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 少女堕落(下) - 极品公子

第二百三十一章 少女堕落(下)

性感?女孩眨巴眨巴那双无辜的水晶眸子,羞涩和期待充盈一颗被叶无道搅乱的芳心,如果是别人,她早就转头就走,在英国皇家女子学院度过整个童年直到现在的她怎么可能接受这种大逆不道、一旦被皇家学院老师知道那就是严厉思想教育的话题,但是叶无道的出场实在太精彩,加上那句神来之笔的话,少女第一次小心的越轨。 “我所谓的性感当然不是你想的那个充满**裸勾引的性感。”将整整一碗牛肉火锅解决的叶无道带着善意的嘲讽道,暧昧的眼神似乎在告诉对面那个满脸通红的女孩你有点想歪了。 看到叶无道意犹未尽的模样,巧笑倩兮的宋舒怀乖巧的把自己的火锅推到他面前,托着腮帮道:“这个还有讲究吗?” “性感不是和种锋芒毕露的张扬,而是浅尝辄止暗香浮动的金粉式诱惑,女人要是不懂这个,那就不是真正的女人。”叶无道毫不客气的吃着宋舒怀的火锅,抬头轻轻一笑,其中的挑逗让宋舒怀赶紧撇过头。 宋舒怀想象着今天在上海这座陌生的大都市街头那满天满地露脐、露肩、露腰的时尚女人,就像万紫千红地盛开起来,这个世界似乎进入了半裸、半遮、半透明的新性感时代,这让保守的皇家学院的女孩十分震惊,那种程度的裸露在学院早就被老古董的学院老师赶出学院了,记得有个同学有次淡淡涂了口红,结果被院长发现,最后在她家族家主的亲自到校求情才把她留下。 “性感在今天已经是一种时尚的代名词,一个时尚的女人可以没有倾国倾城的容貌,可以没有显赫的家庭背景和无数的财产,更可以没有雅诗兰黛、香奈尔这些名牌香水。但是,时尚的女人必须是个性感的女人,这和优雅并不冲突,相反,优雅衬托下地性感才是最迷人和妩媚的。” 滔滔不绝的叶无道停下筷子问道:“知道为什么你们学院南亚的很多女人都是老处女吗?还有为什么你们学院培养出来的‘优雅女人’离婚率很高?” 宋舒怀使劲摇摇头,这个问题是困扰她很久的疑惑了,她已经被叶无道叛逆地论调不自觉地吸引。 “女人的诱惑力不是廉价的裸露、不是发嗲,不是在异性面前的搔首弄姿。那样只是风骚,而不是性感,真正有眼光的男人是不会被这种女人吸引的。性感无关容貌和身份、打扮,一个女人举手投足间不经意散发出来妩媚才是醉人的美酒,经得起品尝,就算你没有天使面孔、魔鬼身材。那也不能掩盖你璀璨的光彩,这和你们学院提倡的优雅是有异曲同工这妙的,当然,如果一个漂亮地女孩子要是知道如何准确运用性感那就更是无懈可击了。” 说到这里叶无道轻轻微笑,望向宋舒怀的眼神也柔和而温暖,那种由衷地欣赏而不是亵渎的眼光羞涩的女孩渐渐学会适应叶无道的视线。叶无道继续充满兴趣地引诱这个纯情的少女,“身材并不出众无法卖弄曲线的凯特;摩斯仅仅凭着一张舌尖上卷、嘴唇半张的挑逗照片便风靡了全球,这就是性感!还有谁能对影片《我最好朋友的婚礼》中抢尽女主角风头的卡梅隆;迪亚兹漠不在意?因为她臀部挑逗的动作成功挑战了男人的视线和胃口。” “你不正经!” 宋舒怀想了半天只能用这个词汇来形容叶无道,芳心大乱的女孩狠狠瞪着嘴角微翘坏坏笑着的叶无道。英国皇家女子学院的变态就在于一个学生想要骂人的时候会突然发现自己根本不会骂人,宋舒怀这个女孩从小到大就没有说过色狼、淫贼这种词语。而且对待叶无道她出奇的没有太多拘谨。 “难道你不想怎样才能够做个真正能够让男人为你倾倒的女人,而只是像你的古板老师那样一辈子连接吻都像是上断头台一样悲壮的女人?”叶无道委屈道。但是眼睛里的笑意却是充满奸诈的淫荡。 宋舒怀想要反驳却又没有任何论据,只好微微嘟着红润小嘴不说话,奉行沉默就是最高的反驳这一淑女法则。 “真的不想知道怎么样的女人最能让男人想入非非?我这可是冒着被广大男同胞唾弃的危险想要透露给你,哎。算了,反正你也有了天使的脸蛋和精灵的气质,要不要品位的性感也不是很重要。”叶无道故作深沉的叹了一口气,连叹可惜可惜。 被叶无道拐弯抹角称赞的宋舒怀嘴角悬满甜蜜的笑意,看到叶无道那么失落。加上自己其实本来就被叶无道吊住了胃口,于是放弃淑女的矜持忐忑道:“那一个女人怎样才能优雅着性感呢?” 叶无道咧嘴一笑,勾勾手示意宋舒怀俯身靠近,等到天才的少女带着满脸的疑惑靠近他的时候,叶无道手指看似不经意间轻轻在宋舒怀的水嫩脸颊上一抹,带起一片红云,叶无道小声神秘道:“佛说不可云不可云。” 被占便宜还没有得到答案的宋舒怀委屈的几乎要哭出来,泫然欲泣的精致小脸别有一番妩媚风韵,叶无道赶紧趁机坐到只顾着生气的宋舒怀身边让她一顿粉拳饱打,等到出完气的宋舒怀发现自己做了一件多么罪孽深重的事情时,看到叶无道让她怦然心动的灿烂笑意,这种温暖是亲情无法给予她这个正处于情感萌芽状态的女孩的,低着头的宋舒怀被叶无道轻柔捏着下巴抬起头,茫然的她不知道是抗拒还是沉默,小脑袋糊里糊涂的宋舒怀哪里有过这种经历,叶无道对爱情那隐含的锋芒和强势是她这个保守传统的小女生根本无法抵抗的魅力。 “清纯与性感间飘摇,优雅和放浪之间摇曳的女人,才会释放出万种风情,身体就像一朵绽露的玫瑰,或尽情绽放、或愈放还羞。剥开玫瑰的花瓣,那就是最鲜嫩诱人的女人。”叶无道磁性的嗓音在宋舒怀的耳畔轻柔响起,叶无道捏着下巴将那张清秀无瑕的小脸拉近自己,用充满蛊惑的语气淡淡道:“其实你可以很性感。” 做梦惊醒般的宋舒怀赶紧逃离叶无道的控制,微微喘息的她根本就不敢和叶无道对视。 “既然是你请客,我想你应该有付账的钱吧?” 叶无道强忍笑意一本正经道,他确定这个宋家和孔家政治婚姻的后代一定没有带零钱的习惯,虽然火锅只需要八块钱,但就是这八块钱她这个日后也许继承几亿十几亿的世家千金拿不出来,果然宋舒怀尴尬的发现自己和叶无道这个装穷的集团总裁一样身无分文。 “吃霸王餐。”叶无道看着正在忙碌的摊主打了一个响指坏笑道。 宋舒怀极不淑女的白了叶无道一眼,优雅的将一只耳朵上的水晶耳环轻轻摘下放在桌上,虽然有些眷念,但是仍然没有丝毫心痛的神色,剩下一只耳环的她可爱的吐了一下丁香小舌道:“这是我爷爷去年生日的时候送给我的,下次见面肯定又要被他说粗枝大叶了。” 当仅剩一只水晶耳环在耳畔摇曳的宋舒怀在叶无道眼中更加有浑然天成的动人魅力,冰晶晶莹的色泽带来纯净的美感,仿佛焕然天成。她那份清纯的气质得到极致的展露,如果说刚开始见面的时候叶无道还只是一个正常男人见到美丽女人的征服心态,那么现在叶无道已经开始对这个不懂得世俗肮脏和人情卑鄙的无邪女孩动心,当然要让叶无道这种花花公子喜欢还需要很长一段路要走。 世界上最难的事情是什么?叶无道在年老的时候回答自己唯一的儿子,最难的是让一个花花公子爱上一个人。 叶无道和留下价值连城的水晶耳环的宋舒怀鬼鬼祟祟的溜走,等到街角拐弯的时候,叶无道凝视着暗自庆幸没有被摊主发现拍胸口的宋舒怀,突然一把她搂进怀里,不等她反抗已经吻住她娇嫩的嘴唇,温柔汲取温润小嘴芬芳的叶无道不禁感叹这个柔软女孩的甜美,脑袋空白目瞪口呆的宋舒怀完全没有反抗,直到快要窒息的时候她才知道他们两人在干什么,不等叶无道已经离开那温暖湿润的樱桃小嘴,却没有把她放开。 宋舒怀充满委屈和震惊的凝视着叶无道的眼睛,渐渐哽咽起来,无助的女孩抽泣着耸动肩膀,她没有想到自己的初吻就这样毫无准备的失去,宋舒怀像是失去最心爱玩具的孩子般依偎在叶无道的怀抱哭泣开来。 叶无道邪魅的眼睛仰望着深邃的星空,嘴角的笑意充满诡秘,孔家要是知道他们的宝贝被自己如此亵渎,恐怕会有十分精彩的反应吧,看来今晚的拜访要算作是女婿给丈娘的体贴“慰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