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 礼物 - 极品公子

第二百四十章 礼物

夜幕降临,虽然已经到了熄灯时间,但是各个寝室拉上窗帘后依旧是灯火通明。 苏惜水拿着毛笔凝视书桌上那幅怀素龙飞凤舞的《自叙帖》,魂不守舍的她有些慵懒的靠在椅子上,室友林茜躺在床上蹂躏男朋友送给她的娃娃不停咒骂,赵烨这个不称职的男朋友自从知道叶无道就是魔兽的亡灵族第一高手“路西法”后便疯狂仰慕叶无道,在向叶无道讨教了一些招数后就彻底把林茜给晾在一边,被冷落的怨妇只好把那个殃及池鱼的可怜娃娃出气。 男朋友是校篮球队副队长的李悦则是一脸怒容,浙江大学在被北大狠狠羞辱了一番后整个浙大校队就阴云密布,本来能够进入决赛获得大学生联赛的亚军已经是极其出色的成绩,但是为山九刃功亏一篑,最后那一仗打得实在是太惨不忍睹,在北大的强大攻势下浙大毫无脾气,一场屠戮让浙大的所有努力都显得滑稽可笑,所以李悦敏也怎么高兴不起来,想着怎么安慰钱铮。 最惬意的还是方琴,坐在电脑前和竺可桢学院的男朋友旁若无人的“**”,等到差不多整个寝室都有杀人灭口的时候她才舒服的转身笑道:“看过《绝望的主妇》没有,如果没有的话,本小姐五颗星强力推荐!” “死丫头,就知道和老公卿卿我我,都不知道考虑负溢出效应!《绝望的主妇》?没有看过,给我一个理由,本人对你的品位持怀疑态度。”在上铺地林茜探出身子笑道。 “讲述一群女人对这个无聊世界的控诉。很有意思,我最欣赏地就是那个求职第一天抱着孩子去、一边换尿布一边娓娓道来公司规划并且赢得职位的lynette。当然,还有那个在丈夫葬礼上扒下婆婆给丈夫打的学生领带、换上给符合她审美观的条纹领带的bree,这样的女人才是我们的目标,所以我对王文杰可不会有丝毫的妥协!”方琴挥了挥拳头得意道。 “当初我也想看,但是叶无道不让。” 苏惜水嘴角微微弯起。柔声道:“他只是给我说了两句,一句是佛洛伊德的‘一旦满足变得容易,**的心理价值就会减少很多。为了提高力比多,障碍是必须的’;还有就是康德的‘能否抵御非法**的诱惑,在于你愿意为这种通奸行为付出的代价’。我听他这么一说就放弃这部电视的观看了,虽然《绝望地主妇》好评如潮。” “真是可怕的男人,真怀疑叶无道是不是学心理学地,什么东西到了他那里都能够上纲上线。惜水,你可不能太宠着叶无道,虽然他确实很优秀。但是被人宠这可是女人的专利,你可以放弃《绝望的主妇》。但是这个权利一定不能放弃!”睡在苏惜水下铺的钱悦敏警告一脸憔悴地苏惜水。 “我现在就算是想宠他都不一定轮得到我呢。” 苏惜水轻声喃喃自语,眉宇间的淡淡愁绪渐渐弥漫那张精致的容颜,走到阳台上趴在栏杆上望着深邃的夜空,“欲寄君衣君不还。不寄君衣君又寒。寄于不寄间,妾身千万难。哎,现在终于明白什么叫做清愁易断肠了,这种不是哀怨的哀怨才最让人绕指心碎,无道,你知道我地感受吗?” “惜水。你的电话。”方琴在里面喊道。 有点失魂落魄的苏惜水有些纳闷这个时候还会有谁想到打电话过来,这个号码她几乎没有给过男生,家里人前面没有熄灯的时候才刚刚打过啊,郁闷的苏病恹恹的拿起手机,却看到一个让她欣喜若狂的熟悉号码,满脸甜蜜的小跑到阳台上撒娇道:“你是谁啊,如果是找苏惜水的话,那么必须说上一句能够让我动心的话。” “那我想我可能找错了。” 一个清冷戏谑的声音让嘟着小嘴的苏惜水有砸掉手机的冲动,就在泪水涌出眼眶的时候,手机那头适时的传来一句温馨的话语“等到明天再在我的怀里哭鼻子,然后再帮我把那件被你蹂躏的衣服洗干净,好不好?” 苏惜水红着鼻子乖巧的嗯了一声,哽咽道:“无道,我好想你。” “很想吗?你想想看有什么东西要我带给你的,我现在在上海。”那边的嗓音带着浓重的歉意。 “我就要见你,其他的都不想要。”苏惜水蹲坐在阳台上委屈道。 “你那边宿舍大门现在关了没有?” “嗯,早就关了。不过我和宿官阿姨很熟悉,我可以让她给我开门。” “如果你想今天见到我的话,我可以两个钟头以后就在你面前出现,所以你现在最好能够走出宿舍,好了,乖,老公两个钟头以后准时在你门前出现。” 不等苏惜水说什么,叶无道已经挂掉电话。目瞪口呆的苏惜水飞快跑出寝室跑下楼,叫醒宿管阿姨后打开宿舍楼大门,在那位阿姨的细心叮嘱苏惜水带着歉意走大楼,一个人在冷清的校园游荡的苏惜水捧着那只带给她无限幸福的手机,因为走得太快,什么东西都没有带的她孤零零的坐在一条石凳上小心翼翼的四处张望,生怕有潜伏的色狼冲上来。 “惜水这是出去干什么啊,都这么晚了,难道她想在外面过夜?”林茜疑惑道,苏惜水已经从来这么疯狂过,看着书桌上那幅清秀飘逸的书法作品,她实在想不通苏惜水这样婉约的女生怎么会倾情叶无道那种狂傲不羁的男生。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幽会?”钱悦敏捂住嘴巴调皮笑道,突然一皱眉,“这么晚在外面惜水不会有什么事情吧?” “我想应该不会,我总觉得叶无道那个人很不简单,如果一定要用词汇来形容,那就是韬光养晦、潜龙在渊。”方琴露出深思的模样玩转着手里的一只圆珠笔。 “叶无道的表现还叫韬光养晦?现在整个学校谁不知道我们惜水这个管理学院的院花和建筑学院院花在同时和他这个拒绝清华北大的新生代表交往?给他八个字,横行霸道,锋芒毕露!” 林茜几乎是喊道,显然对叶无道把她的男朋友间接引向“歧途”十分不满,“对了,真的没有看出来那个上官明月原来是建筑学院的才女呢,这次可是在荷兰的世界青年建筑大赛上一举成名了,也难怪,这个几乎算是顶尖的赛事获得第一名在以后都有惊人的成绩,谁会想到一个还在读大学的女孩能够一举夺魁,唉,原本以为她肯定竞争不过惜水,这下有点悬了。” “反正我相信只要那个男人还有点眼光就不会放弃惜水。”钱悦敏躺在床上重重叹了一口气,“这次和北大清华的学术交流恐怕凶多吉少啊,听说有一个叫做燕清舞的清华女孩比我们惜水还要漂亮一点,加上这次钱铮他们的篮球队被北大痛宰,不知道这次谁能够镇得住这群眼高于顶的家伙。” “叶无道!” 三个女孩异口同声喊道。 叶无道在被孔雀这个丫头扑到床上后就感到一阵荒唐,从来都是他主动征服女人,哪里有这种被动的场面,而且对方还是一个不到十岁的小女孩。但是当孔雀**上身坐在他身上的时候,叶无道不禁被她完美无瑕的曲线和肌肤惊呆,似乎叶无道本能的将这个女孩当作了女人看待,那种消弭性别的中性美让他鼻血涌动,大喊妖精的叶无道一把推开这个放肆的丫头,在趴在床上咯咯真笑的孔雀头上敲了一下,走出房间狠狠抽了一根烟,鬼使神差的给苏惜水打了一个电话后又冲动的作出那个有点疯狂的决定----两个钟头之内赶到浙江大学玉泉校区。 “这几天你就呆在这里,要是听话的话,过几天我就把你接到杭州,否则我就把你送到美国。” 叶无道这句话让趴在床上的孔雀甩着枕头和被单出气,抱着膝盖嘟着小嘴蹲坐在床头的小女孩眼眶慢慢沁出泪水,最后用小手轻轻擦去泪水,拿着那个叶无道送给她的小娃娃自言自语,脸上再次挂满灿烂的笑容,这一刻,她确实还是个孩子。 一个能够被叶无道誉为妖精的孩子。 叶无道走下楼梯的时候发现夏诗筠竟然还没有睡觉,只是有些哀伤的呆滞的坐在昏暗的大厅沙发上,叶无道走过去淡淡道:“我想借你的车子用一下,过几天还给你。” 夏诗筠抬头望向叶无道,清澈的眼眸再没有气势凌人的反抗和敌意,只是有些淡淡的忧伤和哀愁,这让叶无道十分不解,不过他也没有太多介意,毕竟他还要去飚车去杭州。夏诗筠默默把车钥匙放在桌上转过头没有说话,叶无道拿起车钥匙犹豫了一下还是把裤袋里的一个小盒子放在桌上,不等夏诗筠有所反应他已经冲出公寓,开着那辆炫目的兰博基尼,分秒必争的叶无道终于无所顾忌的展示那惊人的驾驶技术,夜晚的市区和高速公路对于他来说几乎没有一点区别,那种几乎超乎极限的速度让他重温那种杀戮生涯的快感。 夏诗筠轻轻打开那只盒子,看到那只和自己车里一模一样的水晶小猪,泪水轻轻滑落脸颊,曾经为了找到第二只水晶小猪,她跑遍了整个上海,她不知道叶无道是怎么找到它的,但是她知道这一次她真的没有拒绝感动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