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叛乱真相 - 极品公子

第二百二十九章 叛乱真相

林傲沧站在一间阴暗的房屋,背后站着传闻被他用卑鄙手段拘禁起来的狼王,血气方刚的狼王满脸肃穆,淡淡道:“太子有指示吗,这群不知死活的叛徒干脆让我带着三千血狼堂杀个痛快。” “这次狼王你的血狼堂和萧破军的战魂堂六千人都没有任何问题,青衣帮中除了一个副帮主、三个堂主以及手下的将近一千人外都能够坚决拥护太子。可以说太子党的核心层是绝对忠诚的,但是那些被我们兼并和吸纳的外围势力就很有问题了,要不是这次一次性浮出水面真不敢相信会有那么多人想要太子党倒下!但是这一次,我并不赞同太子用血腥镇压这种单纯的手段,虽然这些人背叛太子党,但是如果一口气杀干净的话不要说整个南方黑道将彻底与太子党决裂,香港和台湾的几个大帮派想必也会趁机被势力渗入大陆,最重要的是这样一来政府恐怕不会袖手旁观。”林傲沧淡淡道,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这似乎不应该是你考虑的事情。”狼王虽然好战嗜血,但是也不是傻子,他不允许有人对太子的做法有质疑。 林傲沧眼睛里闪过一抹痛楚,道:“这次叛乱涉及广东、广西、福建等南方众省,其中斧头帮残余在广西省应该在我把消息透露给戴计成后可以很快就被清理,太子党内部的青衣帮也应该做小规模的整顿,另外其余各省太子党扩张中被强行吸收地帮派资料都已经交给凤凰。在经过她的分析计算后就可以把具体方案交给你,至于萧破军走后战魂堂的管理权还是到时候让太子下决定。” 狼王淡淡道:“林傲沧,虽然这样一来你会被无数人恨之入骨,但是你想想太子又何尝不是被整个南方、被麒麟会甚至被龙帮憎恨,一将功成骨如山,太子既然肯让你扮演这个关键角色,那就说明太子对你有很高的期望,试想偌大的太子党谁能让太子如此器重!” 林傲沧微微点头:“这件事情我不会有任何怨言,虽然注定会有人因我而死亡,但是我不会有丝毫的愧疚。背叛太子只有死路一条!” 狼王坚毅的脸庞散过浓重的杀机,缓慢道:“林傲沧。如果你有任何不轨企图,我都会替太子摘下你的脑袋!” 林傲沧苦笑着没有说话。 这场南方黑道浩劫,究竟要多少人躺在血泊才能停止? “都是你一手导演的戏?” 被叶无道转过身正面侵犯地夏诗筠娇喘吁吁问道,极力抑制强烈冲击带来酥麻快感的她双手只能够不由自主地抱住叶无道想要减缓这种**上地冲撞,胸前的雪丸紧紧贴住叶无道的胸口,这幅淫糜的场景让夏诗筠有种梦幻的感觉,她无法想象自视清高的自己怎么会和一个男人面对着整座城市做这种苟且之事。 叶无道肆意揉捏夏诗筠的胸部俯身低头道:“林傲沧所谓地背叛是本太子故意让他做出的姿态。这一切不过是希望能够将太子党内部和外围的所有蛀虫都清理出来,接下来就是畅快淋漓的剿灭了,背叛我的人没有一个有好下场,太子党经此一役,将会有一个质的飞跃。而且一直忌讳太子党太过强大地龙帮也会对我松懈很多,我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时间,我的敌人不是北方黑道。不是孔家,不是山口组,我地敌人只有时间。” 夏诗筠在即将从**的巅峰坠落的前一刻。张嘴咬在叶无道的肩膀上,这个将整个南方黑道都戏弄的家伙! 被夏诗筠咬出血地叶无道眼神阴冷,这次他要让所有人都记住这个血的教训,背叛他的任何人都将受到应有的惩罚,接下来就看你的了。这次由本太子一手导演的剧本的主角,“小太子”林傲沧!你如果让我失望,那太子党的代言人就不是你了,作为太子党的第二代核心我本不应该过度重用你,这一次就当作是考验吧,成功通过考验就是你地位的稳固,失败的话,那么你在太子党的位置也就该换人了。 这次叛乱表现让叶无道刮目相看的是原先斧头帮老段主段益的女人段茗,她这次强行征召情绪暴躁的原斧头帮帮众一致对外,还有就是一名不知道内幕而暗杀林傲沧差点得手的太子党边缘青年陈宿平,这两个人都将是叶无道重点观察对象。 陪着脚步有些凌乱的夏诗筠来到她的公寓,趴在叶无道怀里的孔雀始终都是无精打采的可怜模样。叶无道把慵懒的孔雀放在沙发上,望着窗外灯火辉煌的城市,嘴角勾起淡淡的笑意,今晚不知道要有多少人会因此而铭记在心一辈子,又或者连回忆的机会都没有,张展风这个心狠手辣的家伙唱黑脸实在是再合适不过了,为了讨好自己一定会无所不用其极吧。 孔家,单独去,还是带上夏诗筠,这是一个稍微有些头疼的事情,叶无道突然露出一个笑容朝懒散趴在沙发上的孔雀道:“孔雀,能够保护她吗?” 孔雀坐起来哼了一声就是不肯说话,显然很不乐意保护夏诗筠这项工作,叶无道走到她身边捏着她的小鼻子不放,开始的时候孔雀还和叶无道这个花心大萝卜赌气。最后叶无道倒在沙发上被孔雀狠狠蹂躏,这个刚才让整个青帮颤栗的男人不停的向一个不到十岁的小女孩求饶,孔雀可能是小拳头敲累了,瘫软在叶无道的胸口委屈的默默哽咽,煞是可怜。 被一种巨大罪恶感笼罩的叶无道尴尬的抱着抽泣的小泪人不知道从何下手,平时肚子里那些天花乱坠的花言巧语都忘得一干二净,只能够紧紧抱着不肯说话只是哭泣的小女孩满脸沮丧,在用尽讲笑话扮鬼脸等等近十种千奇百怪的方法仍然无法奏效的情况下,叶无道终于使出杀手锏----不轻不重的在这个越哭越可怜的孔雀小屁股上。 果然,孔雀马上停止哭泣楚楚可怜的望着叶无道,小脸满是问号。 当叶无道再一次“临幸”她屁股的时候,孔雀精致完美的小脸蛋竟然浮起一抹叶无道咽了一口口水的桃色红晕,看向别人都是充满轻蔑和冷酷紫色眸子充溢着柔柔的纯纯的媚意,不敢再打的叶无道被孔雀环住脖子,后者亲昵地用小脑袋摩挲着叶无道的脸颊。 “孔雀,听话,帮我照顾她。” 叶无道捏着她的精致小下巴微笑,这个小可人真是精致的惊人,身上每一个部位都堪称完美,简直就是上帝精心雕塑的艺术品,这样一个现在就能让男人和女人一同神魂颠倒的尤物长大后真不知道是怎样的魅惑众生。 孔雀突然在叶无道的嘴唇上蜻蜓点水的亲了一下,然后得意地朝一旁夏诗筠一瞥。哭笑不得的叶无道只能在她的额头上点了一下,孔雀撒娇的依偎在他的怀抱不肯起来,最后又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让这个小牛皮糖起身让叶无道离开这套公寓,夏诗筠不可思议的看着叶无道不顾任何身份和那个美丽的不像人类更像是精灵的孩子嬉笑打闹,他脸上那种没有任何杂质和阴谋的笑容是她从未见过的。 孔雀关上门面对夏诗筠的时候神色和眼神都变化很多,尤其是那双会说话的迷人紫眸更是让夏诗筠感到彻骨的寒冷,夏诗筠甚至到现在还不知道这个紫魅如精灵的孩子到底是男还是女的,她突然觉得自己的处境有些荒唐,既不能够把这个叫做孔雀的孩子当作普通孩子看待,但是总不能把孔雀当成成年人吧,尤其是那双让她感到格外好奇的紫色水晶眸子,如果不是孔雀表现出极大的敌意,夏诗筠早就和当初的苏惜水一样去抱这个超级可爱或者用倾国倾城来形容的孩子。 孔雀走到窗前似乎是想要着念地张望叶无道的背影,淡淡道:“我不会让任何可以伤害他的人存在,哪怕是我自己,如果有一天我发现自己伤害他,我也会把自己毁掉!这个世界上超越他的人都得死,包括我自己。” 说出这句让夏诗筠目瞪口呆的话后,原本一脸忧郁和清寒的小女孩似乎想到叶无道刚才的“温柔惩罚”,晶莹剔透的脸颊悄悄爬上妩媚的红晕,小嘴微微翘起不停的看向远方。