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七章 准备提亲 - 极品公子

第二百三十七章 准备提亲

宋舒怀凝眸那个渐渐远去的孤独背影,邂逅的种种片断都涌向宋舒怀的脑海,心痛的无法呼吸的她下意识的去追赶失落的叶无道。但是叶无道看似缓慢的步伐却瞬间走出老远老远,全力奔跑的她只能够拼尽全力的不让自己放弃,虽然叶无道明确告诉她他会坚守承诺,但是宋舒怀讨厌这种勉强的感觉,但是当她彻底失去叶无道背影的时候终于丧失支术般颓然站在大街中央无助而孤单。 失魂落魄的宋舒怀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回那个原先被人围困最终被叶无道“解救”的地方,待在原地久久不肯离开的宋舒怀最后在零散的路人的诧异目光下才走向**的孔家府邸,最后担惊受怕的管家谢天谢地的把她这个失踪几个钟头的小姐接进大门。大厅里焦急的孔云赶紧上前询问这个妹妹的宝贝女儿,要是这个丫头有什么三长两短,那么他这个孔家家主也就吃不了兜着走了,结果宋舒怀只是简单一句我没有事情就把自己关到房间不肯出来。 满头雾水的孔云摇头灰心丧气道:“这个舒怀,第一次这么反常,我真是担心,你也知道芊柔的脾气,我这个做哥哥得我么多年来可是提心吊胆生怕这个丫头受委屈,那简直就是比对我的亲生骨肉还要心疼,唉,华夏联盟九大世家也许就数我这个家主最窝囊了吧。” 孔奇华的亲生母亲不满道:“在家族议会上你什么话都说不上,现在奇华出事你又肯定要做缩头乌龟了吧,我警告你,这次你要是不能够给我保住奇华家庭继承人的身份,我就回去让我爸撤销南宫家对孔家在海上城市这个项目上的投资。” 孔云为难道:“婉文,你又不是不知道这次奇华闯下多大的祸,你要我怎么向家族的长辈交代,不是我不想帮奇华。实在是我这个父亲无能为力啊!加上圣杰又被叶无道的手下捅伤,这件事情闹得太大了,谁都救不了奇华。” 南宫婉文含有深意的貌似随意问道:“这个叶无道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敢如此不把你们孔家放在眼里,而且似乎也根本不买青帮地账,你说今天他会不会真的像他又听说的那样来拜访我们?” 孔云怨恨道:“这个叶无道来头倒是不小。他的爷爷就是当年和我们华夏联盟有过节的叶正凌那只老狐狸,而叶无道又是叶家地唯一合法继承人。现在据说他自己创建了一家神话集团,成绩斐然,但是最让人不解的是他竟然在短短三年里几乎统一了整个大陆的南方黑道,不过好像最近传闻这个太子党有人趁他不在叛乱了。不管怎么样,敢和我们孔家作对都没有一个好下场,黑道我们又不是没有人。我就不信玩不过一个乳臭未干的后辈!他要是能够进来就算他厉害。这次我们雇用的忍者可不是一般的角色,我倒要看看这个太子怎么拜访我们。” 南宫婉文想到那双邪恶的眼眸,突然有种莫名地骚动。 叶无道站在宋舒怀徘徊附近地那根电线杆上。望着孔家的府邸嘴角浮起轻蔑的笑意,几个小小地忍者也想拦下我,也许你们日本的那几个宗师级人物联手才能够有把我留下的机会,修长手指轻轻弹了一下那把军刀。闯入青帮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机会动手,这次正好拿这群射手不弱地家伙练练刀,身影微晃,手持军刀的叶无道进入重重暗哨的孔家别墅群。 没有人可以在黑暗中和叶无道捉迷藏,影子冷锋天生就是在黑夜中绽放比黑暗还要黑暗的光芒。 伊贺流云隐忍者村的高手一个个在叶无道冰冷地刀锋下。没有任何声响,当叶无道成功解决第四个家伙后,这里已经没有人能够让他稍微感兴趣的对手,一想到那张憔悴的精致小脸,叶无道在黑暗中沉默,轻轻抚摸着与自己出生入死的冷锋血魄,开始寻找宋舒怀的房间。 将门反锁的宋舒怀趴在床上用被单盖住自己,躲在被单里的她充满委屈的低声哽咽,从小到大都是像公文一样被人宠着被人疼着,连对她大声说话的人都没有,今天被叶无道一个人丢在大街上然后走了足足一个钟头的路才找到孔府,现在两腿酸痛的她只想那个舒服温暖的怀抱。 突然宋舒怀从床上跳起来,走到镜子面前,将全身的衣物都褪下,泪流满面地望着那被叶无道抚摸过的身体,凄然道:“如果不能爱你一辈子,我宁愿恨你一辈子,也不要忘记你。” “**是上帝献给女性的奇迹,是给我们男人最温馨的礼物,舒怀就是小了点,看来还需要我多开发才行啊。” 一个邪气的声音在宋舒怀背后的床上响起,惊讶的**小美女看着镜子里那张熟悉的脸孔,先是惊喜而讶异,随后但是羞涩,想要穿衣服却被偷偷溜进少女闺房的叶无道一把抱住,抱着捂着小脸不敢见人的宋舒怀坐在床上,叶无道调笑道:“没有想到舒怀的小屁股这么圆润,前面都没有感觉出来呢,以后肯定是生男孩。” 宋舒怀鼓起勇气狠狠瞪着叶无道,眼泪再一次在眼眶中聚集,最后用吃奶的力气在叶无道肩膀上咬了一口,鲜血丝丝缕缕滑过微微皱眉的叶无道胸口,心疼和悔恨以及报复心理的宋舒怀轻轻用嘴巴舔去这些血迹,最后凝视着叶无道抽泣道:“从今天以后我们就是血脉相连了,我的身体里已经有了你的鲜血,无道,很疼吗?” 这种程度的疼痛根本就不会让他放在心上,叶无道摇摇头爱怜的抚摸着那柔嫩的脸颊,淡淡道:“想知道我是怎么样的一个普通人吗?” 宋舒怀愣了一下使劲摇头,带着哭腔道:“我再也不使小性子了。” 叶无道拍拍海棠沾露分外可爱的宋舒怀微笑道:“乖,现在老公要出去向你们宋家和孔家提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