我淡忘,被全世界的人遗忘只是绝望。被爱人冷落却是一种寂寞,我好怕这种寂寞会让我发疯……”苏惜水突然在叶无道怀里毫无征兆的痛哭起来,“我知道自己比不过慕容雪痕,比不过蔡羽绾。甚至现在我还比不过上官明月!” “你会因为我不是太子不是神话集团总裁而放弃我吗?” 苏惜水使劲摇头,“我喜欢叶无道,不会因为叶无道的身份而改变,就算无道是一无所有的乞丐,我也不会介意。” “那就对了。我喜欢的是苏惜水这个人,和其他地一切都没有关系。”叶无道心疼道:“还有,不要把自己和谁比较,苏惜水比任何人都不差,要是你自己都不相信自己,你要我怎么被你吸引,一个女人的魅力往往来自自信这件外衣,想想看,谁能够像惜水这样精通古筝和古琴,还能够给我泡正宗龙井茶,跟我谈论《山海经》?” 苏惜水嘟着小嘴没有说话,温顺的依偎在叶无道的怀抱。叶无道轻轻拍着她地头,这种温馨的感觉已经离他太遥远了,原本想在浙江大学的校园韬光养晦两年时间,等到神话集团在浙江立足脚跟和太子党控制南方以后再向林家和李凌峰的麒麟会、风云企业挑战,但是没有想到太多的事情一下子涌到他面前,山口组,孔家,华夏联盟,这些让单独在浙江地他也产生一种无力感,叶无道终究不是神,即使他现在还能够掌握一切,但是这种胸有成竹背后的那种压力又有谁能够懂,又有谁能够分担?就像孔云所说,叶无道再嚣张再强大,同时和龙帮、华夏联盟作对就只有失败这一个可能。 “是在担心什么吗?”苏惜水敏锐地发现叶无道平静神色下的忧虑。 “现在老公真的是处于敌军围我千万重的尴尬境地了,退一步可不是海阔天空而是粉身碎骨,进一步也不是百尺竿头,这根钢丝走得有步悬啊,惜水,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办?”叶无道下意识说道,他也没有奢望苏惜水能够解开这局错综复杂的乱棋,不是叶无道自负,布局和破局叶无道都是绝对的天才,能够让叶无道头痛的棋局一般人根本无法领会其中的奥妙。 “既然是八面埋伏的四面楚歌之境地,那么就不用以退为进,也不能用抛砖引玉,破釜沉舟?不行……”苏惜水皱眉思索喃喃自语,最后抬起头问道:“无道,你不是会太极吗?” 叶无道微笑着点点头,苏惜水有一个慕容雪痕、蔡羽绾和夏诗筠她们都没有的优点,那就是对政治的敏锐把握,她拥有很好的大局观和视野,这是和她的家庭出身紧密相关的,可以说管理学院的苏惜水将来绝对是企业人事管理和策划发展前景的最佳人选。 “我弱敌强,我们可以借鉴太极的借力打力和避实就虚,不过其实这种说法很不负责任,毕竟纸上谈兵任何人都知道,如何运用才是关键,这门艺术太难了,力从哪里来,如何借,如何打都是难题,我不清楚无道的具体处境,所以根本没有办法给出最佳答案。”苏惜水说到最后自己否定了自己,无法解决实际问题的她垂头丧气的躺在叶无道怀抱。 “避实就虚,嗯,确实很难,如何借力打力也着实不是一件易事,惜水,你这是给了一个解决问题的答案,但是这个解决这个答案的难度似乎又丝毫不比原来那个问题小,呵呵,真是有趣。”叶无道似乎抓到了一点点线索,心情也好了很多,现在的局面虽然危如累卵,但是想要叶无道一败涂地那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今天任何人想要叶无道尝到失败的苦果那都要付出双倍甚至十倍的代价,这是叶无道的自负,也是每一个清楚认识叶无道实力的对手的准确判断。 “无道,是商业上遇到麻烦了吗?神话集团刚刚起步,各个方面难免会有挫折,要不我跟爸妈打声招呼,我妈在中央宣传部工作,应该有不少门路。”苏惜水握着叶无道的手小心翼翼,她知道叶无道不喜欢她出面,他是那种骄傲的男人,不会把事情分担给自己的女人,这也是他表达温柔的一种方式吧。 “其实你刚才的说法就是一种不是破局的破局方法,虽然笼统,但是确实让我受益匪浅,我似乎有了一点眉目了。”叶无道眯起眼睛微笑道,将手伸进苏惜水单薄的衣服领口,顺着那柔滑的乳沟,一把握住那坚挺的圣女峰。 “那怎么奖励我?”苏惜水媚眼如丝的凝视着叶无道,柔软的身躯在叶无道的怀里缓缓扭动,摩擦让两人渴望契合的身体渐渐火热。 “有没有身份证,我们开房间去,我可没有在这里和你打野战的想法,不过惜水一定要感受这种异样刺激,我倒是不介意舍命陪老婆。”叶无道揉捏着苏惜水被他开发了无数次的柔嫩**邪笑道。 “没有身份证,也没有带钱,刚才跑下来太急了。”苏惜水皱着小脸几乎要哭出来。 叶无道在苏惜水的脸颊上狠狠亲了一口,笑道:“可爱的小傻瓜,老公我还找不到一个和你共赴**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