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二章 性感挑逗 - 极品公子

第二百三十二章 性感挑逗

叶无道轻轻放开已经停止哭泣的宋舒怀,掏出那只造型典雅堪称艺术品的打火机,点燃一根烟深吸一口颓废的靠在墙上,浑身散发忧郁气息的叶无道很好地将自己与黑夜融于一体,这种宋舒怀本来想大声责问叶无道的无力和放肆,但是一看到那双比黑夜还要漆黑的眸子,宋舒怀反而有一种安慰这个神秘青年的冲动,仔细想想看,自己竟然只清楚这个强行夺去自己初吻的男人叫做根本就是化名的叶无道,一想到这里天生善良的宋舒怀再次哽咽起来。 “再哭就不漂亮了,不是刚刚和你说性感吗,怎么这么快就变成没有发育完全的小屁孩了。”叶无道将她再次搂入怀中,这一次羞涩的女孩依然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没有抗拒叶无道的非礼,叶无道抱着这么一个娇小的身躯,突然被罪恶感包围,不过一想到李暮夕便很快释然,虽然这个女孩可能还要娇嫩一些,但是女人在某个方面的承受能力是很有开发潜质的。 “我本来就不漂亮。” 宋舒怀象征性的微微挣扎道,颤抖的身躯抖露内心的紧张,在保守至上的皇家学院,不要说男人,一年到头基本上是雄性生物都没有机会进来,她哪里敢想象自己被一个异性搂住亲嘴,这种胆大包天的举动使得她现在心潮澎湃不能平静。 叶无道用手指轻轻摩挲着宋舒怀的粉嫩嘴唇,俯身凝视着那双毫无杂质的眸子微笑道:“谁说舒怀不漂亮我跟他没完。” 宋舒怀像是一只可怜的待宰羔羊颤抖在叶无道的怀抱,脸红着嘟着小嘴一脸不相信。 迷恋上宋舒怀温润小嘴的芬芳,叶无道俯身再次温柔的侵犯未经人事的纯洁少女,双手将她挤进自己的怀抱。偷吃禁果的宋舒怀一旦踏出越轨地第一步就注定再也无法挽回,像她这样不知道拒绝的女孩能够到今天都不被占便宜都是幸亏家族的严密保护和学校的严谨校风,今天与叶无道的偶然邂逅真不知道是她的悲哀还是幸运。 青涩地胸部,娇小的臀部,纤细的小腰,柔嫩的嘴巴。这些都让叶无道沉醉其中,少女的纯洁成为叶无道最可口的食物,贪婪地叶无道已经不知足的把手放在宋舒怀的娇小臀部上揉捏,感觉整个身体都融化般的宋舒怀几乎要晕眩在叶无道的温柔中。 等到第二次体会到窒息感觉的宋舒怀开始喘不过气来轻轻挣脱开叶无道轻轻喘气,叶无道抚摸着她的头发满脸爱怜,这样一个女孩却偏偏要生在孔家和宋家。恐怕以后要稍微受一点委屈了,不知道这么柔弱地孩子能不能坚持这份被我强行进入的感情。 “你知道上海哪里有酒吧吗?”宋舒怀低头柔声问道。 “上海哪里都有酒吧,怎么,天使想要堕落?我可是不折不扣的撒旦,堕落天使是我的最爱。你就不怕被你们学院知道开除你,你们学校地变态我可是见识过的。”叶无道笑道。关于撒旦这个说法叶无道早就被罗马教廷内部认可了,至于那次皇家学院结果遭到神秘女子狙交的事情他现在还记忆犹新。 “我想去酒吧……”宋舒怀可怜兮兮的望着叶无道,她知道不出意外的话,她这辈子都没有放纵一回地机会了。 “是不是应该给我这个背负着巨大风险的领路人一点点奖励呢?”叶无道赖皮道。 宋舒怀狠狠瞪了他一眼,踮起脚根在他脸上亲了一口然后像个灵动的精灵飞快跑开。将手放在脑后的叶无道慵懒而随意的跟在那个轻快的背影身后,最后在叶无道驾轻就熟的带领下挑选了一家格外喧闹的酒吧。叶无道知道这种女孩一定要彻底打破矜持就需要猛烈再猛烈的思想冲击。看着站在门口不敢进去的宋舒怀,叶无道激将法道:“怎么,怕了,也是。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可是危机四伏,我们最好还是换一家文雅安静一点的吧。” 宋舒怀按照叶无道预期的推测使劲摇头,望着犹豫不决的可爱女孩,叶无道不禁笑道:“想在这里吃霸王餐那可是需要极大勇气和实力的,不过你不需要紧张。反正我比较经得起打,大不了到时候我把你那份承包下来。” 宋舒怀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轻轻摇了摇耳畔的水晶耳环,柔声道:“我不会让他们欺负你的哦。” 叶无道望着这个善良的少女,也许她不知道这一只耳环足以买下整座豪华酒吧,但是她肯定不会不知道这对耳环的纪念价值,感动的把她抱在怀里微笑道:“在这个今天就开始由我掌握的城市都不能够伤害你。” 疯狂扭动的舞女,暴躁嘶喊的男人,酒气冲天的醉鬼,醉眼朦胧的妓女,这里是一个十足的放纵场合,霓虹灯下一张张扭曲的脸孔充满**裸的**,忐忑不安的宋舒怀紧紧依偎在叶无道的身边小心翼翼的四处张望这个陌生的世界,当叶无道第一次握住她的手,那种温暖和安心让宋舒怀知道这辈子她都会记住这个疯狂的夜晚。 叶无道要了一瓶出产的波尔多赤霞葡萄酒,看着宋舒怀浅浅的品尝,叶无道举杯和宋舒怀酒杯轻轻碰了一下后仰首一口饮尽,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敢说叶无道不懂酒,更不会有人质疑他这种渴法,因为他对酒的了解足以让品酒师和酿酒师汗颜,嘴角微翘起道:“旧世界的赤霞珠,就像含蓄羞涩的少女,一点一点把自己的美丽展现给别人;新世界的赤霞珠刚像娇媚的少妇,让你一览无余的惊艳。如果说赤霞珠是波尔多的骨架,黑品乐就是勃艮第的灵魂。” “很精辟的比喻,我的父亲比较喜欢menlot,但是我的爷爷还是钟情pinotnoin。” “在红葡萄酒家族里,假如把赤霞珠比喻成威严的国王,那么美乐就是母仪天下的王后。” “你很精通葡萄酒?” “我可以仅仅从颜色就可以准确判断葡萄酒的真实年龄。”叶无道轻轻摇晃酒杯,酒从杯壁淌下,开成“杯泪”,“专业品酒师从葡萄酒中最微弱香气获取的‘第一次闻香’对于我根本就没有意义。” “那你下次去我家,我家里有珍藏马尔戈城堡上百年还没有熟透的红葡萄酒呢。”宋舒怀脱口而出道,香腮被酒染成红的异常娇艳,圣洁和妩媚两种迥异的气质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形成巨大的诱惑,周围不少的男人都对这个还没有发育完全但是却格外诱人的小女孩蠢蠢欲动。 “上门提亲?”叶无道抓住把柄不放,惹得宋舒怀再次一顿粉拳伺候。 “无道,你还没有教我怎么才能够性感,才能勾引男人呢?”脸颊红润的宋舒怀在酒精的刺激下彻底放开那份压抑了十多年的叛逆。 “首先,女人的诱惑力在于她的那些极具女人味的举动,比如轻启樱唇,用你的舌尖反复舔舐自己的嘴唇。”叶无道循循善道。 当宋舒怀按照叶无道所做出这个极富挑逗的暧昧动作后,不仅叶无道周围所有偷偷注视她的男人都像吃了春药般迅速勃起,他们怎么也不明白喜欢熟女的自己怎么会对这个黄毛丫头产生如此浓重的性趣。 “用最流动的眼波挑逗我,悄悄露出修长的粉腿,手指轻轻滑过自己的胸部。” 叶无道强忍住燃烧的**缓缓道,炽热的眼神紧紧盯着宋舒怀还是稍微翘起的青涩胸部,坐在叶无道对面的她再一次听话的循序渐进,结果这一次旁边的男人都已经按奈不住纷纷起身寻找女人,他们需要女人的身体来熄灭体内的欲火,其中还有几个则向叶无道这边走来。 其实叶无道没有告诉宋舒怀,除了这些身体动作的细节,她那种纯真羞涩的神情才是最让男人兴奋的,那就像是一个天使在向你展现淫荡的一面,充满致命的诱惑。叶无道抱过娇笑不已的小美女放在自己腿上,一只手伸进衣领握住那只小巧坚挺的娇小**邪魅道:“胸部是女人魅力最极至的表现,不过在西方人眼中双肩与**一样都是女人性感的标志,而双肩又常常被看作**的暗示。舒怀的**虽然远远算不上丰满,但是足以让我疯狂,其实你根本不用学什么所谓性感,因为你全身都是性感!” 宋舒怀放肆的伸出丁香小舌轻轻舔弄自己的湿润嘴唇,双手环住叶无道的脖子,媚眼如丝道:“你是第一次接触我身体的男人,我不会再让别人碰我,如果你有胆量要我,我就敢给你!” 叶无道另外一只手从裙子边缘沿着宋舒怀粉嫩修长的**伸进那块神秘花园,动情的天使尤物娇腻的趴在叶无道耳边呻吟喘息,叶无道将那根手指从她裙子里拿出来轻轻放在宋舒怀的嘴里,感受着这个堕落的纯洁女孩小嘴的温润吮吸,邪笑道:“就算宋家和孔家都阻拦我,我也会把你留在我身边!所以从今天起,你就是我,叶无道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