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少女堕落(上) - 极品公子

第二百三十章 少女堕落(上)

叶无道站在幽静孔家府邸外的一根电线杆下,轻轻用慕容雪痕送的那只打火机点燃一根烟,虽然在小的时候总是背着慕容雪痕偷无良老爸珍藏的名烟拿来装成熟,但是哪个时候叶无道其实有点反感这种刺激的味道,只不过三年的逃亡和杀戮生涯让他学会了喝酒学会了抽烟,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学会了怎么杀人。 一个男人不会优雅的喝酒颓废的抽烟就像一个男人不能够勇猛的“冲刺”一样,怎么都少了分男人的味道,确实是一种不小的遗憾。 这个时候一个清纯至极的女孩蹦蹦跳跳的靠近叶无道,清新的打扮和稍显青涩的身材、漂亮的脸蛋、清纯的气质,一个绝对是个将长被教育当作圣旨的乖乖女孩。这样的小红帽是叶无道这种大灰狼最佳的晚餐,李暮夕虽然妩媚和清纯完美结合,在将来肯定是个魅惑男人的尤物,但是古怪灵精的李暮夕没有眼前这个女孩的那种感觉,这不是谁更漂亮或者动人的意思,而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最关键的还是这个区域除了孔家似乎没有其他居民,虽然这个女孩没有大批保镖不怎么可能是孔家的核心成员,但也不是绝对没有可能是漏网之鱼。 有机会要上,没有机会制造机会也要上。叶无道嘴唇微动,很快就有几个身形彪悍的“劫匪”横空出世,接下来就是再俗套不过地一场“英雄救美”----英勇的白马王子经过浴血奋战终于击退了可恶的敌人拯救了美丽的公主。不可否认叶无道确实拥有媲美奥斯卡金像奖的巅峰演技。而且那几个太子党地战斗骨干表演也十分到位,可以说这是一场极富视觉冲击的动作场景,叶无道在每一个细节包括面对敌人的冷峻眼神、浩然正气以及打斗时受伤的坚强呻吟都丝丝入扣,所以在那群劫匪落荒而逃的时候,那个惊慌的女孩已经双眼绽放异彩。特殊身份和特殊教育使她对这个世界她没有丝毫地戒心和防备,这样往常只能在电影中出现的浪漫场面发生在自己身上使她受宠若惊。 “你有没有受伤,要不要去医院……”女孩一见到摇摇欲坠的叶无道赶紧跑过去扶住这个救命恩人,当她近距离接触到异性的身体,纯情的少女脸颊不经意间布满粉霞,尤其是她望见叶无道那双忧郁和沧桑的黑色眼眸。不谙世事的她第一次有异样的感觉。 对于在感情方面几乎算是白痴的这个少女来说,一见钟情是什么都不知道。这也是叶无道能够通过这种庸俗却屡试不爽地方法最大程度取预期效果的坚实保障,当他的手臂无意碰到少女略微青涩地柔软**,叶无道不禁感叹这种女孩要是不收藏简直就是罪过,他无法想象这个可人的少女在另外的男人胯下呻吟是多么令人沮丧的悲剧,看来这拯救这个迷途的羔羊确实很对不起神圣的上帝。 这个时候曾经被叶无道在礼服上画满中国道符录的一名梵蒂冈红衣大主教情不自禁打了一个喷嚏。 八岁的女人,你要哄着她上床;十八岁地女人,你要骗着她上床;二十八岁的女人,你不用哄不用骗她就上床;三十八岁的女人。是她哄着骗着你上床;四十八岁的女人,无论她怎么么哄怎么骗都没人和她上床,这是男人世界地一个隐性法则。除了一些极品女人能够置身事外,很少有女人逃脱这个枷锁。 叶无道看着这个还不到十五六岁的小女生,那副天使的甜美脸蛋让他原本邪恶的黑暗一面彻底激发出来,那双暗魅的黑眸释放**裸的**和深沉,他知道,女孩向往的沧桑和成熟的男人,叶无道嘴角勾起一个迷人的微笑道:“骑士对于保护公主而受的伤向来是无关紧要的。” 女孩柔嫩的脸颊浮起一抹桃勾搭红晕,低着头不知道该说什么。真是一个脸皮超薄的乖乖女。叶无道也没有想到这个女孩会这么害羞,要是李依菲这样的女人早就亲昵的扑上来纠缠了,这也更加刺激了叶无道的勾引和挑逗,轻轻假借受伤之名搂住女孩的纤细小蛮腰。淡笑道:“打架也是体力活,虽然不需要上医院,但是请我吃顿饭不算过分吧?” 女孩面露难色,严厉的家教让她从来没有和男人单独在一起的经历,现在这种暧昧姿势已经是她的极限,估计这种接触已经足以让她这个晚上不用睡觉了,她小心翼翼道:“你是来我们家吗?” 叶无道心中想这个女孩虽然情商不高,却也不是一颗糖就能拐卖的丫头,看见她指着孔家的豪华别墅,叶无道更加坚定了收藏这个美少女的决心,这样一个与世无争的纯洁女孩,一定别有一番风韵,如果这样的女孩爱上一个最不能爱的男人,孔家的那些家伙不知道有何感想。追女人切忌心浮气躁缺少浪漫,叶无道自然不会钻进死胡同出不来,耸肩道:“我和孔奇华以及他的未婚妻都很熟悉,今天听说是他们正式订婚的日子,但是我实在不好意思在那群富人中间被人嘲笑,所以现在来想和他私下祝贺一下,如果可以,我们现在就去你家。” “你认识那个漂亮的大嫂?太好了,这样的话我们先去吃饭,你跟我讲讲大嫂的事情,我那个小气的哥哥上次给我看了大嫂的照片,真的是太有气质了,不过可惜今晚我没有出席他们的宴会,刚才那个和我一起就读英国皇家女子学院的朋友刚刚把我送回来就有一群人冲了出来……”心有余悸的女孩拍拍自己的胸口,殊不知这个动作无疑让叶无道更加心猿意马,孔家的身份和圣洁的气质都让今晚格外邪魅的叶无道尤其心动。 和叶无道走在寂静大街上的女孩时不时偷瞄叶无道,从小就就读女子学校的她根本就没有任何机会接触家族以外的男性,可以说刚才是和异性的第一次亲密接触,虽说没有迅速升华到要和这个俊美而沧桑的男人私奔那种高度,但是总归有着巨大的好奇。 一个女人一旦对一个男人好奇,尤其是毫无阅历的少女对上经验老道的男人,那么她就危险了。 “你叫什么名字,骑士?”女孩破天荒地鼓起勇气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放在背后的双手早已经紧紧握在一起。 “叶无道,你呢,公主?”叶无道露出一个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黑夜中绽放如女人致命的罂栗花。 “宋舒怀。”女孩盯着自己的脚尖羞涩道,这让她想起偶尔偷偷阅读的几本言情小说里的场景,在温馨的黑夜,踩着光辉的月色,琐碎的呢喃,温情而浪漫。 “虽得燕婉,舒写情怀。寒雪纷飞,充庭盈阶,是取自蔡扈的《青衣赋》吧?”叶无道随口道,饱读经书就是为了博取精华写出像样情书的他现在并不知道这下意识脱口而出的话对身边的女孩有多重要的意义。 眼眸绽放异彩的女孩先是诧异、随后是羞涩,最后是甜蜜,温柔的嗯了一声,因为曾经给她取名字的爷爷开玩笑的说将来要是哪个男孩子能够说出这个名字的含义,就是她命中注定的前世的约定之人。 这句话,让叶无道和宋家终于产生交集。 叶无道并没有和这种富家千金去锦上添花的大酒店吃饭,而是随便挑了一个路边的摊位要了两碗牛肉火锅,目瞪口呆的女孩只能跟着叶无道坐下,喏喏道:“我不习惯吃这么辣的食物。” 英国皇家女子学院,叶无道对这所贵族中的贵族学院一点都不陌生,因为这所盛产淑女的学院有一个让独孤皇岈刻骨铭心的女人。叶无道在用女孩吃微辣的食物能够促进血液循环从而加快新陈代谢等一系列冠冕堂皇的理由坚持不懈地说服这个小淑女,结果像偷吃禁果的宋舒怀在小心翼翼尝了一口后,马上就吃上瘾,吃惯山珍海味的她这个时候就和那些偷情的男人一样被新鲜感征服,趁这个机会叶无道自然顺水推舟的拿出手巾帮宋舒怀擦汗,红扑扑的脸蛋几乎水灵粉嫩的可以滴出水来。 “你用嘉宝蓝宝石香水。” 叶无道淡淡笑道,看见对方讶异得张大那诱人的小嘴巴,不禁有些好笑,法国倍思浓公司潜心研制的这种蓝色设计精髓拥有四种不同而又和谐的香调,风格如此特殊的品牌怎么能逃出叶无道的法眼,叶无道放肆的捏了一下纯洁女孩的鼻子,嘴角玩味道:“你们学校的校训就是女人可以用钱买奢华,但是绝对买不到优雅。但是你知道吗,女人买不到优雅外,还有一样现在对于女人来说最重要的东西也买不到,女人的气质但是由优雅和这样东西组成。” 宋舒怀可爱的歪着脑袋好奇道:“除了优雅,还有什么是女人最重要的气质?” 叶无道深邃的眸子充满邪魅的笑意,暧昧道:“那就是性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