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美女的标准(上) - 极品公子

第二十章 美女的标准(上)

体迅飞凫,飘忽若神,凌波微步,罗袜生尘。传眄流精,光润玉颜。含辞未吐,气若幽兰。华容婀娜,令我忘餐。----曹植《洛神赋》 东家有子,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着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齿如含贝。嫣然一笑,惑阳城,迷下蔡。 ----宋玉《登徒自好色赋》 绝代有佳人,幽居在空谷。自云良家子,零落依草木。…… 摘花不插发,采柏动盈掬。天寒翠袖薄,日暮依修竹。 ----李白《佳人》 “无道,你说男人会喜欢一个太强势太**的女人吗?”杨宁素冷不丁冒出一句不着边际的话,眼神迷离而伤感。 虽然认为自己这个几乎是最亲的亲人不会给出什么答案,但是她已经习惯了向他倾诉自己的内心感受,这么多年来,追求自己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多得令人眼花缭乱让她产生视觉疲惫了,但是却没有一个倾诉的对象,也许是太清高,也许是性格使然,从初中她就没有真正知心的朋友,大学里也没有谈恋爱,所以她总喜欢拉着叶无道“诉苦”。 不等叶无道回答杨宁素就哈哈一笑,仿佛所有的不快都已经烟消云散,重新绽放笑颜道:“这么长时间没有见到小姨有没有想人家啊?” 叶无道敏锐的察觉到杨宁素眼神的那抹刻意隐藏的伤感和忧虑,轻声道:“小姨,是不是外公又给你介绍对象了?” 杨宁素今年已经二十七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是中国的传统思想,杨望真自然不会例外,怪不得叶无道那个崇尚西方基督教文明的政治老师总是在说儒家唯一的优点就是“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保证了华夏民族数千年来的繁衍生息,在一次次战火中不致灭绝。 杨宁素叹口气,对于叶无道的关心显得很高兴,一抹真正会心的笑意爬上嘴角,道:“是啊!差不多是连下‘十三道金牌’了,要是下个星期再不表示一下,恐怕家都不用回了喽!” “那就住我房间!反正不多你一个人。”叶无道脱口道。杨宁素一愣,笑道:“小孩子!” 叶无道突然认真道:“小姨,你就没有一个让你动心的男人?你见过那么多人,又去过那么多地方,总不至于一个让你产生好感的都没有吧?难道中国的好男人都死光了?” 杨宁素露出一个深思和沉迷的神色,带着点忧伤道:“应该有一个吧,只不过既无缘也无分,错过了就是错过了,虽说有点点伤感,但是没有什么好后悔的,因为他不是那种会让我爱上的男人,也许他作结婚的对象更好一些,但是对于爱情至上的我来说没有‘感觉’是绝对不可以忍受的。” “那他一定很出众了,能被小姨认同的男人不知道庐山真面目会是怎么样的?”叶无道吃味的说道。 “他是我见到最优秀的男人,一个在爸爸面前依然可以据理力争针锋相对的胆大包天的家伙,野心,霸气。”杨宁素白了一眼叶无道,“反正比你这个花花公子厉害。” 看到又郁闷又吃醋的叶无道,杨宁素心里涌起一阵怜爱,摸着他的头温柔道:“其实你和他是走极端的两类人,他是执著的近乎极端的人,一旦认准的事,他真的干得出遇神杀神遇魔杀魔,这也是他为什么能完全凭借自己的力量从一个微不足道小卒子成为现在手握大权的风云人物的原因。至于你嘛,完全就是贾宝玉二世,整天泡在胭脂堆里,和女人打交道磨去了你我们两个家族血液的锐气,不过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以后的你有着让女人疯狂着迷的潜质呢。” 叶无道嘀咕道:“还不是你要我天天翻阅女性时尚杂志,还有锻炼所谓的贵族气质,又要高贵,又要典雅,那还有霸气的生存空间。” 叶无道嘴里的“罪魁祸首”一把拧住叶无道的耳朵,毫不淑女,道:“你还有意见了,自己流连花丛乐不思蜀,我让你对时装、名酒、电影这些时尚和经典有深入的了解还不是为了让你以后好骗女孩子一些,好心当作驴肝肺!” 叶无道赶紧认罪道:“是是是!小姨所做出的巨大牺牲广大人民群众是有目共睹的,说吧,要怎么谢你?”杨宁素碎了一口道:“这么没有诚意,油嘴滑舌,就知道哄那些小女孩,是不是欺负人家小好骗啊?” “要骗就骗小姨这样的大美女!”叶无道拍马屁道,眼睛不老实的在杨宁素诱惑男人犯罪的躯体上打转,这种眼神哪里是一个小男孩能有的,分明是一个标准色狼的标准眼神嘛。 “大美女?”杨宁素笑道,“小姨也算得上是大美女?那怎么样才称得上是美女呢?你不是经常自诩为天下第一风流人物吗,这个尺度还是有的吧?” “‘肌如凝脂,齿如碎玉,蛾眉方额,樱嘴桃腮’是中国古典美女的形象标准,汉代李延年曾唱:北方有佳人,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国与倾城,使人难再得。我见过所有女人中最具古典美人像的当属慕容雪痕这个小丫头了。像妈妈从不依赖别人,是这个时代典型的**女性,不光在经济上**,在精神上也极其**,一般来说要我妈妈小鸟依人状是不可能的,所以虽然妈妈有着绝美的容颜和高贵的气质,但仍然不是古典美女!” 杨宁素点点头,含笑不语,没想到这个无道还真说得一套一套的。 叶无道侃侃而谈,“一般来说东方女子含蓄,就像一颗珍珠光彩柔和,如玉圆润,缓慢的释放自己的魅力;但是西方女子则是耀眼如钻石,连美也带着点侵略性,刺伤你的眼睛。当然这只是一个大体现象,比如有谁敢说奥黛丽-赫本不够含蓄典雅?” “那美女这个概念也太抽象了,你能不能说的具体一点?”杨宁素感兴趣问道,都说女人的好奇心可以杀死一只猫,果然不假。 深谙“钓鱼”之道的叶无道当然不会对女人这个弱点视而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