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 勾引 - 极品公子

第二百三十八章 勾引

孔云见到叶无道噙着笑意走到他面前坦然坐下的时候,内心的震撼无以复加,看着这个扬言要一夜之间踏平上海黑道魁首青帮的青年坐在他面前微笑着耸耸肩,孔云极力平静道:“你是怎么进来的?” “干掉杜衡以后再顺便杀掉这里的四个忍者,然后就坐在伯父的面前了。无道既然说要在今晚拜访伯父,那就绝对不能食言,虽然我这个后辈别的本事没有,这一点倒是颇为重视,所以只好把那四个想要阻拦我拜访伯父的家伙清理干净,我想伯父应该不会为了这点小事斤斤计较吧?”叶无道把玩着手里的那把瑞士军刀,没有沾染血迹,这里的防备虽然堪称严密,但是终究是小看了叶无道这个杀手榜前十的变态高手。 孔云在心疼的同时也是剧烈心寒,这四个伊贺流云隐忍者村高手的雇金可不是一笔小数目,这个叶家的继承人既然能够正大光明的坐在自己面前,不管是不是他干掉那四名显赫一时的忍者,这都是一种让人无法平静的挑衅,孔云现在清楚叶无道在游艇上那句无法走出上海的确切含义,但是孔家家主的身份让他不愿意就此屈服。 南宫家族的南宫婉文更加对这个青年感兴趣,能够这样和华夏经济联盟的一个家主说话,恐怕除了这个单枪匹马闯入家族腹地的青年再没有其他人,是什么让他如此自负和狂妄?坐在孔云身侧的南宫婉文凝视着淡漠而随意地叶无道,美眸绽放异样的光彩。 一个小女孩也许重视男人的外貌。但是像南宫婉文这样的成熟女人在乎就是男人的气质和内涵了,能够让她这种女人一见钟情地男人甚至可以是一个相貌平庸出身平凡的沧桑男人,但是显然叶无道已经拥有太多能够让女人尤其是成熟女人动心的物质。 “今天来拜访孔家只有一件事情。”叶无道轻缓拔出那把锋利的军刀,闪耀的光芒让孔云不由自主地一阵颤抖。 “似乎你做事情从来不顾及后果。”南宫婉文对孔云的表现流露出一丝蔑视,眼睛注视着叶无道冷静的脸孔。 “因为危险的游戏更能够吸引女人。尤其是喜欢刺激地女人。我这个人胸无大志,只要有女人,其实很我事情我都可以无所谓。”叶无道嘴角微微翘起一个暧昧的弧度,眼睛里的挑逗只有南宫婉文这个浑身释放妩媚的成熟女人才能看透。 “怪不得夏诗筠会跟你演这一出戏。”南宫婉文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 “我今天来是为了宋舒怀的事情。”叶无道淡淡道,不管出于什么目的,他都不能够把宋舒怀送给别的男人,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叶无道碰过的女人绝对不能再被别的男人接触。 孔云脸色大变。宋舒怀地事情关系到整个孔家的生死存亡,可以说宋舒怀就是他的软肋和逆鳞。南宫婉文看叶无道的眼神更加暧昧和玩味,原先也许还有一些怀疑,这刻已经完全被叶无道地表现所折服。 因为南宫婉文知道,华夏经济联盟之间的内幕可以算作是中国经济界最大也是最复杂和肮脏的一个圈子,但是每一个圈子都有其中的核心和外缘,都有关键人物和无关紧要地棋子,其中宋舒怀这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就是关键人物的其中一个,南宫婉文甚至可以说,这个宋舒怀是孔家的救命稻草。 “要是涉及舒怀。一切免谈!”孔云冷笑道。 叶无道眉毛轻挑,手中的军刀眼花缭乱地作出一个旋转动作,死亡的气息弥漫整座房间。压抑和阴暗的紧迫感让孔云不安的扭动身体似乎是想要换个姿势摆脱这种潜在的威胁,南宫婉文则是铙是兴趣的打量这个敢于直接挑衅孔家间接挑衅华夏经济联盟的青年。 这样的男人。就算有肌肤之亲,也不是无法忍受的事情吧。被这个疯狂想法吓坏的南宫婉文身体一震,再不敢看叶无道,作为孔家家主的正房。如果这种事情败露,那么引发的连锁反应就足以将两个庞大的世家反目成仇,南宫婉文虽然对性生活极其不满,但是还没有饥渴到这种程度。 “叶无道,虽然我很佩服你能够杀入孔府。但是我知道就算你再只手遮天,也不可能杀我这个孔家家主,也许你不怕我,不怕我的孔家,但是面对华夏经济联盟你不能不掂量掂量自己的实力,要知道任何一个人同时惹上龙帮和华夏联盟那无异于自取灭亡,这一点,谁都不能否认,也许我可以把叶无道你的挑衅青帮挑衅孔家看作是年轻人自负和实力的表现,但是想要同时挑衅这两大势力,呵呵,结局可想而知,你说呢,太子?”孔云摇摇头微笑道,能够成为孔家家主自然不是窝囊角色,对于形势的判断怎么可能不准确到位? 叶无道看到楼梯口偷看的宋舒怀脸上的寒冷渐渐舒缓,嘴角的弧度也有些柔和,虽然还谈不上喜欢这个女孩,但是一想到能够完全拥有这个天生善良的纯洁天使,冰冷的心就有一股淡淡的暖意,哪个男人不希望有一个自己可以让自己忘记一切烦忧的女人。 “我似乎有点不明白伯父的意思。”叶无道看见那突然缩回去的小脑袋,不禁感觉好笑。 “我地意思是说你这个太子肯定不会傻到要和我们孔家彻底决裂的地步,直接一点就是说,明天我可以安然无恙的走出上海。” 孔云笑道,接过南宫婉文泡的西湖龙井茶,示意叶无道不用客气。可以说叶无道能够走进这间房间已经让他大为侧目,青帮的命运已经不是他所能够在意的事情,这个时候的他必须为自己和家庭谋取最大的利益,面子再重要仍然没有利益重要,在游艇上也只不过是他想让叶无道这个狂妄青年让步的气话,但是他确实没有预料到这个嚣张跋扈的青年竟然能够杀出重围。 叶无道在南宫婉文俯身将茶递给他的时候,不禁感叹这个成熟女人的身材,尤其是那深陷乳沟的丰润,当这个成熟女人把茶放在没有动作的他面前,叶无道一只手轻轻抚摸在南宫婉文的小腿上,背对着丈夫的她身体一震,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眸望向坏笑的叶无道,叶无道丝毫没有辈分和场合以及道德这些无谓的观念,在享受到成熟女人的十足手感后,终于肯放过呆立当场的南宫婉文。 “我先离开一下。”南宫婉文落荒而逃。 孔云自然不清楚自己的妻子刚才被人在精神上和**上都侵犯了一次,对于南宫婉文的失态也没有过多思考。 “我今天来只是想要告诉你,两年,最多三年,宋舒怀将成为我明媒正娶的女人。在这期间,她要是受到一点委屈和伤害,不要说你们孔家,就算加上宋家,甚至整个华夏联盟,我也屹然不惧!”叶无道淡然起身,浑身气势逼人,一股天生的枭雄气质尽显无遗。 “如果我没有估计错误,我想单独凭借你的实力,神话集团需要两年的时间才能够真正与风云企业抗衡,而太子党也需要这两年时间壮大成熟,龙帮的最大容忍也将在两年后破裂,所以我敢说这个两年将是决定你生死存亡的关键,这两年,你注定无法安稳,因为你的敌人实在太多太多了。”孔云越来越冷静,分析着以往并没有在意的叶无道的资料。 “我不介意多一个敌人,因为我的敌人够多。”叶无道似乎喜欢居高临下的感觉,看着偌大的一个家主在自己面前气焰全无,终究是一件比较惬意的事情,也许是经历太多的荣耀和波折,叶无道突然发现现在能够引起他情绪波动的事情越来越少。 孔云淡淡喝了一口茶,没有说话,但是脸颊红润神色异样的南宫婉文听到这句话却是异彩涟涟,站在孔云背后默默注视着拿着那把军刀的叶无道。 叶无道走到楼梯口轻轻捧着一脸笑意的宋舒怀的小脸,洋溢着温醇的笑意:“给我两年,最多三年,我会来接你。这个期间,你要学会保护自己,我希望到时候可以见到一个坚强的舒怀,记住,叶无道的女人,只有死亡,没有背叛!” 宋舒怀倔强的点点头,就连叶无道自己也不清楚这句话造就了一个怎么样的女人。 叶无道转向若有所思的孔云和一脸媚意的南宫婉文,嘴角勾起一个阴暗却动人心魄的弧度:“想必伯父应该对十年前的那场杀戮记忆犹新吧。只要我愿意,我可以像青龙萧易辰一样杀进杀出整个华夏联盟,所以我劝你即使不能和我做朋友,也不要做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