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 妖精 - 极品公子

第二百三十九章 妖精

宋舒怀一定要陪着叶无道走到街头,轻轻拉着叶无道温暖的手心,停住脚步望着叶无道有些落寞的脸庞道:“我们真的还有机会在一起吗?或者,我们还能见面吗?” “只要我这两三年里能够做出让整个华夏联盟刮目相看的成绩就行,商人重利。而且就算我在这两三年间在商业上一败涂地,甚至在黑道也是一事无成,没有关系,我就杀到宋家,拦我者死!”叶无道淡淡道,他不能让自己的女人独自和两个庞大的家族反抗,这么一个纯洁的女孩就应该与世无争的生活,他并不想把她牵扯进这种世家之间的勾心斗角。 “我知道你并不喜欢我,只是觉得我比较特殊,这仅仅是一个男人看到一个感兴趣的女人的反应。”宋舒怀少年老成的叹了一口气,有些哀怨的低着头。 “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我的女人,我是你的男人。更重要的是,我可以为了你不惜与一个家族抗衡。如果可能的话,我会在这三年间去一趟皇家女子学院。”叶无道捧着宋舒怀的小脸微笑道,这样的一个女孩相处久了,没有男人会不喜欢。 “拉钩,不许反悔!” 宋舒怀信誓旦旦的伸出纤细的小拇指,叶无道感到好笑,不过看到那双执著的水灵眸子后仍然做出这个如今有些幼稚的动作,拉着那根柔软的手指,叶无道忍不住把她抱进怀里,喃喃道:“谁说我不喜欢你。要是不喜欢你的话,我这种计算一切地人能够为了你冒这么大的风险吗?” “我会乖乖等你!”主动和叶无道接吻地宋舒怀轻轻挣脱叶无道的怀抱。泪流满面的跑回孔府。 怀抱里的处子清香依旧不肯散去,叶无道望着那瘦弱的身躯渐渐远去,手轻轻扬起,一身黑衣的龙月出现在他背后恭敬道:“青帮势力果然如少主所料盘根交错,今天晚上张展风清理地都是一些外围势力。不过少主的目的应该已经达到,太子党经此一战,上海再没有任何势力敢正面挑衅。但是明天青帮的长老会张展风恐怕一个人无法应付,其实杜衡在青帮并不能完全一个人说了算,长老会的权力显然大大超出我们的想象。” “这个无所谓,上海就像杜衡所说我们太子党目前确实没有那个能力,不过可以树立张展风这个傀儡也算是大功一件了,至于青帮的长老会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一旦知道太子党的叛乱都是由我一手策划,我看他们还能蹦跳到哪个时候。明天你和望月就给这个张展风当一回保镖。我倒要知道那群老不死的家伙能有多少骨气,说实话。上海我还没有放在眼里。” 龙月缓缓跟在叶无道的后面,柔声道:“现在地青帮就算不能够用丧家之犬来形容,整个青帮也是人人自危,这个张展风虽然不是好人。但是干起坏事来确实很有一套,今天晚上没有一个人能够在这个家伙的手段下挺得住,少主果然用人出神入化。” “龙月也知道拍马屁了?”叶无道转过身笑道。 “这不是拍马屁!少主本来就料事如神,玩转一个小小地青帮还不是手到擒来。”龙月挺起胸脯理直气壮道,一看少主盯着那里暧昧的眼神。马上低下头。 “还说不是拍马屁,我要是料事如神的话还有今天这个错综复杂的局面?四面楚歌八方树敌,这又怎么会是一聪明人所为呢?傻丫头,要说中国头号笨蛋,我这个同时招惹青帮和华夏联盟地家伙称第二,没有人敢称第一。”叶无道捏着龙月的鼻子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道:“不过在龙月的眼里,我想这个家伙还是有点可取之处的。” 龙月刚说什么却被叶无道用手轻轻捂住嘴巴,叶无道突然想起这个小女孩已经比三年前更加成熟了,但是身上地那种女孩特有的气质却一直没有改变,看着那楚楚动人的容颜,叶无道突然有一种内疚和歉意,这么长时间跟随在自己身边始终不离不弃,多少次生死存亡的威胁和危险都是并肩作战,甚至可以说除了心脉交融心灵相通的慕容雪痕和杨宁素,龙月俨然是最了解叶无道的女人。 “少主始终是龙月最崇拜的男人,曾经青龙大人是龙月心目中不可战胜的神,但是遇到少主以后,龙月相信,就算今天少主还不能够打败青龙,但是总有一天少主会成为中国龙榜的第一高手!” “龙榜第一?”叶无道手指轻轻摩挲着龙月雪嫩的脸颊眼神玩味道,“似乎很快就要重新确定龙榜十大人物了。” “少主这一次一定能够进入龙榜!”龙月脸颊红润害羞道,这个占有自己第一次的男人已经很久没有流露这种温柔了,往常都是暗中的她看到叶无道和别的女人缠绵,这一次叶无道的突然温柔让她措手不及。 “我对龙榜不感兴趣,已经是很多人眼中钉肉中刺的我要是荣登龙榜岂不是更加成为众矢之的,呵呵,真的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啊。多事之秋多事之秋,由此可见做个凡人显然要比做个名人难很多。”叶无道苦笑道,捏着这个女孩的脸蛋真的蛮舒服,看见她手中那柄修长娇媚的妖刀村正,微微皱眉,“收起来吧。” 赶紧收起妖刀的龙月被叶无道搂在怀里,走在寂静的街道上,叶无道肆无忌惮的说着一些有的没的,一改往常那个雷厉风行让龙组成员战战兢兢的严肃形象,龙月反正一直认为叶无道的每一句话就是真理每一个举动都是准确的标准,自然没有任何觉得不对劲,这也是叶无道可以在她面前放开的原因。 龙月是一个不会奢求的女人,懂得满足让她成为叶无道身边算得上是最幸福的女人之一。 回到夏诗筠的公寓,孔雀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坐在公寓门口的阶梯上,喃喃自语的她不用说也是在怪叶无道把她一个人留下来。见到叶无道在黑夜中挺拔的身影,迫不及待的小丫头扑进一脸疼爱的叶无道怀抱,依赖的用小脑袋摩擦叶无道的脸颊,叶无道真怀疑这个丫头是不是把他当成她的父母了。 虽然已经是凌晨夏诗筠仍然没有睡觉,穿着睡裙的她安静坐在大厅里,桌上那杯茶早已经凉透,抬头看着窗外冷清的夜景,突然感觉到这座城市在一夜之间就变了,那个家伙似乎说过一座城市没有一个爱着的人,再怎么灯红酒绿歌舞升平也是孤单寂寞,这么多艰苦创业是不是让自己的忘记了思念? “女人熬夜始终不是一件英明的事情,算是一种对第二生命的透支吧。”叶无道抱着孔雀坐在夏诗筠面前淡淡道。 “第二生命?”夏诗筠再没开始的那种冷静和敌意,这种潜移默化的变化就连她自己也不清楚。 “气质。”叶无道似乎感觉有点累了,直接站起身冷淡道:“我的房间在哪里?” 孔雀不等夏诗筠说话,就邀功的领着叶无道去二楼的房间,叶无道在楼梯上好像想到什么转送朝微微皱眉一脸茫然的夏诗筠道:“明天我就会回杭州,你公司的事情我不会插手,本来想陪你去一趟日本,现在看来是不需要了,如果可以,我不介意井水不犯河水,不过以后要是有人找你的麻烦,可以让我的青帮出马,别忘了,是本太子的青帮。” 夏诗筠怔怔坐在沙发上望着那杯茶出神,这是什么意思,算是可笑的分手吗? 叶无道洗完澡躺在床上,身旁的孔雀依旧目不转睛的瞪着电视津津有味的看着《空中监狱》,不经意看到孔雀那双异彩的紫色眸子,知道这种类似《越狱》的高智商犯罪影视千万不能让这个丫头看到,不过叶无道要是知道这个不到十岁的女孩在圣乔治光明学院每天翻阅的资料就是各种犯罪记录和心理学分析后会有什么感想。 “小女孩给我看《蜡笔小新》去,看什么《空中监狱》。” 叶无道拿过遥控器换台,结果激情一幕马上映入两人眼帘,虽然在叶无道看来荧幕上那对男女的姿势实在太过普通平淡,但是一想到身边还有一个人小鬼大的女孩,叶无道就一阵头大,刚想要转台就被孔雀拦住,歪着小脑袋的她一脸思考味道的研究电视里男女的动作,头冒冷汗的叶无道一阵尴尬的干笑道:“这个,这个,我出去抽根烟,要不孔雀你先睡觉……” 想要溜之大吉的叶无道结果发现自己已经被紫色眸子绽放暧昧的笑意的小女孩死死拽住,想要装出严肃脸孔的叶无道被这个无法无天的丫头压在床上,他没有一点太子威严和风度支支吾吾道:“你想要干什么?” 孔雀并没有说话,轻轻褪下自己的衣服,紫色的眸子充满蛊惑人心的媚意,这一刻的风情,足以让任何一个男人无法正视。好一个颠倒众生的妖精,还有谁能够征服这个长大后的妖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