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 坚定承诺 - 极品公子

第二百三十六章 坚定承诺

“无道,你知道我是谁吗?要追求我可是有很大困难的哦,我怕你到时候因为有些人阻拦我们,你就轻易放弃。因为我是孔氏家族家主妹妹的女儿,又是宋家第二顺位继承人的女儿,我的爷爷是享誉商界近五十年的老古董,所以你要知道我们是很难在一起的。”宋舒怀听到叶无道那霸道的宣言既甜蜜又担忧,很快就进入恋人那种患得患失的状态。 “宋家?”叶无道微微皱眉道,竟然又牵扯了一个华夏经济联盟的主要势力!还真是一个多事之秋,宋家可不比孔家好对付,叶无道不禁一阵头大,再强悍的人也不可能同时面对那么多超过自己的对手。 “怕了?”宋舒怀不满意道。 “怕了是小狗,你就等着我把你八抬大轿从宋家娶回我们叶家吧。”叶无道捏着宋舒怀的鼻子笑道,船到桥头自然直,不管自己愿意与否,宋舒怀确实算是一枚制衡孔宋两爱的棋子。看来吴家给自己的情报故意遗漏了很多有用的信息啊,难道是想坐山观虎斗然后坐收渔翁之利,这未免也太小看我了,就算整个华夏联盟二分之一的势力都靠向宋家,那也不足以让我惧怕,反正现在我已经惹下足够多的复杂势力,不介意再多一个,一不做二不休我干脆把整个中国的局势搅乱! “那我等着,你不来的话我就等一辈子。”宋舒怀噘起小嘴狠狠道。 叶无道不是坐怀不乱的君子,趁人之危的他趁着被黑暗氛围和酒精刺激的宋舒怀防守最脆弱的时候趁机而入抢占她的心扉,这种情场上对时机的把握和无耻的手段都是以后被广大色狼津津乐道地绝招,宋舒怀这个美少女全身上下的柔嫩肌肤几乎都已经被叶无道逐寸逐寸的抚摸过去,向来遵循男女授受不亲这条清规戒律的宋舒怀这次算是全军覆没了,和叶无道进行疯狂接吻的她完全展露出亲人和朋友无法的妩媚和放荡。 “舒怀,你不后悔吗?”叶无道在喧嚣地黑暗中啃咬着宋舒怀的耳垂道,双手完全伸进她的裙子和柔滑的肌肤零距离接触。 “如果后悔。在你吻我的时候我就后悔了,但是我没有。我一直梦想有个男人能够带着我满世界旅游,带着我肆无忌惮的做疯狂的事情,没有数不清地规矩也没有学不完地礼节,我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不知道你是干什么的。这些我都不在乎,你是我第一个碰的男人,也是最后一个,所以如果你抛弃我,我就死给你看。”宋舒怀情动地在叶无道怀抱扭动柔软身躯,身体的摩擦使得她愈加迷恋这种酥麻的快感。 叶无道没有说话,没有发育完全而格外青涩柔嫩的身体让他地手流连忘返。清纯少女的诱人呻吟更是激发他邪恶的**。就在叶无道考虑是不是应该进一步发展的关键时期,刚才被宋舒怀那几个性感动作吸引过来的男人一脸淫秽地走到处于紧要关头的两人面前淫荡笑道:“兄弟,这个小美女是不是还没有十五岁啊。小心我告你诱奸!” 宋舒怀有些紧张的依偎在叶无道怀里,轻轻亲吻着他的脖子担心道:“无道,他们是坏人吗?” 叶无道微笑着拍着她的小脑袋柔声道:“他们是坏人,可是我比他们还要坏。所以你不用怕,万一有什么事情你就闭上眼睛,听到没有?” “无道,你要记住哦,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男人。虽然现在我仅仅是对你有好感,但是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会爱上你,因为在这个世界上你是唯一能够爱上的男人了。我是不是很傻,会把自己交给一个只认识了几个钟头的男人了,你是不是认为我很随便?”宋舒怀捧着叶无道的脖子呜咽起来,这就像一场梦,让从未叛逆过的宋舒怀对未来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 “爱上一个人绝对不需要一辈子,爱上一个人也许只需要一天就够了,我们还有很长很长时间让我们等待。”叶无道抬头望向那群渐渐聚焦过来的男人,眼神逐渐冰冷笑容招牌式的灿烂,“你们想告我诱奸?那怎样你们才能够不告我呢?” 其中带头的一个魁梧纹身男子淫笑道:“很简单,让这个小美女好好孝敬孝敬我们大哥,大哥说了,只要伺候得舒服,价钱好商量。” 当叶无道掏出那把精致瑞士军刀并且拔出鞘的那一刹那,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去,叶无道微笑着用手指轻敲锋锐刀锋,具有规律的清脆响声诡异的传入每一个人耳中,渐渐这座庞大的酒吧所有人都注意到这边的动静,在黑暗中分外邪魅的叶无道嘴角那抹森冷笑意让酒吧的无数女人痴迷。 望着香腮红润的宋舒怀,叶无道不禁有些自嘲,这把刀本来是要杀入孔府疯狂嗜血,现在却要保护一个孔家的女孩,淡淡道:“这里是谁的地盘?” 那名魁梧男子刚才被叶无道瞬间流露的冷酷气息吓退,感觉面子上有些过不去的恼羞成怒道:“这里是青帮八大金刚中任浩大哥的地盘,但是今天我们飞鹰堂副堂主李老大过生日,所以我们李老大看上这个女孩是给你们面子,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八大金刚,任浩?” 叶无道仰首一阵大笑,还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这个曾经狂妄要玩弄太子女人的上海上霸王竟然就是这间酒吧的老板,瞬间收敛笑容阴森道:“忘了告诉你,从今天起,整个上海都是我的地盘,哦,错了,是整个中国南方!” 整座酒吧先是寂静无声,随后肆无忌惮的放声大笑,叶无道一脸冷漠的手腕微动,一道耀眼的白色光芒挟带着冰冷刺骨的锋寒闪过那名笑得最猖狂的魁梧男子身上,在疑惑中那名男子倒飞出七八米准确无误的落在那名飞鹰堂副堂主的桌上,一道细微血痕轻易夺取了一条卑微的生命。 在笑容僵硬的众人回过神之前,已经有一帮人冲了进来堵住门口,这帮人为首的一个跋扈冷峻青年见到意态悠闲轻松杀人的叶无道后跑到他面前恭敬道:“青帮陈显赫拜见太子。” 陈显赫是清光大厦中跟在张展风后面的一个心腹,见识过叶无道的手段,哪里敢有丝毫不敬,今晚这个区域的青帮顽固分子都由他带人解决,其中最重要的任何就是把叶无道格外关注的任浩给揪出来,这间酒吧是任浩这只狐狸经常给那些来上海淘金却不幸被骗的女孩破处,这些年在他手上**的外地女孩不计其数,但是一次酒后扬言要和花名远播的太子党太子一较高下,还要把飞凤集团的大美女蔡羽绾也搞上床。 叶无道搂着宋舒怀霍然起身,朝陈显赫冷冷道:“告诉张展风,今晚如果不能把任浩给我从上海找出来,明天他就可以做第二个杜衡了。” 走出酒吧叶无道和不说话的宋舒怀走在灯火辉煌的大街上,他没有一点开口的**,今晚对青帮采取的血腥行动他也有迫不得已的苦衷,在一片新领域想要做到最强最大最快的方法就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击那个领域的原先王者,在上海根深蒂固的青帮势力并不弱,在清光大厦总部也不过是一小部分精干而已,其实青帮真正的掌权人物都是那些名义上金盆洗手的老头子,叶无道今晚的行动一来是想向那些冥顽不化的老家伙示威,二来也是想摸出上海政府的底线。 “我知道你不是一般人。”宋舒怀淡淡道。 叶无道微微皱眉眉,牵起她有些冰冷的小手。 “一个普通人是不可能拥有那块英国皇室的手巾的,一个普通人也不可能那么清楚我们皇家女子学院的情况,一个普通人也不会在眨眼间就杀死一个人还能坦然微笑,一个普通人也不会让人喊作太子后整座酒吧都吓得不敢看你,我好傻,什么都被你蒙在鼓里,如果你是想接近我以此来进入我们家族内部,我不会让你得逞,即使我不会有再爱上一个男人的可能。” 宋舒怀轻轻挣脱叶无道的手痛苦道,精致的小脸布满泪水,第一次拥有恋爱的感觉却是如此苦涩,她只想逃,逃的远远的,不想再看见这个让她心痛得无法呼吸的男人。 叶无道看着向后退去的哭成泪人的宋舒怀,淡淡道:“我说过,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女人。” “你要的是我的身份,而不是我的人!”宋舒怀用尽最后的力气哭喊道。 “假如你知道我和你在一起,整个宋家都会与我叶无道为敌的话,就不会草率的说出这种话。我很失望。”叶无道深邃的眸子流露出彻骨的悲哀,转过身,稍微停顿了一下柔声道:“不管宋家是否答应,我都会实现我的承诺,最终把你留在我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